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27日

蘇格蘭強迫症


韓國人的愛國心與向心力舉世皆知,不過蘇格蘭人的愛鄉情結更是不惶多讓,在蘇格蘭,除了陰情不定的鬼天氣你可以批評(連蘇格蘭人自己都受不了)之外,最好不要白目地亂說蘇格蘭的壞話,每個蘇格蘭人愛鄉愛家的那種氣勢都逼得你不得不說出它的好話。

蘇格蘭人都和善好相處,尤其是老先生或老太太。連逛街時都有不認識的人會跟你小聊一下,有次在格拉斯哥逛街,走累了就在mall裡的椅子上休息,隔壁的寂寞老太太看我也是一個人,就跟我聊了起來,聽到我來自離中國很近的台灣,她狂問我跟大陸有關的問題,外國人根本搞不清楚台灣跟中國的關係,她對中國的社會現況超有興趣的,問我現在大陸還是一胎化政策,只能生一個嗎?!我管他娘生幾個,不過基於國際禮儀與台灣形象,還有我們長期受到的敬老尊賢教育,我還是好好地回答了她。為了加強她對台灣的印象,我機靈地轉移話題說我快回台灣了,然後當然馬上接著一直說蘇格蘭的好話,強調我有多捨不得離開這個可人的地方,人多好啊有禮貌,風景多美啊只差天氣不好,我特別愛格拉斯哥(這是真心的)等等之類的,老太太聽了多開心!搞了幾個月,蘇格蘭人就愛聽這個,我了的。

接著她問我有沒有去過倫敦,我心頭一驚,我知道這一題有很大的陷阱,"我上星期才去啊,不過我實在不喜歡倫敦!",聽到這句話,老太太笑得嘴巴要開到耳朵吧,一邊點頭一邊把隔在我們中間的購物紙袋拿開,把屁股移過來,往我旁邊再坐過來,一付等著我說倫敦的壞話一樣,這時候我感覺到我絕不能說錯話,於是往後的一分鐘,我把倫敦的好處全忘掉,把它的缺點全拿出來講,然後以"我愛格拉斯哥甚於倫敦"作結,老太太簡直要擁抱我吧!

第二天一早,我搭第一班火車要到愛丁堡去開始三天二夜的蘇格蘭高地之旅,還沒走到月台,遠遠就只看到一個裝扮得體端莊的老太太獨自在月台,好像要去參加什麼重要的聚會,她看到我,好像終於找到同伴,先是跟我確定第一班車的時間,然後就開始自己說要去愛丁堡參加女兒的什麼典禮,老太太真的都很愛分享。知道我要去高地跟Isle of Skye,她表示她去過,真是個好地方,眼神悠悠地望向遠方,不知道有多陶醉,去天堂應該也只有這樣。

這二個老太太都只是一般的蘇格蘭強迫症,最嚴重的是我參加的高地之旅的司機兼導遊柯林。

那天在愛丁堡一坐上柯林的小巴,我就覺得我上了賊船,從出發的那一刻,柯林就開始解說蘇格蘭的歷史,如何跟英格蘭人打戰之類的,我根本聽不懂,你想想,用英語說三國演義是有人聽得懂嗎?又何況是我不懂的外國歷史跟英文!不說歷史故事的時候,柯林會播蘇格蘭的民謠讓大家更進入狀況,我雖然很愛蘇格蘭,但是我更想跳車,到達每個景點前都必須聽一段關於它的故事,在Wallace Monument前要聽柯林說梅爾吉布遜演的英雄本色都是牛屎、蘇格蘭歷史不是這樣的,在高地要聽他說達文西密碼是屁,我雖然也很討厭老梅,但是誰受得了這種強迫症,我強烈懷念獨自旅行時的清靜。

這張照片是在小巴上拍的,所有的蘇格蘭人就像貼紙上面寫的,非常Proud of Scotland,每個人說起蘇格蘭高地,都像柯林一樣,發自心裡覺得那是全世界最美的地方,且希望全世界的人都了解他們的歷史、他們的美景、他們獨特的文化。真的有那麼美嗎?美是很美,但是墾丁比蘇格蘭更驚豔,太魯閣比蘇格蘭更壯麗,蘇格蘭應該是美在所有的蘇格蘭人都用他們心理的榮耀為它念力加持。而大部份的台灣人,尤其是政治人物,卻只是花時間用怨念跟屁話在詛咒台灣吧。下車之前,柯林說,他深深地覺得,不管是住在什麼地方,身為什麼人,處於什麼樣的立場,人都應該要有honour,榮耀會給你方向,你會知道你該怎麼做……

Are you proud of Taiwan?

2006年7月14日

學習成果大公開

從我回來以後,朋友除了問我有沒有豔遇之外,最多的問題就是問我有什麼學習的成果。對我的要求也未免太高了,雖然我是個衣錦還鄉的歸國菁英,但我才去4個月,應該要什麼成果?ok啊,我可以說十句我最常說的英語給你們大家聽,像是"可以用旅行支票付帳嗎","到格拉斯哥來回票一張"之類的,以饗關心我的人。當然,要我學一些蘇格蘭腔也ok。

另外,既然有一半以上的課都是在畫一些543,不如讓我公開我的畫作。

我承認我實在無法掌握細節,畫畫與個人性格與個人生活就是這麼像,但是,不要小看它,我要離開的時候,人體素描老師以一種惋惜天才的眼神對我說,可愛的女孩,以從未學過畫的背景,妳的素描真是讓我驚豔,要是妳可以在這裡留久一點,一定大有可為.....
好,可愛是我自己加的,但是他稱讚我的話是真的!

曾經看過我以前畫作的人,現在應該要感動地流淚,像是看到一個失語症小孩終於開口叫媽媽。



這個媽豆是另一堂勞作課(我現在還是搞不清楚那堂課在幹嘛,每次同學忙著剪剪貼貼,老師都只拿靴子瓶子等等無聊的東西叫我畫,把我當自閉症或學習障礙生處理就是了)的同學,叫馬克。馬克長得人模人樣,算是全班最帥的前幾名,但是說話漏風,美中不足。馬克來當過二次人體媽豆,第一次時我花了三分鐘才適應整個情況,畢竟畫一個每個星期都會看到的同學的裸體,第一分鐘會不知道怎麼下筆哩。

2006年7月1日

載譽歸國!

我恨英國的網路!我在回台灣的前幾天,宿舍的網路掛點,網路服務公司說他們沒輒你叫再大聲也沒用They can’t do anything,於是我與世隔絕,連公佈回來的時間都沒辦法,想到機場堵我的人,讓你們失望了,等我下次開世界巡迴演唱會回國時,一定發通告請你們到機場!

回台前除了網路問題,我還被迫換宿舍房間,到一個沒有套房、flatmate又全不認識的Block,讓我不高興了好幾天,心裡一直有一把火要冒上來,但是又沒地方發脾氣,我想告訴他們我舅舅是民意代表,我乾哥是警察,我同學混黑幫,我麻吉他爸是將軍、他媽來頭更不小,你們個個給我小心一點,誰也別想叫我搬,否則我找人砍你。但是我不在台灣我在蘇格蘭,我連屁都不是,只好乖乖地說搬就搬。得到通知的隔天我就要去蘇格蘭高地玩,沒時間慢慢來,於是我只花了一個晚上就打包好,然後火速搬到另一棟宿舍。你們這些英國人給我記住。

換到新房間的前二天我每天都倒數,巴不得時間快轉讓我火速回家,而且蘇格蘭的六月冷到讓我生氣,宿舍暖氣又不開,他們根本不懂我們熱情的亞洲學生有多需要高溫烘焙!於是我更希望25日趕快到來,讓我趕快上飛機好嗎。

但,那只是搬來的前二天,哈哈,後來我就跟新flatmates變成朋友了。尤其是大陸人沾姆斯,因為可憐我不會做菜,每次做了什麼好吃的東西都會叫我一起吃,他煮的義大利麵在業餘界來說應該有十顆星!除了聊天、吃東西,他還拿了他寫的詩-是古詩,月落烏啼霜滿天的那一種-來給我欣賞,幸虧國字我還認得幾個,數字週刊雖然八卦,但是我們個個國文造諳都不差哩!沾姆斯是討喜的大陸人,他寫的詩多半用繁體中文,Good Boy!

那天世足賽阿根廷:墨西哥我還贏了他一包洋芋片,同胞們!我有反攻大陸的勝利感!於是,在適應新宿舍以後,我又開始有點依依不捨了。

依依不捨。工業氣質建築、人人有禮貌、時時可以看gig的格拉斯哥;打開電視可以看到樂團的演唱會或Festival;隨便一個賣家具的廣告背景音樂是Suede;看gig的路上遇到正準備去表演的樂手(ya!是the feeling的貝斯手跟鼓手);進去服飾店聽到的是Primal Scream而不是偶像唱的兒歌或舞曲大帝國…..這些不經意的享受我全要說再~見~再~見~

但是,麻辣鍋、鹹酥雞、燒烤、炒海瓜子、大腸麵線、新光三越、饒河街、狀元香魯味、錢櫃、216巷有阿伯站吧台的甜不辣、明曜百貨後面第三條巷子裡我跟阿花去了幾百次卻永遠記不起店名的咖啡廳,族繁不及備載的你們……我回來囉,我愛你們!

「This train’s calling for Glasgow Central……」我可能會很想念,但是,「本列車終點站是昆陽站….」我覺得很親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