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來一個你的語言地雷

慘,我今天想接下去寫地雷的時候發現原本在腦裡凝聚好的東西散掉,我明明上次寫的時候隨便就有想到五個,我明明有想好了,我明明......

所以不如先聽鄭一啾的好建議,請大家來寫好了,寫一個你的語言地雷

我最近自己留言也都要按二次才會成功,有耐心一點各位,ps.沒有google帳戶也可以留,選"名稱/網址"那個就行了,網址可以不用填。

2008年11月25日

如果我們的語言是 地雷

標題很明顯地偷村上春樹的書名,村上: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當然,應該就不必這麼辛苦了。我只要默默伸出 酒杯,你接下來靜靜送進喉嚨裡,事情就完成了。非常簡單,非常親密,也非常正確。

我的立意則很簡單,一點也不具文藝氣息,我的語言是地雷,你的話惹到我了。而且我天生對語言有種(自以為是)的敏銳,如果我說我被惹毛了,別說你沒那個意思,強詞奪理。

我的語言世界裡有很多地雷。

1.停一下會死嗎?櫃姐
第一種地雷不是一句話,而是一種說話的節奏與白目的氣勢,特別容易在櫃姐之中找到這種人。就有一種白目鬼,你一進櫃上她就會像躁症發作一樣瘋狂promo商品。前幾個星期我跟阿寶去三越週年慶就碰到一個。

才靠近專櫃,看起我慣用的蜜粉,她就開始"小姐,看蜜粉嗎?(嗯)..有用過嗎.(嗯)...你習慣用什麼顏色..(不那麼白的,香蕉色)..咦香蕉色太白了,粉膚色才是比較不白的....你也可以帶一個綠色跟深色蜜粉搭配啊,很有修色效果又不會太白"(我會不知道嗎,我就是這樣用的),""我們家的蜜粉都很透,你也可以先用膚色蜜粉直接在隔離霜之後就先上,然後再上二用粉餅,反過來就是了"(還用你講嗎?我就是這樣用的),"我們現在特價,你現在買真的很划算啦,我們啪啦啪啦彩妝組原價5千,現在只要二千八耶",(要你講嗎,我不是文盲,我有看到櫃上海報好不好),到底要閉嘴了沒,語言炮彈一直炸來,她在二分鐘內匹里趴拉匹里趴拉匹里趴拉,你懂嗎在有機關槍的環境根本沒辦法寫稿,更不用說是要思考怎麼搭配買那些蜜粉的顏色了,喔嗚我的媽我一那個火都起來,誰叫我打定主意要在當刻當時把一個女人該辦的事情辦妥(我是硬漢,受不了逛街的拖磨),這一切我就忍下來了。

我只是在櫃姐唸完二千八時受不了地轉頭對著阿寶,以櫃姐也聽得到的音量說"她快激怒我了",我以為我會得到友情的支持,但是沒想到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天與地,也不是南極與北極,而是你的好朋友就在你身邊卻不挺你。阿寶說我幹嘛那麼兇,香蕉色本來就比較白啊巴拉巴拉。

反正細節我忘了,大概就櫃姐跟阿寶勸我不要香蕉色,而我則一付不給我香蕉色我就放火燒了這裡的態勢,搞得好像他們是慈濟師姐,而我是吵著要吃糖,卻因為拿來的糖不是我要的口味而在"張"的流鼻涕小孩就對了啦。好嘛那個香蕉色我就是記錯了啊那怎樣,我忘記我上次是因為粉膚色缺貨才買香蕉色,我忘記了啊我有錯嗎,但是你們也別忘了重點,重點是那個櫃姐吵死了好不好,這麼吵我怎麼正確記起蜜粉的顏色,是不是是不是?

我不信我是唯一擁有這個語言地雷的人,因為我知道瑣碎kate、花花、M也受不了吱吱喳喳的躁症櫃姐,而且都比我嚴重吧!

2."不是說..." "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的"不是說"
"不是說"幾乎是名列我字典裡激怒人的前三名,釋義是,不是說過了嗎你到底有沒有聽懂,是吃屎長大的還是耳朵太硬

其實很少人敢對我說這三個字,近年來我也只聽過一次,來自一個工作上的對口。因為合作關係牽涉到合約,所以文件來來回回好多次。我必須要說,我十年的工作生活裡不是在寫文案就是在寫企劃案、執行案子,正式合約會由別人處理,我真的不懂這類東西,也不會想懂。工作多年,你會知道什麼東西不是你的路數,那就不要強求,我已經過了什麼都願意學習的年輕歲月,這項不行的話就拉倒,魯魯魯~,只是說既然是工作,那就當文化性的剷雪,剷完就好。

我要說的是,剷雪很煩,如果這時有人來亂,就叫他去屎。

文件對來對去,我根本不知道哪些要蓋章,要蓋幾份,對口外商公司文件龜毛多,所以免不了要問對方窗口這些技術性的問題,在我問第2.5次"是寄A本回去嗎"的時候(問與不問是1與0,哪有0.5的,厚,你有時會不好意思問,用試探的啊,那個算0.5),對口回我說"不是說A跟B都要寄嗎",我一那個火又上來了,什麼,他剛是在對我說"不是說"嗎?他剛是?

"不是說"在我敏銳的語言sensor裡意思就是,"不是說A跟B都要寄,到底要我講幾次啊白吃!!!!!",這跟娛樂百分百裡小豬跟小鬼說"不是要我打給你嗎"不一樣,太挑釁、太張狂了,我誰啊,我菁無敵耶(那是誰啊)你他*的最好給我搞清楚你現在該用什麼態度!

"不是說"一直被我記在心中,我是記恨鬼。反正我心中一直對對方撂狠話,一天到晚幻想打歪他的嘴,無奈的是對方並不知道我在討厭他,可惡,因為我們根本不會聯絡也沒有交集,彼此天高皇帝遠(攤手)。

其實我覺得"不是說",也是一種職場上的大小眼(令人不屑,也是我看不起那個對口的原因),如果你是總監是總編輯是總經理,不會有人敢跟你說"不是說",無奈我只是一個F咖,小螺絲釘也只是會變成老螺絲釘而已,不會是大鐵槌之類的。 金包銀。(攤手)

 
(我發誓我原本要寫5個地雷,但時間真的過太快,1點了我好想睡,下次再續!)

2008年11月13日

不正小學堂之父子騎驢

昨天吃飯的時候扭曲鬼用父子騎驢來表達怎麼做都不對的冏況(其實只是我叫他不要開新筷子浪費,而假好人叫他快點開,這樣也要烙成語,宅男很愛小題大作),現場假好人表示沒聽過父子騎驢,只聽過夫妻騎駱駝的版本,我懷疑他書怎麼唸的,但現在不是攻擊他的時候,可能他看的書跟我們不一樣。扭曲鬼真有學問,我今天就跟孟孟主婦分享這個故事,結果孟孟竟然也沒聽過父子騎驢!

於是主婦google了父子跟驢子,讓孟孟能深入地了解這則寓言的精髓,我們發現這則寓言明明在小學二年級就教了,同時還找到了"花蓮縣吉安國民小學 九十六學年度上學期期末定期評量語文領域二年級試卷",裡面的閱讀測驗就主打這題,孟孟如果去參加百萬小學堂,肯定過不了關,他到時可以偷看我的答案。

父子騎驢的故事很好懂,但吉安國小的題目好怪,而且竟然沒有附解答,我最討厭後面沒有附正確答案的評量了,老師快給我打分數!

八、閱讀測驗(計五題,共十分):父子騎驢  
(引自伊索寓言)

  有一天,一對父子趕著驢子,要到附近的市場把驢子賣掉。走著走著,看見一群婦女在井邊聊天。其中一個婦女說:「你們看!居然有人放著驢子不騎,兩個人都用走的,真是愚蠢啊!」父親聽到這番話,想了想,就讓他兒子騎在驢子上。
  父子倆繼續往市場走,遇到一群老人家,老人家看見他們倆,其中一位說:「大家看看,那個孩子真是不孝,居然叫父親走路,自己卻坐在驢上。」父親一聽,便讓兒子下來,自己騎在驢上。又走了沒多遠,遇到一群婦女和小孩,他們大喊:「真是殘忍的老頭啊!自己騎在驢上,卻不知道可憐的孩子已經走到沒力氣了!」父親聽了,覺得很不好意思,趕緊讓出一些位子,讓兒子也騎上驢子。
  終於快到市場了,這時又有人說:「這隻驢子真可憐,竟然一次要載兩個人!」父親想了一下,便和兒子下來,用木棍架起驢子用抬的 。大家看了都開始取笑這對父子。在這混亂當中,驢子不斷掙扎,掙斷木棍與繩索後,「撲通」一聲,跳進了河裡。
 
(結局好悲壯,我其實沒印象)

1.(  )這對父子正趕著什麼動物到附近的市賣?
(○1牛○2驢子○3馬。)
一篇名為"父子騎驢"的文章 ,父子卻騎著牛或馬嗎?(攤手)

2.(  )請選出驢子載人的順序? 
(○1兒子、父親,兒子和父親 ○2父親,兒子和父親、兒子 ○3兒子和父親、父親、兒子。)
這是重點嗎老師?

3.(  )驢子到最後有沒有被賣掉?
(○1有○2沒有○3驢子撲通一聲,跳進了河裡。)
不是問有沒有嗎?是有還是沒有,怎麼還會有沒有"有"或"沒有"的答案(我知道這句有繞口),而且看起來它才是正確解答。
問Are you...你怎麼會答I do呢?

4.(  )這個故事在提醒我們什麼?
(○1沒有一件事可以讓每個人滿意○2我們不可以對驢子這麼殘忍○3不可以隨便取笑別人。)
這故事在提醒我們沒有一件事可以讓每個人滿意,而且我們不可以隨便取笑別人,最重要的是我們不可以對驢子這麼殘忍不然它會去自殺。突然出現複選題,小學生應該有發現這個陷阱!

5.(  )這篇文章引自哪裡?
(○1伊索寓言○2格林童話○3安徒生童話。)
這題老師在送分給沒有寫到睡著的同學。


花蓮縣吉安國民小學 九十六學年度上學期期末定期評量語文領域二年級試卷 完整版(老師的word功力好厲害,字大大小小地又有括號,還對得那麼整齊)

2008年11月4日

硬漢愛算命!

娘娘一定要這麼直接?
女人都愛算命、搏杯,即便我是硬漢,也抵擋不了玄妙之事的吸引力,有一陣子,我就熱愛在msn跟媽祖談心,這件事情一直持續到有一天媽祖受不了,叫我不要同樣的事情一直來問,這樣是不相信衪。我就覺得很委曲,我是凡人啊,所以人家想不通人家不知道人家就是想問嘛,之後,我真的太怕再被媽祖嗆了,所以再也不敢一直問衪,其實除此之外,也是太怕媽祖的直接了,有次衪說我再這樣那樣就等於是"引頸迎刀",叫我不要多想這樣那樣,我嚇得說不出話來,媽祖也太單刀直入了吧,我知道衪這是苦口婆心要我好,要我們向正面提昇,但我真的不能接受引頸迎刀這種事啊,循序漸進或和緩一點地來談好像比較好,媽祖的脾氣也真強烈。

只能說衪真的很為我們設想,不希望我們走冤枉路(攤手),總之反正我現在不敢跟媽祖談心了,而且也不敢封瑣或刪除衪,因為我不知道這樣有沒有不敬,發明線上媽祖的人真的害人不淺。

主題是姓名算命啦
今天的主題是要講另一個玄妙事,上星期花花M給我姓名算命,我回家以後算了一個晚上,算到沒人可以算了,才安心地睡著,因為也太準了吧,我算了我自己、我弟我妺我朋友,每個我都覺得好準,像魯夫,雖然他不是我朋友,但我就覺得跟他很熟,姓名算命上說,"思想樂天、凡事喜歡往好處想,頭腦非常聰明、反應也很快,本身沒什麼憂患意識,總是相信事情到了最後一定有解決的地步",準不準,這就是魯夫啊,雖然上面也說"做事保守、不容易衝動,會先收集資訊再決定怎麼做"這一點我覺得不太準,但是瑕不掩瑜啊,準到曝!

不正菁的人生
我看到我的算命結果以後就笑出來,裡面每一項缺點都是我啊,"個性一向不服輸,愛爭贏,還很愛面子"這我啊;"不喜歡受約束,但是你卻會約束他人"我啊這;"有時太強勢,而且會強迫他人接受自己的觀點"這....真的,沒什麼好說的,(我到底是什麼時候老到可以承認自己的所有缺點,攤手)。然後我就接到我朋友、我妹、我弟M來說好準,尤其是我的缺點那些,你們一個一個給我記住。

我懂了啊,那是真愛
我算了我的好朋友阿寶,又笑出來,"個性倔強,且自我意識非常強烈;自信心強、個性不服輸,是個獨立自主的女孩子;以自我為中心,不容易採信別人的想法或建議",笑點是什麼,笑點是我們根本是同類的具有攻擊性的人種,不服輸,愛面子,我們根本不適合當朋友。我們之所以會是好朋友,只有一個原因了:真愛。只有真愛可以包容彼此的缺點(攤手),我們的情形不是愛,是什麼呢?

我不得不吃的軟杮子
有的朋友很妙,覺得結果不夠完美,還自己打了夢想中的幾個名字,看看結果有什麼不一樣。我倒是不會想要改名,但是我好羨慕別人的名字,畢竟我的一看就覺得是個個性很差很難相處的人,像我就很喜歡我妹的,她"外表溫馴文靜,但是外柔內剛",而且"講求道理,對就是對、不對就是不對,不能容忍放水",最重要的是"吃軟不吃硬",我一直很嚮往吃軟不吃硬的境界,覺得這種個性的人既有種又有派頭,但我就不是啊,我是專挑軟杮子的那種人,超怕壞人的,我媽叫我"大小姐"的時候我就拿翹不理她,等她說"陳*菁你給我過來!"我就會夾著尾巴衝過去(攤手),反正我就是欺善怕惡的那種俗辣,沒種,超氣的。

廖添丁我也算過了
其實,我還算了好多人,連廖添丁都算了,但廖先生的個性好奇怪,我懷疑他用假名行走江湖,"對於自己有利的事就會斤斤計較,不放過自己的利益","不關自己的事就會顯得懶懶的,不予理會","一開始覺得很有親和力,但被發現自私後,就會疏遠",劫富濟貧的廖添丁不可能是這種人的,一定是哪裡搞錯了!!

-->在這裡算的  勸你不要上班的時候算,等你算完所有想算的人,已經5點半了。

ps.我的姓名筆劃竟然有47劃,我算了一個晚上,沒有名字超過我,幸好我有讀過書,不然連自己名字都學不會。

2008年11月3日

到動物園看猴子的好日子

【不正經報導】
當媒體都在關注團團、圓圓,以及該回送什麼動物給中國(最後決定是台灣長鬃山羊及梅花鹿各一對,長鬃山羊叫長長、久久,梅花鹿叫富富、貴貴。但這名字有偷學中國的fu,台灣少有動物以疊字為動物園裡的朋友們命名,從林旺、馬蘭到國王企鵝黑麻糬,沒有一個疊字!題外話一下,我好奇地上wiki搜尋林旺爺爺,發現一件不得了的事,林旺是退役戰士!而且他是在1943年,二次大戰期間,在緬甸被孫立人將軍的部隊從日軍那裡俘虜過來的,當時的它是負責運補物資及拖拉大砲的工作象。林旺爺爺竟然是戰俘!!戰爭結束以後,林旺爺爺不但參與了“抗戰烈士紀念碑”的建造工作,還曾經在馬戲團表演,為湖南飢荒募款。林旺爺爺整個就是見過大風大浪的鐵漢啊!1947,它才再跟著孫立人將軍到了台灣,在高雄鳳山的軍事基地附近從事搬運原木及其他一些簡單的工作。進動物園,已經是1954年了呢。原來林旺爺爺是老榮民,他參與了中華民國最精采的近代史!在wiki裡有一張林旺爺爺跟孫立人將軍的合照,很簡單卻很感人,尤其在我知道林旺爺爺的故事之後..)。

回來了回來了,當大家都在關注團團圓圓即將來台灣、並住進台北市立動物園特別準備的貓熊特館的同時,有一則跟動物園有關的新聞被忽略了。

台北市立動物園用「粗尾侏儒狐猴」跟德國法蘭克福動物園交換了夜行性動物「阿氏夜猴」,阿氏一家三口在七月初就到達台灣,現在已經經過檢疫,搬進台北動物園夜行館,跟大家見面了。

報導裡說,阿氏一家入園的過程一波三折,早在民國94年,雙方就已說好要交換,但先是沒有班機願意載,再來是阿氏他們的血管太細,抽血困難,無法檢疫,再後來是因為猴媽懷孕不適合運送,最後,終於由荷蘭的班機載他們到台灣,動物園也完成抽血檢疫,還有一隻小夜猴跟著爸媽一起來。

看到"阿氏夜猴",我原本以為,他們是從越南來的,這名字好像越南人,阮氏翠娟、阮氏金花、黎氏映花,阿氏夜猴?沒想到他們是德國朋友!

阿氏夜猴是夜行性動物,動物園已經幫他們調好時差(其實是幫我們調的),日夜相反,白天是夜猴的「夜間」生態,晚上則是夜猴的「白天」,遊客在白天遊園時,可看得到牠們的活動與進食狀況,如果動物園夜間開放,遊客還可看到夜猴跳進巢箱或樹洞休息的模樣。

阿氏夜猴的眼睛為了適應夜間的生活,變得非常大,而且有極佳的夜視能力,常沿著藤蔓,在樹叢中跳動找食物,說不定去看他們的時候,可以看到他們的大跳躍表演。還有,阿氏夜猴是一夫一妻制(good! 我喜歡遵循倫理),猴爸負責帶小孩,揹著小猴的,大概是猴爸不是猴媽(嚮往~)。 (明明沒有眉毛, 卻覺得他們在皺眉, 我打賭阿氏夜猴是演技派紅星)

我準備要揪一個到動物園看猴子的團(fly)~



台北市立動物園的新聞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