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6日

說外國人壞話

準備好了沒,我要開始了。壞話很長,但是請看完,拜託,打字也要打很久好不好。

根本不是這樣的…
外國朋友來台灣,都會對夜市非常非常有興趣,吃的穿的用的玩的逛的有用的沒用的全在夜市找得到,而且整條街熱烘烘,像祭典,卻天天都有。所以外國人在夜市絕對很enjoy這種異國氣氛,而且他們聞到臭豆腐的味道應該要覺得disgusting,然後會在一陣子後愛上它;他們會在聽到豬血糕是用血做的之後先翻白眼,然後試試味道如何,說它嗯~很特別。他們還會在我介紹完鹹酥雞是我個人最愛的台灣料理後,好奇地吃一口。

夜市之外,外國朋友還會很喜歡故宮,在裡面看到寶物樣樣稱奇,他們還會注意到最近故宮與義大利設計品牌ALESSI合作推出商品,表示故宮非常國際化又有sense。逛完故宮,外國朋友會很興味盎然地要我帶他去龍山寺體驗傳統建築之美與感受台灣信仰的虔誠,此時夜色將屆,我們還會去華西街看殺蛇and then在螃蟹之家吃一頓螃蟹大餐......台北之行真美妙...

國民外交做得好苦
這是別人的外國朋友的台北之旅,我的不是這樣,這也是為什麼我今天會在這裡說外國友人壞話的原因,有參與體驗的朋友都知道,蘇西來的那二週我真的好苦。

讓我們先複習一下,蘇西來之前怎麼說定的。我們說好了,平常日我要上班,上班時間她要自己去逛,下班與假日我再帶她去玩。我給她台北的觀光網站,她說她會上去看。我提到故宮、夜市,她說她都很想去,她看我msn有一張在淡水拍的照片,問那是哪裡,我說淡水,等妳來我就帶妳去,她說她can't wait。

跟我一起去上班
結果根本不是這樣,她跟著我去上班了二天,自己在會議室看書,我因為她在等我,一直覺得心神不寧,早早就下班帶她去逛百貨公司,幸好我老闆人好,沒跟我計較。另外二天的weekday,她說要shopping我還要在上班前帶她到逛街的地方,如果還沒開始營業,我就陪她等到營業才回去上班,and then下班再去接她。再另外二天的weekday,她說她要待在家。待在家,她飛了半個地球只是為了待在我家?!(攤手)

我叫她可以自己搭捷運去逛,她說她會迷路。迷路!迷路啦!!在台北是有什麼好迷路的,我們這麼崇洋媚外,哪個路人不會幫她啊,而且她明明隨時打電話可以找到我。再來,到國外,哪有不迷路的!那是樂趣啊孩子!

我的熱臉與她的冷屁股
其實帶她去玩也無妨,我甚至非常非常樂意,畢竟可以讓外國人多了解台灣,這個任務太有意義了,她來的第二天我問她台灣跟她想像的一樣嗎,她說完全不一樣,我說哪裡不一樣,她說她說不出來,但是往一個好的方向的不一樣,我有聽到她跟她爸爸講電話,說台北是個大的現代都會,我想她可能以為台灣人還騎三輪車或穿樹葉吧。至少她發現了台灣是很國際化的城市,改變了她的印象,這就是成功的外交的一環了啊。所以我很高興可以帶她到多一點地方體會台北生活。但是她最讓我難受的是她完全沒有一絲絲的好奇心與想參觀什麼什麼的念頭。
“這是國父紀念館”
“嗯”
“那是台北101”
“嗯”
“那是世貿中心”
“嗯”
“那是用豬血做的cake(豬血糕)”
“嗯”
嗯嗯嗯......什麼都面無表情的嗯,豬血耶,用血做的耶,很恐怖耶,怎麼會只有嗯。她只有在我講不清楚的時候才會有點反應。

她對台灣根本沒興趣,我想她只是來過境的,她的重點應該是東京。

面對一個冷臉,任何熱情都會被澆熄啊。我在捷運站幫她拿了一份台北觀光導覽,那一份導覽一直被她丟在我房間地上,我沒看她翻過。

妳那好冷的心
說好去淡水,她之前看到我在淡水喝水果茶的照片,表達了高度興趣,結果真的帶她去了也是看她的冷臉,問她吃什麼,什麼都不要,還給我皺眉,不要的話就禮貌拒絕就算了喔,她是皺眉說不要,好像在逼她吃人肉一樣。害我對陪我們一起去的花花、主婦、kim很不好意思,花個下午看張冷臉,但你們也別忘了,我看了二個星期呢。
這張照片中蘇西難得展現笑頻,幾乎是唯一的一張。她討厭拍照。 (旁邊是花花跟Kim)



有一張照片可以充份表現蘇西,這是我在東京電車上拍的,原因主題是想拍一男一女位子中形成的空位,好啦很無聊,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有拍到蘇西的半個臉,很微小,但這就是我最常看到的表情:

放過我,放過我,在東京
去東京的五天,第一天我還是一直看她的臭臉,所以晚上我跟她說,我們的喜好不同,欣賞城市的方式也不同,所以我想我們分開去逛會比較好,因為我不希望妳不快樂。

結果她竟然不要,我真的好不懂,二個人在一起根本不開心,叫她試日本的東西,拉麵什麼的她也不要,幹嘛不分開走,她說我有比較多的旅行經驗所以她覺得在一起比較好,而且人家她不止愛shopping,她對藝術、文化也都有興趣,我說但我們的觀念不同,我是個不怕迷路的人,而且我很enjoy不知身在何方的狀態,這我不確定你能不能接受(她明明不行,我們也不過就是找不到我想吃的Wendy's,她就一付累得要死的樣子)。談判結果,總之總之,她還是要一起。她要一起啦,我不開心。

放過我了,放過我了,在東京
我的旅遊方式很少人受得了,我就像苦行僧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一直逛一直逛啊,超有樂趣的,特別是東京,我沒有一定要去買的東西或一定要看的東西,我就晃啊。

晃了一天之後,終於,她受不了了,說第三天開始我們可以試著分開走,再一起午茶或晚餐,當然這也是有點因為我使出殺手鐧,說我要去雷門,我知道她不會有興趣的,不管在東京或台北,她都只想shopping,window shopping也好。文化不是她的菜。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她不能愛shopping,或shopping是低能的。不是。每個人都有喜好這我很懂,也尊重,但是她應該要跟我說除了逛街之外她都沒興趣,叫我不要煩她。但她沒有。

東京的第三天我說我要去六本木的森美術,然後去看街上的藝術設計,她說她也有興趣,要跟我一起,看完她再去新宿逛街,結果咧,還不是一臉無聊,不耐煩地問還要逛哪裡。我真的好苦,我很無辜,明明是她自己要跟的,不是說多想來嗎,現在又是怎麼了。

後來分開走,真的是完美的決定,她自己去想去的店,買了一堆東西,回去飯店笑得多燦爛,跟我炫燿一堆,你都不知道那時的她,眼裡充滿靈魂,她也不是不能開心的人嘛,只是開心的點我比較難體會而已,她去Kitty Land跟巨大的Kitty握手,還在澀谷買了綠頭髮的Blythe,心情飛揚到一直哼歌,我真希望她一直這麼開心...不要給我冷臉看。

在這裡,她笑了
蘇西在台北只有在二個地方我明顯感覺到她很樂,一個是大安路的Kitty cafe,Kitty是她的愛,滿滿的kitty讓她笑地合不攏嘴,另一個地方是NYBagel,因為裡面所有的服務生(對,是所有的,沒漏掉一個)都讓她傾心(其實我覺得他們只是看起來很乾淨,說帥的話,算ok而已),還叫我在回去之前再帶她去一次。少女情懷。

我在意的是……尊重,或熱情
在台北的最後一個星期六,原本打算帶蘇西回宜蘭玩,但是下雨,我想去的東北角不能成行,所以只能留在台北,我問她,妳想去哪裡,要購物、傳統類、藝術類還是什麼其他的,要不要去故宮,她攤在沙發說不知道,意思是都不想。剛開始的幾天我還會很熱情地說去嘛看一下亞洲啊,但是幾天下來我的熱情已經被消耗光了。我心裡真的好氣,她只想在家裡,想在家裡沒什麼錯,但我很介意她對台北的不尊重,旅遊功課不做、觀光導覽丟地上、什麼都不願意嘗試、介紹什麼都沒反應、問她要去哪裡都不要,台北有這麼無聊嗎?怎麼可能。

所有朋友都問,那她幹嘛來?我怎麼知道啊。

有的朋友在聽了我抱怨一堆之後,會覺得蘇西就是小女生,所以反應也很直接。但這點我真的無法接受,所以請不要用這點安慰我,因為我覺得不管多大的年紀,都要懂得禮貌與尊重。

其實也可以不在意,但…她的表現太差了
其實,如果她對台灣表示一點好奇,不要在我向她推薦或介紹台灣事物的時候給我冷臉,我就不會介意生活上她帶給我的困擾,比如垃圾一直堆在我房間(而且不分類)、在床上吃東西等,不過這些算事小,反正只在我房間,她走後我大掃除就解決了。麻煩的是她竟然把吃完東西的垃圾塞回冰箱。家裡有一盒蛋糕,她把蛋糕吃完,卻把蛋糕紙盒放回去冰箱,我表妹要吃蛋糕,一拿出來,發現盒子好輕,打開裡面根本空了。還不止一次,慘的是第二次是被我阿姨發現的,害我被我阿姨唸,很雖。

我表妹還裝不懂地問我:大姐,我英文很爛啦,你告訴我,冰箱跟垃圾桶的英文是同一個字嗎?是不是啦大姐………

欠揍。

(壞話一說就很多,沒辦法,說別人壞話真的很舒暢)
(我是說出事實,所以請留言的時候也不要人身攻擊喔,我們要有禮貌!)

2008年6月21日

沒驚喜,缺朋友, 東京

這是目前為止,我覺得最無聊的城市。

東京,不過就是另一個台北,只是人比較多而已。所有人都說東京有多好買又多好買,我好困擾到底有什麼可以買,東京看到的東西,台北根本都買得到,即使買不到一毛一樣的,也絕對可以買到類似的,好買在哪裡?

因為很無聊,所以當你發現一個小小的題材可以笑一下,就會很樂不可支地想轉頭跟同行的人說:你看你看,死倭寇真的有無聊。但一轉頭,沒人。不是沒人就是蘇西的冷臉。等等再說為什麼不是沒人就是冷臉。但一轉頭想張開口,張到一半"那個.."發現沒有人可以分享的感覺,真的很惆悵又心酸,在東京真的很需要朋友,我開始幻想,我一轉頭,

孟孟會說:就喝糗耶,糗卡博博倒,糗西五百萬人。

花花會拿相機玩我們二個的自拍:快,菁菁,來一張啦。

謝東達會在混亂中說什麼安藤忠雄說:旅行,造就了人.....也造就了建築家。但這時候我們不會有人理他。

求了一張吉籤,發現每個人不是大吉就是吉,說:日本人真的好善良。阿寶會在旁邊同時說:*!日本人真的很矯情。

小黑會很憤怒地說:以後不來了,日本鬼子連個鹹酥雞都沒有。我說:鬼才要再來咧,*的。

小摸會說:小驚,我們留在家看玫瑰瞳鈴眼都比這裡精采。

食人魔會在每一餐說:好好吃喔,好好吃喔,好好吃喔...

真的很需要朋友一起喇賽的一個城市,這是我從未有過的感覺,我自己一個人旅行了一些地方,從來沒有這麼迫切地渴望友情圍繞過,明明只去五天,卻好像去了五週。所以我在東京的時候暗暗地發誓,等我回來台北,所有好朋友對我的要求我都會答應,我要更有耐心地對大家,而且,我一個月都不要對謝東達生氣!(不過我一到台灣,打給孟孟,孟孟跟我告謝阿達的狀,我現在也忘了是什麼狀,我就又氣了,友誼真的禁不起考驗)

▲曾艾瑪說這張照片好孤單心酸,她沒說錯。

在這麼無聊的城市,我還是有些喜歡的地方,像是吉祥寺、自由之丘、都電荒川線、21_21、表參道Hill、Midtown、六本木Hill。也拍了一些照,表達我的愛。

阿寶說,我的東京照片很空洞,她沒說錯,我也覺得這點很明顯。不過,其實我在拍每一張照片時,還是都有一些os的!
--------------------------------------------------------


(自由之丘)▲我想去自由之丘,是因為少女時期看過一篇漫畫,叫"再見,自由之丘",我忘了劇情,但憑著一股單純的少女懷想,我來到自由之丘,選了一家咖啡廳坐著,遙想我的少女時代。自由之丘是我從小到大對東京所有想像的印證,充滿精緻生活雜貨、甜點咖啡店,我心中的東京,就是像自由之丘那樣寧靜怡人又帶點生活質感。

(SODA CAFE)▲我在自由之丘走進的咖啡廳,SODA,應該不是會入選電視冠軍的那種有名咖啡廳,但氣氛自由,蛋糕也在水準之上,感覺上來的都是當地人,我想起我跟阿寶的"魔力",在東區巷子裡,我們有好幾年的時間都混在魔力裡,後來魔力不見了,我們一直到現在都若有所失。SODA就是那種充滿舊客的店。 而且,看出來了嗎,它的椅墊是豹紋豹紋約紋的,我愛。

(口琴橫丁)▲吉祥寺車站北口的口琴橫丁,名字很可愛,你以為是賣口琴的嗎?不是,而是它一格一格小小的店面彷彿口琴的吹口。口琴橫丁非常陜窄,還有點幽暗,但呈現的是非常平民的生活:7、8個人擠在一間只有二坪大的燒酒店喝酒、小小的咖啡廳或pub、吉普賽風格服飾店、算命的...等等。

(都電荒川線)▲來了,我最愛的小可愛,都電荒川線,像玩具車一樣停在小巧的月台,最妙的是,它還停紅燈!

(平凡巷弄+荒川線)▲我上了荒川線搭來搭去,然後下車在鐵軌附近東池袋的小巷裡穿來穿去,東京的午后好安靜,只有小電車的嘟嘟聲。

(築地市場)
▲在築地市場,想看看傳統的東京漁市場,到當地才想到當天是星期日,休市,但耳朵放很靈光的我,遠遠地聽到有吆喝聲,沿著聲音找過去,原來市場附近正在舉辦不太懂名目的祭典,我在邊邊觀賞他們嚇嚇嚇地歡呼又鼓掌之後,聽到站在我旁邊的小女生papa、papa地叫,爸爸在馬路對面轉頭對二個小女生和她們的媽媽回應幾句話,就過馬路來牽他們。疼小孩的爸爸最帥,這張的重點。

21_21、表參道Hill、Midtown、六本木Hill、明治神宮裡的婚禮的照片到相簿裡看吧。東京介紹很適合草草結束。釣魚台是我們的我們的我們的。

2008年6月13日

我愛芭樂歌!

21歲的蘇西看到我的CD櫃,說某些CD很讚,Goldfrapp、Bruce Springsteen、Jane's Addition.....,她也很喜歡(我有一楞啦,因為目前為止我們沒有一樣喜愛的東西有交集,在東京時,她去買Kitty、Blythe,我去21_21、在小巷中等都電荒川線經過;今天我帶她去Kitty的主題餐廳,她說that's crazy, that's amazing,我說that's stupid),Goldfrapp真是很性感,然後,她看到一張專輯,哈,Guns N' Roses,我沒等她說完就害羞地笑了,我曾經...當我還是一個小女孩,when I was a young girl, I used to.....,你知道的。

蘇西激動地說,她13歲的時候,在每天往學校的車上,就一直重覆聽他們的歌。此時我哼了November Rain的前奏,然後我們一起唱,when I look into your eyes, I can see a love restrained,哈哈,我們的小交集。

曾經喜歡過Guns N' Roses的我,哈哈,太害羞了,總是有很鳥很鳥的感覺,我臉都要紅了,比承認有去看過 "逍遙貨櫃小虎隊" 還羞。跟蘇西一起哼了那一啪以後,我理智地發現,每個人都有一段時間是屬於November Rain的。還是只有芭樂歌貼心啊,不管是愛Kitty的蘇西,或是不走可愛路線的鐵漢我,都愛(過)芭樂歌!甚至連每天都在當潑婦吼小孩的平凡職業婦女-我妹,年輕時候感情小受挫的那一個晚上(對啦我記得她只難過了一個晚上),也是要我播G N' R的Don't Cry,原來只有芭樂團最善良,貼心顧及所有人,你頭一轉就看到別人也在聽著聽著紅眼眶。

我現在知道為什麼我聽音樂老是越聽越孤單了。當我自己哼著The New Pornographers或Glasvegas或什麼的,我都懂了啊,因為一轉頭是個空,沒人。

還是芭樂歌親切不與人群、不與社會脫節....

2008年6月2日

買尬!秀色可餐的蜜桃.....

今天看udn的時候,隱隱約約,有一個小東西在暗自發著光,吸引起我,激起我的好奇,於是不顧看到一半的新聞,我毅然決然的一個click,點進去看更多訊息。

那是一個購物網站的廣告,廣告裡賣的是女性性感內衣。我點的那個誘人的廣告主打款式是這個:


(以上圖片取自興奇購物網, 產品網址點這裡)

非常獨特的創意美感,完全跟內文的廣告文案相符:任誰也都無法招架得住!!!

但我覺得奇怪,不是只有八仙果才這樣包嗎?

你不會不知道什麼是八仙果吧?八仙果是我的愛愛愛呢,想看八仙果的圖點這裡

迷情織網性感內褲黯然消魂八仙果的相似度高達99%,1%不像之處在於:中藥行他不會幫你在八仙果上面綁蝴蝶結。
(攤手)

Konichiwa! 我是文化系女子!

文化系女子不是指從文化大學畢業的女生!

再過幾天就要去東京玩,但我到現在,心中的旅行熱情卻仍未燃起,反常,旅行前一定要興奮的,很明顯地,問題出在我太不愛日本了,哈日的朋友們,真的很抱歉,就算拿刀押著我我還是要說,我不愛日本。

為了燃起對東京的興趣,我努力地開始看東京的書,希望找到一點熱情的靈感,bingo!找到了找到了!
這本書說,日本的男生現在對文化系女子「萌」(喜愛)地不得了。文化系女子算是宅女裡的一類,特色是喜歡藝術、閱讀、電影、戲劇,氣質清新,既知性又獨立。文中列20個文化系女子的特徵,其中符合15項就屬文化系女子,我就急猴猴地開始應試:

√=我是
x=我不是

√ 1.喜歡看書
嗯哼嗯哼,我不就正在看這本東京的書嗎?

√ 2.喜歡看電影和看美術展
嗯哼嗯哼,這假日我看了三部DVD,其中有一片是爛片,但無損我知性的藝文性格,and過幾天等蘇西來台北我要帶她去故宮看展。二樣全都符合,謝謝。

√ 3.喜歡從事寫文章、畫畫等創作活動
這blog不就是嗎,神聖的創作啊。

x 4.每天寫日記
這.....我.....
這題放棄

√ 5.喜歡獨自一個人
嗯哼嗯哼

x 6.覺得沒有朋友也沒什麼不好
這....
有朋友明明很好!

√ 7.不想生小孩
小孩都是惡魔

√ 8.喜歡散步
上星期才舉辦東區散步活動,參加的人都盡興而歸,吃冰淇淋是完美ENDING

x 9.對戶外活動、運動等不擅長
其實我排球校隊耶

√ 10.有戴眼鏡
嗯哼(推了一下鏡框)

√ 11.對於流行不感興趣(比較喜歡老東西)
如果只有不流行跟流行可以選的話,我會選不流行沒錯

√ 12.比起長生不老比較想早點死
不然呢

√ 13.曾想尋死過
小學二年級

√ 14.有妄想的癖好
Jack Black一定深愛著我

√ 15.曾在不知名的車站下車過
否則旅途怎麼會沿路分叉

√ 16.喜歡腦筋好的男生
有人喜歡笨蛋嗎

x 17.討厭好萊塢
這...
可是我喜歡Ben Stiller、Jack Black跟John Cusack耶

√ 18.四季中最討厭夏天
為了成為文化系女子,這題我願意妥協。

x 19.有跟大自己10歲以上的男生交往過
一翻二瞪眼,沒有就是沒有!(但這題跟文化有什麼關係,我覺得跟小自己10歲以上的男生交往也很文化啊)

√ 20.不太穿膚色的絲襪
不穿絲襪


就是我了啊,原來日本男生就愛我這種文化系女子,我們不追求名牌、也沒有拜金女的購物病,我們熱愛心靈溝通,我們是所有男人在找的soul mate啊,不知道以五天的時間加強我的日文會不會太晚,我真的不想我的知性吸引力敗在語言的隔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