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8日

進擊的婆媽艦隊

我家與左鄰中間隔著一條小巷子, 是方圓200公尺內最涼爽的地方, 夏日時光, 連我這種堅強的硬漢坐在那裡都會舒服得昏昏欲睡。所以這條巷子變成附近叔伯阿姨婆婆的活動中心, 說是巷子, 也不太算, 它只是一條走廊, 盡頭通往我家跟左鄰家。

每天大概有兩個時段, 巷子會坐滿叔伯婆姨嬸在那裡瞎聊講垃圾話543, 一個是早上吃完早餐到煮午飯的中間, 另一是睡完午覺到煮晚飯前。 (其實就是大半個白天了吧, 哈哈哈)

鄉下通風良好, 雞犬相聞, 鄰居家裡互嚷在我家都聽得一清二楚, 所以! 他們在巷子聊天的內容我躺在床上就可以聽到, 而且還有那種聲波在鄉間空氣振盪後的共鳴, 反正很莫名大聲, 如果我在家的話, 通常八點就會醒來 (是醒來, 不是起床, 不一樣)。被他們的熱烈聊天聲吵醒。

我曾經很認真想聽一下他們在聊什麼, 藉此讓我的靈魂更深入民間, 結果仔細一聽, 大概就是「阿炮那天賣的芭樂很甜!」、「啊明天阿炮來我要記得買菜頭」、「對啦, 魷魚就是要炒辣的才好吃...」、「今天阿樹伯沒來, 是去女兒那裡嗎?」這類的, 除了柴米油塩就是自己或別人家裡的無聊事, 再不然就是心裡的瑣碎獨白, 我大概認真聽5分鐘就想放棄了, 誰要聽啊!!

除了我家巷子, 村裡還有其他涼爽的地方, 坐著另群長輩, 大概就聊差不多的543吧。

結果前幾天大家讓我刮目相看, 我都汗顏了啊。

本週日我弟結婚, 我的工作是早起拍工作照, 等我準備好了下樓, 平常在我家巷子聚集或在別的地方乘涼的阿姨阿婆嬸嬸伯母已經都在忙進忙出了。沒有總指揮在分配工作, 所有人手上的事都自己決定就自己去忙了, 搓湯圓的、準備午餐的、煮飯的、準備迎娶道具的、準備牲禮拜拜的....。把我家當自己家在忙碌! 前面的鄰居家後門搖身一變, 成為中央廚房, 不斷生出湯圓、牲禮、午餐。

因為不是自己主場, 她們的問題此起彼落, 「米在哪裡?」、「插頭是哪一個?」、「你媽要蘋果還是蘋果加糖果?」 (什麼啊我連問題都聽不懂)、「茶盤? 茶盤在哪?」, 好進取的一個無組織艦隊, 沒有行前會議, 沒有工作分配, 沒有rundown, 乍看像一盤散沙, 卻靠著自動自發還有知識常識經驗, 就辦一個有聲有色的event, 好驚人, 沒有準備資料就要我去辦活動, 我大概會躲到桌子底下吧, 畢竟我是爛草莓。

事情多頭進行, 效率好高, 大概在9點多時, 就有紅吱吱、Q彈彈、甜吻吻 (這又是什麼?) 的湯圓可以吃了, 大家一起圍著吃湯圓, 才有辦喜事的感覺啊! 題外話一下, 好多台北的朋友反應沒吃過大顆的紅湯圓, 但那假日在廟裡都吃得到, 未必是手工的而已, 機器做的也很Q啦, 一定要試試。

吃了湯圓, 才休息一下下, 中央廚房又開始張羅大家的午餐。鄉下的習慣好像是會請大家一起來吃飯, 算是感謝大家的幫忙吧我也不懂, 除了無敵婆媽艦隊之外, 左鄰右舍還有村裡其他親友也都會過來一起圍桌, 像是小團圓一樣, 有種溫馨喜悅啊 (晚上的喜酒才是大團圓吧)。

結論是不能小看無組織又愛垃圾話的婆媽艦隊, 以他們的工作水準, 我覺得就算他們說他們造了一支火箭我也不意外!

↑進擊的婦人團, 右上角是我外婆, 本團嗓門最大的。

↑呷甜甜, 生後生。實際就是像看起來這麼好吃!!

2013年9月4日

趴灑:這種愛好逼人啊~


最近趴灑身邊出現了瘋狂愛慕者, 一隻小黑狗, 鎮日想空想旁欲一親芳澤, 無奈趴灑對他完全沒有好感 (其實我不知道是他還是她, 太黑了, sorry), 愛慕者的舉動讓我們不堪其擾。

愛慕者不分日夜不定時出現在我家附近, 說也奇怪, 有時明明還沒出現, 趴灑就會開始發瘋狂吠, 我都覺得他真的瘋了, 外面又沒人, 但走出去小路一望, 愛慕者真的百分之百就在那裡, 狗的感應力好強, 話說回來, 阿灑到底是有多討厭他, 生氣到背毛都站起來。 我發現趴灑對黑色的狗非常沒有好感, 他有種族歧視。

愛慕著真的被愛沖昏頭了, 我出去趕他千百次, 每次隔幾個小時後他便再度出現在我家後面繼續痴痴守候, 可能我趕得太溫柔了, 對他沒有嚇阻作用, 因為我看他脖子有鍊圈, 不是野狗, 不敢兇他, 怕被主人發現我打狗沒有看主人, 嗚, 好想寫紙條綁在他脖鍊上, 請主人勸勸他, 感情是不能勉強的, 村子裡的狗還很多, 趴灑心裡已經有我了.....

趴灑狂吼除了要對愛慕者示警, 通常也是要我們幫牠"處理", SOP就是你要出去幫他看討厭的東西還在不在, 然後回來跟他說, "沒有了"、"回去了", 他就會停止大叫, 他如果看到我們出去時手上還拿著棍子什麼的, 幾乎馬上就會安靜等著聽討厭鬼離去的腳步聲。昨天某次(真的太多次了), 愛慕者又來了, 我爸拿著棍子說: 「爸爸去打他, 你不要叫, 再叫的話等爸爸回來換打阿灑。」這句這麼長, 他真的有聽懂嗎, 哭笑不得, 但阿灑是真的就安靜了。

如果不是趴灑的反應太激烈, 這算是一段感人的愛, 愛慕者總是靜靜地、不動聲色地看著趴灑 (如果是人的世界的話其實很可怕), 我從未聽愛慕者叫過, 他就是靜靜地望著, 在很近的距離, 噢! 近得很誇張。 我家的後院是一個半開放性的空間, 廚房、車庫、趴灑的房間三合一, 白天通常只用一堆有的沒的東西像腳踏車、椅子隔成路障, 讓趴灑不要跑出去亂吃東西, 隔個意思而已, 只防趴灑這種君子, 不防小人, 硬要出入還是有很大的縫可以鑽。昨天我跟趴灑玩的時候, 一個眨眼竟然看到愛慕者鑽過路障出現在我身邊, 為了愛, 他竟然侵門踏戶到家裡來!! 太誇張了! 這種愛真的太逼人了。

我再也不會怪那些甩掉我的人對我太絕情, 易地而處, 不被愛的人真~~~的好~~~煩人喔~ (菸)

可憐的愛慕著, 不被祝福與接受的愛..., 趴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啊, 這首歌應該就是他的心情, Velvet Underground-Who Loves the Sun, 誰喜歡太陽啊, 你都傷了我的心, 我還管是什麼讓植物生長, 誰喜歡下雨啊, 你都傷了我的心, 誰管花是怎麼開的啊! (笑到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