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3日

我也想當見識過場面的鎮定人士!

即使跟阿寶打賭今年部落格篇數少的人要脫褲子跑操場,我還是每天老神在在,沒在怕的。因為....阿寶工作快要忙屎了(笑到哭),就算我用一指打字也穩贏的,哈*一萬次。就是在這麼輕敵的狀況下,部落格留白這麼久。(其實也有這些那些,無法言說的原因。)

前幾個月阿寶結束"找自己"的階段,又從家鄉回到台北工作,不只回到台北,她還回原公司,做著比之前更硬(但錢更多)的工作,正好,我也換了工作,每當覺得自己很可憐時我都以阿寶為燈塔,想著她比我累100倍,大概我就好一點,至少我現在還有時間在這裡寫這些五四三,而阿寶,(笑到哭),她可能還在片場監拍或是在公司等設計做稿。

新工作是舊公司,我曾經待過一年多,現在在新的事業體。跟一般人努力向上爬的路線背道而馳,我選了一個工作量大,而且,重點是,薪水沒有比較多的新工作,就像是從遊樂園一下子到了勞改營(而且是我自己搭車去的),不懂自己為麼要這樣。

上一工作是我待最久的一個,原本計劃要一輩子效忠前老闆了,但我實在不適合定計劃啊,誰會知道36歲的熟女心也很不定,連熟女本人都摸不透。

現在每當早上爬不起來,每當案子寫不出來,每當星日晚想到隔天要交的東西還沒寫,每當截稿快要不順了,每當心煩意亂超級啊柵,每當領薪水時....,都好想用食指用力戳自己的太陽穴:「*!你幹的好事!你換什麼工作!」(跌坐)

所幸呢,脫離時尚美妝圈後(呃我有進過嗎?),我只要想到再也不用奔波於記者會面對假拜當格調,也不用擔憂穿t-shirt+牛仔褲會與大家格格不入,就覺得現在的世界某程度令我自在,尤其冬天到了,我可以每天大穿羽絨衣,你不懂,時尚界的人都好不怕冷,以前我總覺得我是那些種種場合裡唯一一個穿羽絨衣的人,時尚圈沒有在賣羽絨,那太不時尚了(笑到哭)。

有時自在,所以新工作(某程度)並不壞,而且偶有妙事。

昨天下午看到公司新頒的一則人事命令,公告本公司某台新來了一位總經理,那名字我好熟,是我十年前的老闆,看到時我心跳好快,因為是我一位相當敬重的老闆,那心跳幾乎像是在路上遇見前男友的那種程度,但我又覺得狐疑,老闆已經到了可以為所欲為享受人生的年齡階段了,不太可能再接任什麼職位。

於是我馬上查了總經理的辦公室位置(工作都沒這麼神速),正好就跟我同棟,想去偷看是不是老闆,我怯生生走到那個陌生的樓層,想探探辦公室有沒有他的名牌(主管的名牌會掛在辦公室外),還沒走到辦公室,就在會議室透過遮東遮西的窗戶看到他在開會,太激動了,真的是老闆!

整個下午我就上上下下來往於4樓與7樓之間,想堵到他,但他若不在會議室開會,就是在辦公室開會,最後,終於,第四次,我終於堵到他開完會,正在辦公室外對著秘書講話,我走近他,他背對著我,等待他轉頭的幾秒,我在想要怎麼說第一句話,想他看到我會說什麼,會不會忘記我之類的,畢竟雖然我每隔幾年會找他聊一次天,但最近一次也2、3年了,不知道老闆會不會怪我失蹤或表現生疏,或驚訝大叫「妳怎麼在這裡?」

結果,見過大場面、見過大風大浪的人果然不一樣(笑到哭),老闆一轉頭,看到我,沒有誇張的驚訝表情,很鎮定地笑著說:「你是要來找我的嗎?」好像早就知道我在那公司。

雖然好久不見,而且這個見面的場合有點突然、有點怪,但我很自在,老闆也跟以前一樣關心我,進到他辦公室聊天,講近況,補足這幾年老闆對我的缺口,老闆不但記得我十年前跟他提到的家事,連一些非常非常Detail的都記得(連我自己都忘了我有講過,我真是大嘴巴啊),太感人了!

即使昨天下班前我還是沒把心裡預定的工作做完,但因為這件事,未完待續的工作變得不算什麼了,我雲淡風輕啊,我假日再做啊(不就是現在,哭哭),反正昨天都那麼充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