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8日

我再也不是我以為的那個硬漢了...

幾年前,因為阿寶的關係,我認識了史上最偉大發明之一-羽絨衣,在那之前,我的冬天都在隨便穿、隨便冷的情況下度過,我本身不太怕冷,也不知是耐寒還是能撐,我習慣冬天本來就是身體要感到冷冷的。

直到遇見了羽絨衣,才知道,原來冬天可以過這麼暖,原來,穿得暖是這麼回事啊(陶醉)。

即使如此,在羽絨衣下,我還是常常只穿一件短踢,對比於羽絨衣下層層疊疊件件的阿寶,我簡直是鐵金剛。

前一陣子,扭曲鬼買了葉片型的電暖器(葉片型很貴,凱子!),我非常瞧不起他,用暖器算男人嗎?!連一點點寒冷都無法承受,還能做什麼呢,他根本是爛草莓,而且,在那之前,他已經用了十年的陶瓷電暖器,這次葉片型算是他取暖生活的upgrade,不要臉。

但,but,也許是工作太辛苦了,每天早出晚歸睡不飽,再經過上週的冷氣團,使我一直想在棉被裡過冬,正事都懶得做,一切的萎靡,讓我好想振作起來好好生活唷。

心裡一直在吶喊著好生活好生活,但我拉不下臉,放不下身段,畢竟我是硬漢,我笑過扭曲鬼,我瞧不起他,我不能跟他一樣貪圖暖暖,硬漢就是要硬著挺過冬天。

而且我可是曾經獨自一人在異國踏雪尋梅,不管是一個人在半夜的火車站忍著衣服不夠的寒冷,縮著身體等待開往柏林的火車,或是在瑞士鄉間帥氣地拂去拍答拍答地落在頭上的雪,堅強地前往下一站,等等的,我都這樣走過來了,現在這種亞熱帶的冷氣團算什麼。

我放不下硬漢的身段。

直到同樣是硬漢的妮妮,一句話融化我的心,她說「硬漢也是需要溫暖的」。

妮妮有多硬?!她沒有羽絨衣、她夏天穿男人背心、她沒穿過裙子,每次我們出國,她take care我的程度,大於我take care她的程度,妮妮根本是男人!

而且,妮妮竟然也用暖暖!!

連妮妮都用暖暖了,我有什麼好害羞的呢!

於是,我馬上上網訂購(笑到哭)。

第三天,我擁有了暖暖...

然後,現在,我被暖暖制約了。原來在台灣的冬天可以這樣過,回家馬上暖暖腳,洗澡前後暖暖的,睡前暖暖的,半夜起來再偷開暖暖,早上換衣服前暖暖的,沒志氣的生活真的好幸福(笑到哭)。

而且有同好的心情也暖暖的(偷笑),我分別問妮妮跟扭曲鬼,暖暖可以開整夜嗎?他們的回答竟然一毛一樣(這是程式人的默契嗎):「基本上可以,但是不建議。」

不建議夜間全程開暖暖的原因提供給大家:(本篇blog好實用(神氣))
1. 耗電
2. 耗氧
3. 空氣過乾

ps.而且妮妮說那會使你變成一個很怕冷的人。果然開了暖暖仍是硬漢。

2011年12月11日

星座專家算你狠,但我一定會upgrade的!

有些東西很難違逆,昨日報上星座運勢說巨蟹座財運是「想賺錢又不努力」,我因此信誓旦旦的對自己說絕不能讓星座專家看雖小......

結果當然就是我整個下午開著空白的文件一,宜蘭濕答答的,真的很難振作,星座專家你贏了。

空白的文件一 滿滿的回憶

一張小時候的排球比賽神秘照片,害我神遊一下午,神秘的點在於那張照片只有我們的背影,九人制(顯示出年齡,哈哈,那是個排球還有九人制的年代)的場上,我只認得出3個人,而且已經是認出最多人、業績最好的了,其他的隊友連自己有沒有在場上都搞不清楚....

宜蘭又濕又冷,但午后的陽光球場、成績沒很強卻練得很努力的低手接球跟殺球,以及上次寫過的林容魚被來福追的事又回來了。吳每零說「讓我重頭來...我會努力念書...不會作弊了...也不會跟男生打架了...也不會罵三字經了...不過我還是會繼續參加排球隊的」,我呢,還是會做以前做過的事,當然還是會打排球,因為國小是我人生裡最沒有遺憾的時光啊啊啊。

文件一還是空白著...

沒有截不完的稿啊啊啊

過去的這週,有夠強硬的,工作是煉獄,路上佈滿巨石卡路,有時會有飛石襲來,好可怕!細部不描述,百分之99是非戰之罪,反正工作很擾民,你懂我懂。星五截完稿(為麼我明明在電視台卻要截稿?!),雖然外面淒風苦雨的,但我心中充滿大太陽啊,一切終將成為過去,我好想擁抱全世界。結果,星六早印刷廠打來,巨石又來了,我心想我已經這麼雖了,再雖一點也不是不可能啊,會不會要回台北一趟,回去事小,我怕是我回去也不能解決,幸好後來印刷廠師父幫我解決了,吼,我真的想請全世界的印刷廠師父喝一杯50嵐(灑花),(呃我說說而已)。

昨天去新月的家樂福,三張貼紙不是可以換掛飾嗎?我好想得到藍白拖的那個,但一個連200元發票都沒中,而且這週這麼雖的人,根本不敢有期待啊,我弟叫我當場開,我覺得反正也是阿沙不魯的東西,不值期待,結果到車上一開,我的賓果啊,是藍白拖是藍白拖啊啊啊!

我也是可以心想事成的嘛!哼!

2011年11月13日

我也想當見識過場面的鎮定人士!

即使跟阿寶打賭今年部落格篇數少的人要脫褲子跑操場,我還是每天老神在在,沒在怕的。因為....阿寶工作快要忙屎了(笑到哭),就算我用一指打字也穩贏的,哈*一萬次。就是在這麼輕敵的狀況下,部落格留白這麼久。(其實也有這些那些,無法言說的原因。)

前幾個月阿寶結束"找自己"的階段,又從家鄉回到台北工作,不只回到台北,她還回原公司,做著比之前更硬(但錢更多)的工作,正好,我也換了工作,每當覺得自己很可憐時我都以阿寶為燈塔,想著她比我累100倍,大概我就好一點,至少我現在還有時間在這裡寫這些五四三,而阿寶,(笑到哭),她可能還在片場監拍或是在公司等設計做稿。

新工作是舊公司,我曾經待過一年多,現在在新的事業體。跟一般人努力向上爬的路線背道而馳,我選了一個工作量大,而且,重點是,薪水沒有比較多的新工作,就像是從遊樂園一下子到了勞改營(而且是我自己搭車去的),不懂自己為麼要這樣。

上一工作是我待最久的一個,原本計劃要一輩子效忠前老闆了,但我實在不適合定計劃啊,誰會知道36歲的熟女心也很不定,連熟女本人都摸不透。

現在每當早上爬不起來,每當案子寫不出來,每當星日晚想到隔天要交的東西還沒寫,每當截稿快要不順了,每當心煩意亂超級啊柵,每當領薪水時....,都好想用食指用力戳自己的太陽穴:「*!你幹的好事!你換什麼工作!」(跌坐)

所幸呢,脫離時尚美妝圈後(呃我有進過嗎?),我只要想到再也不用奔波於記者會面對假拜當格調,也不用擔憂穿t-shirt+牛仔褲會與大家格格不入,就覺得現在的世界某程度令我自在,尤其冬天到了,我可以每天大穿羽絨衣,你不懂,時尚界的人都好不怕冷,以前我總覺得我是那些種種場合裡唯一一個穿羽絨衣的人,時尚圈沒有在賣羽絨,那太不時尚了(笑到哭)。

有時自在,所以新工作(某程度)並不壞,而且偶有妙事。

昨天下午看到公司新頒的一則人事命令,公告本公司某台新來了一位總經理,那名字我好熟,是我十年前的老闆,看到時我心跳好快,因為是我一位相當敬重的老闆,那心跳幾乎像是在路上遇見前男友的那種程度,但我又覺得狐疑,老闆已經到了可以為所欲為享受人生的年齡階段了,不太可能再接任什麼職位。

於是我馬上查了總經理的辦公室位置(工作都沒這麼神速),正好就跟我同棟,想去偷看是不是老闆,我怯生生走到那個陌生的樓層,想探探辦公室有沒有他的名牌(主管的名牌會掛在辦公室外),還沒走到辦公室,就在會議室透過遮東遮西的窗戶看到他在開會,太激動了,真的是老闆!

整個下午我就上上下下來往於4樓與7樓之間,想堵到他,但他若不在會議室開會,就是在辦公室開會,最後,終於,第四次,我終於堵到他開完會,正在辦公室外對著秘書講話,我走近他,他背對著我,等待他轉頭的幾秒,我在想要怎麼說第一句話,想他看到我會說什麼,會不會忘記我之類的,畢竟雖然我每隔幾年會找他聊一次天,但最近一次也2、3年了,不知道老闆會不會怪我失蹤或表現生疏,或驚訝大叫「妳怎麼在這裡?」

結果,見過大場面、見過大風大浪的人果然不一樣(笑到哭),老闆一轉頭,看到我,沒有誇張的驚訝表情,很鎮定地笑著說:「你是要來找我的嗎?」好像早就知道我在那公司。

雖然好久不見,而且這個見面的場合有點突然、有點怪,但我很自在,老闆也跟以前一樣關心我,進到他辦公室聊天,講近況,補足這幾年老闆對我的缺口,老闆不但記得我十年前跟他提到的家事,連一些非常非常Detail的都記得(連我自己都忘了我有講過,我真是大嘴巴啊),太感人了!

即使昨天下班前我還是沒把心裡預定的工作做完,但因為這件事,未完待續的工作變得不算什麼了,我雲淡風輕啊,我假日再做啊(不就是現在,哭哭),反正昨天都那麼充實了。

2011年8月25日

米奇末日 整個場面我hold住

即使科技把我們推到前所未有的超級超級現代的現代,都已經可以太空旅遊、iPhone 5快要開賣、法拉利從0加速到100km只需不到4秒...,我們還是有一些很原始、很不科技、很不現代的事要面對,例如碰到鬼或看到會飛的蟑螂,或,像我一樣,發現家裡有老鼠!

不知道的人會以為我家很髒,但,我家真的很乾淨,我阿姨有潔癖,不過,這還是阻止不了米奇溜進家裡偷吃東西的惡運!家裡有米奇真的是千千萬萬個層次的噁心,那代表你的床可能被它睡過,你的帽子被它偷戴過,你的東西會被咬破,而且米奇超賤,還給我挑嘴,仙貝好好的不動,給我偷吃義美小泡芙,賤。

發現的隔天,我跟摸摸說家裡最近有mouse,摸摸很熱心地說會幫我驅鼠。第二天,我收到她寄給我的mail,標題是「佛法無邊驅鼠孽」,裡面,是二張「蓮生活佛」的廣編稿....

我很感謝摸摸的相挺,但....這不會走太偏嗎?(大吼)

後來她又what's app了林小酷的裸照,說mouse看了會嚇跑.....

為麼我朋友都要這麼不正經!(捶地)

後來我沒有給mouse看小酷的裸照,因為我還沒摸清它的性向,適得其反會弄巧成拙。


還是要腳踏實地的方法啦,我去全聯買了黏鼠板。喔喔,買之前,阿姨說要在黏鼠板上放花生,香香的,米奇愛。才發現,花生真的是米奇的心頭好,黏鼠板竟然default了花生口味(笑到哭),一打開,都花生味,跟打開金門貢糖(好吃)一樣。

結完帳,就在我走到店門口要離開時,後面傳來店員若有似無的聲音,像是跟我講話,但又沒在看我,且附近只有我一個人,我轉頭看她,她邊整理發票,邊漫不經心地再說一次:「那個,放的時候不要說...」我楞了三秒,朝著她點頭如搗蒜,還忍不住笑了出來,我們交換了有默契的眼神,店員也含蓄地笑了,哈哈哈。

這是萬古流傳的智慧,你阿罵也會這樣說:家裡有米奇時,千萬不要提"老鼠"一詞。你可以叫他們米奇、小黑、小白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讓它知道你已經知道它的存在了,他們既狡猾又聰明,防衛心又重,賤!

原本以為花生口味的黏鼠板可以讓米奇自投羅網,沒想到放了二天,花生味我都聞膩了,米奇仍把持住它的行動,直到阿姨加碼花生,直接在黏鼠板上放花生粒才大功告成。

前天早上六點多,被阿姨叫起來,她早起發現黏鼠板上有成果了!但是米奇還沒掛,一直在上面抖抖抖,阿姨不敢處理,只好叫我起床,我哪敢啊,我也快哭了好不好,我是假硬漢!但!這可不是該軟弱的時候啊,我邊深呼吸邊喊話「我可以的,我可以的」,而且我後來想想這行為好蠢好羞,因為我不是默唸(笑到哭),我因為太害怕了,不自覺地就把心戰喊話講出來,在阿姨面前(羞);阿姨還一直叫我把眼鏡拿下,看不清楚比較不害怕,但我覺得模模糊糊的更有無知的恐懼感。

總之,我先用報紙把米奇蓋住,沒看到,就不怕了,但這方法好爛,因為它還在抖,然後,它抖一下報紙就動一下,動一下,就露出一點東西,有時是尾巴,有時是頭,好毛,還要再把報紙推來推去,蓋住多一點。

於是我一個move、一個尖叫地把板子裝進阿姨打開的塑膠袋裡(她有2/3的時間閉著眼睛,根本對不準啊),終結了幾天的鼠孽生活。

經過這一關,我覺得我的人生又更進一階了,整個場面我hold住,you know!

2011年8月19日

蜂蜜帶來的小確幸

沒想到我竟然也能用上「小確幸」這種充滿人文情懷的日本字啊!

是小確幸沒錯!前幾天我在「直接跟農夫買」的facebook上follow到「BE TO WE蜂蜜」的消息,啓動了我心中的蜂蜜魂(那是?),總之,我好想喝蜂蜜水,小時候媽媽泡給我喝的味道突然回來了,而且,有了蜂蜜,我還可以做蜂蜜皂,唷厚(舉手歡呼)!

於是我寫信問BE TO WE的主理人阿坤(主理人一詞我說的,為了讓這件事多一點潮流感,哈),多少錢/怎麼買,阿坤雖然文詞不太通順,有的句子我看了兩遍(笑),但是回答詳細,感覺是個熱情且認真的農友,星一寫的信,星四我已經在喝蜂蜜水了!

重點是,昨天,星四,收到便利箱,一打開便會心一笑:


寫一句話能有多難?但你做得到嗎?有人是懶,有人是沒想到,有人認為沒必要吧,但我覺得這超貼心,阿坤應該是水象星座的吧。

如果你也想買蜂蜜,阿坤的mail是beetowe@gmail.com,可以直接寫信買,龍眼蜜兩桶1500克600元加運費55元共655元、四桶1500克1200元加運費70元共1270元,玻璃瓶是600克150元。也有荔枝蜜。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bee-2011

2011年8月9日

某年某月 夏天的某一天

Daniel Land and The Modern Painters - Benjamin's Room (feat Ulrich Schnauss)


這首歌的氣氛總讓我想到小時候那些星期三或星期六的夏日午后,不上課,不練球,吃過午餐,大人跟小狗都在睡覺,太陽好大,熱氣蒸得家後面的小柏油路熱熱的,跟球隊同伴們騎著腳踏車到隔壁村找另一些同伴,什麼都沒有,有的是時間,有時是在房間聊天,有時唱卡拉OK,有時看錄影帶,有時偷摘蕃茄芭樂地瓜的,有時騎腳踏車亂逛...

正好這兩年常跟小學球隊的同學見面,好多小時候的事都從頭腦硬碟的資料夾中的資料夾被移到桌面放(意思就是很方便瀏覽),有時記性好真的容易比別人擁有豐富的人生,雖然也會一直被冤枉啦,我明明記得吳美美家養過兩隻狗,一隻叫來福,一隻叫哈巴狗,吳美美卻說他家從頭到尾只有哈巴狗,那來福算什麼呢,可憐狗!

就是來福,害我們一下午都在騎腳踏車,我怎麼會忘記!

那天下午(說「那天」感覺好近喔,是昨天嗎,其實是廿幾年前的某天啦),我們一群人才剛騎到吳美美家,來福就衝出來對著最怕狗的林魚兒狂叫,而且,恐怖的是,來福沒有綁,魚兒被來福一叫,嚇得騎腳踏車轉頭就奔,來福看到她騎走,當然追去啊,魚兒看到來福追她,邊「啊!啊!啊!」邊越騎越快,騎越快,來福追越緊,於是就在吳美美家前面往礁溪方向的小路上,魚兒在最前面「啊!啊!啊!」後面跟著來福狂奔邊「汪!汪!汪」然後是我跟吳美美、阿碧、秋......等等等人騎在後面追,整條路都我們的戰線,吳美美邊大吼「來福!來福!」,我們大叫「魚兒!魚兒!停下來!停下來!它不會咬人!」。

忘了怎麼收尾的,總之我們騎好久好久,感覺都快騎到礁溪了..

前兩週的一個假日黃昏,我跟媽媽一起做快走運動,經過兩公里外的吳美美家,竟然,遠遠地看到吳美美站在二樓陽台叫門前的小孩吃晚飯,她都已經結婚不住家裡了所以很有緣份吧,我在那條廿幾年前來福追林容魚的小路上開心大叫「吳美美」,她好熱情地衝下來跟我聊兩句(而且明明我們前幾星期才下午茶)。

同一條小路,當時我們還在追狗、被狗追,現在我們30幾了呢。我看著那條小路,有點一樣,有點不一樣。

濯足入水,已非前水....


(呃..我不懂為麼最後寫成這樣,我現在突然覺得有點sad...)


2011年6月8日

端午節 划向偉大的航道

昨天follow大家在facebook的行程,我也才幾個朋友而已,就至少有三組人馬去墾丁,大家都好有活力,幸好我也沒輸,昨天,我去看了划龍舟!今年沒有飛航命,我決定深耕台灣、擁抱鄉土、關懷在地文化,反正我本來就是農婦!(自暴自棄)

「二龍競渡」,在礁溪鄉的一個小小村落「二龍村」舉辦的划龍舟比賽,小地方,但比賽的方法全台獨一,等下再說。

二龍村離我家很近,自行車程只要十幾分鐘,不到我平常陪我媽騎到礁溪鬧區的一半距離,於是,大中午,溫度30幾度,我就冒著中暑流鼻血的危險跟我媽騎去二龍村,而且上路之前我媽把自己包得像要去採茶,還一樣一樣地幫我準備每一樣之間都完全不能搭配的道具:漁夫帽、手套、長袖、口罩,但我覺得「順從」是在家過好日子的根本之道,我什麼都說好,就往身上弄了。

往二龍村的路上,跟我們一樣騎自行車,或騎機車三、五貼的人潮不少,看樣子都是要去看龍舟賽,騎在二龍河岸,想到我寫過的Heima,Sigur Rós在家鄉冰島的演唱會,人們走過河谷、草地、小徑,走到表演地,只是他們要去看世界級樂團的歸鄉演唱,而我,要去看划龍舟……。


「二龍競渡」今年是第213年,並不是為了屈原而來的,在漢人還沒到宜蘭前,原住民(平埔族)就已經用競渡的方法祭鬼神求平安,之後才跟漢人的端午節合而為一。所以二龍村的龍舟長得也不太像一般的龍舟,哪裡不像,我也說不上來,資料上都說像鴨母船,但我又不知道什麼是鴨母船,總之,二龍村的龍舟長得比較像船,因為沒有龍頭。

由宗教與民俗而來,二龍競渡從準備到下水都有複雜的祭典與其背後典故,複雜到明明寫中文,我卻看不懂:http://www.shadowgov.tw/35472_0_is.htm 。

小時候我只知道二龍的比賽很怪,但當時只看熱鬧,後來也只記得站在河邊看大人呼喊加油之類的。今年我終於弄懂了遊戲規則,而且深深覺得這也太妙了。二龍村有淇武蘭和洲仔尾兩個庄,二龍競渡從頭到尾只有這兩隊在比,車輪戰就是了。

更妙的是比賽的方式,沒有裁判,沒有鳴槍聲,二隊約好齊頭就可以開始划,但這還不算是正式比了,二方船頭敲鑼的人開始敲鑼,俗稱「引鑼」,才算開始,但是!在一定的距離之前(不知道是幾公尺),如果覺得自己輸給對方,只要停止敲鑼,就可以停止這一回合,重新回到起點,重新再來,另一方不能說不行喔,只能乖乖一起回起跑點重來,就這樣,鑼敲敲敲,停了,重來,再敲敲敲,這次換另一方停鑼,再重來,一直到兩邊都滿意才正式比賽,難怪小時候一直看到重來重來,都懂了。


所以二龍競渡是一個給「輸不起」的人很多機會的比賽啊,你覺得快輸了,可以一直重來,而且對方一定要配合你!

但是,問題在他們根本也不在乎輸贏啊,昨天划了四趟,結果雖然有分出高低,但也沒公佈誰贏了,更沒看到頒獎,就是好玩而已,傳承的意味大於競爭!

二龍競渡有濃濃的宗教味與神秘感,龍舟都有祭過神,傳統來說女人不能上船,不過鄉公所為了讓大家體驗划划樂,有準備了未祭神的船讓大家報名體驗,女性可,好可惜我昨天才知道。

明年要不要揪團上船,我是captain菁,划向偉大的航道啦,哈哈哈。(為麼「划向」跟「航向」差好多,「航向」顯得好有氣勢)

2014/06/04補:wiki/二龍村龍舟競渡

2011年5月31日

我做了一個夢我去遊歷

抓不到重點!最近的生活就好像關燈睡覺時有蚊子亂叮,嗡嗡的聲音在耳邊煩,一掌大力巴下去自己聾了卻沒打到蚊子,過沒多久還在嗡,起身開燈想要一決死戰卻還是打不到,的這種抓不到重點。

"我對明天的恐懼,來自對今天的厭倦",以上是偷歌詞來的,喔好沒有才華只能用偷的。不過我找到我厭倦的理由、焦慮的原因了,因為我好久沒有出去玩了。我每天只能百無聊賴地點flickr的照片,回憶這些那些世界上其他地方。

今年不能出去玩,本來我覺得還好,反正那些回憶滿滿地也回憶不完,而且,貧窮人最擅長的就是認命,可是看到大家輪流去搭飛機,妮妮下週要去西班牙,罵罵號腦公從德國出差回來,比斯吉回泰國(還買converse給我),小雅蕙跟蔡凱西去峇里島穿比基尼,黃國M下月要回香港....連只會說國台語、連iTune都不會發音的男友都去坎城出差(笑到哭),我卻只能在家打蚊子,而且打不到,就覺得也太心酸了,我的2011年沒有飛航命....

不過咧,上週有件事聊以安慰我(笑),我在國外網站買了東西,而且3天送到,安慰我的不是購物這件事,是UPS,哈哈,3天裡,我的生活重點就是上UPS網站追蹤我的東西飛到哪裡了。

我的心情就跟著包包遠渡重航,從威斯康幸(就走了三站),到肯塔基的路易威爾,再到安哥拉治,然後東京,然後才到桃園,台北,笑了,好像我也跟著包包旅行了2、3天,超high的,收到包包反而不是終於得到,而是配服我包包見識也太廣了,去了好多地方,我會好好待它的。

(突然覺得心酸,連不會買機票的包包都搭飛機了.....全世界只有我沒有去旅行)

(UPS的追蹤畫面↓ 圖怎麼那麼小,我不懂了,請點它看)

2011年4月22日

那些重要的小事

四月了,2011年只寫了二篇,雖然沒有老師會鞭策,沒blog也不會被誰罵,篇數也不是斷定本人的價值標準,不過留白太久總覺得很廢,而且重點是,現在正在跟阿寶比賽中,她前幾天po一篇了,我本來就輸在寫作能力了,我可不想連比篇數這種類似全勤獎的項目都輸啊(握拳)!

1到4月,一如我的人生調性:瞎忙。瞎忙著一些好重要的小事。

有一陣子,我在忙著找lisa。

Gaspard與Lisa,法國繪本主角,有買不完的週邊產品,我喜歡,但沒有買過。去年聖誕節,我幸運地獲得了黑色的Gaspard娃娃,為了讓他成雙成對、百年好合、如影隨形...,我找白色Lisa找得好忙,假日空檔、記者會正好在百貨公司時,我沒有不記掛著Lisa,為了Lisa,我奔走好久,還是找不到她。

不止是我,忘年之交逛街時也不忘幫我找Lisa,那陣子我隨時會接到她打來,「欸!有一隻很像耶,我拍給你看!」但是每隻都不是跟我的Gaspard相配的Lisa,身高、毛的質感都不對。連表妹到日本都還在幫我找Lisa,找Lisa找Lisa找Lisa,任務失敗。

最後是有一天突然在去年參加的一場婚禮的照片中看到疑似我的Lisa,在新郎的指點之下,我衝到他提供線索的後車站商店,還是找不到,我才徹底放棄。

這件事的難度在於Gaspard的高度是25cm,而百貨公司進的只有20跟30,就是沒有25cm的。Gaspard我看你就孤老一生好了.....(回頭看它)。

有另一陣子,我在忙著找二顆鈕扣。

一件英國牛角扣羊毛大衣的肩扣掉了。其實買鈕扣不難,不用帶著一顆不確定的心東奔西找,只要到永樂市場就可以順利達成任務。

但,but,永樂市場真的太遠又太早打烊了,對職業少女來說不但不便,為了二顆鈕扣勞頓到那裡,也太閒了吧(你明明很閒(指))。世界這麼大,不可能只有永樂市場有在賣鈕扣吧,於是,公司附近的菜場,家附近的五金行,我問了一家又一家,喔,沒有。

回宜蘭時也還在問喔,才知道鈕扣行假日都不開,原來大家都好LOHAS(嗎)。

連宜蘭都找了,就是不願意去永樂市場,最後,還不是要去,還不是只有那裡有,結論是台北這麼大,真的只有永樂市場有賣鈕扣,而且很多種選擇(笑到哭)。

再另一陣子,我每天都在等著手機合約到期。

等待並不佔時間,因為在等的時候還是可以做做雜事,工作之類的。可是心很忙,因為等待很佔心事的。

上個月我終於合約到期,同時可以NP(原號移入)以及買iPHONE。

當我到台灣大哥大詢問合約到期事宜時,以我十年老客戶的身份,我以為店員會稍稍對我動之以情,請我考慮一下不要走之類的,沒想到小姐一點也沒這意思,還爽快地跟我再見,唉~葉的離去,是風的追求,還是樹的不挽留...(葉飄過)

詭異的地方在於,當我用台灣大哥大用戶時,好像全世界的人都用中華電信,現在我用中華電信了,卻覺得全世界的人都用台灣大哥大,為麼我一直在打網外...

這陣子,我好像是忙著下載APP吧。

是忙著下載,不是忙著用或玩。

我記得小時候玩芭比娃娃,我最enjoy的部份並不是那個正式的劇情部份,而是把娃娃從盒子裡拿出來,工具、衣服一件一件擺好,想一下下次要幫她做什麼樣的衣服的一切準備工作,以及幫她做衣服的過程。現在我記得的也不是我跟同伴自編自演了什麼劇情,而是星期六下午,騎腳踏車到同伴家,腳踏車上放著裝著芭比娃娃的蛋捲盒...

我只忙著下載,遊戲未必拿來玩,相機未必拿來拍,用的也只那幾樣,最常用的大概是照片分享instagram。

那下載幹嘛?反正再說啦。

我是個求生意志薄弱的人,特別是電動,大概到了一個瓶頸之後,東西就會被我打入冷宮(其實NDSL的瑪莉歐我還沒破關(羞))。如果大家有新遊戲,可以跟我分享。

遊戲類的我偏愛交通指揮,哈。跟大家分享三個,都是免費的。

Flight Control
就是把不斷飛來的飛機、輕航機、直升機導到各別的跑道裡,重點是要避免它們相撞。剛開始你會看輕這遊戲,因為很簡單,等到飛機層出不窮時你就會疲於奔命哀北救木了。


Traffic Master
有異曲同工之妙,讓十字路口的車走得順、不會撞到,但我還不會掌握...


Train Conductor
火車換軌的遊戲,把火車指到指定的軌道上,才三條而已就讓你忙得要死。還可以切換到墓園模式(不懂這邏輯)


AR Invaders跟交通無關,但是我最近的愛,他有一個附加價值。

這很偷吃步,也不用做螢幕畫面,因為他的螢幕畫面直接就是用相機鏡頭抓你的實體畫面,在畫面上會不定點出現飛碟,你的任務是射飛碟。

畫面可以選180度或360度,畫面上會有顯示飛碟位置,再拿著手機慢慢對準,360度的會很忙,手臂很酸,有次我在捷運上玩,拿著手機對來對去,很像神經病。

附加價值是:瘦手臂!

有了iPHONE,人生更瞎忙了.....(好爛的ending,其實是我想睡了)

2011年3月31日

聽媽媽的話

今年奧斯卡最佳導演Tom Hopper(王者之聲)在領獎時要大家”listen to your mother”,因為就是他母親促成他著手這部片...

媽媽的話重如泰山,不管聽媽媽的話會不會在人生裡獲得大成功,我就是很聽從,因為...我很怕我媽!(但想到黑道大哥也怕媽媽,我感覺有一圈光環在頭上)

電視都騙人
呃...我媽算是我從小到大唯一有在認真害怕的人,媽媽的話我不敢不聽、被她揍我不敢跑、被她罵我不敢回嘴,在外面再唱秋,回到家我就是一條虫。這種態勢自小形成,從小,媽媽就給我下馬威一路壓落底,家門前的竹林就是她的幫兇,想揍我都就地取材,做錯事,不管受傷了沒,都是先打一頓再說。餐桌上,看到陌生的菜,我問「媽~這是什麼?」電視裡的媽媽都會回答「寶貝,這是胡蘿蔔,對眼睛很好唷,來,吃一口。」我媽的回應是狠狠地看著我,然後說:「吃就對了!我會毒死你嗎!」為什麼都跟電視演得不一樣!(吶喊)(呃..電視裡也都是演窮女孩會嫁給小開,都騙人!)

媽媽一路是狠角色,雖然很兇,但就像神奇海螺一樣可以解決我所有的問題,可是這幾年,海螺變了,漸漸不再有那麼多肯定句,反而會問我一堆只有她知道答案的問題,比如「這吃不完要冰嗎」、「你覺得這水餃熟了嗎」、「魚要煮一條還二條」,我哪知道啊,到底誰是主婦啊?!不然就是一些答案再明顯不過的問題,比如在回家路上邊開車邊問「我在這裡先轉彎好,還是下個路口再轉」.....都可以好嗎,媽你又不是不認得路!!(怒)根本是在考驗兒女的耐性!還要怪我脾氣差,明明是挖洞給我跳,心機真重!

但媽媽終究吃的鹽比我們吃的米多,我一個眼色她便看出我肚裡的虫有多大,這不但要雷達很強,而且要觀察細微又不動聲色,常令我稱奇。我很少在不該睡覺時睡覺,現在也很少一覺到中午,幾週前的某天,我從晚上11點多,睡到早上11點多,一般人只會覺得我懶惰,但那天媽媽上樓來叫我:「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喔~我當時好感動,因為全世界應該只有媽媽會發現我睡太久不對勁。

有一個了解你又治得了你的媽媽真的很可怕
媽媽不愧是老江湖,很懂得對付我。幾個月前,就在我放棄第94個興趣,轉而投向第95個-做衣服-時,我在圖書館借了一堆素人學做衣服的書,回家說我要買一台便宜的縫紉機,媽媽聽了沒有驚訝、沒有百般阻止我,也沒有怪我一天到晚「想空想旁」,只是用專業女車工、縫紉機達人的語氣說,幾千元的縫紉機車不出什麼東西來啦。但這並沒有阻止我想成為一個素人設計師的想法,我假裝被勸退,但打算偷偷買一台玩具縫紉機,開始我的素人縫紉之路。

第二天,她很熱情地打來(其實是深怕我已經按下購物鍵):「昨天縫紉機的事,我問過我們工廠老闆了,他也說你說的那便宜的機器不但車得哩哩辣辣,而且很容易壞掉,你到時會一直發脾氣。」我:「知道了啦,我又沒要買」(明明打算偷買)。

總之後來我沒買,因為我不敢不聽媽媽的話,但媽媽有許諾幫我弄一台上道的機器,我就可以車自己喜歡的東西。你發現了嗎,到目前為止,我媽都沒有說「你不認真工作你車衣服幹嘛?」、「你還不是三分鐘熱度」之類的話,也沒有嘲笑我的無聊喔,這就是我媽厲害的地方。

隔週我回去,一到家才放好包包,她就說,等下幫我把客廳的那些衣料剪一剪、整理一下(那時媽媽還沒生病,所以還在家車衣服),這語氣不是命令喔,是那種自然到好像我原本就是她的助手,我本來就該會做的感覺,但是!but!我想當的是設計師!不是女工啊!(吶喊)

那一整天,我都躲在房間,以免被我媽叫去當女工。此後,我再也沒提過縫紉機的事,設計師夢碎。有一個了解你又治得了你的媽媽真的很可怕,回頭想想,我不能成為鋼琴師、畫家、貝斯手、美髮師...根本都是我媽不著痕跡地打壓我!

2011年1月29日

難道我學過如來神掌也要告訴你嗎



我是廣告系畢業,同學裡像我一樣不務正業的居多,但仍有幾位同學還死守廣告圈,且混得不錯,像是我的好友阿寶,此刻雖然仍在屏東找自己,但她的履歷與得獎紀錄拿出來會嚇死人;所以,要說一支cf跟我同學有關,並沒有很驚人。但這不是今天的重點,廣告人做好廣告沒什麼值得拿出來講,這支cf嚇到我的地方,是...裡面的手寫字是我另一大學好友敗家如寫的!

這件事令我好shock!shock的點在於,敗家如也太深藏不露了,在靠北、敗家、罵老公之外,她還會用筆寫字!(說起來平凡無奇但你冷靜想想,在大家都用電腦打字以後,誰寫的字能看!)

有時我覺得我連正業工作都做不好了,而其他人卻有著跟工作無關的才華。公司裡的扭曲鬼jun雖然下流、髮質差、無聊當有趣,仍無法抺滅他其實有一部份的能力讓我配服。一直以來,我深深地被一件生活小事困擾,每當要把95度的酒精調成75度時,我就會陷入一種正在模擬考的焦躁情緒,因為我永遠算不出來要加多少水,偏偏網路上的算法我都看不懂,於是我請扭曲鬼幫我寫一個公式,只要填入95度的酒精量,就能算出要加多少水,他只冷靜地說:「給我幾分鐘。」然後,幾分鐘之後,我真的得到公式,此後,我再也不用算半天,只要把公式放進google計算機,結果就出來了。

(順便分享公式:(X*(95/75))-X = Y    X是95度酒精量,Y是水量,這公式對數學白吃來說超好用)

事後我問同是程式人的弟弟,難道所有程式人都能像扭曲鬼一樣快速地給我公式?我弟說那是扭曲鬼數學好,很多人都不行吧!呃....原來扭曲鬼這麼有才華,此後好多天我心裡都對他好尊敬(幾天後就忘了...)。

如果那項才華跟正職反差很大,會更顯出才華的尊貴之處與戲劇效果。黑狗,我的國小學弟,繼承家業,在我們村子裡開豬肉攤,自從他結婚後,我們少有聯絡,男人結婚後就像潑出去的水(感嘆),想當初,我在高雄六合夜市昏倒時(身強如鐵,硬漢如我,人生裡卻有二次昏倒經驗,下次跟大家分享,以免離題),就是倒在他身上,哈哈。

黑狗其實不叫黑狗,真正的黑狗是他弟,只是有很長的時候我一直以為黑狗就是他。呃...又要離題了。回來。

黑狗平時照顧豬肉攤,凌晨3,4點起床出門切貨,跺豬肉、炒肉鬆(他家的狗就叫肉鬆)、弄絞肉.....,稱斤論兩的肉販,骨子裡竟然有著藝術的靈魂,流著畫家的血液!他的水彩畫曾入選全省美展,幾年前還在村子裡的活動中心開了畫展。

連不學無術的表妹都會刻印章。上次我想附庸風雅自己刻章,想不到連雕刻刀都裝反了(打燈攤坐),除了拓字形上去之外,都是表妹幫我弄的....

廣告人會寫字;電視編劇會做辣炒小魚乾(喔我可以代訂);豬肉攤老闆是畫家;扭曲鬼會寫公式;連平常只會出一張嘴嫌我桌子髒的老闆都是excel達人;這世界真的臥虎藏龍,那你是不是要問「除了做手工皂,你還會什麼?」

如題!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