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2日

十年


今晚,Sigur Rós風雨雲霧的音樂氣場震懾每個人,包括我,不過,令我激動的不止音樂,還有,我遇到了近十年前的前男友...

快要開場前,我在位子上坐定,冷不防看到陌生又熟悉的身影在我前方走過,走向我後方的位置,完全沒有看到我,呼,此時我腦海浮現的不是Sigur Rós即將在我面前架構出的冰島壯麗天地、飄渺空間,是十年前,在唱片行,他幫我戴上耳機,告訴我,Sigur Rós很棒,喜歡嗎?一直到第一首歌都要唱一半了,我才回神,注意到Jonsi的傳奇技藝:以提琴弓拉吉他弦。

十年前,我們並肩聽Sigur Rós,十年後,我們在同一場演唱會上,選了同一區的位子,距離幾公尺,聽同一首歌,(而且他不知道我正跟他處在同一個空間),卻過著各自的人生。第一首歌沒唱完,我已經內牛滿面。

散場後我回頭,走向他,抓住他的手,呃,其實我只是輕輕碰一下。(這中間有一些心路歷程,畢竟我們分手後未曾相見,我其實沒有勇氣,我在發抖,不過我還是決定這麼做)

我們看著對方,各楞了兩秒。
「妳一個人來?」
「嗯,你也一個人?」
「不是,跟朋友」

幾句簡單的話後,我們並肩沉默地走了幾步,接著,就各自消失在散場人海,連再見也沒說。

我沿著新生南路走向284公車站牌,走得很慢,卻覺得站牌到得好快,猛一抬頭就到了。就好像這八年,當中我好像停停走走,腳步輕輕慢慢,偶而停下來綁鞋帶,卻很快地還是到達了今時今日,已經過了八年了呢。

被一個自己在八年前抛棄、而且當中從未謀面的前女友堵到,我想你今晚應該會夢見被鬼追吧!那也沒辦法,我的人生拜你所賜的何止一場惡夢,請多擔待了...

2012年11月19日

西伯利亞歇斯底里

「想像看看,你是一個農夫,只有一個人住在西伯利亞荒野,
然後每天耕著田,眼睛所看見的四周,什麼也沒有,
北邊有北邊的地平線,東邊有東邊的地平線,南邊有南邊的地平線,西邊有西邊的地平線。只有這樣而已。
每天當太陽從東邊昇起時你就到田裡工作,太陽沉入西邊的地平線就回家睡覺。
然後有一天,你體內有某個東西死去了,
突然啪一聲斷掉死去了。
於是你把鋤頭丟在地上,就那樣什麼也不想地一直朝西邊走去。
朝著太陽之西,然後就像著了魔似的好幾天好幾天都不吃不喝地繼續走著,
最後就那樣倒在地上死掉了。
這就是西伯利亞歇斯底里。」............《國境之南,太陽之西》by 村上春樹


西伯利亞對我來說是一個想像之地,一個夢,夢裡面有些場景其實是拜村上所賜,冒著被嘲弄的可能,我還是不得不承認,在我青少女的歲月(遠目,而且腳尖要頂很用力才看得到,因為太遠了...)裡村上佔有一席之地。我不是文青,我是文中。文藝中年。

所以關於西伯利亞的第一篇,適合用這段村上本文開頭,一種氣氛,氣氛you know(聳肩)。至於西伯利亞是不是如村上所描述的這樣歇斯底里,我只能說,人生何處不虛無,人生風景各憑想像。離題,我不是要說人生的無以名狀啊啊啊!

本篇想藉由回答一些朋友的問題,讓大家更了解此行,接著再看以後的各篇,會比較有感覺(真的,真的會有以後各篇啦),畢竟,當聽到朋友說我去的城市喀山、葉卡特琳堡、伊爾庫次克、伯力、海參崴都沒聽過時,我感到很可惜,我還以為那些城市都很大眾,因為全在課本裡有教過啊!

Q1、俄羅斯的妹正嗎?
正!不但正,而且都非常友善。俄羅斯人的友善藏在冷漠的外表之內,看似冷酷其實很熱心助人,找不到路時我們碰到好多好人伸出援手,而且他們不是在空氣裡指左指右的那種報路法,他們會直接帶你去。

Q2、俄羅斯消費高嗎?
跟台灣差不多,連幣值都差不多。

Q3、這趟總共花多少錢?
其實回來以後我跟妮妮就做回爛草莓了,連錢都還沒算,我覺得大約10萬內吧,含你們吃的餅乾巧克力,和收到的明信片,其中火車票大概4萬,飛機票3萬多。

(更正:妮妮說應是花了11萬。2012/11/21)

話說,我回宜蘭時帶一包廿元的餅乾,稟告父母(作揖),這就是女兒自俄國帶回來的歐咪鴨給,將將!是很好吃的巧克力餅乾唷~
我爸楞了一下說,「你是說你搭了幾天火車,從西邊搭到東邊,還去了蘇武牧羊的北海,就只帶了這一包東西回來???」
呃...差不多是這樣(羞),但但但,我的哭哭包真的又重又滿,每次背上它我都被它用離心力帶往我不懂的方向,我不想再加重它(其實是我)的負擔啊,所以東西都是到最後一站海參崴才買的,誰知道海參崴的東西遠不及第一站莫斯科,我不可能在莫斯科大採購,然後再背著它們度過半個月啊!

其實我有買一件很值得炫耀的東西,星巴克的俄羅斯娃娃隨行杯!幸好我在莫斯科當機立斷買了,因為此後星巴克竟然沒有出現在任一吋俄國領土上。

▲哭哭包,每次要背起它時,我跟妮妮都會先哭哭啊。這時火車即將靠站,我們收好床單,裝好飽滿精實的哭哭包準備下車。

Q4、火車上有便當嗎?
有,但沒有每餐,也不是福隆的。主菜幾乎都有兩種可以選,馬鈴薯泥+魚肉,或雞飼料+雞肉,雞飼料是一種縠物,吃起來就很像飼料,哈哈哈。在上主菜之前會有瓶裝水、巧克力、茶伺候。吃完自己拿去車廂前端的垃圾桶。車廂的另一端有熱水可以自己裝。

火車靠站時,月台上會有小販賣零食、冷食,大家除了下去買東西吃,還順便放風。重點是每個人的穿著。在火車上,每組人馬都在自己的包廂裡,穿的是家居服、拖鞋,靠站時大家只是加一件外套,所以每個人裝束都很怪,大外套下面是光溜溜的大小腿跟拖鞋,當然我跟妮妮也入境隨俗,哈哈。

▲上主菜前會先上水、麵包、巧克力、茶包。

▲馬鈴薯泥+魚肉,餐餐好吃,鄉下女生很好養。

▲雞飼料+雞肉。其實應該是蕎麥之類的啦 。



▲甜菜湯,白色是酸奶,整組甜甜酸酸,我愛。

▲火車靠站時可以下車到月台買東西吃。月台上每人的裝備都很居家:外套、短褲、拖鞋。

▲大概都是賣醃魚(好腥)、馬鈴薯(好吃)、小野莓(好吃)、麵包。


Q5、講英文通嗎?
98%不通。要不,就要像妮妮一樣,她總是比手畫腳就順利得到她要的東西,要不就像我一樣說一點破俄語。完全不會的話幾乎不太可行。
但,俄文......跟減肥一樣難。

Q6、在火車上都在做什麼?
白天時我在看書、看風景、喝茶、上廁所,妮妮在看iPad、看風景、喝咖啡、上廁所,一點也不無聊。晚上睡前我們會一起看柯南。火車上有插座,電力源源不絕。

▲愜意,哈哈。

▲在火車上可以向車掌阿姨買(即溶)咖啡。車廂裡有熱水供應,我還帶了保溫瓶

一個包廂裡有四個床位,我跟妮妮佔兩床,包廂裡大部份都很幸運地只有我們兩人,只有短暫的兩個夜晚,有同路人在同包廂,一次是半夜上來了一個阿姨,另一次是一位媽媽抱著小孩,我們就是... 呃... 坐著對看跟小玩一下小孩這樣。

車上的床包枕套要自己鋪,經過幾趟火車,我們已經發展出自己的SOP,鋪床功力既快且好,堪稱火車上的家政婦!

▲比較新的車型,上鋪沒有人睡,所以立起來,這是剛進車廂,還沒鋪床的樣子。

▲比較舊的車型(很明顯),但其實大部份的車都蠻乾淨的,視負責車廂的阿姨阿伯而定。


▲火車上的家政婦。

Q7、冷嗎?
九月的俄羅斯很怡人,從西到東我們碰到的溫度大約是1度~17度,最冷是伊而庫次克跟貝加爾湖,後者真不是蓋的,湖畔風大,站不直的那種喔~

▲伊爾庫茨克火車站,凌晨6點多。


Q8、西伯利亞到底在哪裡?
呃,這題很重要:廣義來說北亞從烏拉山(Ural Mountain)以東到太平洋都算。
http://af.wikipedia.org/wiki/L%C3%AAer:Siberia_topo144.png

維基百科:西伯利亞的範圍西至烏拉爾山脈、東至太平洋;北至北冰洋,南至哈薩克的中北部、以及蒙古和中國的邊境。整個地域除了西南部份屬於哈薩克以外,其餘的都屬於俄羅斯聯邦。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A5%BF%E4%BC%AF%E5%88%A9%E4%BA%9A

▲西伯利亞鐵路環貝加爾湖段。也就是說這是在火車上拍的。

▲西伯利亞鐵路環貝加爾湖段。也就是說這分明是海啊~

為什麼沒人問我跟妮妮在這麼長的旅程中有沒有吵架,哈哈,沒有。妮妮是perfect旅伴,即使我辦事很不牢靠(等行李帶時她的行李就在我面前飄過去,我還渾然不知)、懶得開口時就沉默、天生臭臉、沒耐性、神經很鬆(夜裡伸手不見五指,以及那種佈滿酒鬼藥鬼醜鬼的路我都在走)之類等等的,仍然沒有跟我吵架,妮妮我愛你,請你也繼續愛我,陪我在零下30度時再去一次,好嗎(抓肩膀)?



2012年9月14日

在世界末日 前往冷酷異境

好不容易有事情要跟讀者(誰?)報告,但notebook電源線突然壞了,電力只剩1個多小時的時間可以blogging,半夜沒地方買線,害我看著右下角的電源顯示好焦急,像要趕截稿一樣,為麼事情好容易卡在莫名的小地方,嗚。

----------------------------------

2012年對我的意義重大,如果幾百年後要讓回顧我此生的時間軸,那麼今年絕對會被我以螢光筆標上重點。

不是因為末日將至,是因為我終於(即將)完成此生夢想:搭乘西伯利亞大鐵路(Trans Siberia)。

搭乘全世界最長的火車,遊歷遙遠的西伯利亞北國,親炙流放之地,是我的夢想旅程,2012,傳說中的世界末日,我終於前往這個冷酷異境。



攤開世界地圖,我把要去的城市與鐵路線標出來,告訴爸媽我的去處,爸爸說:「喔喔是蘇武牧羊的北海啊。」(他當時正在看京劇還粵劇蘇武牧羊)這角度感覺很有穿越歷史的波瀾壯闊;我媽媽對這件事的理解是:「西伯利亞!妳要去候鳥來的地方。」前幾個月,村子裡出現了兩隻從西伯利亞迷路而來白頭鶴(一級保育鳥),我媽的樂趣是每隔幾天騎腳踏車去看他們。媽媽這麼說來,事情變得很浪漫。

西伯利亞鐵路全長9288公里,跨7個時區,就算全程不下車,也要在火車上坐7天坐到屁股開花才能從莫斯科,穿越針葉林、草原、河谷、廣茅大地....到達東邊的海蔘威。我的旅程走經典路線,從莫斯科(Moscow)往東,沿途停留喀山(Kazan)、葉卡特林堡(Yekaterinburg )、新西伯利亞(Novosibirsk)、伊爾庫茨克(Irkutsk)、伯力(Khabarovsk),終到日本海海岸的海參崴(Vladivostok),16天。

--莫斯科:只停留兩天,抱持著反正重點是鐵路,而且下次還會再到俄羅斯,這次兩天也不遺憾的心情啊。

--喀山(Kazan): 韃靼共和國的首府。 韃靼!一個說不清的概念性民族,在歷史課本裡的唐朝那章後會看到這個詞。維基百科:在俄羅斯,韃靼泛指蒙古人及在蒙古帝國擴張時期隨蒙古人進入歐洲的其他草原游牧民族。

--葉卡特林堡(Yekaterinburg ):跨歐、亞州的一個城市,在烏拉山麓。喔,葉卡特林堡是蔣方良女士的故鄉,也是蔣經國先生勞改之地。

--新西伯利亞(Novosibirsk):西伯利亞地區最大的城市。

--伊爾庫茨克(Irkutsk):前往貝加爾湖,也就是蘇武牧羊的北海,並且住在湖中的歐克洪島(Olkhon Island)。貝加爾湖的面積是31,722平方公里,台灣的面積是36,188平方公里,你能想像它的大了。

--哈巴羅夫斯克(Khabarovsk):從伊爾庫茨克到哈巴這段是極緻考驗之旅,行車時間是56小時,2天半!漢語名字是伯力,很熟吧,伯力原是中國屬地,19世紀末北京條約割讓給俄國。伯力距中國最東城市撫遠僅隔阿穆爾河(就是黑龍江),也許我有機會到中國。

--符拉迪莫斯塔克(Vladivostok):就是海蔘崴,本也是屬中國,一樣在北京條約換主人。本月APEC就在海蔘崴舉行。


這個旅程籌備許久,排火車計劃,訂火車票,簽證....。在各方面,包括旅費,都是最麻煩的一趟旅程,我感覺這是我人生的最高峰了,哈哈,接下來我要走下坡了,朝著入世的奢華OL發展(嗎?)。每回出國回來,在機場看到那些從日本、韓國回來的女生,穿得花枝招展,畫著工整的妝,再看看自己(有時還有妮妮)一付激情過後的流浪漢模樣,就攤手不懂自己為麼要走這路線啊!

但夢想還是最偉大!(握拳)



PS.我在電力耗完、自動關機前寫完,完美落地,耶!

2012年5月15日

終於有一個蘇州之旅的開始


3月的某天,我與蕭婆先假扮小夫妻(演給誰看?攤手)到ikea挑選送給買買如的入厝禮物,一進賣場看了床與沙發等這類的軟物我們立刻好像是去挑床一樣陶醉的躺下並拿手機自拍(明明主題是要去買碗盤)。蕭婆先在拍了我之後。

我:給我看給我看。
蕭:還沒洗出來。
我:什麼?
蕭:不能看!還沒洗出來。(語氣中露出不可侵犯的高傲態度)
我:你是說你要拍24張才要洗?
蕭:對!

我:幹!假拜!

還沒等我罵完,蕭人已經自顧往前走,而且我也不敢罵很大聲,不是因為店裡很多人我怕丟臉,而是,蕭人是世界上我唯二不敢吵架的對手(另一是我媽),因為,我完全沒有勝算,我吵不贏他!

數位時代就數位時代,拍看就拍看,假裝什麼底片機,然後我咒罵歸咒罵,在後來蕭人把那天的我拍得像唱片封面後,我也去下載了那支假拜app。

今天,假拜app洗出一卷了。3月15日啟用的底片(用底片來形容真的好神經,但請想像它真的有一卷東西)當中竟然有3月去蘇州出差的照片,這一卷拍好久。但享受到被時光機短暫没收,又大方還來的那些moment,很促咪,從數位相機出現後就忘記的促咪。

讓我想寫蘇州出差之旅。

歷史這麼近 這麼近 這麼近

我沒去過大陸,我距離大陸最近的一刻是在北越,老街(Lao-Cai,一個城市名,不是一條街)隔一條河與雲南河口對望,我沒有走去對望,但反正很近了啦。我不懂歷史離你很近的感覺,因為對台灣,至少對我來說,最接近我卻又最老的歷史人物是鄭成功,走在台南赤崁樓,你知道他存在過,但,那也是1661年的事而已。

踏上蘇州,歷史衝到你面前,我們住的古城區平江街街廓是宋代建立的,那是1229年,許多平江街的街、巷、橋、坊名字沿用至今。不過蘇州的歷史還要再久一點。「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是唐代詩人張繼寫的;再往前再往前!蘇州是春秋時代的吳國,戰國時代的越國,春秋是西元前770年,戰國是西元前476年。那時,我還只是一隻蟑螂啊(落葉飄)。

 
(平江街)

虎丘 英雄氣魄

想到蘇州,虎丘是我第一個想到的景點,如果朋友來宜蘭,我第一個推薦的地方通常是五峰旗,虎丘大概就是蘇州的五峰旗,這種比喻真是相當失禮,拿千年古蹟比一條小山溝,但虎丘就在蘇州近郊,又是我第一個想到的景點,真的是宜蘭之於五峰旗啦!

蘇東坡是全中國第一個廣告文案,而且他的廣告影響力達千年,他寫的「來蘇州不遊虎丘,乃憾事也。」是虎丘的金字招牌。我不太懂虎丘之美,但我覺得虎丘很有英雄氣概,它與吳國歷史有關的遺跡很多:試劍石(一塊有縫的大石頭)、千人石(可以站上千人的大石頭)、劍池等等等,劍池傳說是吳王闔閭之墓(西元前496),他埋葬後,曾以三千把刀劍殉葬,所以以劍池為名,這是電影裡才有的橋段與場面啊,古人太有氣魄了!

寫蘇州真的很容易變成陳姐姐說歷史故事,陳姐姐要說一千零一夜,哈哈,當老師好好玩,下次我還要(陶醉)。  

(蘇東坡:到蘇州不遊虎州乃憾事也)
(虎丘塔,斜的,傳說吳王闔閭之墓在塔下,但沒人敢挖,不是怕鬼,是怕塔塌了)
(劍池)
(虎丘)

2012年1月31日

下一站,龍年

我熱愛飛行,靠窗或走道位置沒有偏好,硬要招待我一個選擇的話,靠窗的加分,每次吃機上餐點,看著窗外都好像在最高的景觀餐廳用餐,上廁所時也是sorry sorry地就順利滑出去了。飛行時數更是沒在怕的,我熱愛長途旅程,轉N次機才能到達目的地就可以參觀N座機場,另外,因為我有睡眠障礙,所以我好ENJOY時差,一下機好像就可以適應當地時間(笑到哭)。

我從未有過商務旅行,所以會在飛機上,很幸運地不是要去玩,就是玩回來,我熱愛飛行(這句話真的好酷,哈哈哈),因為飛行是人生裡難得的放空,不在來的地方,不在去的地方,在時間的黑洞裡,會把來的地方的苦與去的地方的憂愁全都忘記,整個就是真空,只要看DVD、吃餐點、玩數獨(我沒有啦,我是偷看好多人玩數獨)、看小說就可以過一生的感覺。

不在來時,不在去處,真空狀態

這是一篇要寫我的過年生活的blog,結果講到飛機,因為我就是覺得每次的年假都好像一次飛行,不在來的地方,也不在去的地方,過去過了,未來尚未來,活在縫裡,我整個忘了兔年寫案子的苦、拖稿的羞、說錯的話、沒做的事,也沒去想龍年寫案子會有多苦、拖稿會有多羞,每天只是一直吃,連會不會胖都不在乎,話說回來,頭城的一品香豬肉乾真的太好吃了,卻也好可惜,今年小卷欠收,所以沒有我最愛的小卷片,so sad。

當我媽說今年沒有小卷片時,我好失望,那QQ耐嚼的口感,又甜又鹹又香的滋味,嗚嗚,只能在回憶裡,讓我開始關心起整個海洋生態,天啊,我再也吃不到小卷片了嗎!然後我打給阿猴問今年饅苗收成如何,新聞說今年價格很好,一尾透明到看不到的鰻魚苗要160元,他說價格好但產量少,雖說如此,他也豐收到要買房子了,我覺得他在跟我示威,嗆我沒有嫁給他,不然我就是新房子的女主人了(蕭婆)。總之我從小卷片開始非常地有環保態度(那是?)。

不正菁在 補天宮女媧娘娘廟

身為上班族,今年過年的飛行之旅大概從小小年夜那個星五開始。9天來我沒做什麼大事,也沒敢誇口要看完幾本書之類的,沒有期待,沒有傷害,GOOD,我只想安穩地過年,吃吃吃睡睡睡。

當中偶有佳作,就是有出門一下這樣。然後可以不停打卡,話說呢,其實我沒出門也可以打出很漂亮的卡,今天比斯吉就問我整個年假幹嘛一直去女媧娘娘廟,因為,我家就住在廟後面,笑到哭,感覺打一個卡就像去參拜一樣啊。

初一,天氣濕冷,北台灣沒人要出門,我們反其道而行,往山裡開,本來我弟只說要帶我們去思源啞口,體驗啞口的冷。幫你複習一下地理,啞口指的是兩座山脈中的最低鞍部,思源啞口是南湖大山支脈與桃山支脈交會分領。

啞口氣溫大約0度,路邊的樹上灰灰白白的,結滿霧淞(風把霧吹成冰,迎風面上的小冰晶),風刮來銳利,手指好凍卻沒下雪的感覺妙妙的。

因為太順了,我們直接再往梨山開,我的梨山初體驗,感覺就是,原來一直往宜蘭的山裡開,竟然可以開到台中,這太驚人了,當中,在思源啞口時還有太魯閣國家公園立碑,我好SHOCK,梨山怎麼會在太魯閣隔壁,我是土包子,地理充滿奧秘啊!

李存摺又回娘家了

我想不起來初二在幹嘛,因為初三李存摺才回娘家。

這次我跟李存摺的關係有大進步,他爸媽去吃火鍋(這行程很怪,回了娘家,然後夫妻自己去吃火鍋,讓爸媽跟姐姐幫忙帶小孩,這有道理嗎),我們獨處了整個晚上,一直到他要睡覺,我們都沒有說出「我討厭你」、「我才討厭你」的話,感情好到隔天他要回家時還特別把布丁留給我吃。

推測「老皮」是讓李存摺心情好的原因之一,那天睡覺時他發現了新阿姨留在床上的老皮,新阿姨是我弟女朋友,不管新不新,都是新阿姨,因為我是舊阿姨,他出生就認識我,很難有阿姨比我舊......。

老皮長得像一隻狗又像一隻熊,黃色,是一隻我沒看過的不知名卡通玩偶,要說的話介於布丁狗跟比卡丘跟章魚哥之間(那是?),但李存摺口口聲聲說他是老皮,22台有演(是卡通頻道好嗎,文盲)。那天睡覺時,他抱著老皮,好滿足好幸福......


第二天,他用他媽我妹的電話打給新阿姨,二人的對話....,呃,我以為我朋友已經夠臥虎藏龍了,沒想到我的家人.....

李存摺:老皮阿姨(她幾時變成老皮阿姨了),你的老皮可以送給我嗎?
新阿姨:什麼?蠟筆?
李存摺:不是啦!是你床上的老皮啊!
新阿姨:蠟筆?你要幾色的?
李存摺:不是啦!是你床上的玩偶,老皮啊!
新阿姨:你說海綿寶寶喔?好啊!

我突然覺得李存摺比新阿姨還正常,那隻東西再怎麼樣也不是海綿寶,這叫身為海綿寶fans的我如何是好。

總之,李存摺得到了老皮(抑或是蠟筆或海綿寶)。然後李存摺繼續跟新阿姨聊天。

李存摺:你知道我用誰的電話打給你的嗎?

(有你媽的來電顯示好嗎,我真替你擔心,你這樣怎麼虧妹?!笨蛋)

好想睡,明天再寫...(為麼我要這麼瑣碎,呃啊啊啊啊)


不對不對,還沒回到主題(可是我還沒寫完瑣事,明天再寫),過年就像飛行,過年期間吃吃吃,睡睡睡,混混混,喇喇喇,但總要landing,昨晚(虛擬)班機降落時我感到愴然若失,像是每次玩回來,唉又要重回現實世界的感覺,今早我連公車時刻都忘了(我搭的是固定班次),是全班最晚到的,然後開春第一炮工作就是個鳥不拉幾的難產案,現實好慘酷啊!



***************************************************
update: 我妹提供「老皮」的照片了。
大約50cm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