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5日

終於有一個蘇州之旅的開始


3月的某天,我與蕭婆先假扮小夫妻(演給誰看?攤手)到ikea挑選送給買買如的入厝禮物,一進賣場看了床與沙發等這類的軟物我們立刻好像是去挑床一樣陶醉的躺下並拿手機自拍(明明主題是要去買碗盤)。蕭婆先在拍了我之後。

我:給我看給我看。
蕭:還沒洗出來。
我:什麼?
蕭:不能看!還沒洗出來。(語氣中露出不可侵犯的高傲態度)
我:你是說你要拍24張才要洗?
蕭:對!

我:幹!假拜!

還沒等我罵完,蕭人已經自顧往前走,而且我也不敢罵很大聲,不是因為店裡很多人我怕丟臉,而是,蕭人是世界上我唯二不敢吵架的對手(另一是我媽),因為,我完全沒有勝算,我吵不贏他!

數位時代就數位時代,拍看就拍看,假裝什麼底片機,然後我咒罵歸咒罵,在後來蕭人把那天的我拍得像唱片封面後,我也去下載了那支假拜app。

今天,假拜app洗出一卷了。3月15日啟用的底片(用底片來形容真的好神經,但請想像它真的有一卷東西)當中竟然有3月去蘇州出差的照片,這一卷拍好久。但享受到被時光機短暫没收,又大方還來的那些moment,很促咪,從數位相機出現後就忘記的促咪。

讓我想寫蘇州出差之旅。

歷史這麼近 這麼近 這麼近

我沒去過大陸,我距離大陸最近的一刻是在北越,老街(Lao-Cai,一個城市名,不是一條街)隔一條河與雲南河口對望,我沒有走去對望,但反正很近了啦。我不懂歷史離你很近的感覺,因為對台灣,至少對我來說,最接近我卻又最老的歷史人物是鄭成功,走在台南赤崁樓,你知道他存在過,但,那也是1661年的事而已。

踏上蘇州,歷史衝到你面前,我們住的古城區平江街街廓是宋代建立的,那是1229年,許多平江街的街、巷、橋、坊名字沿用至今。不過蘇州的歷史還要再久一點。「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是唐代詩人張繼寫的;再往前再往前!蘇州是春秋時代的吳國,戰國時代的越國,春秋是西元前770年,戰國是西元前476年。那時,我還只是一隻蟑螂啊(落葉飄)。

 
(平江街)

虎丘 英雄氣魄

想到蘇州,虎丘是我第一個想到的景點,如果朋友來宜蘭,我第一個推薦的地方通常是五峰旗,虎丘大概就是蘇州的五峰旗,這種比喻真是相當失禮,拿千年古蹟比一條小山溝,但虎丘就在蘇州近郊,又是我第一個想到的景點,真的是宜蘭之於五峰旗啦!

蘇東坡是全中國第一個廣告文案,而且他的廣告影響力達千年,他寫的「來蘇州不遊虎丘,乃憾事也。」是虎丘的金字招牌。我不太懂虎丘之美,但我覺得虎丘很有英雄氣概,它與吳國歷史有關的遺跡很多:試劍石(一塊有縫的大石頭)、千人石(可以站上千人的大石頭)、劍池等等等,劍池傳說是吳王闔閭之墓(西元前496),他埋葬後,曾以三千把刀劍殉葬,所以以劍池為名,這是電影裡才有的橋段與場面啊,古人太有氣魄了!

寫蘇州真的很容易變成陳姐姐說歷史故事,陳姐姐要說一千零一夜,哈哈,當老師好好玩,下次我還要(陶醉)。  

(蘇東坡:到蘇州不遊虎州乃憾事也)
(虎丘塔,斜的,傳說吳王闔閭之墓在塔下,但沒人敢挖,不是怕鬼,是怕塔塌了)
(劍池)
(虎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