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1日

下一站,龍年

我熱愛飛行,靠窗或走道位置沒有偏好,硬要招待我一個選擇的話,靠窗的加分,每次吃機上餐點,看著窗外都好像在最高的景觀餐廳用餐,上廁所時也是sorry sorry地就順利滑出去了。飛行時數更是沒在怕的,我熱愛長途旅程,轉N次機才能到達目的地就可以參觀N座機場,另外,因為我有睡眠障礙,所以我好ENJOY時差,一下機好像就可以適應當地時間(笑到哭)。

我從未有過商務旅行,所以會在飛機上,很幸運地不是要去玩,就是玩回來,我熱愛飛行(這句話真的好酷,哈哈哈),因為飛行是人生裡難得的放空,不在來的地方,不在去的地方,在時間的黑洞裡,會把來的地方的苦與去的地方的憂愁全都忘記,整個就是真空,只要看DVD、吃餐點、玩數獨(我沒有啦,我是偷看好多人玩數獨)、看小說就可以過一生的感覺。

不在來時,不在去處,真空狀態

這是一篇要寫我的過年生活的blog,結果講到飛機,因為我就是覺得每次的年假都好像一次飛行,不在來的地方,也不在去的地方,過去過了,未來尚未來,活在縫裡,我整個忘了兔年寫案子的苦、拖稿的羞、說錯的話、沒做的事,也沒去想龍年寫案子會有多苦、拖稿會有多羞,每天只是一直吃,連會不會胖都不在乎,話說回來,頭城的一品香豬肉乾真的太好吃了,卻也好可惜,今年小卷欠收,所以沒有我最愛的小卷片,so sad。

當我媽說今年沒有小卷片時,我好失望,那QQ耐嚼的口感,又甜又鹹又香的滋味,嗚嗚,只能在回憶裡,讓我開始關心起整個海洋生態,天啊,我再也吃不到小卷片了嗎!然後我打給阿猴問今年饅苗收成如何,新聞說今年價格很好,一尾透明到看不到的鰻魚苗要160元,他說價格好但產量少,雖說如此,他也豐收到要買房子了,我覺得他在跟我示威,嗆我沒有嫁給他,不然我就是新房子的女主人了(蕭婆)。總之我從小卷片開始非常地有環保態度(那是?)。

不正菁在 補天宮女媧娘娘廟

身為上班族,今年過年的飛行之旅大概從小小年夜那個星五開始。9天來我沒做什麼大事,也沒敢誇口要看完幾本書之類的,沒有期待,沒有傷害,GOOD,我只想安穩地過年,吃吃吃睡睡睡。

當中偶有佳作,就是有出門一下這樣。然後可以不停打卡,話說呢,其實我沒出門也可以打出很漂亮的卡,今天比斯吉就問我整個年假幹嘛一直去女媧娘娘廟,因為,我家就住在廟後面,笑到哭,感覺打一個卡就像去參拜一樣啊。

初一,天氣濕冷,北台灣沒人要出門,我們反其道而行,往山裡開,本來我弟只說要帶我們去思源啞口,體驗啞口的冷。幫你複習一下地理,啞口指的是兩座山脈中的最低鞍部,思源啞口是南湖大山支脈與桃山支脈交會分領。

啞口氣溫大約0度,路邊的樹上灰灰白白的,結滿霧淞(風把霧吹成冰,迎風面上的小冰晶),風刮來銳利,手指好凍卻沒下雪的感覺妙妙的。

因為太順了,我們直接再往梨山開,我的梨山初體驗,感覺就是,原來一直往宜蘭的山裡開,竟然可以開到台中,這太驚人了,當中,在思源啞口時還有太魯閣國家公園立碑,我好SHOCK,梨山怎麼會在太魯閣隔壁,我是土包子,地理充滿奧秘啊!

李存摺又回娘家了

我想不起來初二在幹嘛,因為初三李存摺才回娘家。

這次我跟李存摺的關係有大進步,他爸媽去吃火鍋(這行程很怪,回了娘家,然後夫妻自己去吃火鍋,讓爸媽跟姐姐幫忙帶小孩,這有道理嗎),我們獨處了整個晚上,一直到他要睡覺,我們都沒有說出「我討厭你」、「我才討厭你」的話,感情好到隔天他要回家時還特別把布丁留給我吃。

推測「老皮」是讓李存摺心情好的原因之一,那天睡覺時他發現了新阿姨留在床上的老皮,新阿姨是我弟女朋友,不管新不新,都是新阿姨,因為我是舊阿姨,他出生就認識我,很難有阿姨比我舊......。

老皮長得像一隻狗又像一隻熊,黃色,是一隻我沒看過的不知名卡通玩偶,要說的話介於布丁狗跟比卡丘跟章魚哥之間(那是?),但李存摺口口聲聲說他是老皮,22台有演(是卡通頻道好嗎,文盲)。那天睡覺時,他抱著老皮,好滿足好幸福......


第二天,他用他媽我妹的電話打給新阿姨,二人的對話....,呃,我以為我朋友已經夠臥虎藏龍了,沒想到我的家人.....

李存摺:老皮阿姨(她幾時變成老皮阿姨了),你的老皮可以送給我嗎?
新阿姨:什麼?蠟筆?
李存摺:不是啦!是你床上的老皮啊!
新阿姨:蠟筆?你要幾色的?
李存摺:不是啦!是你床上的玩偶,老皮啊!
新阿姨:你說海綿寶寶喔?好啊!

我突然覺得李存摺比新阿姨還正常,那隻東西再怎麼樣也不是海綿寶,這叫身為海綿寶fans的我如何是好。

總之,李存摺得到了老皮(抑或是蠟筆或海綿寶)。然後李存摺繼續跟新阿姨聊天。

李存摺:你知道我用誰的電話打給你的嗎?

(有你媽的來電顯示好嗎,我真替你擔心,你這樣怎麼虧妹?!笨蛋)

好想睡,明天再寫...(為麼我要這麼瑣碎,呃啊啊啊啊)


不對不對,還沒回到主題(可是我還沒寫完瑣事,明天再寫),過年就像飛行,過年期間吃吃吃,睡睡睡,混混混,喇喇喇,但總要landing,昨晚(虛擬)班機降落時我感到愴然若失,像是每次玩回來,唉又要重回現實世界的感覺,今早我連公車時刻都忘了(我搭的是固定班次),是全班最晚到的,然後開春第一炮工作就是個鳥不拉幾的難產案,現實好慘酷啊!



***************************************************
update: 我妹提供「老皮」的照片了。
大約50cm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