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31日

一切都對不到 對不到 對不到

我從不避諱承認我就是個賞味期限已過的老女人,時間就是這樣說時遲那時快,昨天我還在玩泥巴,今天我已經老到如果去參加星光大道也會謊報年齡的地步了。

年輕了不起喔(是真的很跩啦),我們老人也是有值得驕傲的地方(事實上除了脾氣差之外我還想不到別的)。話說的高傲不過我最近真的深深地被老人症頭所苦,再這樣下去,請送我去養老院吧大家保重了我在裡面會好好地照顧自己。

我的朋友花花曾經告訴我一個"對不到"的故事。有個星球還是某個傳說中的地方,住著一群什麼都對不準的人,二個要握手的朋友伸出手卻老是握不到對方;吃飯送不到嘴裡,筷子會戳到鼻孔...總之什麼都對不到,這個故事沒有任何寓意也沒有結局,根據我的判斷,這個對不到王國裡面的人都是斜視。

這個那個 現在在說哪個啊
不過我現在想到這個故事就有點淡淡的哀愁,對不到?這不就跟我現在的老人生活很像嗎?誰對我說過的話我常常對不到原主,A跟我說的話我會以為是B說的,我跟B說過的話還要再說一次,不是我囉唆,是因為我以為我上次是跟A說的但那明明是B,想起來都頭昏眼花。電影情節與電影名字現在在我腦裡就像是家裡電視、DVD、電腦主機後面亂成一團的電線一樣,穿來穿去亂七八糟,有頭有尾但是不知道誰是誰的頭,誰的尾要插座。到底是哪部電影裡主角的好朋友的工作是專門在報社寫訃聞的,遇上波莉?美國甜心?美國情緣?戀愛沒假期?愛狗男人來電?

這種錯開、對不到的生活,用村上春樹的語法來說,就是「這些簡直就像沒對準的描圖紙一樣, 一切的一切都跟回不來的過去, 一點一點地錯開了。」聽起來真浪漫,但是充滿老人的心酸。

其實每個人都在老,又不是只有我,也沒什麼值得感嘆、大寫特寫的,但是昨天碰到一件老人痴呆的事(我本來以為我7月見鬼),應該不是每個老人都做得出來,我覺得值得寫出來讓所有跟我一樣症頭的人警悌一下要常動腦才不會失智。

冤枉良家婦女 誰受得了啊
昨天我發現家裡不能上網,以為IP設定又跑掉,找我弟來弄,結果我弟一播電話才發現,我的電話因為沒有繳費被斷話了,被斷話當然就不能上網。

沒有繳費?怎麼可能?我打電話去中華電信準備殺它個片甲不留,我好好地繳費卻冤枉人這誰受得了啊,我一付客服人員欠我八百萬的態度也是應該的,反正這個世界就是欠我們老女人一個公道啦我管你的(我在發什麼瘋)。

好,客服還是跟我說小姐你確實沒繳費,我氣噗噗地說八百次"我-有-繳",他"請問你繳的是哪個月份的",我"就上個月的啊",他"所以是七月",我"你等我一下我去拿帳單收據來對",繳費收據我有,你賴不到吧,哼。我馬上走去翻出來帳單跟繳費收據,那行動之狠、氣勢之強好像要去廚房拿菜刀來砍人。

誰 誰在耍我
我一邊對帳單一邊不耐煩的對客服說,我繳7月的,金額是8.... ,啊!(這是尖叫)我看到金額旁邊的收件人和地址簡直要瘋掉了,是鬼在惡作劇嗎?為什麼上面的人名跟地址我都不認識?這不是我繳的帳單嗎?活生生從我的抽屜拿出來的。

結論是我幫一個不認識的人繳了一個月的電信費。因為郵差送錯信,家人拿上樓,我看到就拿去繳,整個作業流程很順暢.....

幸好中華電信大人有大量,繳錯的錢可以退(這點真令我驚訝~)。

老人的微弱幻想 破滅
那是昨天的事,本來今天繳了錢,電話復機以後我想,以後要"釘金"一點,重新做一個頭腦清醒的老人,但是我不到半天的時間就又絕望了。今天上班我帶了存摺要去銀行刷本子,出門前還仔細檢查有沒有帶對本子,畢竟我一直換工作,存摺也有個八百本吧,帶錯銀行的本子是很有可能的。

check OK!沒錯,是上海商銀的,那我就放心了!

結果到了公司,準備去銀行,把存摺拿出來,才發現,那是我弟的......

我還能說什麼,我現在一心想去住養老院。

2007年8月24日

嘻嘻地 在你背影守候 (趴兔)

上一次寫嘻嘻地在你背影守候說過了,為什麼不拍正面,因為沒種,順便喬裝藝術氣質,這次也是,畢竟到別人國家,還是要謙卑一點,不要打擾到別人,比較有禮貌。這次的主題是柬埔寨。

△洞里薩湖附近,有工作的人正忙著卸魚貨,沒事的人瞎摸,看電視、排球、撞球、瞎坐的人都有,這區的人則分成人組(左邊戴帽子的那一桌)與兒童組二桌敲桿,我對兒童組這桌比較有興趣,不管是打的人還是看的人都一個專注,左邊二個小朋友入戲的表情讓我看這照片看很久。

△一堆人看一台小小螢幕的電視機,我再也不會抱怨沒節目可看了,畢竟我可以獨佔遙控器已經是前世修來的福報了。

△賣法國麵包的阿姨。柬埔寨曾被法國殖民,賣法國麵包屬正常,只是賣的型式很柬味,腳踏車、竹簍、人字拖..!

△在柬埔寨活動,卸妝油的份量是在台北時的2、3倍,看路況就知道原因,車一開過整個紅土飛揚,很有電影場景的真實感。不過這張重點是籠子裡小豬的背影。

△很沒有派頭....

△這是食人魔的背影,主題是"食人魔的彷徨",出門好好的彷徨個什麼鬼,她在彷徨要不要爬上去,吳哥的石階一個比一個高的事我想很多人都知道,不用我賣弄,那阿食幹嘛彷徨,因為在第一天她就摔傷腿,太陡的階梯只好略過,很多石階都是我替她意思意思征服的。

△下午4、5點的小吳哥(Angkor Wat),一波波學生僧侶走出來。穿拖鞋修行特別有外無所求的隨緣心啊,佛曰自在!

△這張是我叫食人魔嘻嘻地在我背影守候,那天我參加柬埔寨全國排球大賽,重拾我排球小魔女聲威,獲得滿堂采,看後面二個球迷依依不捨頻頻回頭看我發球英姿就可略知一二了吧。


這些被我守候的背影只能表現柬埔寨賣點的千分之一,事實上我覺得這個國家主打的是面對面才可以感受到的善良、可愛國民,我記掛幫助過我的人:幫我把腳踏車的坐墊調低的路人大哥、載我們上山下湖而且帶食人魔去藥局的tuk tuk車司機、英文不夠流利但仍盡力回答問題的飯店櫃台,也想念一起在克姆山涼亭拍照的小朋友。

有空且不發懶的時候再補充他們的正面。

2007年8月12日

我錯了 給我Kitty貓

【不正經報導】

泰國人的創意不只展現在家具、時尚、設計產業,連警察機關也是創意不設限啊!泰國警政當局推行了一個新鮮的罰則:不守紀律的警員必須戴上粉紅色的Hello Kitty臂章出勤。管理高層覺得警察會因為戴上那種娘到爆的臂章而覺得丟臉,從此減少犯錯,達到端正紀律的效果。熟女、少女、小女孩們愛到瘋狂的凱蒂,變成羞辱犯錯者的工具。

Hello Kitty臂章的懲罰對象是違規停車、遲到、亂丟垃圾等芝麻小錯,犯錯的警察必需連續配戴Kitty好幾天,提醒他們要慎防小誤,才不致犯成大錯。

泰國人對Kitty貓顯然不比台日狂熱,這個罰則如果在台灣實施,警察大人們應該會被老婆、小孩、女朋友們逼得每天忙著收集錯誤來兌換Hello Kitty吧,正事都不用做了。

不用排隊、不用花錢、連兒童餐都不用點,只要爽快地遲到、瀟灑地隨處丟垃圾就可以得到Kitty,太值得了啊,開心又隨手可做,只有臂章怎麼夠?什麼時候出踢恤、馬克杯、安全帽....?

另外,有隱藏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