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1日

聽媽媽的話

今年奧斯卡最佳導演Tom Hopper(王者之聲)在領獎時要大家”listen to your mother”,因為就是他母親促成他著手這部片...

媽媽的話重如泰山,不管聽媽媽的話會不會在人生裡獲得大成功,我就是很聽從,因為...我很怕我媽!(但想到黑道大哥也怕媽媽,我感覺有一圈光環在頭上)

電視都騙人
呃...我媽算是我從小到大唯一有在認真害怕的人,媽媽的話我不敢不聽、被她揍我不敢跑、被她罵我不敢回嘴,在外面再唱秋,回到家我就是一條虫。這種態勢自小形成,從小,媽媽就給我下馬威一路壓落底,家門前的竹林就是她的幫兇,想揍我都就地取材,做錯事,不管受傷了沒,都是先打一頓再說。餐桌上,看到陌生的菜,我問「媽~這是什麼?」電視裡的媽媽都會回答「寶貝,這是胡蘿蔔,對眼睛很好唷,來,吃一口。」我媽的回應是狠狠地看著我,然後說:「吃就對了!我會毒死你嗎!」為什麼都跟電視演得不一樣!(吶喊)(呃..電視裡也都是演窮女孩會嫁給小開,都騙人!)

媽媽一路是狠角色,雖然很兇,但就像神奇海螺一樣可以解決我所有的問題,可是這幾年,海螺變了,漸漸不再有那麼多肯定句,反而會問我一堆只有她知道答案的問題,比如「這吃不完要冰嗎」、「你覺得這水餃熟了嗎」、「魚要煮一條還二條」,我哪知道啊,到底誰是主婦啊?!不然就是一些答案再明顯不過的問題,比如在回家路上邊開車邊問「我在這裡先轉彎好,還是下個路口再轉」.....都可以好嗎,媽你又不是不認得路!!(怒)根本是在考驗兒女的耐性!還要怪我脾氣差,明明是挖洞給我跳,心機真重!

但媽媽終究吃的鹽比我們吃的米多,我一個眼色她便看出我肚裡的虫有多大,這不但要雷達很強,而且要觀察細微又不動聲色,常令我稱奇。我很少在不該睡覺時睡覺,現在也很少一覺到中午,幾週前的某天,我從晚上11點多,睡到早上11點多,一般人只會覺得我懶惰,但那天媽媽上樓來叫我:「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喔~我當時好感動,因為全世界應該只有媽媽會發現我睡太久不對勁。

有一個了解你又治得了你的媽媽真的很可怕
媽媽不愧是老江湖,很懂得對付我。幾個月前,就在我放棄第94個興趣,轉而投向第95個-做衣服-時,我在圖書館借了一堆素人學做衣服的書,回家說我要買一台便宜的縫紉機,媽媽聽了沒有驚訝、沒有百般阻止我,也沒有怪我一天到晚「想空想旁」,只是用專業女車工、縫紉機達人的語氣說,幾千元的縫紉機車不出什麼東西來啦。但這並沒有阻止我想成為一個素人設計師的想法,我假裝被勸退,但打算偷偷買一台玩具縫紉機,開始我的素人縫紉之路。

第二天,她很熱情地打來(其實是深怕我已經按下購物鍵):「昨天縫紉機的事,我問過我們工廠老闆了,他也說你說的那便宜的機器不但車得哩哩辣辣,而且很容易壞掉,你到時會一直發脾氣。」我:「知道了啦,我又沒要買」(明明打算偷買)。

總之後來我沒買,因為我不敢不聽媽媽的話,但媽媽有許諾幫我弄一台上道的機器,我就可以車自己喜歡的東西。你發現了嗎,到目前為止,我媽都沒有說「你不認真工作你車衣服幹嘛?」、「你還不是三分鐘熱度」之類的話,也沒有嘲笑我的無聊喔,這就是我媽厲害的地方。

隔週我回去,一到家才放好包包,她就說,等下幫我把客廳的那些衣料剪一剪、整理一下(那時媽媽還沒生病,所以還在家車衣服),這語氣不是命令喔,是那種自然到好像我原本就是她的助手,我本來就該會做的感覺,但是!but!我想當的是設計師!不是女工啊!(吶喊)

那一整天,我都躲在房間,以免被我媽叫去當女工。此後,我再也沒提過縫紉機的事,設計師夢碎。有一個了解你又治得了你的媽媽真的很可怕,回頭想想,我不能成為鋼琴師、畫家、貝斯手、美髮師...根本都是我媽不著痕跡地打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