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4日

去看美人魚畫畫

2010月1月30日,星期六,下午,有攤嗎?一起去看「美人魚」。

「美人魚」是我朋友瑤的插畫小畫展之名,稱為「小」,她還不是羽翼已豐的大咖,也不是日進斗金的插畫名人,「小」,很親切,很帶感情,也很有誠意,是「大」的開端。至於為何名之「美人魚」,那是她開始投入畫畫的心境,在下面有她自己的說明。

瑤的作品簡單有個性,又有些純情,在華山的雞屎藝祭(GEISAI)參展時,我去探班,剛踏進會場,會被其他參展者五顏六色及炫麗的作品,短暫迷惑住,繞了一圈之後,你會發現被瑤簡單的筆觸與心思抓住最久,很樂意每張每張再翻來看一下,那是幾百萬次翻雲覆雨以後你渴望的一個單純牽手感動(我在說什麼),是想到高中那個陪你等公車的男孩再度現身,也是突然想像到自己十年後的大屁股而上心頭的羞羞。

不過,這些只是我的解讀,你的會有不同!2010月1月30日下午2點,有開幕派對,其實就是用很溫馨的氣質在吃吃喝喝啦,瑤說會幫大家準備好吃的,歡迎大家一起來玩!



美人魚  by 瑤
---------------------------------
美人魚指的是一種心態。

某天回家的路上,突然,覺得身為一個每天規律上下班的兼職藝術家真像條美人魚,美倒其次,而是,半人半魚,半靈半獸的條件,彷彿卡在現實與夢境之間,生活的很賣力。

2009年元旦那天,我決定開始畫畫,反正沒人知道,也不必給別人知道。

選擇畫畫是因為直接,並且可以獨立完成,面對著一張又一張的白紙,不知道能浮現什麼?

剛開始,我只買宣紙、紅色壓克力和鉛筆,在不知道自己有什麼才能之前,先別太花費,現在,我還是不敢一次買太多顏色,怕忙不過來。

隨便畫,拼命畫,腦袋浮現什麼畫什麼,畫壞就換下一張,畫畫畫。

我想哭的時候,她會掉眼淚;我安心的時候,她會微笑;聽音樂超high的時候,他們長的都很天……。

我畫了很多人,這些人我都不認識,他們一個一個跳出來SAY HELLO,在我下筆的那刻,每一個畫面像是有一個故事待講,而我留給你想。

中間發生很多事,
就這樣「有時覺得自己真棒;有時覺得自己沒什麼」的心情下,莫名其妙地畫了一年。

朋友們的鼓勵使得美人魚身份終究曝光,雖然畫畫純屬個人,但沒有朋友們的支持,很難走到現在。

展出的畫都是這段時間所畫的,抽象或具象都是一種嘗試,

如果我的畫能夠安慰到一些人,看了會笑,哭也好,我覺得很榮幸;如果不,我還是會再畫下去,敬請期待,謝謝大家。

2010年1月11日

跑吧,趴灑的熱血魂

我討厭運動!自從卸下排球小魔女的光環、手臂上的肌肉升級為蝴蝶袖以後,完全受不了流汗與心跳加速的感覺,但是這幾週我卻做了幾次「被動式運動」,都是被趴灑逼的!壞狗!


被動式運動一般是指不用自己動(自己要動的叫主動式運動,像跑步、仰臥起坐..),躺著或坐著就有人幫你推推推、按按按、拉拉拉,像按摩、指壓、騎馬機不要走不要走都這類的,然而我的被動式運動要自己動自己跑,超累的。

我想到了,這不叫被動式運動,純粹應該叫「被迫式運動」,超不願的!

昨天,我的被迫式運動是跑步!

下午帶趴灑去散步,回來時我爸正好要出門,就在距離廿公尺的地方,趴灑看到我家的車子從車庫出來,正要往我們的反方向開,他馬上拔腿狂追,土拉(土狗X拉拉)在必要時候就會切換成土狗模式(*),全身的肌肉全都拉緊喔,用衝的!一付下定決心要跟的態勢,不管我怎麼叫都叫不回來,他真的頭也不回喔!一般他大概追個幾公尺就會放棄,沒想到他這次一路追。我在後面一路也狂奔,因為前面我爸會通過濱海公路,如果趴灑再追,在濱海公路口會很危險,他平常只在家後面小路活動而已,完全不會過馬路。

(*)那個必要時候包括追貓(被貓追時自動切回孬種拉不拉多模式,他有次被貓嚇到尖叫!真的!他尖叫還倒退三步,全被我目擊)、在泥巴裡滾、在草堆裡吃草踏草、在廢棄蝦池追水鳥..等。

青春母女檔 村裡尋狗

接著一個轉彎,完了,車跟狗都被我追丟了(我們村子的路真的有這麼複雜嗎,也沒有吧),我不懂我爸幹嘛還繼續開,心裡急死了,馬上邊call我媽一起追,一邊繼續找,我爸要先去朋友"狗伯"家接他,再一起出發到宜蘭市買茶葉,所以我應該是跑到狗伯家就可以找到人跟車跟狗,但我實在太驚慌了,怎麼想都想不起來狗伯的家到底在哪裡,就一個人在大福村補天宮(神氣)前面的濱海公路來來回回地找。由於我們村子裡很少出現妙齡少女(真的啦),所以那些在自家門口還有雜貨店前面的阿姨阿婆還有停紅綠燈的阿伯還一直看我!而目前為止我還沒找到人跟車跟狗,心裡好氣我爸,他從後視鏡應該有看到趴灑吧,應該要停車先把他載回家啊!

然後我看到我媽遠遠地跑來,接著就是青春母女檔千里尋狗戲碼(其實才幾公尺而已啦),村子裡的人應該都很好奇我們到底在瞎忙什麼,真是有苦說不出。沒過幾分鐘,就看著車跟狗一起從巷子出來,狗伯已經在車裡了,而且一直大笑!一直大笑!笑趴灑追得莫名其妙,笑我們人仰馬翻我猜,一旁的路人小朋友看到趴灑,好開心,一直喊,「小狗耶(他是大狗好嗎)!哈囉!哈囉!小狗!」他不知道趴灑是一隻壞狗,害我奔波好久。

不懂他到底在堅持什麼

事情還沒完,我媽抓著趴灑不要讓他再跟了,可以讓我爸順利去買茶葉,沒想到我爸才開走沒幾公尺,我媽稍微放開手,趴灑馬上又繼續追,這時在馬路對面二樓看戲的大叔還指著趴灑大吼「他又追去了他又追去了啦」(台語),趴灑這次也太堅定了吧,我真的不懂,他幾時開始喝茶了,才買個茶葉,有必要跟那麼緊嗎,而且他是跑在濱海公路的路中央,我要哭了我要哭了,太危險了啦笨狗!

後來是我爸繞了一圈把在後面追的趴灑引回家,事情才落幕,被迫式運動真的要拆我的老骨頭。不過後來趴灑沒有被罵,被罵的是我爸,哈哈。車子在過馬路和狗伯上車時停下來,趴灑都會依習慣站起來趴在車窗上看爸爸,但這些都沒讓我爸興起一點點載他回家的念頭,哈。

上次,我的被迫式運動是騎自行車

那天我弟要去跑步運動,正好我要帶趴灑去散步,只要我跟我弟回家,趴灑除了平常每天的兩次散步以外,還會多出很多次放風機會,他是好命狗,每天在鄉間小路奔馳。

我弟出發大概100公尺,我把趴灑的鍊子打開,「我們去散步」的「步」還沒講完,他馬上衝出去,看也不看我,狂追我弟,一模一樣,連回頭看我一下都沒有喔,一直追一直追,我跟著跑了幾步,真的要命,一定追不上啊,我還看到我弟不時停下來回頭大喊他「去!去姐姐那裡!」,但趴灑聽不進去,還是繼續追,我只好回家騎自行車,但我實在輸在起跑點,等牽車出來,趴灑已經追到大概就是如果我不戴眼鏡,以近視300度的視力看不到的範圍。

很溫馨的全家運動大會串

我只好又一直騎一直追,然後,我弟也沒要回來的意思,不過他這還好,因為他跑步的路線不會有大馬路,對趴灑來說不危險,我會追去是因為我弟運動的路線很長,以趴灑的體力跑不完全程,天啊我真是貼心的好主人!只是趴灑沒有體會我的柔情(攤手),結果路跑的情況一直維持著我弟在前面跑,趴灑在大約10公尺的後面追,而我在趴灑後面50-60公尺騎腳踏車邊追邊叫他給我回來,一追追到隔壁村。

狗兒也有屬於他們的熱血(打燈倒下)

到隔壁村,我弟終於停下來,我跟他前後距離大概50公尺,趴灑在我們中間,我弟叫他跟姐姐回來,趴灑看看我,還是沒有要回來的意思,我弟走兩步他也跟著走兩步,而且重點是趴灑明明喘得要命,應該腳都要軟了,我不懂他是在幾時開始有了路跑的熱血魂,最後我弟一直叫他回來,他才想通跟我走。我真的要累死了。

然後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一隻很兇的狗,趴灑竟然就定住不敢走,他真的嘖嘖嘖,孬死了,後來是我叫他到我旁邊,然後我做勢要趕走兇狗他才亦步亦趨跟在我腳邊,沒用的東西,還害我累慘。

寫了這篇後我想貼上趴灑的照片,所以又順便看了他小時候,邊看邊笑,我們家趴灑真的是一隻長得很逗的狗,小時候的照片跟影片我看一次笑一次,他不只長得逗,很多動作跟行為也好笑,雀雀跳、扣扣跟、瘋狂咬,有時晚上睡前想到他的模樣我還會不由自主地笑出來。


↑ 趴灑之土狗模式,廢棄的蝦池是他的專屬泳池,非常vip,趴灑最愛在裡面追水鳥以及撿我丟下下去的木頭。


↑ 仔細看,他的肚子跟腳都是泥巴,很愛穿馬靴回家。ps.他在笑,超飛揚的。

↑ 其實有時蠻帥的。而且這樣拍好瘦喔,他根本胖到快把項圈撐壞了。

接著是比較小的時候的照片

↑ 玩具很多,無辜的眼神、憂鬱的眉宇之間以及帥氣的大耳朵騙了好多少女心。


↑ 他小時候好愛睡臉盆!不是我們拿給他的喔,是他自己爬進去睡的,原本他跟我們一起住在家裡面,但實在太皮了,亂咬東西又不時雀雀跳、跟東跟西、妨礙人家走路,所以4個月大就搬出來住院子,連他的小臉盆公寓一起搬,很有安全感吧,都不擔心側漏,你看他睡多好!

↑ 大耳朵不用多說,絕對是笑彈,看一次笑一次,太逗了太逗了,好愛他的不成比例!

2010年1月8日

一些絲絨早晨與(可能很瑣碎的)其他

天啊這標題太文青了,我恐怕內容讓人失望了。

早上,跟昨天或明天一樣的一個平凡的weekday,下毛毛雨,氣象局說有冷氣團,卻也沒感到特別冷(到這裡還是有點文青,但我有預感下一句會開始走樣了),根本是一個做什麼都提不起勁的早晨,來一下音樂再去上班好了,聽Slowdive的Some Velvet Morning,說不定有意外的心情轉變。

不翻沒事,一翻翻到兩張Souvlaki,就是Some Velvet Morning所在的那張專輯。而且一張是全新到連塑膠模都還沒拆!

這會是發生什麼事,我有兩張同樣的專輯,而且我肯定沒有人送過我。

其實這兩張嚴格來說算是不太一樣,一張是'94年原版,還沒拆的那張則是2005的再版,再版的是雙CD,有Bonus track,但我仔細一對照,Bonus track的歌有的在'94年那張就有了(有時候連一些擁有超乾淨靈魂的音樂天使都會跟你騙錢)。

房間裡如果可以莫名其妙多了東西,為什麼那東西不能是鈔票呢。北七,應該是我某個時刻以為我沒有Souvlaki,所以上網再訂了一張,然後又覺得才買一張太浪費運費了,所以一次又買好幾張別的,(明明買越多運費也越多),然後我有一個小樂趣是CD一堆買來不一次開,一天開一張,每天都開心,於是開到某一天,我以為我開完了或忘了,這張沒有開封模的Souvlaki就這樣一直躺在那裡。


以前阿寶說過,她有次在某地方聽到某一首她熟得不得了的歌,讓她好想回家衝回家拿CD出來聽,趕回家翻來翻去才發現她根本沒有那張CD,而她以為她有。就是你趕回家想大便卻只噗一個屁,太滄然了這。

難怪我一直覺得房間好擠都快爆炸了,應該是我有三本一樣的書或八套一樣的漫畫,而我一直沒有發現。

上班之前就先經歷這些瑣碎的心路歷程,你能說不累嗎,真的太瞎忙了。

一些絲絨早晨當然是我亂翻的 這只是一個feel

Some Velvet Morning是6o年代的經典,原唱是Nancy Sinatra跟Lee Hazlewood,原唱其實我不愛,sorry,我是因為Slowdive才知道這首歌,Slowdive之外,Primal Scream版本的Some Velvet Morning也是好讚(想到Primal Scream我都會很雀躍微笑,怎麼說呢,就,他們有一種鄉下人的開朗氣質,但,他們明明來自蘇格蘭最大城市格拉斯哥,(好想念!)),有了Kate Moss的加持,連(我心裡)超喜感的Bobby Gillespie都變性感了,你聽聽那些氣音,耳朵好癢,哈哈。

Some Velvet Morning by Primal Scream featuring Kate Moss



當然也要聽Slowdive的版本!

Some Velvet Morning by Slowd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