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5日

米奇末日 整個場面我hold住

即使科技把我們推到前所未有的超級超級現代的現代,都已經可以太空旅遊、iPhone 5快要開賣、法拉利從0加速到100km只需不到4秒...,我們還是有一些很原始、很不科技、很不現代的事要面對,例如碰到鬼或看到會飛的蟑螂,或,像我一樣,發現家裡有老鼠!

不知道的人會以為我家很髒,但,我家真的很乾淨,我阿姨有潔癖,不過,這還是阻止不了米奇溜進家裡偷吃東西的惡運!家裡有米奇真的是千千萬萬個層次的噁心,那代表你的床可能被它睡過,你的帽子被它偷戴過,你的東西會被咬破,而且米奇超賤,還給我挑嘴,仙貝好好的不動,給我偷吃義美小泡芙,賤。

發現的隔天,我跟摸摸說家裡最近有mouse,摸摸很熱心地說會幫我驅鼠。第二天,我收到她寄給我的mail,標題是「佛法無邊驅鼠孽」,裡面,是二張「蓮生活佛」的廣編稿....

我很感謝摸摸的相挺,但....這不會走太偏嗎?(大吼)

後來她又what's app了林小酷的裸照,說mouse看了會嚇跑.....

為麼我朋友都要這麼不正經!(捶地)

後來我沒有給mouse看小酷的裸照,因為我還沒摸清它的性向,適得其反會弄巧成拙。


還是要腳踏實地的方法啦,我去全聯買了黏鼠板。喔喔,買之前,阿姨說要在黏鼠板上放花生,香香的,米奇愛。才發現,花生真的是米奇的心頭好,黏鼠板竟然default了花生口味(笑到哭),一打開,都花生味,跟打開金門貢糖(好吃)一樣。

結完帳,就在我走到店門口要離開時,後面傳來店員若有似無的聲音,像是跟我講話,但又沒在看我,且附近只有我一個人,我轉頭看她,她邊整理發票,邊漫不經心地再說一次:「那個,放的時候不要說...」我楞了三秒,朝著她點頭如搗蒜,還忍不住笑了出來,我們交換了有默契的眼神,店員也含蓄地笑了,哈哈哈。

這是萬古流傳的智慧,你阿罵也會這樣說:家裡有米奇時,千萬不要提"老鼠"一詞。你可以叫他們米奇、小黑、小白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讓它知道你已經知道它的存在了,他們既狡猾又聰明,防衛心又重,賤!

原本以為花生口味的黏鼠板可以讓米奇自投羅網,沒想到放了二天,花生味我都聞膩了,米奇仍把持住它的行動,直到阿姨加碼花生,直接在黏鼠板上放花生粒才大功告成。

前天早上六點多,被阿姨叫起來,她早起發現黏鼠板上有成果了!但是米奇還沒掛,一直在上面抖抖抖,阿姨不敢處理,只好叫我起床,我哪敢啊,我也快哭了好不好,我是假硬漢!但!這可不是該軟弱的時候啊,我邊深呼吸邊喊話「我可以的,我可以的」,而且我後來想想這行為好蠢好羞,因為我不是默唸(笑到哭),我因為太害怕了,不自覺地就把心戰喊話講出來,在阿姨面前(羞);阿姨還一直叫我把眼鏡拿下,看不清楚比較不害怕,但我覺得模模糊糊的更有無知的恐懼感。

總之,我先用報紙把米奇蓋住,沒看到,就不怕了,但這方法好爛,因為它還在抖,然後,它抖一下報紙就動一下,動一下,就露出一點東西,有時是尾巴,有時是頭,好毛,還要再把報紙推來推去,蓋住多一點。

於是我一個move、一個尖叫地把板子裝進阿姨打開的塑膠袋裡(她有2/3的時間閉著眼睛,根本對不準啊),終結了幾天的鼠孽生活。

經過這一關,我覺得我的人生又更進一階了,整個場面我hold住,you know!

2011年8月19日

蜂蜜帶來的小確幸

沒想到我竟然也能用上「小確幸」這種充滿人文情懷的日本字啊!

是小確幸沒錯!前幾天我在「直接跟農夫買」的facebook上follow到「BE TO WE蜂蜜」的消息,啓動了我心中的蜂蜜魂(那是?),總之,我好想喝蜂蜜水,小時候媽媽泡給我喝的味道突然回來了,而且,有了蜂蜜,我還可以做蜂蜜皂,唷厚(舉手歡呼)!

於是我寫信問BE TO WE的主理人阿坤(主理人一詞我說的,為了讓這件事多一點潮流感,哈),多少錢/怎麼買,阿坤雖然文詞不太通順,有的句子我看了兩遍(笑),但是回答詳細,感覺是個熱情且認真的農友,星一寫的信,星四我已經在喝蜂蜜水了!

重點是,昨天,星四,收到便利箱,一打開便會心一笑:


寫一句話能有多難?但你做得到嗎?有人是懶,有人是沒想到,有人認為沒必要吧,但我覺得這超貼心,阿坤應該是水象星座的吧。

如果你也想買蜂蜜,阿坤的mail是beetowe@gmail.com,可以直接寫信買,龍眼蜜兩桶1500克600元加運費55元共655元、四桶1500克1200元加運費70元共1270元,玻璃瓶是600克150元。也有荔枝蜜。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bee-2011

2011年8月9日

某年某月 夏天的某一天

Daniel Land and The Modern Painters - Benjamin's Room (feat Ulrich Schnauss)


這首歌的氣氛總讓我想到小時候那些星期三或星期六的夏日午后,不上課,不練球,吃過午餐,大人跟小狗都在睡覺,太陽好大,熱氣蒸得家後面的小柏油路熱熱的,跟球隊同伴們騎著腳踏車到隔壁村找另一些同伴,什麼都沒有,有的是時間,有時是在房間聊天,有時唱卡拉OK,有時看錄影帶,有時偷摘蕃茄芭樂地瓜的,有時騎腳踏車亂逛...

正好這兩年常跟小學球隊的同學見面,好多小時候的事都從頭腦硬碟的資料夾中的資料夾被移到桌面放(意思就是很方便瀏覽),有時記性好真的容易比別人擁有豐富的人生,雖然也會一直被冤枉啦,我明明記得吳美美家養過兩隻狗,一隻叫來福,一隻叫哈巴狗,吳美美卻說他家從頭到尾只有哈巴狗,那來福算什麼呢,可憐狗!

就是來福,害我們一下午都在騎腳踏車,我怎麼會忘記!

那天下午(說「那天」感覺好近喔,是昨天嗎,其實是廿幾年前的某天啦),我們一群人才剛騎到吳美美家,來福就衝出來對著最怕狗的林魚兒狂叫,而且,恐怖的是,來福沒有綁,魚兒被來福一叫,嚇得騎腳踏車轉頭就奔,來福看到她騎走,當然追去啊,魚兒看到來福追她,邊「啊!啊!啊!」邊越騎越快,騎越快,來福追越緊,於是就在吳美美家前面往礁溪方向的小路上,魚兒在最前面「啊!啊!啊!」後面跟著來福狂奔邊「汪!汪!汪」然後是我跟吳美美、阿碧、秋......等等等人騎在後面追,整條路都我們的戰線,吳美美邊大吼「來福!來福!」,我們大叫「魚兒!魚兒!停下來!停下來!它不會咬人!」。

忘了怎麼收尾的,總之我們騎好久好久,感覺都快騎到礁溪了..

前兩週的一個假日黃昏,我跟媽媽一起做快走運動,經過兩公里外的吳美美家,竟然,遠遠地看到吳美美站在二樓陽台叫門前的小孩吃晚飯,她都已經結婚不住家裡了所以很有緣份吧,我在那條廿幾年前來福追林容魚的小路上開心大叫「吳美美」,她好熱情地衝下來跟我聊兩句(而且明明我們前幾星期才下午茶)。

同一條小路,當時我們還在追狗、被狗追,現在我們30幾了呢。我看著那條小路,有點一樣,有點不一樣。

濯足入水,已非前水....


(呃..我不懂為麼最後寫成這樣,我現在突然覺得有點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