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3日

2013年新版不正菁(其實在講頭髮,出櫃,還有LOHAS?)


2013年本人升級為短髮版,2013年式新版的不正菁好清爽啊。

剪頭髮這種破事兒也可以寫一篇?剪髮不是大事,但我原本真的很長,以一個男人來說大概剪之前要看黃曆挑日子吧,長度約莫超過內衣肩帶(男人又哪來的內衣肩帶),一下被我剪到耳下,算是很有魄力的剪法。

賤人沒在矯情的~

上週我在一則與賤人W的對話中置入剪髮這件事。

R: W你有時是對的啊,我是男人(但不是gay,哼)

W: 你不是Gay???可是你愛男人啊!

R: 幹,你很煩耶(推開)

W: 我覺得我對於噹你有種莫名的天份!(撥髮)

R: 我有一種莫名的弱勢...。
講到髮,我明天要去剪髮溜,剪到耳下或下巴那一類的。老子受夠長髮了(然後男人魂又露餡了)

W:不考慮把兩邊跟後面推高嘛?

賤人W對於揪我出櫃的事非常熱衷,只要我露出一點點男子氣概(或曝露一點平胸),他便興高采烈:「所以你要出櫃了嗎?你要誠實地面對自己了嗎」加之以上次寫BBS鄉民正義小說,我負責的談戀愛部份一直被他噹說我到底是不是女人,到底有沒有談過戀愛,到底會不會談情說愛,為麼寫出來的戀愛戲活脫是個男人。

此後,我就一直活在性別認同的錯亂...(誤!是賤人W對我有認同錯亂,老娘是嬌滴滴的女兒身無誤,戀愛只會談,不會寫)...還有賤人W的語言霸凌裡(淚)。

當我在FB po以上與W的對話。
真愛Mint說:「要不要考慮把鬢角剃平?」
沙姐說:「三分頭如何」
鍾法蘭說:「你不是要等春暖花開。」

我原本是要等春暖花開再剪啊,但反正我就是一個愛說謊的人,不但說謊而且睜眼說瞎話,我是那種垃圾桶裡明明有便當盒卻一口咬定我沒吃飯的人(因為我根本忘了)。說謊成性就是沒有包袱,愛怎樣就怎樣。厚喲~其實主要是我晚上睡覺常常呈現一個臍帶繞頸的情況,我夠了。

說到繞頸,好久以前,小摸(好久沒登場人物)某天突然把長頭髮剪掉,我問他為麼那麼突然,他說:「鼻鼻,昨天晚上我夢到鬼掐我!我快不能呼吸了好可怕,結果醒來發現原來是我脖子被頭髮纏住了,所以我馬上去剪掉!」完全懂!

一分鐘 直搗時尚場域

最近因為工作(明明是「沒工作」)的關係,我常待在宜蘭,剪髮那天,電視同事約吃飯。(其實根本是我提議說下週我們去吃某店,結果我立馬遭到背叛,他們完全不顧不在台北的我的感受就先去吃我提議的那家)。

我說可是我在宜蘭,比思吉(也是很久沒登場)才大悟:「你在宜蘭?所以你頭髮是在宜蘭剪的?」

不只是在宜蘭剪的,我還是在村子裡剪的,哈哈哈,很時尚吧!不用說是素顏了,我還穿著拖鞋睡衣,沒穿不辣,只要走1分鐘,就可以直搗時尚場域,剪出如此飛遜的髮型(撥髮)。跟我一起在家庭理髮廳坐一下午的隔壁村大姐(她在染髮)看我弄好後直呼自難捲好可愛!哈哈哈我愛死鄉間生活還有憨厚的人們。

最後,以一個哲學性的命題來做ending吧。我會需要坐一下午是因為我要燙,我要燙是因為我頭髮太直太蹋,都不整理的話我就是白龍,神隱少女裡的那位。白龍沒有不好,但是,每個人都會覺得別人的東西比較好,直髮愛捲髮,而自然捲的人都愛我們這種天生離子燙的直。只能說,搭車的時候都嘛是隔壁乘客的報紙比較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