2013年12月20日

「生病之後,我好快樂喔」

我媽是個精力旺盛且社交活動好多的人,生病之前,她除了工作之外,還忙運動爬山散步騎腳踏車、忙跟姊妹逍遙、忙社區媽媽教室、忙幫阿舅助選鄉長、忙當小學的愛心媽媽,還要忙帶趴灑玩,我常覺得為麼她都不遺傳我好的,比如勤奮有活力,卻只給我情緒化、沒耐性、為了一點小事就大發脾氣這種扣分的東西,過份。對了,有次她只為了我現在都忘了是什麼事的一個破事就給我踹門,你們有看過媽媽在踹門的嗎,呿,真害羞。

生病之後,她忙的這些事都在繼續,還新增醫院志工,以及病友互助團體的事,不可開交。

病友互助會,(其實他們有個名字,但我忘了),先隨便叫它草莓會好了,因為我現在好想吃草莓。草莓會是很活躍的社團,像個大家庭,有新病友的時候給予關懷,化療時有人支持,聚餐、座談、尾牙、表演、旅遊...,促逃很多。

前幾天,草莓會舉辦座談,新生、舊生、醫師都在,主要是讓醫師、護理師宣導得病後的注意事項,對新生的問題提出解答,讓新生在醫生的專業與舊生的經驗裡得到扶持,感到安心。

座談會的最後,是舊生的經驗分享。大概聽到這裡我己經很想回家了,因為我媽明明說15分鐘就可以回家,可是我都看完中醫,又自己去吃了早餐,再回去座談,還沒結束,我己經一臉屎了,草莓會的會長竟然還說要舊生分享,我遙遙的惡狠狠的瞪我媽,但她在舊生的光環裡(我知道這種光環很怪),一點都沒有察覺我的不耐,當輪到她分享時,會長介紹她是會裡最漂亮時,我有感覺她差點要用發表得獎感言的態勢告訴大家一直支持她的大女兒就在那裡(指),幸好沒有。

好吧,其實她們分享的內容確實對新生都有點幫助,如果我也有病的話,聽他們一席話,會安心不少。草莓會會長病史十幾年了,她說剛得病時,羞於承認是乳癌,但她的先生逢人便說她切除了,搞得她又羞又怒,要她先生乾脆登報或去第四台放送她沒胸部的事,但後來,她覺得根本沒什麼,現在誰要看她都可以撩起來分享,就是長這樣。(好open)

好似得病的人都很在乎大家眼光,其實真的沒有壞人要去苛薄生病的人,我覺得。另一在市場工作的阿姨,為了生計,化療期間仍要在市場做生意,包括市場的人,還有客人,都對她很好奇,偶而也會問東問西,但她說她仍然照常生活,有人問就答。我覺得她好堅強。

輪到我媽,我真不知道她口才這麼好,話又多,每當我以為她該畫下句點了吧,結果她都又另起一段,不如以後都去幫我開會好了(白眼)。
她說的重點是:
以前都只知工作,生病時有機會體會不一樣的人生,享受生活,真的是上天給我們的很好的享受機會,又有陳醫師這麼好的醫師在照顧我們,覺得好安心。生病之後,我好快樂喔!(到底在說什麼)
以前,朋友揪時常因為要工作做罷(明明也是都放下工作和家庭就去了好不好,少在那邊),
現在只要朋友一通電話 "阿美我們去哪裡哪裡",我馬上就放下一切出門了,
我可是病人啊,我要去放鬆!(真敢講)

生病之後,真的好快樂...(媽!!!!!!妳不要再亂教其他的阿姨了!)

2013年12月1日

紅場不是紅色的

如果把莫斯科想成一個圓,圓心大概是克里姆林宮,克里姆林宮不是像景仁宮、阿房宮的一個宮,克里姆林不是宮,是防禦要塞、城寨的意思,俄羅斯有很多克里姆林,當然最有名的仍是莫斯科的。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內是嚴肅的教堂、宮殿、兵器庫、大砲。宮外的紅場則熱鬧悠閒,甚至,時尚。


↑克里姆林宮靠紅場這一側的救世主塔

克里姆林宮不是宮,紅場也不是紅色的。很早以前,俄語的紅色與美麗共用,也就是說紅色代表美麗,所以紅場其實是「美麗的廣場」的意思。但,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說它「美麗」耶。紅場的一側是克里姆林的牆,牆邊有列寧墓,其他三側分別是在很多明信片都看得到的聖巴西爾大教堂、販賣高級時尚的固姆百貨和屋簷好像永遠卡著雪的歷史博物館,以前似乎旁邊還有貧民營。

聖巴西爾大教堂,16世紀為了紀念伊凡四世征服喀山汗國而建,所以是俄羅斯橫跨歐洲及亞洲的象徵。

↑歷史博物館的白色屋簷老是讓我有積雪的錯覺。

↑固姆百貨(GUM)建在19世紀,是俄羅斯最大的百貨公司,我很喜歡唸GUM,好有氣勢!

↑GUM裡的擦鞋服務。

↑夜晚的紅場。

莫斯科人和觀光客在這裡散步拍照,還走進固姆吃有名的冰淇淋、喝KVASS,好像很悠閒,可是,不覺得這廣場很,怎麼說呢,衝突。聖巴西爾大教堂是16世紀的時候為了紀念俄羅斯打敗喀山汗國而建的,征服喀山等於帝國版圖延伸到亞洲,是攻擊與侵略;固姆百貨以前是國營百貨,現在是販賣LV、Gucci的high fashion(裡面的冰淇淋真好吃啊),這麼時尚的地方對面是列寧墓;歷史博物館有滿坑滿谷知識;還漏了提,在聖巴西爾大教堂前,是一個處罰犯人的斷頭台!

所以,有行刑,有征戰,有墓地,有奢華,有歷史,紅場承載這麼多面向的東西,說它美麗我不懂,它是一個,呃,豐富的廣場,哈。
不過我突然想到,莫斯科人的新年在紅場倒數,聖誕節又快到了,此刻的紅場一定有白雪與像星星一樣的燈在閃著,啊,好美!

宣諭台,即斷頭台,在聖巴西爾大教堂前面,周圍由石欄圍著,是一個圓形的平台。16世紀建的,過去這裡是向群眾說教和宣讀沙皇令的地方,同時也是行極刑的地方,,在台上宣讀處死令和犯人罪狀,在台下行刑。恐怖喔恐怖

社會主義萬歲!

這幾天紅場上站了LV的巨大行李箱建築,由固姆百貨主辦,LV以公益之名,在裡面辦展覽,這種展覽世界各地有好幾次了,不贅述。但這裡是俄羅斯耶,這裡是紅場耶,那是列寧墓耶,社會主義萬歲耶!在這種地方,資本社會這麼做實在太唱秋了(笑到哭)。


↑9公尺高,30公尺長的行李箱,矗立在紅場中央,左邊是固姆,右邊是列寧墓與救世主塔(指)。(圖片來源:http://rt.com/news/red-square-giant-trunk-322/

這卡行李箱是復刻自俄國某任王子(Prince Vladimir Orlov)的行李箱,行李箱上的P.W.O就這意思。不過,這不重要!因為,行李箱才擺兩天就要被拆了,它沒有得到莫斯科官方的許可啊可憐呆。此外,這卡鬼東西也被政治界還有部落客攻擊到爆,部落客氣到把列寧墓PS了,PS成Monogram(http://rt.com/news/red-square-giant-trunk-322/  在下面)。這是11/26蓋的,沒三天吧,我猜現在應該被夷為平地了,以戰鬥民族的狠勁!

幸好,普亭可能怕列寧被狼心狗肺的資本主義氣到爬出墓地,列先生可以繼續好好在墓裡安息。

到底為什麼沒有經過核准的東西也能照蓋不誤,這點好值得跟我們做朋友喔!快跟我們建交吧!社會主義萬歲!

不過,LV行李箱都能站上紅場(雖然只有兩天),感覺Kitty站上列寧墓說啾咪的日子不遠了,Kitty在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