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29日

一封寫給你的信 原來

這是一封寫給的信。

就在你忙著生病而我忙著掩飾自己的病情的這段時間,地球好像繞了八圈。問題是就算繞了八百圈,問題還會是一樣。旋轉木馬繞得那麼慢我卻坐得頭都暈了。

我告訴過你最愛的二個英文單字,悲劇王子almost,和好奇心超重的whereabouts,而這幾天我對一個中文詞的憎惡越來越深,我想告訴你,是"原來",原來你什麼都不想要的那個原來。

原來很殘忍,把你從鼓裡硬拉出來的無情,當你以為事情就是這樣了,原來是那樣。就要製造一種與賓果相反的結局。為什麼要拉我出來,我編了一個這麼美的鼓,製造完美的鼓聲與迴音,把自己矇在鼓裡活地好好地幹嘛要拉我出來。

原來的句前與句後總必會有落差,甚至,有時是反差。我以為我是人道救援者,讓我來好好關懷你讓我照顧你吧,但原來我是難民。

2006年8月27日

嘻嘻地 在你背影守候

為什麼不拍正面而要拍背影,大部份是沒種,小部份是因為這樣比較容易喬裝濃厚的藝術氣息 。



△瑞士琉森湖遊輪的老船長,像是從卡通裡走出來的。


△瑞士伯恩的市場街,愛因斯坦正在買芹菜。因為只敢遠遠地拍,以致於很模糊。 


△瑞士洛桑的小道上,清潔工人正在洗廣告看板。原來還有這樣的工作。


△柏林圍牆紀念館前。目的是要拍右邊那位女生的頭髮,下面剃成三分頭的部份染成豹紋(但是拍得不清楚),我也想要那豹紋頭。


△倫敦泰晤士河胖,阿伯看起來相當憂鬱,但極少看到肚子大,身材矮的阿伯,可以擺出如此高雅的姿勢。


△倫敦的某一個公園旁,騎單車巡邏的警察們正在納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