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30日

福氣啦!勞動節要聽的歌

明天是勞動節 (連休是勞工最幸福的事之一),慰勞辛苦勞工,包括我,我們來聽工人皇帝 (The Boss) Bruce Springsteen在1984年出品的經典,Born in the U.S.A,1984年我過的是兒童節,嘖,時光飛逝。

Born in the U.S.A被當成是美國的愛國歌曲,但實際應是要表達藍領階級無法掙離的封閉世界,以及不知何去何從的感嘆,金包銀就是了。不重要,我也不確定我的體會是否正確,重點是它的音樂性,前奏一出來就會激動到腳軟啊,就算只是看youtube,也忍不住想舉起手跟著打節拍。好期待Springsteen喊完one、two、three、four,之後下前奏,喔嗚,快把阿比跟伯朗咖啡拿給我!

先看廿幾年前,1985年,在巴黎,Born in the U.S.A的live演唱,白色T shirt,褪色牛仔褲,吼出來的嘶啞聲音,辣此right!那就是工人皇帝!

再看2008年,去年,Springsteen在瑞典Gothenburg的Ullevi體育館的live,相隔23年,我從兒童變成資深勞工,Springsteen從工地主任變成都會型男,不變的是這首歌與Springsteen依舊充滿吸引力,我的手又要舉起來打節拍了!

Born In The USA by Bruce Springsteen, Paris, 29th June 1985


Born in the U.S.A by Bruce Springsteen, Ullevi, 4th July 2008


順道一提,1985年Springsteen也曾在Ullevi開過個唱,當時觀眾人數創下Ullevi紀錄,超過64,000人,6萬人有多少?把礁溪鄉全鄉鄉民加上壯圍鄉 (我家鄉)鄉民都叫去看演唱會也不到6萬人!

**********************
同場加映我最愛的Bruce Springsteen作品
Streets Of Philadelphia,電影<費城>的主題曲。

Streets Of Philadelphia by Bruce Springsteen


就在我寫完這篇,而且把右欄第一格改標成Bruce Springsteen的另一首經典Born To Run後的這刻這秒,電台正也播出Born To Run,好毛好神準這緣份!

2009年4月15日

來一首Secret Machines

每天都想寫些什麼,但每天到了這時,就只想一睡解千愁...

今天不適合苟且,今天有了M新做的主圖,美吧,要振奮地送一首歌給他,微薄的報酬,誰叫我們是soulmate (曾艾瑪看到這裡會吐,幸好跟音樂有關的她看第一句之後就不會看下去,她看不到這一行就會關掉視窗)。

前幾天M問我最近聽了什麼,我答不太出來,我還是沉迷在我永遠離不開的那些,Jesus And Mary Chain,My Bloody Valentine,Slowdive,Chapterhouse那類的,很後來才想到,對,我明明每天都在聽Secret Machines,所以,今天我決定送M the Secret Machines在去年底出的同名專輯裡這首我一直repeat play的Atomic Heels。

我記得上次寫The Secret Machines,M有留言頗喜歡,Atomic Heels對我不算有特別的意義,但就是很喜歡,每天都聽,我很愛TSM音樂裡會一直重複某些小節的部份,那些小節裡都有很重的鼓,很有行進的感覺。

TSM是很特別的團,一般樂團有不合團員是正常的,團裡有兄弟更會不合,好像感情越差越有個性越rock,但明明很沒水準,像我非常討厭的Oasis就是(我說的是非常討厭,不是沒感覺或不喜歡,是非常討厭!包括音樂!),TSM的副主唱、吉他手、keyboard手的親兄弟Ben在2007年離團另組School of Seven Bells,與TSM分開後大家好來好去,互送祝福,沒有攻擊沒有吵架,兄弟~~派大星~

Atomic Heels by The Secret Machines

2009年4月3日

彭管打你現在道歉還來得及!

一個城市 七八個朋友
旅遊生活頻道裡一個城市只有六個朋友,我有七八個,不是硬要比別人多,是因為我朋友中,女的都蕭婆、男的都蕭郎,而不管男女都就七八耶!

----------------------------------------

彭管打,我的大學(不成材)同學,某外商廣告公司什麼的總監(之類的),曾有瀕死經驗,已婚,育有彭大海一子,對於小孩是男生頗有微詞,因為女兒快點養大嫁出去就脫手了,兒子會糾纏一輩子。

看彭管打那付鳥樣子,再加上我們從大學到現在十幾年的交情,我真的無法接受他工作上的頭銜,事實上我還搞不清頭銜是什麼。喔,你們有沒有發現,大部份的好朋友,你反而不會知道他們的工作到底是什麼,彭管打一定不知道,我每天去公司都在掃廁所抹地。我還記得幾年前(也許是十年前吧)彭管打得到他這份工作的當天(或隔天),正好來我家幫我修電腦(竟然輪到他,就知道我當時真的沒朋友),那種終於得到一個好工作的意氣風發與雀躍,都還沒做就發了(事實上也該風發一下,畢竟該公司在當時是第一大)。

我要說的是,就算你朋友做了多了不起的事,在你眼裡,還是會被打回那個你熟悉的廢物,如果我是歐巴馬的好朋友,也只會覺得他就是小時候一直流鼻涕的小鬼。

貪圖享受的虛花男
大學的時候,彭管打以"虛花"(台語,貪圖享受與愛慕虛榮)聞名,在像廢墟的景美屈臣氏樓上(後來聽說變成天香回味,但我很久沒回景美了,不知道現在是..),他的房間在我當時的心中是宮殿。沒那麼華麗啦,但很假拜,大概就像把生活工場的東西都偷回家擺(十幾年前我覺得生活工場很貴喔),井然有序,衣服很凱地買了一整排,吊得好好的,房間裡沒有亂丟的東西,比我房間乾淨一百倍。我很愛去那裡喝咖啡茶(但他不常邀請我,戒心很重,怕我破壞他的感情生活,肯定的,我甜心喔!),重點是牆上還掛了做作的畫,那畫,剛看時很奇怪!好熟悉!在哪裡見過!但,到底是哪裡?

是偷的!那畫是彭管打跟某某and某某(好像是阿錡跟郭瘋子),在某天半夜從男生宿舍偷出來的,彭管打是雅賊!

曾有瀕死經驗
彭管打做過的正事不多,不同凡響的是,他在很小的時候就有瀕死的經驗。千真萬確是他親口陳述於我。國小的某個年級時,有天下午彭管打在家附近玩(好像是玩單槓,我忘了,畢竟那不是重點),結果沒注意到,身邊竟然出現一條蛇!恐怖的蛇像會分辦壞人一樣咬了他一口,慘,彭管打心想屎定了,難道這就是命運,一切天注定,他絕望地拖著傷口回家,然後回房間躺在床上等死(相信我,他真的告訴我他當時好好地在等死),過了一下,他昏迷了,很久又不久後,搞不清楚過了多久,他被聲音叫醒了!是彭媽在叫他吃晚餐,他就默默爬起來吃飯了。這就是彭管打的瀕死經驗。鳥死了!


三溫暖式的默契
以前,我跟彭管打每次約吃飯,都會約到互罵髒話,因為彼此都很78,我要約這裡,他就會罵"*!那裡比較好啦";他要約八點我就會回"*!約九點會屎嗎"。之類的,但奇怪的是罵了之後還是會順利地好好地吃飯,這其實也反應了大部份我們相處的默契。我們愛演表面不和諧的戲,但內心都很偏袒對方甚於自己。

遇到煩惱問他,他不會馬上安慰,反而會落井下石的先78一堆,然後再下他的comment。好吧這也是我給他的特權,我回想人生裡幾個瓶頸,都曾經在他那裡得到一點溫暖(雖然他給溫暖的方式是先澆我一盆冰水),就覺得他應該有這個特權。

你敢說那不是睡衣!
我剛說"以前",現在約吃飯比較沒這個問題,因為彭管打買新家了,我們可以去他家當客人。上次去他家吃飯,好感動,因為我很愛到朋友家時,朋友是穿著睡衣在跟我吃飯聊天,那表示有一定的麻吉程度,那天彭管打全家(含他與老婆小叮噹與彭大海)都穿睡衣,好令人動容。隔幾天後,我跟彭管打陳述心中這份感動,同時跟他說,下次去他家我要穿睡衣去就好,反正不遠。他說"靠北!拎北穿的是外出服好不好",靠,那明明是睡衣,有不修邊幅到那程度嗎,你是雅賊耶!外出服給我穿成那樣,少在那邊,那肯定是睡衣,小叮噹身上的也是!

有些男友人,一結婚就像潑出去的水,連找人都很難,我的彭管打是特例,看這一桌就知道,這是小叮噹為我們準備的迎賓餐,在彭宅的窗口吃沙拉、麵包、水果、濃湯,順便參與他們的家庭生活,這就是我嚮往的朋友生活啊。小叮噹好強!彭管打到底是燒了什麼好香?!

也不是感傷啦
前段時間,彭管打說不知道為什麼那陣子常想到我。我有點懂,我覺得他想到的其實不是我,而是青春時的他。我,只是他的青春時代的具像化,因為我還過著他未婚前的生活:自在,老是為了一些不重要的事情而瞎忙、而興趣盎然。這是他回不去的從前。那並不代表彭管打不喜歡現在的生活,我甚至覺得他很愛!只是我們像走在線的二邊,他跨過去了,而我還在這頭,他偶而想探頭看向我這邊,我則偶然朝他遠望。彭管打,你認同吧?

你現在sorry還來得及
其實,有件事一直卡在我心中十幾年,不如趁這個時候一併說出。

我跟彭管打有一些友誼是建立在早年對村上春樹世界的喜愛,西伯利亞歇斯底里、一直舞舞舞下去就對了,有時一句話他就懂那氛圍。大二或大三或大四(到底是大幾)某堂課,彭管打在上課中拿出某本村上的書在翻,我坐在旁邊,像虫一樣不能專心,轉頭就開始跟他一起翻,喔,當然是翻他那本,你知道,別人的報紙都特別好看!他(一定是跟女朋友吵架)沒幾秒就很惡劣地兇我:"一天到晚機機歪歪的你煩不煩!!"我嚇到眼眶都紅了,但他沒發現。78鬼,去屎啦,彭管打你現在跟我道歉還來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