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7日

好巧喔~每個母親節都是星期日耶

想要當晨型人,卻老是早晨才睡著.....

在床上滾來滾去不如來一則報導。



【不正經報導】

報導從笑話開始。

母親節那天菁媽跟我說,她工廠裡的同事,大陸來的新移民,土稱大陸新娘,新奇又喜悅地跟菁媽說, "好巧喔,每次的母親節都是星期日耶" 。

每年的母親節都是星期日;每次的坎城影展都在坎城舉辦;每一家熱炒店炒海瓜子的時候都放九層塔耶,真的太巧了!

雖然我搞不清楚母親節是怎麼來的,但五月的第二個星期日是母親節應該也不需要大驚小怪吧。才知道,原來大陸跟我們過著不一樣的母親節。世界之大,我是井底之蛙。

中華文化源遠流長啊
比起我們永遠說不完整的美國母親節 (就是我們每年過的這一天) 由來,大陸的母親節真是來得太有意義了,一個節日就反應了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wiki記載,目前,在中國大陸,母親節還不是法定節日,自從改革開放以來,有些人受美國影響,在五月的第二個星期日慶祝母親節 (就是我們走的這個路線)。 但是呢,這幾年來,大陸開始逐漸推廣以農曆4月2日做為子女感恩母親的節日,為什麼是農曆4月2日?因為這一天是孟母生孟子的那一天。孟子的母親幾乎是中國史上知名度最高的母親,選在這天感念母親的辛勞,個人覺得真的太有深度也太適合了啊!我投孟母一票,這比美國母親節的事好記又有意義多了。

我們的母親之花  以氣質取勝
而且我看wiki才知道為什麼康乃馨是母親節的象徵,不要以為背後的故事有多厲害,沒有,沒的事,只因為康乃馨是美國母親節的發起人安娜賈維斯 (Anna Jarvis) 的媽媽最愛的花,一點story也沒有。

中華文化裡的母親之花顯得有氣質與深度,我們的母親之花是萱草。詩經疏稱:「北堂幽暗,可以種萱」。北堂是媽媽住的北房,代表著媽媽,古時候遊子遠行,會在北堂種植萱草,以期減輕母親的思念。萱草也叫忘憂草,在北堂種萱草也希望母親忘記煩憂!萱草因此成為母親之花。

萱草,太美了吧,讓人產生距離感。但是,它沒那麼遙不可及,你一定看過!因為萱草就是金針花啦,花蓮赤科山滿滿的那個黃橙橙的花就是萱草,鬍鬚張裡賣的金針排骨湯也是萱草,萱草其實很平易近人吧!

我google了一下,在日本稱金針花為健腦菜,被列為「植物性食品中最有代表性的健腦食品之一」;還有學者認為金針花有鎮靜安眠的作用,而且副作用少,適合各種原因引起的失眠症,此刻我真的好需要喔,馬上給我來個八斤吧.....

2008年5月21日

孟孟 就鬍渣公主啊(1)

【一個城市 七八個朋友】
旅遊生活頻道裡一個城市只有六個朋友,我有七八個,不是硬要比別人多,是因為我朋友中,女的都蕭婆、男的都蕭郎(娘娘腔算在蕭婆那一掛),而不管男女都就七八耶!

----------------------------------------------------

孟孟,當代塔羅大師,我沒看他失算過,娘娘腔,假gay,收集塔羅牌and迪士尼公主,喜歡洗泡泡浴。

發現了吧,這單元的引言"娘娘腔算在蕭婆那一掛"就是專門為他下註解的。

先說啦,我會一直拖著78朋友之孟孟篇,是害怕,怕一不小心說了什麼不該說的,畢竟孟孟也算半個公眾人物,而且越來越紅。

就像,明星什麼的如果要亂搞,都會選擇口風緊、不生話的對象,我的意思當然不是我跟孟孟有胡搞瞎搞(我不依,他也不從啦),而是說身為公眾人物的關係人,好像應該為他保留一點。但有時又忍不住..

總之,我交稿了啦! 這篇算之1,之2之3以後再來!

假gay 來亂的
在工作的環境當中,常會碰到那種讓你覺得要不是因為工作,你真的一輩子都不會跟他變朋友的那種人。孟孟對我來說就是這一類的人,當初我真的沒有會跟他變好朋友的靈感。就是沒有,他喜歡的東西都會讓我想吐,例如迪士尼公主,而他應該也沒認識任何一個搖滾樂團吧,我們根本沒交集。但緣份就是這麼妙!

孟孟講話語調跟姿勢都是一付gay樣的娘娘腔,這裡的關鍵字不是gay,事情上我跟gay處得很好,而且有很多gay好朋友,關鍵字是娘娘腔,他只是很娘,卻不是gay,就是說,他是假gay,來亂的。

一般的娘娘腔會很care你以此攻擊他,但孟孟有病,他一天到晚擁娘娘腔自重, "好啊!反正我就是娘娘腔啊!" 、 "算了啊!因為我很娘啊" ,明明我們有3女2男在一起,他就會說是4女1男, "因為我是娘娘腔啊" ,我覺得他這招很厲害,自己先發制人就勝了,省得被別人攻擊。

有些事只有孟孟懂
我們這群瑣碎鬼,每天都要互通有無,有時我跟孟孟會約好晚上幾點講電話,他就會不知不覺把他知道的事全跟我講,太瑣碎了,每一件都要分享,連我不認識的他學弟劈腿什麼的都要分享,所以凱C、小雅蕙、Kate、花花、美如、謝阿da、主婦、kim….如果你們有把事情跟孟孟講的話,就不用跟我說,因為孟孟會跟我說,哈哈。

有次我們通電話的時候,正好那陣子我家疑似有mouse出現,我跟孟孟說,我阿姨跟我討論如何治mouse、要不要放mouse藥的時候有告誡我,不可以說mouse!因為mouse聽得懂!mouse聽得懂啊!它們會提高警覺啊。這件事我小時候有聽阿罵說過,原來是真的啊,太厲害了,我不敢直呼mouse大名,所以我都跟著我姨說 "那個東西" 。阿姨:我覺得家裡有 "那個東西 "(小聲),我:什麼!怎麼會有 "辣個東西 "(抖),之類的。

我跟所有人說 "那個東西" 的事,沒人在信啊,大家都說我瞎扯,mouse就mouse,有什麼不能講。只有孟孟,我還沒說完,他就對對對對,對八百次。他家發現mouse的時候也不能說mouse,所以他們會很鎮定地叫它 "強尼" 之類的,而且孟孟說,語氣不能異常,你不能突然很小心翼翼地談論 "強尼" ,要鎮定、要平靜,像在叫謝明明、賴戊己一樣自然。我懂啊,我整個懂啊!

我想燒了他房間
講到孟孟,當然不能不提公主,我不知道原來迪士尼那一群女人,就美人魚、白雪公主….那群啊,統稱叫迪士尼公主,反正我不care。看到迪士尼那群假女人我還會有一把無名火升起,去孟孟房間我都想把整牆的公主燒掉。我還懷疑他泡泡浴的時候把公主帶進去玩…….

以前經過孟孟位置,看到他出神地在沉思,都會以為他企劃案寫不出來,這時我就會表達我的熱心,蹲到他旁邊以最溫柔的聲音問他怎麼了?結果他通常都是在看拍賣,沉思是在想要買哪一組、要寄家裡還公司…..

社會真是光怪陸離,驚驚!
之前說過了孟孟長得很甜美(如果忽略幾乎要長到脖子的胸毛),眼睛很大、睫毛很長,鬍渣很多,沒鬍渣的地方皮膚很嫩,遮掉鬍渣就是個公主。

如果是gay的話算是長得很討喜,前幾天,他搭計程車時,司機透過後視鏡跟他說:你~好~漂~亮~。媽呀我有好不舒服的感覺,司機該不會還有分心去摳他手心吧我的媽呀社會真的好複雜。上次我媽說:你朋友都很奇怪。我還說哪有,就是平凡社會的小縮影啊。媽,我現在跟你說,社會還真的很奇怪!
蕭婆 (攤手).............

2008年5月19日

好國民外交運動~預備!

還記得蘇西嗎?就是在英國的時候幫我做過水晶指甲的flatmate,她要來台灣找我了。

沒逢場做戲,蘇西要來了!
這是二年前的一個約定,當初說好她來台灣,我們再一起去蘇西很想去的東京。我以為這就逢場做戲、一時激情啊,即使這二年當中,她總會在msn時說她在存錢了,明年、後年...總有一年,她就要來找我了,我還是覺得那一年不會那麼快到,而且我們也沒有真的常在msn。沒想到,我前一陣子突然接到她的電話,是電話,顯示她有多迫不及待地要告訴我她可以來了,電話裡她問我六月上旬來找我ok嗎?其實我想來個緩兵之計,但是 "okok! 我迫不及待想在這裡看到你" 的英文,真的比 "我覺得你現在來很好但年底再來就太棒了" ,還好講一百倍,相信我,以ok開頭的東西真的都比較好講。總之我一時心慌意亂之下說了okokok! 八百個ok!

不過這並不是因為我不好客啊,實在是因為我這一陣子要窮瘋了,我滿腦子都是錢錢錢,去哪生錢到東京啊,去了東京,我想換的相機、手機全都飛了啦。

美妙成真,高興
但總之蘇西要來了,我真的很高興,說出去的話能實現的感覺真的很妙,像是當初,我跟食人魔在台灣約定我會從英國去瑞士找她,後來真的在某一天的早晨,我們在蘇黎世火車站相擁一樣,美夢成真的妙。

我終於可以見到蘇西,而且一個沒到過亞洲卻願意跑半個地球來找一個朋友的誠意真的很感人。前二天我跟蘇西說,這裡的六月很熱 (跟蘇格蘭比,真的很熱) ,而且我房間沒有冷氣,要忍耐一下,她回我說她有上網讀過資料了,她知道會很熱,但她就是要體驗這裡該有的樣子!所以她不會在乎熱不熱。有沒有很nice、很得人疼的一個小女生。喔,蘇西真的很小,好像1984的。

但,其實更竊喜
高興的另一原因 (事實上用竊喜會更適合) ,是一個複雜的個人心路歷程。這下我不得不出國去玩了,看好了,是不得不喔,我真的沒有很想,但必須要去,這種心情真的是比毫無理由、只是想去花錢還冠冕堂皇八千倍啊。陳媽媽不但沒有像每次我要去玩的時候抱怨 "你又要去玩了",而且昨天去超市買東西時還不讓我出錢耶,說要我留著去玩 (偷笑) 。

我沒有很想去東京,這是真的,我對日本沒feel,如果不是蘇西想去,東京排不上我目前夢想的前十名旅遊順位,事實上我曾經小小試探蘇西要不要去曼谷或新加坡,但她好像沒什麼興趣,我想她大老遠來,是應該要去她想去的亞洲國家才好,就去東京吧!我沒有很想去東京,但是如果不得不去的話,好吧我就去一下啦,哈哈哈。

回憶跟蘇西一起來了啊
對了,為什麼我會有當地人的flatmate,因為我當初遊的不是語言學校,是一般college,有點像是我去唸蘇格蘭的景文技術學院,所以同學裡會有很多蘇格蘭當地的小孩 (也有台灣的,像是對我好地不得了的Phebe跟Jane) ,所以蘇西要做美甲作業,因為她是美容科的、Joe會幫Phebe剪瀏海、化妝,她也是美容科的.......哇我回憶都回來了啊。

蘇西是Perth人,有一次我看IMDB發現Ewan McGregor也是來自Perth,我問蘇西知不知道他跟她同鄉,你猜怎麼著,怎麼會不知道,蘇西爸爸還曾經教過Ewan體育課 (或什麼球類我忘了) ,媽呀我覺得我離巨星好近喔!為什麼外國人都不愛炫燿呢,如果我沒問,蘇西就都沒講耶,怎麼忍得住啊,我記得我小時候很愛炫燿我朋友跟楊林他們家很熟,連我跟去楊林她家吃了一塊芭樂我都要炫燿很久....。如果我跟Ewan McGregor有這層關係,應該會為此寫一個專門的部落格吧。

重點重點在這裡!
最後,這篇的重點終於要來了,蘇西在台灣的時間是6/03~17,其中,6/06~10我們要去東京。我將會帶她去信義三越101、各大夜市、龍山寺、東區、西門町、大龍硐、淡水、我的故鄉宜蘭...,有空的歡迎報隊跟建議時間地點,二週內有大半是weekday,我要上班,麻煩有空不用上班的人幫我帶蘇西去玩,msn跟我報名。我講真的,來喇賽我翻臉,阿南我在說你!

做好國民外交才是愛逮丸。

我這人很好強,我真的不想輸東京輸得太慘,雖然我們在設計感、整潔、時尚感、國際化、舒適.....都鐵定輸了,但是至少人情味、有氣魄、滿滿的愛....是絕對要贏的啊!ps.鹹酥雞也有贏!

2008年5月9日

想到國小的阿昆老師

我忘了是怎麼開頭的,我跟妮妮忽然討論起小時候的困擾,小時候指的是國小,妮妮說小時候最不爽因為功課不好、作業沒寫而被老師揍,尤其現在想起來,寫作業並沒有讓我們活的更好,就覺得當年被老師白打了,我感覺老師教育的方式好像帶給妮妮很大的壓力,讓她仇視權威跟軍公教;仔細一想,其實我小時候很少被功課或老師的要求激怒,不是因為我是模範生(事實上我真的是),而是因為我的老師是一位萬中無一的好老師,我今天會變成甜心而不是大哥的女人或反社會人士有大部份要歸功於國小高年級時的級任老師。叫他阿昆老師好了。

夜晚比白天還high?
阿昆老師幾乎每天都在宿醉。有時侯,如果有人講話顛三倒四我會說他喝醉了,但這裡的宿醉是指真的有喝酒的那種。

大概有一半的上課時間,阿昆老師都在茫,因為前一晚喝太多,沒睡好,到學校繼續睡,這個時候,他會叫我們自習,然後自己趴在辦公桌上睡覺,雖然叫自習,但我們不用看書,只要講話小聲一點,不要吵到他,愛做什麼都可以,我們還會自動把窗戶關起來,順便注意校長有沒有來巡堂。

我分不清是因為宿醉或天生不愛拘泥形式,阿昆老師上課沒照過課表,我們課本也沒在帶回家的,因為我怎麼知道明天要上什麼。他有時會豪爽地說,這節是什麼課?阿勇就會跑去教室門口看課表,回報該上什麼課。所以我一直到小五,都不知道什麼是課表,真的啦,我雖然是品學兼優的模範生,但我不知道掛在教室門口的那個表格是什麼,也沒去認真注意,我只是一直覺得很怪,為什麼阿猴他們都知道這節要上什麼,到底是誰告訴他們的。(有一次我問幼稚園大班的小姪女,學校裡有沒有教英文,她說沒有,我說那老師都些教什麼,她說motorcycle、train、bus、merry-go-round....一口氣說了十幾個單字還邊比動作,像motorcycle就握拳轉來轉去像在騎機車,她會很多,但不知道那是英文(攤手)。)

freestyle才能體會人生啊
我的freestyle生活方式還有不重視競爭的心態多半是在阿昆老師的潛移默化之下形成的,畢竟國小4、5、6年級是一個人心智發展中多麼重要的階段啊!

我們班的班長,很少用選的,就不曉得為什麼,每個需要班長出去充場面的時候,我們才會發現,咦,我們沒有班長,這個情況特別容易發生在新學期開始的朝會。每年級每班,整整齊齊地排在操場上準備升旗,這時,班長不是都要站在隊伍最前面嗎?我們班前面那個班長的位置卻...咦,沒人,啊就沒有選啊。大家就開始慌了,你也知道,宿醉的人不會在朝會的時候就醒來,這是我們自立自強的時候。

這時我們班的那二列隊伍的前段吵成一團,大家推來推去到底誰要出去當班長。
阿猴說:陳*菁,你去啦你是班長啊。
我:屁,我明明就當過了我不要,叫紅毛去啦。
紅毛:不是我啦,我不要。
阿勇推我:厚,是你啦,去啦。
我:我不要啦。
阿達指我:快點啦!陳*菁,去啦。
反正最後站到前面充當班長的不是我就是紅毛。說好輪流啦。
(對了,這裡又出現阿猴。排隊一定是高的在後面,阿猴小時候的身高屬於前面那一堆,當然會參與到爭論,後面高的像阿信、明忠他們根本像沒事的人天高皇帝遠,懶得管我們這些矮子)

連模範生也是用輪流的
競爭對我來說很無聊,因為小時候,我們連模範生都是輪流的,我跟仙女輪流。

但有時阿昆老師會忘了上學期是我還是仙女,在呈報給學校的時候都要再來問我們這一次輪到誰了,那些贊助模範生獎品的單位如果知道這件事,一定覺得很心寒,我們也不過就是派人輪流去領獎品而已。有時我也會想,這麼依賴我們的阿昆老師,沒有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啊,結果他也好好地一直在教書,還好好地待到退休。

我真心地喜歡阿昆老師,還有他當初對我們的管教方式。阿昆老師的名字裡沒有昆字,我只是覺得昆很適合他。退休後的阿昆老師,現在每天還是在茫,阿達在酒場常會碰到他,有時候阿昆老師嫌酒咖太少還會call阿達一起去,十幾年前的師生現在變酒肉朋友。

這就是傳承..........嗎? 好像有點感人。


------

寫到這裡,我突然想到,我又對不起媽媽了,現在是母親節,可不是教師節,我卻寫了一篇在歌頌阿昆老師的文章。上星期陳媽媽說今年不想吃蛋糕了,跳過吃蛋糕,直接去餐廳吃飯,我就想,是不是她受夠去年還有之前的每一年蛋糕口味都是我挑的,去年我就說了,今年一定會讓媽媽挑喜歡的蛋糕口味啊,現在我心裡覺得很抱歉,好吧餐廳我會訂陳媽媽指定的。

2008年5月4日

She's lost CONTROL

(圖片來源:wikipedia)

我想一直看下去!

Control片長122分鐘,比很多電影都要長,但身在其中一點也不覺得時間已經過了那麼久,我想一直看下去,想參與Ian Curtis的人生.......但它就是沒了。不是因為電影只能演2小時,也不是我們總要回到現實人生,而是因為主角死了,沒了,什麼都沒了,只留下滿滿的說不出來的什麼。

Control片名來自Joy Division的一首歌,She's lost control,這首歌被認為是Ian Curtis在Manchester的就業輔導中心工作時,眼見和自己同樣患有癲癎症的女孩發病後而創作的。Control演述從1973年,Ian還是一個喜歡寫詩、聽David Bowie與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青少年,到結婚、癲癎發作、在婚姻與外遇之間無法自持,最後在23歲年少自縊的真實故事。這幾乎是每個搖滾樂迷都知道的歷史,但是透過Anton Corbijn的鏡頭,和一直環繞的70年代晚期音樂:David Bowie、我的Roxy Music,故事變得好立體、好親近,不再是那則只是在報導、在資料裡看到的歷史,Sam Riley像極了被Ian Curtis附身,他就是Ian啊,不是演的,怎麼都不像演的,太像了,太像了!

Touching from a distance
Control劇情參考自Ian Curtis的遺孀Deborah Curtis所寫有關Ian的文集Touching from a distance(遙遠的撫摸),我好愛這個書名。Touching from a distance來自Joy Division的名曲Transmission的歌詞,因為這個美麗的書名,Deborah Curtis也成為我最欣賞的搖滾樂手遺孀,看看Courtney Love,是吧是吧。

Ian Curtis為什麼要死?無力維繫又不想失去的婚姻?無法成全的婚外情?癲癎?生命的可悲?我覺得這件事情太難被討論,因為太私人、太內在、太百轉千折。我在Ian的歌詞裡常常注意到silence一詞,四周寂靜、內在鼓躁的孤獨喧囂,或許是最接近答案的東西。令我又想起了那些在我生命裡決定提早告別的朋友,當時,我確實知道他們所面對的可以言出的問題:感情、事業、憂鬱....,但是真正使他們決定離去的原因,我至今仍無法揣測,那是真正的死無對證...

Love will tear us apart
Joy Division的歌中,我最愛的是Atmosphere,這是昨天才發現的,因為在看Control之前,對它並沒有特別的印象,之前只比較熟Love will tear us apart(這首歌在片中出現的時間點也很好,那是參加完朋友的聚會,Ian在街上對Debbie說他已經不愛她。愛將使我們分離)。Atmosphere是Control的片尾曲,Ian拉下曬衣繩,螢幕剎然轉黑,只有彷彿椅子被踢掉的聲音,然後是Deborah進家門看到丈夫的人生最後一幕,不知所措地在家門口喊somebody help me!,最後一個鏡頭是Manchester的磚房煙囟,煙不斷往天空飄。我心裡覺得有滿滿的東西。上次這種感覺,是Lost in Translation片尾,Jesus and Mary Chain的Just Like Honey響起,畫面是在車內拍不斷往前的東京街景....一樣打入心裡的鼓點。

Atmosphere被Joy Division的貝斯手Peter Hook認為是他們最好的作品,也曾在Tony Wilson的喪禮中播放(去年),Tony Wilson是24 hour Party People片中描述的主角,Factory Record的創辦人,在Control裡當然也有出現。



Atmosphere我今天聽了一整天,想要很正經地送給那些私自決定提早離開這個世界、離開我的朋友,我好想念你們;還有跟我一樣正在想念此生不再得見之人的所有人。

Don't walk away, in sil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