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3日

香港,我的2009

1992年,艾敬<我的1997>裡有她對香港的渴望,當時艾小姐的愛人在香港,所以她期待1997到了之後她就可以自由地到香港到紅磡到八佰伴。當時,一直到往後的這十幾年間,我總愛隨口哼它的副歌,"香港~香港~那個香港,小侯說他應該出去闖一闖...."。今時,1997已經遠去,連2007也不著痕跡地掠過,2009初次到香港,我沒有愛人在那裡,但總覺得與香港相見恨晚!

我想先說原本對香港的感覺。雖然待過港商,而且很喜歡那個公司與工作,但我事實上很討厭香港與香港人,你不覺得捷運裡只要有三個香港人,耳朵就會炸破,講話大聲之外,還相當沒禮貌。而且港片裡的香港街道也太髒了吧,我知道身在台灣,而且愛奔走夜市的我,說這種話相當沒立場,但以一個盲目愛台灣的心態,我就是覺得台灣在環境上、在人文上、在文化上、在氣質上怎麼樣都優於香港。

之前雖有到過香港,但看到的只有赤臘角候機室旁的小山,哈哈,2009第一次出關,對他完全改觀,我要對香港大聲說sorry,香港人都跟劉德華一樣是大好人,雖然大部份人講話還是像在吵架,但每個年輕男生說話都像方大同般輕聲有禮(迷戀),街道雖然舊舊的,但很有味道,廟街髒髒的,但每一攤看起來都好好吃,總之,香港的好話說不完,我愛香港。

甚麼時候有了香港,香港人又是怎麼樣
香港人怎麼樣?香港人超有人情味!大嗓門裡裝的都是熱血,我們遇到的每個人都是大好人,點菜的服務員,忙碌的大廚,同桌的阿媽(還幫我們點菜,硬要我們吃他點的東西),相逢的旅人(從馬來西亞來的四人組和從新加坡來的廣東母女檔),豆花店的阿伯,電車司機,昂坪賣票的小男生,在IT Outlet偷聽我們講話怕我們算錯錢的店員,告訴我們下山巴士站的位置還跟已經上車的我們揮手再見的半山警衛伯伯...香港的好人列不完,每個人都助我們度過樂天又愚蠢的每一天。

比較令人不知所措的是,每個人都很關心阿扁的近況,馬來西亞人、炸大腸的叔叔、牛雜牛河的服務員、牛腩腸粉煲的阿伯....全都在問:"阿扁還好嗎?",阿扁真的夠丟臉!牛河的大哥會講點台語,很愛秀喔,一直提”馬英狗”,是”馬英九”啦!

我跟妮妮跟寶耶一直在研究為麼大家對我們都那麼好,後來有個小結論,就是我跟妮妮雖然骨子裡是釘金的硬漢,但笑起來的浩呆臉上面好像印著大大的”蠢”字,讓大家覺得不幫我們一把我們一定會走偏。

比較起來,妮妮臉上印的蠢比我的還大,在何洪記粥麵結帳完,我跟妮妮在店門口欣賞大廚煮粥的帥樣,妮妮指著碗裡的東西,小聲地對我說:這是鮑魚嗎?但MAN鬼的聲音實在太大了,”嗎?”都還沒說出來,全店,真的是全店喔,全店在門口附近的服務員全異口同聲地說"辣,是,豬,腰,嗚!"整個一樓的客人跟服務生都知道妮妮鮑魚、豬腰傻傻分不清楚。你說他臉上的蠢是不是夠大?

△妮妮: 這是鮑魚嗎? 全店: 辣~是~豬~腰~

△豆花伯伯的臉和藹可親,中間的女朋友路人還教我們"一凍二熱"(一碗冰的、二碗熱的)的廣東話。

△打開牛腩腸粉煲之前,服務生大伯好像要變魔術一樣,提醒我們"相機準備好喔"。

△半山自動手扶梯攻頂以後,幸好妮妮問到了隔壁大樓的警衛伯伯,告訴我們下山小巴的站牌。這麼低調的站牌,不問的話真的不會發現。快承認你當時是走下山的吧,哈哈。(我朋友,我這次絕不要透露是誰,真的用走的,走了3小時....可憐呆。)

香港,香港,那個香港,小侯說應該出去闖一闖
小侯是誰不重要,發哥才重要!去香港就是要去離島闖一闖,我們選擇了周潤發的故鄉南Y島健行。都說南Y島的景色優美,那天太陽不是很大,景色可能遜色了些,卻是適合爬山的日子,偶有日影,間有涼風,我們從中環搭船到榕樹灣,從榕樹灣翻了小山,走到索罟灣,再由索罟灣搭船回中環,由於我很喜歡小漁港(曾經的願望是走遍全台的小漁港),可以同時到訪島上二個小漁港,既滿足又充實。

不知道發哥的家是哪一楝?每一戶民宅因此都充滿想像,就算發哥的家已經不在南Y的,但總有大叔公、三表妹之類的還在吧。

南Y島的小路很像旗津,從旗津不是有一條小路可以走去炮台然後看海嗎,那就是南Y島民宅間小路的樣子!

到南Y島,不一樣要吃到海產,但步道中途的建興豆腐花一定要吃!大樹下舊舊的小攤,阿伯舀著一碗碗香嫩的豆腐花,桌上有橘色的糖粉,我們偷學別桌的客人加了一點,哇,太美妙的滋味了。老闆阿伯人很和善,感覺香港人跟所有東南亞的人一樣樂天善良。路上的人,在樹下休息的工人、開工作車經過的叔叔都像是我老家村子裡的叔伯,跟他們點點頭,他們都會回應喔!
△中環站往中環碼頭的天橋。

△南Y島榕樹灣。

△快告訴我發哥的家是哪一楝。

△南Y島索罟灣。

1997快些到吧,和他去看午夜場
我沒去看午夜場,我沒空啊!第一天我去了昂坪,第二晚是太平山,第三晚是星光大道幻彩詠香江。但那幾天香港霧殺殺,見山不是山,見佛沒佛緣。大嶼山上都是霧看不到大佛,太平山上都是霧看不到夜景,星光大道對岸港島也是霧濛濛看不清燈光,別人看的是幻彩詠香江,我們的是幻想詠香江,要靠想像的喔。但你沒搭過不是在霧中就是在雨中的昂坪360吧,你沒看過觀景台前一公尺就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香港夜景吧,你也沒看過霧茫茫的燈光秀吧,我有喔!霧殺殺也是一種美妙!

順便一提,見山不是山的情況也發生在跑馬地馬場,我們興奮地進了公眾席,看到人山人海就知道”賓果”,來對了,到香港一定要賽個道地的馬呀,進賭場押注區問了半天,選了一匹名叫”甜在心頭”的可愛馬,這名字雖然不像雷霆神駒或福建王子一樣有贏面,但是就有我們的緣,我是甜心啊,肯定贏的。

時間一到,我們一直在密切注意甜在心會從哪一頭衝出來。倒數了嗎?倒數了嗎?甜在心快出來了!好興奮,要不要去買啤酒啊,看馬就是要配啤酒啊,gogo!甜在心!但是,咦,為麼時間到了卻還是沒有馬衝出來,只有前方的大螢幕一直在播馬的畫面,馬呢?真正的馬呢?我們轉頭問後面的先生,馬呢?馬在沙田馬場啊!也就是說跑馬地馬場根本沒有馬,看台上的賭徒是看著螢幕在賭沙田馬場跑的馬!香港人這!這!這!這招望梅止渴真的厲害。現在回頭看那些還不知道真相前拍的興奮照,真是格外的蠢。

旅遊書上竟然沒提這麼重要的事!(攤手)

△沒有馬,只有浩呆的跑馬地。

△只有雨與霧的纜車,有不同於風和日麗的緣份與巧妙。

△沒有星光大道的港島夜景,很有誠意地送大家星光大道上的影后照吧,哈哈。

讓我去那花花世界吧,給我蓋上大紅章


對我來說,香港的花花世界不是美麗華廣場、置地廣場、時代廣場、apm、皇后大道中或任何一個shopping centre,我的花花世界是橫出馬路上的廣告招牌、高高晾在窗外的衣服、什麼雜誌都有的書報攤(連南Y島的破舊小攤都有Q跟VOGUE喔)、在街上噹噹穿梭的雙層電車、茶樓裡的人聲鼎沸。

其中,我最愛的一個角落是北角,在北角的春柍街傳統市集,人、車、電車全走在同一條路上,電車噹噹噹、傳統市場的鹹味、每戶人家窗外的晾衣架...構成最吸引我的花花世界,也是我眼中最道地的香港,排名還在中環半山電扶梯之前。

△噹噹噹的電車開過市場,一抬頭都是晾衣架,北角是我最愛的香港角落。

1997快些到吧,八佰伴究竟是甚麼樣
八佰伴在1998年已經結束營業,又是一陣蒼海桑田,沒有八佰伴的香港,還有很多購物中心,很多品牌大店,也許下次我會以shopping為主題再次進攻香港。

那這次的主題是什麼?寫了半天,都沒提到,就是吃啊,吃要用一篇來寫,就在下篇。

艾敬,我的1997
艾敬的1997跟我的2009相去甚遠,十幾年過去了,到副歌的時候,心中還是會一震,過去的時光就像開往南Y島的渡輪揚起的水花,船身旁啪渣啪渣激情不已,被拋在後頭的地方越遠,水越是平靜,船還在不斷往前開...



甚麼時候有了香港 香港人又是怎麼樣
他可以來瀋陽 我不能去香港
香港 香港 那個香港
小侯說應該出去闖一闖
香港 香港 怎麼那麼香
聽說那是老崔的重要市場
讓我去那花花世界吧 給我蓋上大紅章

1997快些到吧 八佰伴究竟是甚麼樣
1997快些到吧 我就可以去HONG KONG
1997快些到吧 讓我站在紅勘體育館
1997快些到吧 和他去看午夜場
1997快點兒到吧 八佰伴衣服究竟怎麼樣
1997快些到吧 我就可以去香港啦
1997快些到吧 讓我站在紅勘體育館
1997快些到吧 和他去看午夜場

2009年2月3日

生耕致富! 衝了~

今年好流行"生耕致富"的春聯,我感覺整個宜蘭縣都貼同一款 (或整個台灣,但我沒出門不知道)!比"大家恭喜"還熱血,比"恭喜發財"還踏實啊!

但如果有春聯寫"穩中樂透" 、"嫁入豪門"、"日進斗金"(雖然毫無來由地日進斗金聽來真的也毫無邏輯)"、"統一發票中二百萬"(這則比較長, 但是也很work啊).......,不是比較實際嗎,我還是比較喜歡不勞而獲!

(照片是我家的半廢棄蝦池的工寮拍的,趴灑在門前,但拍不到,他一直動來動去講不聽。春聯我爸爸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