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0日

「生病之後,我好快樂喔」

我媽是個精力旺盛且社交活動好多的人,生病之前,她除了工作之外,還忙運動爬山散步騎腳踏車、忙跟姊妹逍遙、忙社區媽媽教室、忙幫阿舅助選鄉長、忙當小學的愛心媽媽,還要忙帶趴灑玩,我常覺得為麼她都不遺傳我好的,比如勤奮有活力,卻只給我情緒化、沒耐性、為了一點小事就大發脾氣這種扣分的東西,過份。對了,有次她只為了我現在都忘了是什麼事的一個破事就給我踹門,你們有看過媽媽在踹門的嗎,呿,真害羞。

生病之後,她忙的這些事都在繼續,還新增醫院志工,以及病友互助團體的事,不可開交。

病友互助會,(其實他們有個名字,但我忘了),先隨便叫它草莓會好了,因為我現在好想吃草莓。草莓會是很活躍的社團,像個大家庭,有新病友的時候給予關懷,化療時有人支持,聚餐、座談、尾牙、表演、旅遊...,促逃很多。

前幾天,草莓會舉辦座談,新生、舊生、醫師都在,主要是讓醫師、護理師宣導得病後的注意事項,對新生的問題提出解答,讓新生在醫生的專業與舊生的經驗裡得到扶持,感到安心。

座談會的最後,是舊生的經驗分享。大概聽到這裡我己經很想回家了,因為我媽明明說15分鐘就可以回家,可是我都看完中醫,又自己去吃了早餐,再回去座談,還沒結束,我己經一臉屎了,草莓會的會長竟然還說要舊生分享,我遙遙的惡狠狠的瞪我媽,但她在舊生的光環裡(我知道這種光環很怪),一點都沒有察覺我的不耐,當輪到她分享時,會長介紹她是會裡最漂亮時,我有感覺她差點要用發表得獎感言的態勢告訴大家一直支持她的大女兒就在那裡(指),幸好沒有。

好吧,其實她們分享的內容確實對新生都有點幫助,如果我也有病的話,聽他們一席話,會安心不少。草莓會會長病史十幾年了,她說剛得病時,羞於承認是乳癌,但她的先生逢人便說她切除了,搞得她又羞又怒,要她先生乾脆登報或去第四台放送她沒胸部的事,但後來,她覺得根本沒什麼,現在誰要看她都可以撩起來分享,就是長這樣。(好open)

好似得病的人都很在乎大家眼光,其實真的沒有壞人要去苛薄生病的人,我覺得。另一在市場工作的阿姨,為了生計,化療期間仍要在市場做生意,包括市場的人,還有客人,都對她很好奇,偶而也會問東問西,但她說她仍然照常生活,有人問就答。我覺得她好堅強。

輪到我媽,我真不知道她口才這麼好,話又多,每當我以為她該畫下句點了吧,結果她都又另起一段,不如以後都去幫我開會好了(白眼)。
她說的重點是:
以前都只知工作,生病時有機會體會不一樣的人生,享受生活,真的是上天給我們的很好的享受機會,又有陳醫師這麼好的醫師在照顧我們,覺得好安心。生病之後,我好快樂喔!(到底在說什麼)
以前,朋友揪時常因為要工作做罷(明明也是都放下工作和家庭就去了好不好,少在那邊),
現在只要朋友一通電話 "阿美我們去哪裡哪裡",我馬上就放下一切出門了,
我可是病人啊,我要去放鬆!(真敢講)

生病之後,真的好快樂...(媽!!!!!!妳不要再亂教其他的阿姨了!)

2013年12月1日

紅場不是紅色的

如果把莫斯科想成一個圓,圓心大概是克里姆林宮,克里姆林宮不是像景仁宮、阿房宮的一個宮,克里姆林不是宮,是防禦要塞、城寨的意思,俄羅斯有很多克里姆林,當然最有名的仍是莫斯科的。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內是嚴肅的教堂、宮殿、兵器庫、大砲。宮外的紅場則熱鬧悠閒,甚至,時尚。


↑克里姆林宮靠紅場這一側的救世主塔

克里姆林宮不是宮,紅場也不是紅色的。很早以前,俄語的紅色與美麗共用,也就是說紅色代表美麗,所以紅場其實是「美麗的廣場」的意思。但,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說它「美麗」耶。紅場的一側是克里姆林的牆,牆邊有列寧墓,其他三側分別是在很多明信片都看得到的聖巴西爾大教堂、販賣高級時尚的固姆百貨和屋簷好像永遠卡著雪的歷史博物館,以前似乎旁邊還有貧民營。

聖巴西爾大教堂,16世紀為了紀念伊凡四世征服喀山汗國而建,所以是俄羅斯橫跨歐洲及亞洲的象徵。

↑歷史博物館的白色屋簷老是讓我有積雪的錯覺。

↑固姆百貨(GUM)建在19世紀,是俄羅斯最大的百貨公司,我很喜歡唸GUM,好有氣勢!

↑GUM裡的擦鞋服務。

↑夜晚的紅場。

莫斯科人和觀光客在這裡散步拍照,還走進固姆吃有名的冰淇淋、喝KVASS,好像很悠閒,可是,不覺得這廣場很,怎麼說呢,衝突。聖巴西爾大教堂是16世紀的時候為了紀念俄羅斯打敗喀山汗國而建的,征服喀山等於帝國版圖延伸到亞洲,是攻擊與侵略;固姆百貨以前是國營百貨,現在是販賣LV、Gucci的high fashion(裡面的冰淇淋真好吃啊),這麼時尚的地方對面是列寧墓;歷史博物館有滿坑滿谷知識;還漏了提,在聖巴西爾大教堂前,是一個處罰犯人的斷頭台!

所以,有行刑,有征戰,有墓地,有奢華,有歷史,紅場承載這麼多面向的東西,說它美麗我不懂,它是一個,呃,豐富的廣場,哈。
不過我突然想到,莫斯科人的新年在紅場倒數,聖誕節又快到了,此刻的紅場一定有白雪與像星星一樣的燈在閃著,啊,好美!

宣諭台,即斷頭台,在聖巴西爾大教堂前面,周圍由石欄圍著,是一個圓形的平台。16世紀建的,過去這裡是向群眾說教和宣讀沙皇令的地方,同時也是行極刑的地方,,在台上宣讀處死令和犯人罪狀,在台下行刑。恐怖喔恐怖

社會主義萬歲!

這幾天紅場上站了LV的巨大行李箱建築,由固姆百貨主辦,LV以公益之名,在裡面辦展覽,這種展覽世界各地有好幾次了,不贅述。但這裡是俄羅斯耶,這裡是紅場耶,那是列寧墓耶,社會主義萬歲耶!在這種地方,資本社會這麼做實在太唱秋了(笑到哭)。


↑9公尺高,30公尺長的行李箱,矗立在紅場中央,左邊是固姆,右邊是列寧墓與救世主塔(指)。(圖片來源:http://rt.com/news/red-square-giant-trunk-322/

這卡行李箱是復刻自俄國某任王子(Prince Vladimir Orlov)的行李箱,行李箱上的P.W.O就這意思。不過,這不重要!因為,行李箱才擺兩天就要被拆了,它沒有得到莫斯科官方的許可啊可憐呆。此外,這卡鬼東西也被政治界還有部落客攻擊到爆,部落客氣到把列寧墓PS了,PS成Monogram(http://rt.com/news/red-square-giant-trunk-322/  在下面)。這是11/26蓋的,沒三天吧,我猜現在應該被夷為平地了,以戰鬥民族的狠勁!

幸好,普亭可能怕列寧被狼心狗肺的資本主義氣到爬出墓地,列先生可以繼續好好在墓裡安息。

到底為什麼沒有經過核准的東西也能照蓋不誤,這點好值得跟我們做朋友喔!快跟我們建交吧!社會主義萬歲!

不過,LV行李箱都能站上紅場(雖然只有兩天),感覺Kitty站上列寧墓說啾咪的日子不遠了,Kitty在路上了!



2013年11月7日

班傑明阿嬤坐上了太空船...

工作的關係, 上月和一位俊美的魔術師開過幾次會, 我從沒對魔術著迷或起過什麼興趣, 就連3、5歲的夢幻年紀, 也沒有! 我小時候是個腳踏實地的小女孩, 長大是腳踏實地的老女孩, 我知道世界怎麼運轉, 魔術是騙人的, 我想像裡最魔幻的事就是在21樓的窗戶外看到有人跟你打招呼, 或半夜在無人的辦公室裡聽到打字聲. (也就是鬼故事, 哈哈, 電影裡都有演)

但是! 那天, 俊美魔術師為了說明他的魔術理念, 在我面前消失一枚硬幣, 我心裡好激動!  但為了維持我專業的形象, 以及假裝我見多識廣, 我表現地好平靜。(我好好強)

好驚訝! 硬幣在他漂亮的手上捏捏捏, 就不見了 , 他穿著短袖, 沒袖子可藏, 他另一隻手張開, 沒藏在那裡, 上衣也沒看到口袋, 就算有, 我也沒看他手接近過口袋, 他雙手張開, 空的, 硬幣就這樣消失在我眼前, 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一樣是上個月的事, 班傑明阿嬤消失了, 時間是世界上最厲害的魔術師。

2013..2012..2000..1990..1980..1960.....阿嬤的時間軸按不完。 她是民國8年生的, 西元1919年, 沒有電視, 沒有電腦, 沒有國民黨, 沒有國語 (其實是沒有國), 沒有黑心油, 沒有candycrash, (應該只有廖添丁吧), 阿嬤是大時代兒女~ (遠目) 。

她年事已高, 臥床近5年, 所以, 大家已經做了夠多心理準備, 也知道時間快到了, 雖然捨不得, 時間真的到了, 我們仍然用喜樂的心情送她, 沒有儀式的日子裡, 我仍然可以照常生活, 照常工作。

我阿嬤是個超級隨和又, 嗯, 怎麼說呢, 跟我一樣沒有重點的人, 她跟我阿公根本一起遺傳給我們全家一種不務正事又自得其樂的人生氛圍。這幾年她無法下床, 又記憶混亂, 是夢是真已經搞混了。 老人又很愛把內心戲唸出來, 我常常聽到聲音就跑去偷聽她在說什麼, 結果她喃喃的內容都好可愛, 可能在她少女時代吧.
「卡緊過來。」
「阿水啊, 快點跳過來啊。」我不知道阿水是誰, 每次聽到人名, 我去問我爸, 他也都不太確定是河邊的阿水還是哪個阿水。
「卡緊咧, 那水很淺啦!」原來在過河啊~
還有......
「你耐把人家弄這樣啦, 弄那麼亂。」到底是弄亂什麼?
「好好的東西呼你弄成這樣!」到底是什麼嘛~
不然就是好像有人睡在她旁邊...... (真的沒人)
「凱睏~凱睏~」阿嬤叫我們睡時都會說"凱睏", 就是「緊睏」, 「快點睡」的意思。但我不知道幻想中睡在她旁邊的是誰。

抓的重點都很奇怪, 不是大家一起去躲空襲, 大家一起說日語這種偉大的時代記憶, 是過小河, 是玩伴把東西弄亂..., 有一天, 阿寶問我, 記得這世界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 我記憶裡的第一個畫面非常清晰鮮明, 那時我應該小於三歲, 在老家的暗暗廚房, 我媽在煮飯, 我蹲在門邊玩沙, 我用小杯子舀起沙, 再把沙推進去門栓的洞裡。很無聊的畫面, 沒有重點, 無聊當有趣, 應該就是我阿嬤遺傳給我的。

我阿嬤不識字, 但是熱愛旅行, 哈哈哈, 如果可以稱為旅行的話。 她可以一次帶全部8個孫子出去玩, 我忘了我們去了哪裡, 很近, 頂多宜蘭市, 但記得每次回家時, 到最後幾站全車只剩下我們, 好像陳家專車, 因為我家在終點站; 小時候, 她也可以獨自帶我們到從宜蘭到台北姑姑家 (也就是一個老文盲帶著幾個小文盲); 還會帶我們走好幾里路, 回她的娘家吃飯, 這也是旅行, 哈。

想到我阿嬤, 我會想到好多小時候的事, 在蓮霧樹下玩耍看她織球網, 在她的小房間幫她穿梳子做手工 (總之就是一種手工, 把梳子的小小釘子穿進洞裡), 去菜園看她種菜, 聽她罵電視劇裡的笨蛋都不知道人家要害他了, 她愜意的過自己的生活, 從來沒有對我嘮叨過一句, 沒有指責過我們, 這麼無為而治, 卻也教出一屋子老實人, 我看著我們一家: 大伯家、我堂姊弟, 還有我家 (我知道這樣說自己很怪), 覺得我阿公阿嬤真偉大!
 
我不知道我阿嬤這麼有遠見, 她在她80歲時就訂做好她離開時要穿的衣服, 離開的細節也大部份在早年就交代給伯母了 (長媳真的好重要), 就這樣, 阿嬤穿著她的訂製服, 帶著她皈依的黃袍, 帶著很多元寶, 還有幾件她常穿的衣服, 在所有家人的祝福下, 坐上她的太空船, 到外太空做時光旅行了.....

阿嬤消失在凡人的時空裡, 像魔術師手上的那枚硬幣.....

我很想念她! 陳阿嬤, 1919~2013, 95歲, 生與殁日同一天, 我阿嬤超~酷~的!!!!!!!!!!!! (大吼)

2013年10月26日

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真的太淳美了

每次看自己的手機,我就覺得天啊我真是個不離不棄的人,即使它被摔得千瘡百孔,背後有一萬條裂痕,我仍然沒有想要換手機,我永久對我豢養的負責,我對我的玫瑰花有責任。
(明明就是貧窮)

因為不離不棄(是貧窮),就算對ios有再多怨言,我也絕不能放下我的ip4。
即使不知道它從什麼時候開始不能同步...
我好懷疑ios到底是設計給誰用的?同步這件事到底要多擾民!
我並不覺得我是多笨的人,頂多只是智商普通的平凡路人,可以過低標的那種。 我會自己安裝使用很多軟體,我會一點PS,我會自己從南港去迪化街 (這很難),我約會不遲到,我聽得懂七成台語新聞 (這也很難),我是說,我真的不是一個大笨蛋!可是,我無法掌握「同步」。雖然世界也不會毀滅在ip不能同步上面,但是,這真的增加我很多工作的困擾,語音備忘錄不能備份,代表我要逐句打成txt備份,之類的。

我試著把手機回覆原廠設定再回覆備份,但是itunes不讓我回覆備份,很麻煩,總之我手機攤瘓了一天半,才一天半,沒有電話、沒有3G我焦慮了一天半。

我好想回到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那時,我不會因為不知道下一班公車幾分鐘後來而覺得人生茫然、不會因為不能隨時收mail而焦慮、不會因為沒有跟到line群組的最新會談而覺得自己被朋友拋棄、搭捷運也不會因為沒手機滑滑而無聊(只好偷看隔壁的在滑什麼)、不會一熬夜就被發現(為麼我朋友要這麼厲害)、沒有已讀未回(好啦,這個其實我並不在乎)...,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真的太淳美了。

但是不能沒有電話啊,沒有人找得到你,你也找不到任何人,有時候會造成露宿街頭的命運。那天太晚回家,如果我沒有電話可以打回家,我的門就會被反鎖,我就要坐在路上喝北風了。
同一天,跟某人約幫我弄手機也是,你想看看,你約了人,但在餐廳經過20分鐘他還沒出現,你又沒有手機,也背不起他的號碼,那怎辦?
我只好包袱款款,到他公司去探探,一百分幸運,我在櫃台登記好個資,等電梯,某人正好從電梯出來。
雖然放一個沒有手機的人在餐廳空等,某人這樣真的很不可取,我本來要記恨他三天,但是我看到他從電梯裡出來,真的得救的感覺,就暫時算了。

回到ip4上面,那天晚上弄半天,就是不能回覆備份,我都做好心理準備,我要重新開始一支ip,我會失去所有的聯絡資訊,可是,在某一個moment,不知道做了什麼動作,聯絡資訊竟然全都回來,全都!!
一直到現在我跟某人還是搞不清楚在沒有任何備份下(我也沒有備份icloud)為什麼聯絡資訊回得來。

雖然回覆原廠,重新開始一支手機,但它還是不能同步,itunes一樣告訴我備份已毀損,可是我已經不要備份了!!!!請讓我重新開始吧!!
好吧,知道怎麼辦的人請告訴我。雖然本版讀者都跟我一樣沒建設性,但我還是抱持一絲希望啊!

其實本篇主打抱怨某人,雖然他很義氣的幫我看itunes,但我覺得他為麼不能友善不能同理心一點。(揉紙,丟)

我說我不能接手機很焦慮,他說有什麼好焦慮的,我說我接案,如果有人要找我寫稿改稿正好找不到,雙方都很困擾。他說,喔,那我們不一樣,我是通告藝人,所以一天到晚等電話接通告,而他是偶像藝人,根本不在乎有沒有電話。
為什麼他一下子變成鍋富城而我是小中或noonooo,為什麼!!!我不過是沒有電話,為什麼!!

我好羨慕我朋友,當他們電腦壞掉的時候,有朋友會送上新買的電腦,新的喔;當他們手機壞掉的時候,有朋友會送上新手機;當他們餓的時候,朋友會送餐到府。
而為什麼,我的朋友某人,他要這樣對我。
當我說接案有一餐沒一餐時,他就算沒有拿錢借我,也至少要請我吃一餐吧?
但是他沒有,他叫我去吃待用便當,喝待位咖啡........
更狠心的是,他說他搬新家,要我送他大同電鍋!
這有道理嗎?我都沒錢吃飯了為什麼要送他電鍋啊!!

當我手機問題一堆時,他問我有沒有別的手機先擋,我有,但是是2G,十年前的ericsson,還不是sony ericsson喔,是ericsson。
他說用那就好了啊,買什麼Z1。(因為我曾說Z1很美)

對啊,用它就都不用同步了!(白眼翻到後腦)



2013年9月18日

進擊的婆媽艦隊

我家與左鄰中間隔著一條小巷子, 是方圓200公尺內最涼爽的地方, 夏日時光, 連我這種堅強的硬漢坐在那裡都會舒服得昏昏欲睡。所以這條巷子變成附近叔伯阿姨婆婆的活動中心, 說是巷子, 也不太算, 它只是一條走廊, 盡頭通往我家跟左鄰家。

每天大概有兩個時段, 巷子會坐滿叔伯婆姨嬸在那裡瞎聊講垃圾話543, 一個是早上吃完早餐到煮午飯的中間, 另一是睡完午覺到煮晚飯前。 (其實就是大半個白天了吧, 哈哈哈)

鄉下通風良好, 雞犬相聞, 鄰居家裡互嚷在我家都聽得一清二楚, 所以! 他們在巷子聊天的內容我躺在床上就可以聽到, 而且還有那種聲波在鄉間空氣振盪後的共鳴, 反正很莫名大聲, 如果我在家的話, 通常八點就會醒來 (是醒來, 不是起床, 不一樣)。被他們的熱烈聊天聲吵醒。

我曾經很認真想聽一下他們在聊什麼, 藉此讓我的靈魂更深入民間, 結果仔細一聽, 大概就是「阿炮那天賣的芭樂很甜!」、「啊明天阿炮來我要記得買菜頭」、「對啦, 魷魚就是要炒辣的才好吃...」、「今天阿樹伯沒來, 是去女兒那裡嗎?」這類的, 除了柴米油塩就是自己或別人家裡的無聊事, 再不然就是心裡的瑣碎獨白, 我大概認真聽5分鐘就想放棄了, 誰要聽啊!!

除了我家巷子, 村裡還有其他涼爽的地方, 坐著另群長輩, 大概就聊差不多的543吧。

結果前幾天大家讓我刮目相看, 我都汗顏了啊。

本週日我弟結婚, 我的工作是早起拍工作照, 等我準備好了下樓, 平常在我家巷子聚集或在別的地方乘涼的阿姨阿婆嬸嬸伯母已經都在忙進忙出了。沒有總指揮在分配工作, 所有人手上的事都自己決定就自己去忙了, 搓湯圓的、準備午餐的、煮飯的、準備迎娶道具的、準備牲禮拜拜的....。把我家當自己家在忙碌! 前面的鄰居家後門搖身一變, 成為中央廚房, 不斷生出湯圓、牲禮、午餐。

因為不是自己主場, 她們的問題此起彼落, 「米在哪裡?」、「插頭是哪一個?」、「你媽要蘋果還是蘋果加糖果?」 (什麼啊我連問題都聽不懂)、「茶盤? 茶盤在哪?」, 好進取的一個無組織艦隊, 沒有行前會議, 沒有工作分配, 沒有rundown, 乍看像一盤散沙, 卻靠著自動自發還有知識常識經驗, 就辦一個有聲有色的event, 好驚人, 沒有準備資料就要我去辦活動, 我大概會躲到桌子底下吧, 畢竟我是爛草莓。

事情多頭進行, 效率好高, 大概在9點多時, 就有紅吱吱、Q彈彈、甜吻吻 (這又是什麼?) 的湯圓可以吃了, 大家一起圍著吃湯圓, 才有辦喜事的感覺啊! 題外話一下, 好多台北的朋友反應沒吃過大顆的紅湯圓, 但那假日在廟裡都吃得到, 未必是手工的而已, 機器做的也很Q啦, 一定要試試。

吃了湯圓, 才休息一下下, 中央廚房又開始張羅大家的午餐。鄉下的習慣好像是會請大家一起來吃飯, 算是感謝大家的幫忙吧我也不懂, 除了無敵婆媽艦隊之外, 左鄰右舍還有村裡其他親友也都會過來一起圍桌, 像是小團圓一樣, 有種溫馨喜悅啊 (晚上的喜酒才是大團圓吧)。

結論是不能小看無組織又愛垃圾話的婆媽艦隊, 以他們的工作水準, 我覺得就算他們說他們造了一支火箭我也不意外!

↑進擊的婦人團, 右上角是我外婆, 本團嗓門最大的。

↑呷甜甜, 生後生。實際就是像看起來這麼好吃!!

2013年9月4日

趴灑:這種愛好逼人啊~


最近趴灑身邊出現了瘋狂愛慕者, 一隻小黑狗, 鎮日想空想旁欲一親芳澤, 無奈趴灑對他完全沒有好感 (其實我不知道是他還是她, 太黑了, sorry), 愛慕者的舉動讓我們不堪其擾。

愛慕者不分日夜不定時出現在我家附近, 說也奇怪, 有時明明還沒出現, 趴灑就會開始發瘋狂吠, 我都覺得他真的瘋了, 外面又沒人, 但走出去小路一望, 愛慕者真的百分之百就在那裡, 狗的感應力好強, 話說回來, 阿灑到底是有多討厭他, 生氣到背毛都站起來。 我發現趴灑對黑色的狗非常沒有好感, 他有種族歧視。

愛慕著真的被愛沖昏頭了, 我出去趕他千百次, 每次隔幾個小時後他便再度出現在我家後面繼續痴痴守候, 可能我趕得太溫柔了, 對他沒有嚇阻作用, 因為我看他脖子有鍊圈, 不是野狗, 不敢兇他, 怕被主人發現我打狗沒有看主人, 嗚, 好想寫紙條綁在他脖鍊上, 請主人勸勸他, 感情是不能勉強的, 村子裡的狗還很多, 趴灑心裡已經有我了.....

趴灑狂吼除了要對愛慕者示警, 通常也是要我們幫牠"處理", SOP就是你要出去幫他看討厭的東西還在不在, 然後回來跟他說, "沒有了"、"回去了", 他就會停止大叫, 他如果看到我們出去時手上還拿著棍子什麼的, 幾乎馬上就會安靜等著聽討厭鬼離去的腳步聲。昨天某次(真的太多次了), 愛慕者又來了, 我爸拿著棍子說: 「爸爸去打他, 你不要叫, 再叫的話等爸爸回來換打阿灑。」這句這麼長, 他真的有聽懂嗎, 哭笑不得, 但阿灑是真的就安靜了。

如果不是趴灑的反應太激烈, 這算是一段感人的愛, 愛慕者總是靜靜地、不動聲色地看著趴灑 (如果是人的世界的話其實很可怕), 我從未聽愛慕者叫過, 他就是靜靜地望著, 在很近的距離, 噢! 近得很誇張。 我家的後院是一個半開放性的空間, 廚房、車庫、趴灑的房間三合一, 白天通常只用一堆有的沒的東西像腳踏車、椅子隔成路障, 讓趴灑不要跑出去亂吃東西, 隔個意思而已, 只防趴灑這種君子, 不防小人, 硬要出入還是有很大的縫可以鑽。昨天我跟趴灑玩的時候, 一個眨眼竟然看到愛慕者鑽過路障出現在我身邊, 為了愛, 他竟然侵門踏戶到家裡來!! 太誇張了! 這種愛真的太逼人了。

我再也不會怪那些甩掉我的人對我太絕情, 易地而處, 不被愛的人真~~~的好~~~煩人喔~ (菸)

可憐的愛慕著, 不被祝福與接受的愛..., 趴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啊, 這首歌應該就是他的心情, Velvet Underground-Who Loves the Sun, 誰喜歡太陽啊, 你都傷了我的心, 我還管是什麼讓植物生長, 誰喜歡下雨啊, 你都傷了我的心, 誰管花是怎麼開的啊! (笑到哭)

2013年6月28日

一點點瑣碎的六月

上星期前老闆特地打電話給我,是特地喔,打來酸我說那麼久沒有更新部落格,是創作生涯要走下坡了吧!!我覺得難道你不能友善一點嗎?我的人生可不是能讓你看雖的啊!

然後,看看部落格,再看看自己,好的,老闆沒有說錯(馬上氣弱,輸了)。而且,我的人生除了創作生涯在走下坡之外,身上的膠原蛋白、引以為傲的智力(這樣也是很敢講)、一切的一切,全在走下坡,尤其膠原蛋白一去不回頭,這種事好難振作。

我原本的計劃是下一篇要開始寫西伯利亞的事,但資料一直沒整理好,變成一直拖,訂好計劃以後發現趕不上自己的計劃.....我的人生就是這麼撩然。總之還是會寫,就算你們不想看,我還是會寫,哼!

今天先講六月的瑣碎事好了。

我曾在某討論區發現有鄉民po文說,在宜蘭靠海的某神秘村落,在端午節後的不知名某天,為了某神秘原因,某個神秘的廟總會大肆放煙火,在很遠的地方就可以觀賞,而且煙火持續長達20分鐘,成本很粗,非常盛大,但沒人知道原因。

我笑出來,google地圖都可以拍到你在街上大便了,台灣還有神秘的角落嗎?那個神秘的煙火村落,就是我家,大福村,神秘的廟是我家隔壁供奉女媧娘娘的補天宮,會放煙火是因為端午節後的農曆5月9日是女媧娘娘的生日,廟裡有祝壽儀式。煙火很盛大則是拜村裡的聯勤試炮廠所賜,是試炮廠回饋給村子的小禮物,畢竟從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個下午我們是聽試炮聲度過的。

今年煙火日我也有參加,還帶了朋友去向女媧娘娘祝壽,話說回來,為麼廟裡的米苔目跟湯圓都會特別好吃呢?

託女媧的福,看到好美的天空,送大家!




煙火在海邊放,所以除了在廟前看,也可以到暗摸摸的沙灘上欣賞,明年歡迎大家一起向女媧祝壽及看煙火。呃,但是謝絕不尊重地方文化的死觀光客,畢竟村裡的煙火不是花火節,不是觀光用的,我們是因為女媧生日才有得看,對地方信仰如果沒有感受,那麼至少要有公民道德,不要提著啤酒到海邊,看完順便把啤酒缶、垃圾全留在沙灘上,小學生淨灘很辛苦,*的!


----以下前半段在fb說過了---------

熱天工作,對爛草莓來說真是折磨啊 (話說是有哪一種天工作不是折磨呢?) !要先聽很多歌,逛很多網,沉很多澱,才能開始打開word...

上週去外景,40度的大太陽下,忠孝東路口,爛草莓忍不住大抱怨啊,製作人在旁淡定的,假意微笑的,只差沒有張開雙手擁抱車水馬龍,說: 妳不覺得這樣,才可以感受城市的脈動嗎?

脈你頭!我在街上大吼"坐在咖啡廳裡吹冷氣才可以感受城市脈動!"

啊,好想去北極圈,我要睡冰帳,我要撫摸碎冰,我要吟唱冷空氣的獨白(那是什麼?),敏兒快熱死惹!

今天應該有49度吧,中午去買飯時,手上的熱拿鐵都快滾出來了。6.28是我生日,天氣就跟我個性一樣逼人!希望大家沒有被熱天逼死。我自己是沒有被天氣逼死,但我有點被工作逼瘋。我的生日願望就是希望明天準時交稿,然後萬不離真的拖稿了,希望出版社不要生我的氣!嗚~

2013年1月13日

2013年新版不正菁(其實在講頭髮,出櫃,還有LOHAS?)


2013年本人升級為短髮版,2013年式新版的不正菁好清爽啊。

剪頭髮這種破事兒也可以寫一篇?剪髮不是大事,但我原本真的很長,以一個男人來說大概剪之前要看黃曆挑日子吧,長度約莫超過內衣肩帶(男人又哪來的內衣肩帶),一下被我剪到耳下,算是很有魄力的剪法。

賤人沒在矯情的~

上週我在一則與賤人W的對話中置入剪髮這件事。

R: W你有時是對的啊,我是男人(但不是gay,哼)

W: 你不是Gay???可是你愛男人啊!

R: 幹,你很煩耶(推開)

W: 我覺得我對於噹你有種莫名的天份!(撥髮)

R: 我有一種莫名的弱勢...。
講到髮,我明天要去剪髮溜,剪到耳下或下巴那一類的。老子受夠長髮了(然後男人魂又露餡了)

W:不考慮把兩邊跟後面推高嘛?

賤人W對於揪我出櫃的事非常熱衷,只要我露出一點點男子氣概(或曝露一點平胸),他便興高采烈:「所以你要出櫃了嗎?你要誠實地面對自己了嗎」加之以上次寫BBS鄉民正義小說,我負責的談戀愛部份一直被他噹說我到底是不是女人,到底有沒有談過戀愛,到底會不會談情說愛,為麼寫出來的戀愛戲活脫是個男人。

此後,我就一直活在性別認同的錯亂...(誤!是賤人W對我有認同錯亂,老娘是嬌滴滴的女兒身無誤,戀愛只會談,不會寫)...還有賤人W的語言霸凌裡(淚)。

當我在FB po以上與W的對話。
真愛Mint說:「要不要考慮把鬢角剃平?」
沙姐說:「三分頭如何」
鍾法蘭說:「你不是要等春暖花開。」

我原本是要等春暖花開再剪啊,但反正我就是一個愛說謊的人,不但說謊而且睜眼說瞎話,我是那種垃圾桶裡明明有便當盒卻一口咬定我沒吃飯的人(因為我根本忘了)。說謊成性就是沒有包袱,愛怎樣就怎樣。厚喲~其實主要是我晚上睡覺常常呈現一個臍帶繞頸的情況,我夠了。

說到繞頸,好久以前,小摸(好久沒登場人物)某天突然把長頭髮剪掉,我問他為麼那麼突然,他說:「鼻鼻,昨天晚上我夢到鬼掐我!我快不能呼吸了好可怕,結果醒來發現原來是我脖子被頭髮纏住了,所以我馬上去剪掉!」完全懂!

一分鐘 直搗時尚場域

最近因為工作(明明是「沒工作」)的關係,我常待在宜蘭,剪髮那天,電視同事約吃飯。(其實根本是我提議說下週我們去吃某店,結果我立馬遭到背叛,他們完全不顧不在台北的我的感受就先去吃我提議的那家)。

我說可是我在宜蘭,比思吉(也是很久沒登場)才大悟:「你在宜蘭?所以你頭髮是在宜蘭剪的?」

不只是在宜蘭剪的,我還是在村子裡剪的,哈哈哈,很時尚吧!不用說是素顏了,我還穿著拖鞋睡衣,沒穿不辣,只要走1分鐘,就可以直搗時尚場域,剪出如此飛遜的髮型(撥髮)。跟我一起在家庭理髮廳坐一下午的隔壁村大姐(她在染髮)看我弄好後直呼自難捲好可愛!哈哈哈我愛死鄉間生活還有憨厚的人們。

最後,以一個哲學性的命題來做ending吧。我會需要坐一下午是因為我要燙,我要燙是因為我頭髮太直太蹋,都不整理的話我就是白龍,神隱少女裡的那位。白龍沒有不好,但是,每個人都會覺得別人的東西比較好,直髮愛捲髮,而自然捲的人都愛我們這種天生離子燙的直。只能說,搭車的時候都嘛是隔壁乘客的報紙比較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