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2日

猴子愛Peace!

我愛關於猴子的任何事,就像愛觀察小孩的行為。不是因為喜歡他們,事實上我很討厭小孩,好朋友都知道。

我喜歡研究猴子跟小孩,因為他們同時是地球上最坦誠、直接、認真的動物!

他們的思想單純,就算有心機也會被看穿;一掩蓋事實就會馬上露餡;對想要的東西表現地很直接,沒有九轉十八彎,不會故意假裝不要,就算裝也裝不久;他們分不清你穿的是LV或Hangten,所以不會大小眼。

而且,他們還很認真,因為他們不懂玩笑啊。

小孩與猴子的世界有好多我嚮往的東西。

今天又要來報導猴子。

【不正經報導】

Raggie,雷雞,美國的一隻馬戲團猴子,松鼠猴,在馬戲團裡門擔任馴馬表演,最近他所屬的馬戲團正在佛羅里達表演。

3/13愛護動物團體到馬戲團抗議,跟馬戲團團主起了爭執,聲音很大,雷雞在吵架聲中大吼一聲就跑進附近的樹林,沒再回去。

今天我再去google,還是沒有新聞報導雷雞歸隊的消息,我猜它還沒回去吧。

團主說,猴子很情緒化,對很多事情反應激烈。


愛和平才是漢子!雷雞比很多人都還有guts啊!

2009年3月12日

屌! 披頭四學位!

【不正經報導】

不是開玩笑的,真的有"披頭四"這個系!

位於The Beatles的成軍地Liverpool,Liverpool Hope University今年九月要開始招收披頭四研究生(The Beatles, Popular Music and Society),(可能)是世界上第一個正規披頭四學位。披頭四對世界的影響不只是音樂,所以研究的內容除了披頭四與流行音樂,還會有他們帶動的時尚與對整個社會的衝擊,當然,還會有披頭四跟Liverpool的關係。


衛報上有一個小測驗,可以看看你夠不夠格當披頭四研究生,10分裡我才拿3分。

第六題,我真的不知道2003年發生過這件事,美國的某海報公司自作主張,未經唱片公司授權就擅自把Paul McCartney手上拿的煙塗掉(笑到哭)。

我根本不配走在Abbey Road上(其實是上次行程太趕,留點遺憾下次再去)。
▲The Beatles Abbey Road唱片封面

我只能當雞。
▲咦~Paul雞(左二)沒有拿煙

哈,那是一件踢恤的圖案。


我有這件踢恤,歡迎撞衫。



圖片來源:wiki、http://www.threadless.com/

2009年3月2日

香港,香港,怎麼那麼香

香港沒有難吃的東西嗎?為什麼每一樣都那麼好吃?在美食世界發現我是遜咖,因為每一樣在我字裡只打得出"好好吃 好好吃 好好吃",真的辭窮。除了好吃,沒別的。

走走走,要去找吃的囉!

太興燒臘,銅鑼灣
早餐set,凍奶+土司+通心粉,土司烤得剛好,配上有點甜的奶油,好合我的口味,右邊通心粉很妙,一般看到它會覺得有濃厚的起司或奶油在裡面,但一口吃下去心中會一陣狐疑,這是?這是把通心粉煮在中式鹹湯裡,妙。

凍奶第一名!快給我空運來台500杯!你看它的陳列就可以想像,因為冰塊在外面,所以從頭到尾味道都很香濃,奶與茶的比例也剛好,比最知名的蘭芳園奶茶還好喝,強推!如果再有機會去香港,我第一件事就是奔去太興喝一杯凍奶。


恭和堂,銅鑼灣
我不知道龜苓膏可以這麼好吃耶,一直以為它一定要又苦又像健素糖,但這家的是帶點青草味的,口感好爽,淋上糖漿很剛好,果然良藥貴乎正統,草本不離典宗。


何洪記粥麵,銅鑼灣(就是"辣是豬腰"的辣家)
後面都跟我們一樣在拿號碼牌排隊的,"等我吃完啊你們" 。

豬肝魚片雙拼粥,我跟你說,香港真的沒有難吃的粥。

U跟V搞不清楚沒關係,反正它們本來就很像,而且好吃就好!

干炒牛河,顏色看起來很鹹對不對,其實不會喔! 這味道就跟在台灣吃到的港式料理蠻像的了。


蓮香樓,中環
就是這個feel!這就是我要找的道地飲茶樓,一進門就是所有人都在大聲嚷嚷,人聲嗡嗡地才有氣氛。

吃很多,大概一人才1百多台幣,飲茶果然是港式平民美食。婆婆有幫我們點一種麵皮甜甜的叉燒包,在台灣沒吃過那口味的麵皮,好愛。還有一種肉丸子,上面疑似淋了檸檬汁,也是在台灣沒吃過的組合。

餐車一推出來,大家都蜂湧而上,妮妮在中間看到沒,她在找我們要吃的鳳爪,但沒有,幸好我們也吃飽了。

吃好飽,點不到鳳爪也沒什麼遺憾 ,好茫。

蘭芳園,中環
馳名中外,多少人拿著旅遊書去找它啊,一定要來一杯啊。 可以邊喝邊搭半山手扶梯去觀光。香港凍奶第二名。

檀島咖啡,中環
檀島的菠蘿包每本書都有介紹,一定要來一下啊。 這杯是鴛鴦,還是凍奶好!

阿寶在檀島咖啡的早餐set (當時是晚上喔),看造型就知道太興的比較有贏面,這一set太平淡了,而且太興的蛋是起司蛋。

題外話,檀島指的是Honolulu,這件事我有驚一下,同時害羞於自己的後知後覺與缺乏聯想力。不過我應該是少數發現可以從檀島咖啡中環店裡直接搭電梯下到皇后大道的觀光客,smart有沒有加一分?


義順牛奶,銅鑼灣
從今以後,我也是個吃過道地薑汁撞奶的人啊!(神氣)那奶味.....太強啦!凍的熱的都好吃!

原本我以為吃不到了,因為當天早上我們先到銅鑼灣的另一家義順,沒開!就在我們坐在北角電車的二樓時,我跟釘金的妮妮一人坐車前段一人坐車後段,我一眼看到車外大道邊大門徜開的義順牛奶,好興奮,往前探頭看妮妮,妮妮在看窗外,我心裡有譜了,妮妮一定也有看到義順,我又把頭伸出車外,兩顆頭就探出在車外交流(請勿將頭手伸出車外),隔很遠喔,我們又張眼又點頭又指義順牛奶又指車下,然後很有默契地起身(這一切坐在我後面的路人爸爸都看在眼裡,妮妮說路人爸爸在偷笑,我們上車時明明有問他這班車是不是往北角,我們二個半途而廢的動作與決定全被他看在眼裡了啦),我把阿寶叫醒(可憐,她真的很想睡)就拖她下車,我們就是這樣順利吃到義順牛奶的,靠我跟妮妮的釘金與默契,喔,還有阿寶的隨和,哈!


建興亞婆豆腐花,南Y島
一定要去南Y島啦,除了健行看風景,還一定要吃建興豆腐花,花碎碎的,加上桌上的糖粉,即使文案都要詞窮了啊,我不會講啦。


好旺角粥麵,旺角
我點的是寬麵,吃起來有點脆脆的又有些嚼勁,有點像義大利麵,但又更脆,灑上的只是淡淡的醬酒就很美味。

榮發海鮮,廟街
服務阿姐說你們台灣來的都愛點瀨尿蝦(左),沒辦法啊,旅遊書上有寫,不點來吃就是不安心啊,而且,怎麼也就真的那麼好吃!右邊鹽烤田螺如果趁熱吃應該一次可以吃一百個,吃到落A孩。上面香腸飯普普。
吃這頓飯時,服務阿姐邊上班邊看港劇<學警狙擊>,(有點像我們在夜市吃牛肉麵時,老板邊在看娘家),我們也跟著看,有個人好眼熟,但說不出名字,問阿姐,阿姐說是三哥啊,苗僑偉!喔嗚~我又fall in love了,苗僑偉好有韻味,帥。


(口窄)渣甜品(第一個字是一個字,但我不會打),廟街
連冰河泥都好吃,吃不完留給我敷臉啦。喔嗚~是芝麻糊啦!

芝麻糊豆腐花,如果不喜歡芝麻糊的人可以點這個嚐嚐,總之我就是要你吃芝麻啦,芝麻糊好極品喔。


知粥嚐樂,北角
走到晚上11點,隨便在宿舍對面的一家店竟然也這麼好吃,香港到底有沒有難吃的東西?這道是我點的牛腩腸粉煲,牛腩好鬆,入口好嫩,腸粉也Q喔,水準好高,這家店還有兒童鴛鴦,好立克+阿華田,把我小時候愛喝的東西組合在一起,有沒有很想喝?


德昌魚蛋粉,北角
右邊的魚皮是強項,吃起來像魚酥,我夾起來的類似魚板的東西也好,反正都好啦,連地點也好,德昌魚蛋粉在北角地鐵站出口而已。


終於的下午茶
第四天下午,好晚不晚,我在搭手扶梯的時候想到,這幾天來,好像遺漏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什麼事沒做,原來是我們一直奔走一直吃,竟然忘了坐下來喝下午茶,漏掉的東西一定要撿起來。
但,香港竟沒有咖啡廳,我們找好久才找到這家忘了店名(會不會是後面那個看不懂的字)的地方,好不容易坐下tea time,你看看我們,看menu有沒有比考模擬考還專注。


正港街頭好好吃
這一天是我第一次吃雞蛋仔,原來啊,電視裡的雞蛋仔就這樣香、這樣地好吃法,來,要不要吃一個!

我在吃雞蛋仔。旁邊是包了廣告以後,外型很不像正港雪糕車的富豪雪糕車 ,香港的富豪雪糕車在平時會出現在學校區或車站附近,假日時則會在遊客區經營。尖沙咀天星碼頭、灣仔金紫荊廣場是雪糕車經常的地點,我所站的深水埗應該沒有雪糕車(據wiki ) ,所以這台是?



炸大腸、涼的燙魷魚、炸魷魚都好吃。


這個不止在台灣沒看過,在旅遊書裡也沒提到,攤子上擺滿了用塑膠袋裝的麵、河粉、水煮章魚、黃瓜、玉米、海鮮....等等,你可以挑要的,店家會幫你把他們都加在一起和一和,然後用叉子吃。我們是看到旁邊有情侶站著吃,好美味,就去問他們怎麼買,依樣畫葫蘆在街邊吃,那感覺跟涼麵很像,味道多了蒜味,比涼麵好吃(因為我不愛涼麵)。這家店在旺角。


我們鄉下人就是不在乎形象,別人在星光大道欣賞海景與對面的港島view,我在那裡吃蘋果,為什麼是蘋果,因為放背包裡太重了,那為什麼要買?我也不懂妮妮跟阿寶在想什麼 (攤手)。


連看熱鬧都不忘記吃,我手上是韓式烤魷魚絲,為什麼是韓式的,就正好星光大道在賣,而且很香啊,拍手印的時候一直因為聞到香味而分心。

餓了餓了餓了.......

2009年3月1日

這就是歷劫歸來嗎?

今天(2/28)跟登登下台中找飄流在異鄉的阿南,進攻土耳其料理。

回程時登登與女友要在台中住一晚,於是晚上我自己搭客運回台北。第一次搭和欣客運就開啓我的國道驚魂之旅。

抖!飄移巴士
上高速公路沒多久,我便覺得車子好"飄",正好三結義打來聊天,說還在剪接室,今晚又要工作到早上了。我以為可以藉聊天轉移注意力,但邊說我邊分心,因為黃先生(穿黃衣服)從巴士後面走來,走下駕駛座的方向,對著司機,以朋友之姿說:累了吼?怎麼了,車一直晃耶(台語)。司機回應沒事。黃先生帶著疑慮走回去。

繼續開了幾分鐘,我好似屁股插到針,一直坐不住,心懸著,車真的還在晃,那飄移的感覺很像車輪抹了油又遇上地震。黃先生再次到駕駛座關切,後面還跟了藍先生(他穿藍色衣服):累了不要開好不好,把車停路肩休息啦。

年輕司機再度回應沒事(算是不理會),還繼續開。三結義還在說剪接的事,但是,三結義~ 對不起啦,我真的已經聽不懂你今晚為麼要留在公司不能回家了,我心裡太懸疑且害怕了。只好掛掉電話,改天一定聽你講個夠,現在生死交關啊。

客服鬼打牆
我掛了電話,改播和欣客運的客服電話,但打不通,問黃先生0800打通了嗎?他也打不通。車子的氣氛既無奈又有一股力量在運作,這時車子還在晃喔。我打給阿南,要他打回我剛上車的台中朝馬站去幫我申訴,我沒有自己打,是因為我腦袋本來就不靈光而且又太緊張根本記不起來阿南查給我的電話,(登登,我沒有打給你而打給老是辦事不力的阿南,是想說你開一天車很累了,要讓你休息....)。

阿南回報,朝馬的服務小姐說他們會打給司機,但也要我們繼續打0800客服去申訴,因為0800客服可以從moniter看到車內的畫面。

這是不是鬼打牆,我就是0800打不通,才只好打去台中站,現在又要我打0800。車還在搖,我為我的人生感到一絲絲的擔憂。

對!攔下他
後來聽到車的後端,黃先生好像在講電話,車子正經過造橋收費站,黃先生激動地說:對!就是這台,攔下他!(台語)。我往前看,收費站後有國道警察,黃先生顯然在報警,我感覺我快安全了。警察要來救我們了。

但經過收費站,經過警車,咦,警察沒有攔下我們,我有萬念俱灰的感覺,就醬目送警車離開我的視線,好慘,我還想好好活著啊,我還有世界夢沒圓,不要說復活節島、的的喀喀湖還沒去了,我連泰國都還沒去啦,這個月的家扶認養費也還沒繳,我不想我女兒餓肚子,總之我有好多事還沒做,還有好多責任未了啊。怎麼辦,離台北還有好長的路途,這時尿急已經不是單純的想尿尿了啊。

幸好,開出收費站沒多久,二台警車來了,yes! 我們得救了,警察攔下我們了!

打開車門,警察對司機講的第一句話是:累了吼!(有沒有很耳熟,黃先生第一句也是這樣講的,難道這是硬漢的行話,我要學起來)而這些我都聽得到,是因為我就坐在離門最近的第二排。

司機被警察請下車,但車門緊閉,無從得知他們交談的內容,只知道司機做了酒測無酒精反應,且中間有接到公司電話,一直回嘴說都是坐在車後面的人反應車在晃(彷彿一切只是坐後端的人在作怪)。

怎麼會? 再度上路
過了幾分鐘,車子重新發動,大家其實還繼續害怕著,我往後看,大家都睜大眼探頭看著前面,情況以乎沒有改善。

重新上路不到五分鐘吧,警察再度把巴士攔下,顯然警察一直跟著我們。(不然就是黃先生再度打到國道勤務中心),這次交涉更久,警察以危險駕駛為由,要司機報請公司找另車來接我們,其他內容我都聽不到,只能乖乖坐在車上等。

最後,巴士門關上,啓動,司機載著我們,跟著警車緩慢地開下交流道。由警車閃燈帶路當safety car,這是F1規格啊!好隆重,但11點了耶,我只想回台北!

下交流道後,警察上車問我們車上的情況,還沒發問,我就舉手說"不只車後面的人覺得晃,我們坐前面的人也覺得晃得很嚴重"(邀功),接著其他人都陸續附議"超晃的啊"、"我坐和欣很多次了,第一次碰到這樣"......

我們就繼續在車上等待我們的出路,好像會有車來接我們(沒有人公佈這件事)。

謝謝!得救了!
終於,接我們的車來了,但,咦,車上已經有很多人了,根本坐不下,於是大部份的人只能再等下一班,我則是很幸運地搭上這班(因為我在第二排啊,最早走下飄移巴士)。晚上9:25從台中出發,等我再次從頭份上高速公路,已經11:10了,但沒有什麼比安全更重要!

坐上安全巴士,行車差別非常明顯,平穩地像火車般,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下,好踏實。飄移巴士可能除了駕馭員疲勞之外,車子應也有問題(個人推測而已)。好感謝國道警察、黃先生、安全巴士司機給我們全車的人一條生路!


△這是等待空檔時拍的,在座位旁都有這樣的貼紙,要我們一起監督行車安全,但客服電話卻在緊要關頭打不通,無疑諷刺。

提醒你,搭乘公共運輸時,如果有任何你覺得不對勁的地方,一定要立刻反應,但不要把客服電話當一回事,必要時就直接報警。

至於和欣客運,我應該不會再搭了,連0800都打不通的公司,服務未免太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