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2日

十年


今晚,Sigur Rós風雨雲霧的音樂氣場震懾每個人,包括我,不過,令我激動的不止音樂,還有,我遇到了近十年前的前男友...

快要開場前,我在位子上坐定,冷不防看到陌生又熟悉的身影在我前方走過,走向我後方的位置,完全沒有看到我,呼,此時我腦海浮現的不是Sigur Rós即將在我面前架構出的冰島壯麗天地、飄渺空間,是十年前,在唱片行,他幫我戴上耳機,告訴我,Sigur Rós很棒,喜歡嗎?一直到第一首歌都要唱一半了,我才回神,注意到Jonsi的傳奇技藝:以提琴弓拉吉他弦。

十年前,我們並肩聽Sigur Rós,十年後,我們在同一場演唱會上,選了同一區的位子,距離幾公尺,聽同一首歌,(而且他不知道我正跟他處在同一個空間),卻過著各自的人生。第一首歌沒唱完,我已經內牛滿面。

散場後我回頭,走向他,抓住他的手,呃,其實我只是輕輕碰一下。(這中間有一些心路歷程,畢竟我們分手後未曾相見,我其實沒有勇氣,我在發抖,不過我還是決定這麼做)

我們看著對方,各楞了兩秒。
「妳一個人來?」
「嗯,你也一個人?」
「不是,跟朋友」

幾句簡單的話後,我們並肩沉默地走了幾步,接著,就各自消失在散場人海,連再見也沒說。

我沿著新生南路走向284公車站牌,走得很慢,卻覺得站牌到得好快,猛一抬頭就到了。就好像這八年,當中我好像停停走走,腳步輕輕慢慢,偶而停下來綁鞋帶,卻很快地還是到達了今時今日,已經過了八年了呢。

被一個自己在八年前抛棄、而且當中從未謀面的前女友堵到,我想你今晚應該會夢見被鬼追吧!那也沒辦法,我的人生拜你所賜的何止一場惡夢,請多擔待了...

2012年11月19日

西伯利亞歇斯底里

「想像看看,你是一個農夫,只有一個人住在西伯利亞荒野,
然後每天耕著田,眼睛所看見的四周,什麼也沒有,
北邊有北邊的地平線,東邊有東邊的地平線,南邊有南邊的地平線,西邊有西邊的地平線。只有這樣而已。
每天當太陽從東邊昇起時你就到田裡工作,太陽沉入西邊的地平線就回家睡覺。
然後有一天,你體內有某個東西死去了,
突然啪一聲斷掉死去了。
於是你把鋤頭丟在地上,就那樣什麼也不想地一直朝西邊走去。
朝著太陽之西,然後就像著了魔似的好幾天好幾天都不吃不喝地繼續走著,
最後就那樣倒在地上死掉了。
這就是西伯利亞歇斯底里。」............《國境之南,太陽之西》by 村上春樹


西伯利亞對我來說是一個想像之地,一個夢,夢裡面有些場景其實是拜村上所賜,冒著被嘲弄的可能,我還是不得不承認,在我青少女的歲月(遠目,而且腳尖要頂很用力才看得到,因為太遠了...)裡村上佔有一席之地。我不是文青,我是文中。文藝中年。

所以關於西伯利亞的第一篇,適合用這段村上本文開頭,一種氣氛,氣氛you know(聳肩)。至於西伯利亞是不是如村上所描述的這樣歇斯底里,我只能說,人生何處不虛無,人生風景各憑想像。離題,我不是要說人生的無以名狀啊啊啊!

本篇想藉由回答一些朋友的問題,讓大家更了解此行,接著再看以後的各篇,會比較有感覺(真的,真的會有以後各篇啦),畢竟,當聽到朋友說我去的城市喀山、葉卡特琳堡、伊爾庫次克、伯力、海參崴都沒聽過時,我感到很可惜,我還以為那些城市都很大眾,因為全在課本裡有教過啊!

Q1、俄羅斯的妹正嗎?
正!不但正,而且都非常友善。俄羅斯人的友善藏在冷漠的外表之內,看似冷酷其實很熱心助人,找不到路時我們碰到好多好人伸出援手,而且他們不是在空氣裡指左指右的那種報路法,他們會直接帶你去。

Q2、俄羅斯消費高嗎?
跟台灣差不多,連幣值都差不多。

Q3、這趟總共花多少錢?
其實回來以後我跟妮妮就做回爛草莓了,連錢都還沒算,我覺得大約10萬內吧,含你們吃的餅乾巧克力,和收到的明信片,其中火車票大概4萬,飛機票3萬多。

(更正:妮妮說應是花了11萬。2012/11/21)

話說,我回宜蘭時帶一包廿元的餅乾,稟告父母(作揖),這就是女兒自俄國帶回來的歐咪鴨給,將將!是很好吃的巧克力餅乾唷~
我爸楞了一下說,「你是說你搭了幾天火車,從西邊搭到東邊,還去了蘇武牧羊的北海,就只帶了這一包東西回來???」
呃...差不多是這樣(羞),但但但,我的哭哭包真的又重又滿,每次背上它我都被它用離心力帶往我不懂的方向,我不想再加重它(其實是我)的負擔啊,所以東西都是到最後一站海參崴才買的,誰知道海參崴的東西遠不及第一站莫斯科,我不可能在莫斯科大採購,然後再背著它們度過半個月啊!

其實我有買一件很值得炫耀的東西,星巴克的俄羅斯娃娃隨行杯!幸好我在莫斯科當機立斷買了,因為此後星巴克竟然沒有出現在任一吋俄國領土上。

▲哭哭包,每次要背起它時,我跟妮妮都會先哭哭啊。這時火車即將靠站,我們收好床單,裝好飽滿精實的哭哭包準備下車。

Q4、火車上有便當嗎?
有,但沒有每餐,也不是福隆的。主菜幾乎都有兩種可以選,馬鈴薯泥+魚肉,或雞飼料+雞肉,雞飼料是一種縠物,吃起來就很像飼料,哈哈哈。在上主菜之前會有瓶裝水、巧克力、茶伺候。吃完自己拿去車廂前端的垃圾桶。車廂的另一端有熱水可以自己裝。

火車靠站時,月台上會有小販賣零食、冷食,大家除了下去買東西吃,還順便放風。重點是每個人的穿著。在火車上,每組人馬都在自己的包廂裡,穿的是家居服、拖鞋,靠站時大家只是加一件外套,所以每個人裝束都很怪,大外套下面是光溜溜的大小腿跟拖鞋,當然我跟妮妮也入境隨俗,哈哈。

▲上主菜前會先上水、麵包、巧克力、茶包。

▲馬鈴薯泥+魚肉,餐餐好吃,鄉下女生很好養。

▲雞飼料+雞肉。其實應該是蕎麥之類的啦 。



▲甜菜湯,白色是酸奶,整組甜甜酸酸,我愛。

▲火車靠站時可以下車到月台買東西吃。月台上每人的裝備都很居家:外套、短褲、拖鞋。

▲大概都是賣醃魚(好腥)、馬鈴薯(好吃)、小野莓(好吃)、麵包。


Q5、講英文通嗎?
98%不通。要不,就要像妮妮一樣,她總是比手畫腳就順利得到她要的東西,要不就像我一樣說一點破俄語。完全不會的話幾乎不太可行。
但,俄文......跟減肥一樣難。

Q6、在火車上都在做什麼?
白天時我在看書、看風景、喝茶、上廁所,妮妮在看iPad、看風景、喝咖啡、上廁所,一點也不無聊。晚上睡前我們會一起看柯南。火車上有插座,電力源源不絕。

▲愜意,哈哈。

▲在火車上可以向車掌阿姨買(即溶)咖啡。車廂裡有熱水供應,我還帶了保溫瓶

一個包廂裡有四個床位,我跟妮妮佔兩床,包廂裡大部份都很幸運地只有我們兩人,只有短暫的兩個夜晚,有同路人在同包廂,一次是半夜上來了一個阿姨,另一次是一位媽媽抱著小孩,我們就是... 呃... 坐著對看跟小玩一下小孩這樣。

車上的床包枕套要自己鋪,經過幾趟火車,我們已經發展出自己的SOP,鋪床功力既快且好,堪稱火車上的家政婦!

▲比較新的車型,上鋪沒有人睡,所以立起來,這是剛進車廂,還沒鋪床的樣子。

▲比較舊的車型(很明顯),但其實大部份的車都蠻乾淨的,視負責車廂的阿姨阿伯而定。


▲火車上的家政婦。

Q7、冷嗎?
九月的俄羅斯很怡人,從西到東我們碰到的溫度大約是1度~17度,最冷是伊而庫次克跟貝加爾湖,後者真不是蓋的,湖畔風大,站不直的那種喔~

▲伊爾庫茨克火車站,凌晨6點多。


Q8、西伯利亞到底在哪裡?
呃,這題很重要:廣義來說北亞從烏拉山(Ural Mountain)以東到太平洋都算。
http://af.wikipedia.org/wiki/L%C3%AAer:Siberia_topo144.png

維基百科:西伯利亞的範圍西至烏拉爾山脈、東至太平洋;北至北冰洋,南至哈薩克的中北部、以及蒙古和中國的邊境。整個地域除了西南部份屬於哈薩克以外,其餘的都屬於俄羅斯聯邦。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A5%BF%E4%BC%AF%E5%88%A9%E4%BA%9A

▲西伯利亞鐵路環貝加爾湖段。也就是說這是在火車上拍的。

▲西伯利亞鐵路環貝加爾湖段。也就是說這分明是海啊~

為什麼沒人問我跟妮妮在這麼長的旅程中有沒有吵架,哈哈,沒有。妮妮是perfect旅伴,即使我辦事很不牢靠(等行李帶時她的行李就在我面前飄過去,我還渾然不知)、懶得開口時就沉默、天生臭臉、沒耐性、神經很鬆(夜裡伸手不見五指,以及那種佈滿酒鬼藥鬼醜鬼的路我都在走)之類等等的,仍然沒有跟我吵架,妮妮我愛你,請你也繼續愛我,陪我在零下30度時再去一次,好嗎(抓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