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5日

報告病人!(瑣事and宜蘭行)

有個朋友最近受傷,腳上打石膏,等著釘鋼釘,手指也骨折,將有一年不良於行,連洗澡都不會洗,班當然不用上了,此刻應該在桃園鄉下,抬頭看國際航線的飛機起降,想自己怎麼會弄成這樣。

病人病歸病,倒還很囉唆,一天到晚說我沒update部落格,很無聊,今天又傳簡訊說我沒blogging是不是在忙著什麼偉大計劃。

我沒有,我只是懶,而且早睡早起計劃打亂了我的人生(就是變成早睡晚起,一直在睡)。

不只懶,還沒自信地覺得我的生活太瑣碎不值一提,正好也沒看到有趣的新聞。

雖然早睡早起,行動力又減弱,但其實我也默默地做了很多事耶這段時間,報告病人。

不只慶祝了自己的生日,還慶祝了三結義、花/達的生日。

我還團購了要到今年12月才能交貨的煎餅,其實我根本沒聽過它,但看到要12月才交貨,我判斷這絕對是一家不得了的美食。

做了二件很open的事唷!(好值得一提)
1:買了新手機(這背後要做很多功課),賣了舊手機(這背後要拍很多照去y拍),我的nokia6500賣了3000元(神氣),而且拍了二天就賣出,「迅速,有誠意,優良的好賣家,交易愉快」,謝謝買家回覆評價,我是啊,很優呢。重點是,我是約面交的,良家少女面交好危險唷!幸好買家也是正常的好人。

2:雖然個人資料裡有寫我的msn,不過目前為止其實很少人(是沒有吧!)直接加入,前二週有個小朋友加入我,很週到地在加入的訊息裡寫要問新加坡/馬來西亞巴士的事,我欣然接受,雖然在對談裡有曝露出我的兩光,但對方沒有很嫌棄,醬交到朋友算很妙,對我來說。

可怕的是,小朋友比我還兩光,出門當天都還很霧殺殺,都要去搭飛機了我們還在研究怎麼從馬來西亞打電話回來(我發誓我會,真的(擦汗)),而且他是要帶媽媽去14天,讓我都擔心起來了啊。整個鄉下人的熱情都燒起來了,最後我留電話給他,讓他14天裡有問題可以找我,其實是留給他心安的,我那麼浩呆,最好是能解決什麼。事到如今,小朋友應該快回來了吧,都沒打給我,表示沒問題。(嗎)


最有重點的是由罵罵號夫婦所領軍的「蕭婆瘋宜蘭」二天一夜行。

這趟行程我說去宜蘭,不是回宜蘭,這個宜蘭跟我住的那個不一樣。

真的不一樣,我們選的民宿就在壯圍,但我一直到第二天才認出那民宿明明就在我的超級好朋友林員外家隔壁,而我竟然認不出來,這就不是我住的那個宜蘭啊。

雖然這個旅行團是由不合群、愛吵架、脾氣差、怒點低的蕭婆組成,而且當中完全沒有和事佬的角色,但我們卻順利地完成遊程,而且沒有人在中間決定絕交,旅伴就是這麼重要。

蕭婆幫的毅力跟耐力都好強喔,我們征服了38度,第一天中午冒著中暑的危險去清水地熱煮雞蛋,第二天正中午忍著快要流的鼻血去吃碳烤,遊程因為叛逆而順利,因為正午去煮雞蛋的人真的好少(笑到哭),大家是在我們要離開時才進去;人氣碳烤則是我們正中午人家才剛開店就衝去了,都不用等座位。

那個歐仔真的很大,又鮮,小卷、蝦子不只鮮,而且烤得剛剛好。我po上flickr,詢問度好高,統一回答:那是在員山的嘉澎碳烤,自己去google地址喔,食尚玩家介紹過。而且價格超合理,我們六人吃1600元,飽咚咚。當天是店家週年慶,不但送飲料,還送蛋糕,罵罵號老公的肚子明明要爆了,還堅持把送來的蛋糕吃完,這就是我們宜蘭人的情義!

↑歐仔這麼大,速速速~鮮!

↑壯觀吧,烤不及客人吃啊,快快!

↑艾瑪在阿布達比,奢華感是室內外溫差大,兩萬流汗了....

↑蔥咖啡沒有那麼難喝好嗎?上面綠色是蔥粉,喝起來其實蔥味淡淡的而已,倒是殺娃點了「蔥冰淇淋」,濃到大家叫不敢,我是覺得....,嗯,算是此生吃過最妙的口感之一。(蔥咖啡與蔥冰淇淋在三星青蔥文化館有賣。)

↑清水地熱,你懂又熱又嗆的感覺嗎,那個煙會隨著風向攻擊人。

↑我在點菜(好會點,勸你去嘉澎碳烤一定要點歐仔、小捲、雪螺),這張的重點就是,我不露臉會比較美。

↑烏石港,旁邊滿坑的人海,我們幾個看起來卻很百無聊賴,又不衝浪,衝浪猛兒又離我們好遠。在沙灘一直看自己的腳也不是辦法。硬要下車就是醬,我們快回到我們的咖啡廳好了(ps有冷氣)。

在烏石港我們停車花了好大的精神,這件事對宜蘭人來說好感傷,不只是烏石港,自從北宜高通車以後,宜蘭就不是我認識的宜蘭了,我懷念高中時可以自在地去小水牛、黑店吃冰,去雅軒吃廣東粥,去北門買木瓜牛奶,坐在運動公園的草地上吃對面老陳的炸雞排,而現在去哪裡都塞,我們只好把大路讓給觀光客,自己走農路。

我跟艾瑪抱怨,我討厭你們外地人,幹嘛來跟我們搶馬路。她說「那你幹嘛來台北跟我們搶工作」。

輸了,可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