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6日

我阿嬤是班傑明…

關於我阿嬤,我大略提過她嚇壞我的事:明明只有我跟我媽,她卻問說怎麼那麼多人。那是過年期間,年後,她因為年紀大+血糖不穩,住院了。在病床上的她,跟未住院時差異甚大,一下子老了廿歲,原本可以自己舉著輔助架在家裡走來走去(只是會迷路),變成連坐都坐不起來的硬梆梆老人。大部份的時間都沒什麼力氣講話,有時也會錯亂,或認不出親人。

一個月後,阿嬤出院了,不是因為她變好了,而是醫生覺得再住下去,也不會有什麼進展。

阿嬤變成嬰兒
那段時間,三、四個星期吧,阿嬤只能躺在床上,做什麼事都要呼叫全家,要扶他起來,要坐輪椅,要坐這樣,要靠那樣,要吃這個,要喝那個,要尿尿嗯嗯,"阿嬤,爸明明有幫你包尿布"(攤手),有時好煩喔,老人好吵,又好像小孩,不讓我爸去上班(還哭了)。很妙。最妙的是她沒有行為能力,要我扶她坐起來,我把她扶起來,手一放開,她就像不倒翁一樣倒到另一邊,像還不會坐的嬰兒;然後是一直要坐她指定的姿勢,但是把腳垂在床邊她根本做不到,她膝蓋彎不了,屁股也坐不起來啊,要一直解釋給她聽,說她辦不到,但她一直以為她可以。

阿嬤的無行為能力是連手腳都舉不起來的那種。我有偷聽到她一直在自言自語埋怨為什麼大家要把她的手腳綁住,但是,重點是,我們根本沒綁她啊!是她自己舉不起來!有天半夜,阿嬤又在呼喚家人,我媽聽到就去問她要做什麼,結果阿嬤要我媽拿剪刀給她,我媽心中一陣慌亂,阿嬤會不會想不開,結果阿嬤用手指比剪刀咔嚓咔嚓的動作,說要把綁她手腳的繩子剪斷(攤手),咔嚓咔嚓,阿嬤好逗,我好無言。

按不完的阿嬤時間軸
我阿嬤已經高齡93歲了,如果追蹤阿嬤的時間軸,→ 鍵大概要按一萬次才按得到出生年,在那之前,還會經過台灣退出聯合國、十大建設開跑、戒嚴開始、375減租、228事件、國民政府退守來台、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治時期,喔說不定還有第一次世界大戰…..,阿嬤格局好大!

我對於阿嬤隨時都可能離開,已經從害怕,到漸漸想通了:至少我阿嬤可是格局大、歷史悠久而且對我們超和藹可親的好老人呢!我想,有的人即使離開了,你還是會覺得他一直都在!有的人雖然你知道他活著,卻覺得他早就死了,而且是下地獄去了

我媽在那段時間跟我爸說一句話,一直留在我心裡,"不用一定要活多久,路好走就好了!",路好走就好了,我成熟到懂這句話了,而且我已經知道"路好走"是人生最重要最重要要追求的事!

阿嬤開始偷偷秘密行動
我一直強調"那段時間",因為,在我爸媽悉心的照顧,加上我阿嬤強韌的生命力,幾個星期以後,阿嬤竟然偷偷地學會可以自己坐起來了,她會出現在廚房地板,不知道怎麼跑去的;會坐在床邊把整個房間掀開來,說要找東西;會自己坐她當初指定的姿勢,就是把二腿垂在床邊;會莫名其妙地出現在客廳;會把尿布扯掉(這很over,因為她還是不會上廁所,我媽因此一天要洗二次床單);還是不會走路,應該是爬到客廳的吧,好可怕,如果不是爬的,也不是走的,那…..

總之,阿嬤像班傑明一樣年輕回來了,說話也精神許多。

只是有時還是很錯亂。

阿嬤,我不會被你嚇倒的! 
有一天她一直喊渴,我拿水給她喝,她喝完把杯子還我,我說我放桌上,一會兒你要喝再跟我說,她點頭,過沒多久,她舉著手,西西蘇蘇地不知道在對我說什麼,我聽不懂,什麼杯子什麼拿去什麼的,我發現她的手指圈成杯子的形狀,我想是要再喝吧,就把杯子魯到她手邊把她手扳開,把杯子放在圈起來的手裡......。當時她的表情有夠玄妙地,充滿不解,我也好不懂。

喝完我再把杯子放桌上。過沒三分鐘,阿嬤又西西蘇蘇地在講話,一樣什麼杯子什麼拿去什麼桌子的,靠在椅背上的手指還是圈成杯子狀,bingo!我懂了!我懂了!阿嬤是說:幫我把杯子拿去桌上放。阿嬤手指一直圈著不放,是她以為手上有杯子!!所以我就假裝把她手上的杯子放到桌上。我高中有參加過短時間的話劇社,難不倒我。而且。我很鎮定。哈。

還有一天下午,阿嬤坐在輪椅上,突然說對我說,"「黑甜」(台語唸偶滴)來了,快拿椅子給她坐"。「黑甜」是我阿嬤的姊妹淘,他們以前每天都混在一起。

阿嬤說「黑甜」來了,要我搬椅子給「黑甜」坐。你懂了嗎,沒人,只有我跟阿嬤在,根本沒有「黑甜」!但我還是很鎮定地搬椅子到我阿嬤腳邊,問她"坐這裡可以嗎",阿嬤說"可以"。然後我就進房間,換我媽陪阿嬤,我媽後來說,阿嬤跟「黑甜阿嬤」聊了一下午,阿嬤幾乎一人演完所有的戲,幻想有人在跟她對話,"黑甜你怎麼那麼久沒來?"、"哎呀對啦你現在也是很忙啊沒空來吼"…blah ..blah..

一直到晚餐時間,我媽對阿嬤說"好了,「黑甜」該回去吃飯了",阿嬤才叫「黑甜」回去。

我阿嬤逗不逗?我跟你說,這件事最萬幸的是,「黑甜阿嬤」還好好地在她家,她還在,你懂嗎,「黑甜阿嬤」還在!不然,當我阿嬤要我搬椅子的時候,我就尿褲子了。

這部份遺傳失靈了
我會說阿嬤有強韌的生命力,是因為她從不放棄,她明明只能坐,卻老是要我拿鞋子給她,硬說她會走,明明站不起來,會叫我拉她一把,還怪我拉她拉得不夠力。我媽覺得我阿嬤會長命百歲,因為生命力很強,可以從什麼都沒辦法做,再到自己坐起來。

不公平,阿嬤的意志力都沒有遺傳給我,我超容易放棄的啊,我猜如果讓我掉到河裡,我應該會馬上放棄求生念頭,反正我又不會游泳。


有些人是藝術家,有些人游泳,有些人懂鈕扣,有些人讀莎士比亞,有些人是甜心,有些人下地獄,有些人是娘娘腔,有些人是媽媽,有些人是長命百歲的阿嬤

2009年5月19日

大堡礁島主之外,還有爽缺!

【不正經報導】

大堡礁保育員人人都想當,每天只要清潔魚池、養魚、寫部落格、回報總部工作情況,6個月就有15萬澳幣,還有工作比這更爽嗎?

有!

英國獨立報報導,爽缺還多著,世界上令人眼紅的事太多了,還是有很多跟大堡礁島主一樣,環境優渥、工作輕鬆地不像一個工作的工作 (繞口)。

每天喝啤酒,工作不怕發酒瘋?
Ms Moores,TESCO的啤酒採購,她的工作會令全世界的男人嫉妒死,工作內容是喝啤酒,從上班喝到下班,而且是喝來自世界各地的啤酒,有時一次要喝20幾種酒,"我男友超羨慕我的工作"。(哪個酒鬼不?)

冷得要死,閒得要命
Tony McLaughlan,英國南極調查隊派駐南極的電工,工作環境不怎麼優,氣溫在攝氏-50度,離家9千哩,但你想想,在這麼荒涼又人煙罕至的地方,需要出什麼任務?肯定閒地要命,每天可能只要餵餵一起工作的狗 (我猜的,MAYA就是在南極洲出任務),卻有百萬年薪,英磅23,000元 (台幣1,148,595元),還含食宿喔。當初這項工作在BBC打廣告時候還把電話熱線擠爆。

玩滑水道,不用買票,還可以領錢
Tommy Lynch,不用忍受酷寒,也不怕喝到胃穿孔,他是遊樂園裡的滑水道測試員,測試地從賽浦路斯到葡萄牙阿爾加維(the Algarve)、埃及、西班牙馬約卡 (Mallorca)都有,工作輕鬆且又走遍世界,Tommy Lynch說"我確實擁有全世界最棒的工作,每次說都沒人要信"。大家應該不是不願意相信,而是不願意接受!

睡覺也有得賺,比躺著還好賺
Leigh McCarron,睡眠品管經理吧!每週花3、4次睡覺,以檢視飯店的床好不好睡,而且只要睡覺,一年就可以賺6萬磅 (台幣3,019,727元)。這個工作最爽,我投他一票!

幸運男人,邊流口水邊賺
如果說工作滿意度的話,最滿意的人是巴西的人體彩繪師Betto Almedia,他的工作是在里約熱內盧嘉年華期間,幫那些準備參加嘉年華會的美女做身體彩繪,畫一個人大概是二個小時,每天畫二個人就有660磅 (台幣33,217元,台幣喔!怒不怒!)。Betto說"你絕不相信有多少人要來應徵我的助手",還說"嘿~這工作很辛苦的,人家我工作很認真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其實我並不羨慕大堡礁島主,畢竟清潔魚池、養魚都令我興趣缺缺,而且我很細心地考慮到工作細節,工作環境雖有美景,但是餵魚養魚都是魚,沒有朋友,沒有同事,沒有烏合之眾,這樣我要講誰的壞話?

我心目中的好工作
話說回來,其實好工作不用找遍全球,我心裡就有一個perfect的工作。錢不用多,工作有達到舒爽原則就好。這個工作職位很多公司都有,但是要靠求職者的小心判斷以及一些社會歷練才能找得到,當然,也是有人很幸運地就卡到這個位子。薪水呢,有的高有的低 (廢話)。我過往的工作常看到這個職缺上佔著人,卻輪不到我。仔細想想,你公司一定有一個以上這種職位。

那就是"冗員"!

我超想當冗員的,為什麼我們公司不缺呢?

2009年5月12日

虎母無犬女啦

今年的母親節沒有蛋糕也沒有紅包,我準備了免費的禮物,我媽就好開心,真的好容易打發。

母親節大餐則是在前一週就吃了,而且吃了一整天,那一天我們全家幾乎是在新月度過的,中午吃義大利麵,吃完全家回家睡午覺,睡醒,都還沒消化完,就繼續出發去吃晶英酒店的buffet,有我妹在的地方,行程都好趕,對了,勸你要吃的話一定要早點訂位,我們是在前一週訂位還訂不到午餐,只能吃晚餐(順道一提,礁溪老爺的下午茶也最好要訂,我們也碰過客滿,宜蘭真的好over)。那晶英buffet好不好吃?不用錢的都很好吃,李存摺他爸—李董招待的,真的特別美味!

好瑣碎好想附帶再一提,之前有說李存摺因為個性太差,被送去唸吃素的佛教幼稚園,有人想知道情況或成果嗎?我告訴你,沒用!我妹每個月花一萬多都白花的,為什麼不拿來給我花啊?受教育白搭啊,哈哈哈,存摺個性還是很差,不高興還會拍桌子,嘖嘖嘖,唸書唯一的進展是他食慾變很好,以前都沒在吃東西,現在變大胃王,可能學校伙食太差,我好想笑,哈哈哈。

所以,母親節當天,我,宅女,在家。

發現了一項遺傳學的大秘密。

原本我以為我只有脾氣差、情緒化、沒耐心、目中無人、愛鬼叫、愛怎樣就怎樣..是遺傳自我媽 (嗯她缺點好多!),沒想到我把事情想得太單純了。

最近我媽是soho族,她把成衣廠的衣料拿回家裡車(這裡"車"是動詞,車衣服的車,台語),在家工作不比公司或工廠,雖然工作量一樣,隔天工作車會來把當天車完的料送回工廠,但是在家真的太好瞎摸了,我觀察了一整天,就看我媽一下跟我爸聊天(連吃一塊蛋糕也要列出來給我爸聽,我媽真的很瑣碎),一下因為我們聊天正聊到某某某,搞不清楚某某某是誰誰誰的兒子,我媽又跑去翻全鄉通訊錄出來查(誰是誰的兒子真的一點都不重要,但我媽堅持要翻到某某某住的大福村第一鄰那一頁去查清楚)。

之後呢,一下是回宜蘭過母親節的阿姨們來聊天,再來又跟她的好朋友虹虹阿姨去騎腳踏車,然後說要煮雞湯給我喝,跑去把雞肉退冰,接著差不多要做晚餐了,等晚餐過後,她又帶趴灑去散步,而且她在工作當中會一直說「好了!我要認真車了!」,要我爸不要跟她聊天,卻又不時地跟我爸說,「我跟你說我今天吃什麼好不好?你要不要聽?」
(誰要聽啊,無聊死了)

然後三更半夜她才吵著說啊啊啊今天又要車到幾百點了哎唷哎唷!結果她就車到半夜我都睡了她才收工。

我明白了。

是誰害我交稿前一天老是熬夜邊抱怨命好苦邊把稿子寫完。
是誰害我跟我弟我妹哭著在開學前一晚趕一整個暑假都沒寫的暑假作業,我妹幫我找糖果紙,我幫我妹寫書法,我弟在編日記...收假前的家庭工廠太辛苦了。
是誰害我求學時只要把書本拿出來,就會開電視跟不斷開冰箱。再拿cd出來,用一小時的時間決定要聽什麼,還會再用一小時整理漫畫,最後連地板都擦了,書卻還沒唸。
又是誰害我在大學聯考前一晚的半夜還在看三民主義,而且發現後半本我都沒看過!

遺傳真的太恐怖了,我竟然現在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