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8日

端午節 划向偉大的航道

昨天follow大家在facebook的行程,我也才幾個朋友而已,就至少有三組人馬去墾丁,大家都好有活力,幸好我也沒輸,昨天,我去看了划龍舟!今年沒有飛航命,我決定深耕台灣、擁抱鄉土、關懷在地文化,反正我本來就是農婦!(自暴自棄)

「二龍競渡」,在礁溪鄉的一個小小村落「二龍村」舉辦的划龍舟比賽,小地方,但比賽的方法全台獨一,等下再說。

二龍村離我家很近,自行車程只要十幾分鐘,不到我平常陪我媽騎到礁溪鬧區的一半距離,於是,大中午,溫度30幾度,我就冒著中暑流鼻血的危險跟我媽騎去二龍村,而且上路之前我媽把自己包得像要去採茶,還一樣一樣地幫我準備每一樣之間都完全不能搭配的道具:漁夫帽、手套、長袖、口罩,但我覺得「順從」是在家過好日子的根本之道,我什麼都說好,就往身上弄了。

往二龍村的路上,跟我們一樣騎自行車,或騎機車三、五貼的人潮不少,看樣子都是要去看龍舟賽,騎在二龍河岸,想到我寫過的Heima,Sigur Rós在家鄉冰島的演唱會,人們走過河谷、草地、小徑,走到表演地,只是他們要去看世界級樂團的歸鄉演唱,而我,要去看划龍舟……。


「二龍競渡」今年是第213年,並不是為了屈原而來的,在漢人還沒到宜蘭前,原住民(平埔族)就已經用競渡的方法祭鬼神求平安,之後才跟漢人的端午節合而為一。所以二龍村的龍舟長得也不太像一般的龍舟,哪裡不像,我也說不上來,資料上都說像鴨母船,但我又不知道什麼是鴨母船,總之,二龍村的龍舟長得比較像船,因為沒有龍頭。

由宗教與民俗而來,二龍競渡從準備到下水都有複雜的祭典與其背後典故,複雜到明明寫中文,我卻看不懂:http://www.shadowgov.tw/35472_0_is.htm 。

小時候我只知道二龍的比賽很怪,但當時只看熱鬧,後來也只記得站在河邊看大人呼喊加油之類的。今年我終於弄懂了遊戲規則,而且深深覺得這也太妙了。二龍村有淇武蘭和洲仔尾兩個庄,二龍競渡從頭到尾只有這兩隊在比,車輪戰就是了。

更妙的是比賽的方式,沒有裁判,沒有鳴槍聲,二隊約好齊頭就可以開始划,但這還不算是正式比了,二方船頭敲鑼的人開始敲鑼,俗稱「引鑼」,才算開始,但是!在一定的距離之前(不知道是幾公尺),如果覺得自己輸給對方,只要停止敲鑼,就可以停止這一回合,重新回到起點,重新再來,另一方不能說不行喔,只能乖乖一起回起跑點重來,就這樣,鑼敲敲敲,停了,重來,再敲敲敲,這次換另一方停鑼,再重來,一直到兩邊都滿意才正式比賽,難怪小時候一直看到重來重來,都懂了。


所以二龍競渡是一個給「輸不起」的人很多機會的比賽啊,你覺得快輸了,可以一直重來,而且對方一定要配合你!

但是,問題在他們根本也不在乎輸贏啊,昨天划了四趟,結果雖然有分出高低,但也沒公佈誰贏了,更沒看到頒獎,就是好玩而已,傳承的意味大於競爭!

二龍競渡有濃濃的宗教味與神秘感,龍舟都有祭過神,傳統來說女人不能上船,不過鄉公所為了讓大家體驗划划樂,有準備了未祭神的船讓大家報名體驗,女性可,好可惜我昨天才知道。

明年要不要揪團上船,我是captain菁,划向偉大的航道啦,哈哈哈。(為麼「划向」跟「航向」差好多,「航向」顯得好有氣勢)

2014/06/04補:wiki/二龍村龍舟競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