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0日

變胖不是罪啊!變心才是

【不正經報導】

最近英國政府準備向加工食品業者徵收「肥胖稅」,藉由這個政策促使業者在產品裡少用點糖、油跟鹽,讓民眾可以更健康,根據研究報告指出,如果課徵肥胖稅,英國每年可以挽救三千多條人命。

牛津大學研究報告說,如果政府認為某些食物不健康,可以對這些食物徵收17.5%的肥胖稅。並不是所有的食品都會被課稅,報告說只有少數不健康食品像薯條、冰淇淋、糖果、餅乾,才會被課肥胖稅。

因為致人於不健康的情況,將對不起社會大眾,所以業者就要多付出一點成本,這就像吸煙的人因為難免讓別人嚐到二手煙害,所以買煙時要繳健康捐一樣的道理。這個邏輯是,對人有害就要交錢來,那麼,我是覺得政府也該對那些因為變心、始亂終棄、外遇、劈腿而讓別人承受心理創傷的人課巨額的「負心稅」!

然後再推出配套措施,把負心稅拿來嘉惠那些受害人,比如說,免費送那些丈夫有外遇的太太出國渡假三個月(可以二人同行,畢竟精神受傷的人很需要人陪伴);被劈腿的人可以申請一年給薪休假,不要讓繁瑣的工作再加害於已經心理受創的人,讓當事人可以完全忘記痛苦,如果休假一年都還沒有找到新對象,政府還會有機構幫助你找到春天。這樣的社會,快樂指數才會高、競爭力才會強啊!

2007年7月15日

總有一天扭斷妳脖子,曾艾瑪

一個城市 七八個朋友
旅遊生活頻道裡一個城市只有六個朋友,我有七八個,不是硬要比別人多,是因為我朋友中,女的都蕭婆、男的都神經病(娘娘腔算在蕭婆那一掛),而不管男女都就七八耶!

曾艾瑪,前數字週刊製管,死象迷,愛花錢,愛靠北

第一個七八朋友來寫曾艾瑪,不是我特別愛她,是她在上一篇BLOG留言說我的東西無聊,我還餘怒未消,她根本是一個文盲來鬧場,講到七八,還有誰比她更match這個偉大的數字。

從認識曾艾瑪的第一天,我就想扭斷她脖子,一直到今天我從來沒有停止過這個念頭。但為什麼這個計劃到現在還沒執行?因為曾艾瑪長得比我還勇健,我還找不到好機會可以成功地全身而退。

我想對曾艾瑪的脖子下手,原因有很多,隨便想幾個例子都讓我想馬上約她出來做個了斷..

愛排擠好人:要不是艾瑪後來求我跟她做朋友,我根本不想理她,因為我剛進數字週刊她就處心積慮地排擠我、傷害我,那時她正要休假去加拿大,休假前搞了一個大汽球給大家輪流寫噁心的離別話,什麼”希望妳快點回來”之類的,汽球一個一個傳,像跳波浪舞一樣,我眼看著快要傳到我這裡了,我好緊張,我跟艾瑪又不熟,要寫什麼啊,寫什麼才不客套又自然又真情流露,幾乎要想好了,我ready了,等著接汽球了 ,下一個就我了,我準備用雙手迎接代表友誼的汽球,咦?沒有,空的,什麼?汽球跳過我,到下一個人那邊!我.....這.....,一個新人的孤單讓我回家躲在棉被裡哭!

幼稚鬼:曾艾瑪做什麼事都以惡意為出發點,而且行為很幼稚,比如她會在我忙得像黑奴一樣拼命地寫稿的時候,故意走到我身邊,假裝跌倒,撞到我身上,這....是幼稚園嗎?

以兇同事為樂:踐踏同事是強項啊,有次艾瑪把長頭髮綁起來,溫和的小潘潘問她,”艾瑪妳今天幹嘛綁頭髮”,她卻以身為製管的高姿態,用下巴對小潘說”這樣罵你比較有威嚴,不行喔不行喔不行喔”,想不想巴她想不想巴她,我超想的啊。

是個草莓族:有次她跟同事約好去吃午餐,但是同事臨時要改稿擔誤一下,艾瑪先在樓梯間等,結果同事改太久,趕到樓梯間的時候,曾艾瑪卻在那裡大哭,餓到大哭.....,果然草莓族根本不能吃苦。

見不得別人好:我跟小摸和食人魔,寫稿寫到一半喇一下賽,拍拍照嘻嘻哈哈地,曾艾瑪心情好就算了,但是一般心情都不好,製管的高姿態又來了”妳們是怎樣?嫌工作太少喔?每個人再加二頁”嘖嘖嘖,大家同樂樂不是很天下大同嗎?

不過,雖然曾艾瑪很難相處缺點又多,但我不得不承認,她真的很有特殊才華,可以稱為急智歌后,以前她來交待工作催稿什麼的常常都用唱的,像歌舞劇一樣,還自己做詞做曲,而且感染力很強,忍不住我就會用唱的回她,二個人在辦公室唱對手戲。

同時咧,衣服品味也不錯啦,前年買給我的生日禮物小花衫,到現在我還常穿!因此,扭斷脖子的事我一直在考慮要不要緩一緩......

→曾艾瑪的部落格

一個城市 七八個朋友

旅遊生活頻道裡一個城市只有六個朋友,我有七八個,不是硬要比別人多,是因為我朋友中,女的都蕭婆、男的都神經病(娘娘腔算在蕭婆那一掛),而不管男女都就七八耶,在整個人際網絡裡面就屬我最正常(而且很甜美),我決定一個個寫下身邊朋友的事,這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朋友道義,以免大家老或瘋到忘了自己是誰、做過什麼事。

另外,如果覺得這個數字很不雅,看了不舒服,也可以想成我有78個朋友,以我不斷換工作、增加新朋友的速度,要寫出78個七八朋友,也不是不可能。


----------
※WHY 一個城市六個朋友
為什麼旅遊生活頻道裡一個城市要有六個朋友而不是五個或七、九個、一百個?
一個城市六個朋友來自60年代社會心理學家Stanley Milgram的六度分離理論(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Milgram經過實驗證實任何兩個完全不認識的人中間最多只隔著6個人,也就是說,只要透過6個人,我們就可以認識世界上的任何人。

從Milgram到現在,有許多的研究人員繼續對六度分離的理論進行計算和驗證,也確認了世界雖然很大,但是從六度人際網絡來看,人與人的距離其實很小。

2007年7月9日

秘密機器的十滴眼淚

昨晚搭火車回台北時,在大約快到八堵的前幾分鐘,外面路燈排列的弧度超像在蘇格蘭時火車要進入Greenock站的前一分鐘,可能跟我正在聽The Secret Machines有關,TSM幾乎是我在英國一整個短暫生活的背景音樂,聽著它時蘇格蘭的空氣會飄出來,我正坐在克萊德河旁的房間,等著晚點要去弄洋芋泥,邊看Big Brother(很紅的實境節目)或X Factor(英版的超級星光大道)…

2006年04月,只要走進唱片行,一定會被TSM鮮綠色Ten Silver Drops吸引,明明就已經買了,但是不管進唱片行幾次、去哪家唱片行,都會把那張封面有很多顆水滴的CD拿起來摸一摸、看一看,好像塑膠封膜是我封的、唱片我出的、歌是我寫的我唱的一樣,可能是一種精神官能症

The Secret Machines的gig是我看過的演唱中影響我最大的一場!影響我周圍的氣氛,而且持續很久,愛到一年多後的現在,還愛不膩!這樣說好像很對不起之前寫過的Jim Noir或沒寫過的The Feeling,不過Jim Noir的天才可愛跟The Feeling的清爽怡人也是別人無可取代。

TSM的gig是2006年3月看的,早就想寫觀後感了,這麼偉大而感動的時刻,誰忍得住啊。只能說工作真的花了人生太多時間了,我有八百件事都卡在因為必須工作而停擺,上班真的很擾民,到底是誰發明的!

再說回TSM,為什麼說影響最大,因為TSM的音樂其實很像一顆大型的膠囊裝置,把人包在孤單與悔悟裡,音樂一開,周圍會自動開啟包覆裝置,只要想到TSM的歌,我就覺得我在膠囊裡。官網的介紹大概有說到點,想像有一天你對曾愛過的人說了很重的話,後來回想覺得後悔得不得了,但是說都說了,What is done can’t be undone,覆水難收的心情之後覺得自己大概會孤單地死掉..類似這種fu。明明不是英國團,從德州來的TSM卻有英國團的纖細。

(前面只有三顆半的頭,因為我就站在第二排,爽!)

那天,幾乎所有的燈光都是從舞台後方往前打,就是主唱的後面有光束投向觀眾,而主唱的正面會變成暗面,像神要降臨一樣,配上每個音都有很沉重感情的Alone, Jealous And Stoned前奏,心會跳很快,因為很感動。Ben是很含蓄的吉他手,左右擺動的姿勢既優雅又有柔柔的力道,全程不太說話,畢竟名字裡有秘密二字,太多話也很不像樣,連微笑都很低調。Ben跟鍵盤手Brandon常常含情脈脈四目交接,如果不知道他們是親兄弟,我會把兄友弟恭看成是同志傳情。

大部份的搖滾樂手,我都只想聽他們的音樂就好,不會想要像個fans一樣跟偶像變好朋友。有時候是因為樂手長得醜、怪,例如Primal Scream的Bobby Gillespie;有時候是因為猜想他們個性一定很離奇難相處,例如Thom Yorke(而且他那麼天才,跟天才相處很有壓力),不過認真考慮的話,我還真想跟TSM的Ben做朋友,如果他提出要求的話,哈哈哈!

Alone, Jealous And Stoned想要很正經地送給所有對從前有感覺的人。點入The Secret Machines官網就可以選聽。

2007年7月2日

格拉斯哥機場恐怖攻擊

【不正經報導】

6/30下午,一輛起火燃燒的吉普車衝進蘇格蘭格拉斯哥機場大廈。車上二個人,一人身上著火跳出車外,二人先後被逮捕,事情發生後,機場所有航班停飛、所有人員被撤離,機場陷入一片混亂。英國警方表示,這事件應與前一天倫敦所破獲的汽車爆炸陰謀有關。

為什麼之前所發生的更大的爆炸案都沒寫進不正經報導,今天卻提格斯拉哥機場事件?因為我是鄉土甜心,有土斯有情啊,我在格拉斯哥機場進入英國,在那裡離開,在那裡被接過機,也在那裡送過機,離開格拉斯哥那天,我拖著笨重的行李,從巴士走下車,進入航廈,機場裡的人聲與外面的氣侯溫度我都還記得!

我把格拉斯哥機場的照片拿出來看,正好就是在出事地點附近拍的,空間曾經很熟悉,恐怖事件因此離我很近,讓我更討厭暴力攻擊。格拉斯哥你要給我好好的,我不希望下次再去時,機場被炸飛一塊磚或多一個和平紀念碑之類的。

格拉斯哥恐怖攻擊現場(圖片來源/bbc.co.uk   

某天去格拉斯哥機場送機時拍的,與上圖反方向,大概從出事點旁邊拍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