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9日

某年某月 夏天的某一天

Daniel Land and The Modern Painters - Benjamin's Room (feat Ulrich Schnauss)


這首歌的氣氛總讓我想到小時候那些星期三或星期六的夏日午后,不上課,不練球,吃過午餐,大人跟小狗都在睡覺,太陽好大,熱氣蒸得家後面的小柏油路熱熱的,跟球隊同伴們騎著腳踏車到隔壁村找另一些同伴,什麼都沒有,有的是時間,有時是在房間聊天,有時唱卡拉OK,有時看錄影帶,有時偷摘蕃茄芭樂地瓜的,有時騎腳踏車亂逛...

正好這兩年常跟小學球隊的同學見面,好多小時候的事都從頭腦硬碟的資料夾中的資料夾被移到桌面放(意思就是很方便瀏覽),有時記性好真的容易比別人擁有豐富的人生,雖然也會一直被冤枉啦,我明明記得吳美美家養過兩隻狗,一隻叫來福,一隻叫哈巴狗,吳美美卻說他家從頭到尾只有哈巴狗,那來福算什麼呢,可憐狗!

就是來福,害我們一下午都在騎腳踏車,我怎麼會忘記!

那天下午(說「那天」感覺好近喔,是昨天嗎,其實是廿幾年前的某天啦),我們一群人才剛騎到吳美美家,來福就衝出來對著最怕狗的林魚兒狂叫,而且,恐怖的是,來福沒有綁,魚兒被來福一叫,嚇得騎腳踏車轉頭就奔,來福看到她騎走,當然追去啊,魚兒看到來福追她,邊「啊!啊!啊!」邊越騎越快,騎越快,來福追越緊,於是就在吳美美家前面往礁溪方向的小路上,魚兒在最前面「啊!啊!啊!」後面跟著來福狂奔邊「汪!汪!汪」然後是我跟吳美美、阿碧、秋......等等等人騎在後面追,整條路都我們的戰線,吳美美邊大吼「來福!來福!」,我們大叫「魚兒!魚兒!停下來!停下來!它不會咬人!」。

忘了怎麼收尾的,總之我們騎好久好久,感覺都快騎到礁溪了..

前兩週的一個假日黃昏,我跟媽媽一起做快走運動,經過兩公里外的吳美美家,竟然,遠遠地看到吳美美站在二樓陽台叫門前的小孩吃晚飯,她都已經結婚不住家裡了所以很有緣份吧,我在那條廿幾年前來福追林容魚的小路上開心大叫「吳美美」,她好熱情地衝下來跟我聊兩句(而且明明我們前幾星期才下午茶)。

同一條小路,當時我們還在追狗、被狗追,現在我們30幾了呢。我看著那條小路,有點一樣,有點不一樣。

濯足入水,已非前水....


(呃..我不懂為麼最後寫成這樣,我現在突然覺得有點sad...)


8 則留言:

鹿人 提到...

sorry,雖然你說後來有點sad
可是我一邊看一邊忍不住狂笑狂笑
啊啊,好有畫面喔!!!

Mei Ching 提到...

好棒的記憶,在天龍國的童年就是看了各式卡通之類的罷了

EDD 提到...

時光的感慨啊~ 不過很有趣!!! 要永遠記住這個回憶啊。

員外 提到...

sad~因為我們回不去了..
那時我們還不認識,所以那天下午我應該是在家剪線頭吧(認識你之前我好乖)

匿名 提到...

請問什麼叫剪線頭?

M 提到...

不管你下半年寫什麼
已確定這是本年度最好的一篇

我也很愛童年時
夏日星期六

必備娛樂是捉迷藏
但難度很高
不是在家裡躱
是整條村隨便躱

還乖乖地在原地一小時不動等捉
結果有些人可能只在遊戲一開始見了一面
之後因為躱到受不了
直接回家(攤手)

ps.MV為這篇加大分

roxyregine 提到...

to 鹿人,
這應該是在稱讚我無誤吧 (羞)
畫面我記得好清楚啊!

(真的sad...原本不是要寫這樣的, 寫著寫著變成追憶什麼...)

to Mei Ching,
鄉下人真的多好多娛樂, 嘻! 我們自己升火就開始烤甘蔗或烤地瓜了。

to EDD,
不能忘, 常思量, 哈!

to 員外,
但認識我以後你的自閉症都好了, 我好偉大!
我也有剪線頭啊, 但我也有練球騎腳踏車看電視, 我從小忙到大!(神氣), 嗚, 我也有包裝過, 你有嗎, 哼!

to 匿名,
呃....你如果不是年紀很小, 就是命很好 (笑到哭), 剪線頭是我們鄉下常見的一種打工, 老弱婦孺都在做, 你現在翻你身上的衣服, see, 邊邊是不是很整齊也沒有線露出來? 那就是我們剪的啊!(神氣)

to M,
話不會說太早嗎, 人家說不定下半年超凡入聖鬼使差, 寫出顛峰作 (用講的都比較快) !

原來港人也玩捉迷藏! (什麼話?) 我想搭時光機去偷看你小時候的香港!

MV我沒有很愛, 應該是FANS自己弄的, 但那音樂真的...真的..好魂牽夢縈! 旋律一直繞耳! 今年最愛的一首歌!

M 提到...

我小時一直住大廈
村是我外婆住的家
放假時超期待去那𥚃
因為可以跟玩伴們見面
我也想坐時光機去見他們
好想念

魂牽夢縈+1

沒辦法
就是愛這篇

即便有顛峰作

或你寫兒事加長版也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