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4日

在世界末日 前往冷酷異境

好不容易有事情要跟讀者(誰?)報告,但notebook電源線突然壞了,電力只剩1個多小時的時間可以blogging,半夜沒地方買線,害我看著右下角的電源顯示好焦急,像要趕截稿一樣,為麼事情好容易卡在莫名的小地方,嗚。

----------------------------------

2012年對我的意義重大,如果幾百年後要讓回顧我此生的時間軸,那麼今年絕對會被我以螢光筆標上重點。

不是因為末日將至,是因為我終於(即將)完成此生夢想:搭乘西伯利亞大鐵路(Trans Siberia)。

搭乘全世界最長的火車,遊歷遙遠的西伯利亞北國,親炙流放之地,是我的夢想旅程,2012,傳說中的世界末日,我終於前往這個冷酷異境。



攤開世界地圖,我把要去的城市與鐵路線標出來,告訴爸媽我的去處,爸爸說:「喔喔是蘇武牧羊的北海啊。」(他當時正在看京劇還粵劇蘇武牧羊)這角度感覺很有穿越歷史的波瀾壯闊;我媽媽對這件事的理解是:「西伯利亞!妳要去候鳥來的地方。」前幾個月,村子裡出現了兩隻從西伯利亞迷路而來白頭鶴(一級保育鳥),我媽的樂趣是每隔幾天騎腳踏車去看他們。媽媽這麼說來,事情變得很浪漫。

西伯利亞鐵路全長9288公里,跨7個時區,就算全程不下車,也要在火車上坐7天坐到屁股開花才能從莫斯科,穿越針葉林、草原、河谷、廣茅大地....到達東邊的海蔘威。我的旅程走經典路線,從莫斯科(Moscow)往東,沿途停留喀山(Kazan)、葉卡特林堡(Yekaterinburg )、新西伯利亞(Novosibirsk)、伊爾庫茨克(Irkutsk)、伯力(Khabarovsk),終到日本海海岸的海參崴(Vladivostok),16天。

--莫斯科:只停留兩天,抱持著反正重點是鐵路,而且下次還會再到俄羅斯,這次兩天也不遺憾的心情啊。

--喀山(Kazan): 韃靼共和國的首府。 韃靼!一個說不清的概念性民族,在歷史課本裡的唐朝那章後會看到這個詞。維基百科:在俄羅斯,韃靼泛指蒙古人及在蒙古帝國擴張時期隨蒙古人進入歐洲的其他草原游牧民族。

--葉卡特林堡(Yekaterinburg ):跨歐、亞州的一個城市,在烏拉山麓。喔,葉卡特林堡是蔣方良女士的故鄉,也是蔣經國先生勞改之地。

--新西伯利亞(Novosibirsk):西伯利亞地區最大的城市。

--伊爾庫茨克(Irkutsk):前往貝加爾湖,也就是蘇武牧羊的北海,並且住在湖中的歐克洪島(Olkhon Island)。貝加爾湖的面積是31,722平方公里,台灣的面積是36,188平方公里,你能想像它的大了。

--哈巴羅夫斯克(Khabarovsk):從伊爾庫茨克到哈巴這段是極緻考驗之旅,行車時間是56小時,2天半!漢語名字是伯力,很熟吧,伯力原是中國屬地,19世紀末北京條約割讓給俄國。伯力距中國最東城市撫遠僅隔阿穆爾河(就是黑龍江),也許我有機會到中國。

--符拉迪莫斯塔克(Vladivostok):就是海蔘崴,本也是屬中國,一樣在北京條約換主人。本月APEC就在海蔘崴舉行。


這個旅程籌備許久,排火車計劃,訂火車票,簽證....。在各方面,包括旅費,都是最麻煩的一趟旅程,我感覺這是我人生的最高峰了,哈哈,接下來我要走下坡了,朝著入世的奢華OL發展(嗎?)。每回出國回來,在機場看到那些從日本、韓國回來的女生,穿得花枝招展,畫著工整的妝,再看看自己(有時還有妮妮)一付激情過後的流浪漢模樣,就攤手不懂自己為麼要走這路線啊!

但夢想還是最偉大!(握拳)



PS.我在電力耗完、自動關機前寫完,完美落地,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