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13日

第一號回信 有!

這是一封回給的信



我的編號沒你那麼美,我彈奏不出一曲交響樂或是你其實比較像的華爾滋,答~答答,答~答答,踩著節奏字就跳出來。我的編號只是個點點名,點到一號於是一號舉手說有!也沒辦法,好像也是我自己規定要點名的,自做自受。

我們談到re這個代表重覆的字根,我重覆宿命般的名字字首,讓我跟我的好朋友你一直在重新開始著什麼,然後再半途而廢,互相取笑對方,接著再另起爐灶re-re-re重新開始第188個夢想,(我因為太害羞了實在無法在公開場合說出我們開始過什麼,登台裝的事只能偷偷做,中年婦女真的很容易臉紅),該不會只是自己為自己下的詛咒。這是個深奧的命名學。其實我很後悔,為什麼找了一個這麼雖的名字,一用十幾年,別人永遠不回頭地一直走而我還在re-re-re個什麼鬼。我多想如妳一樣名字裡又nice又有cool的,看起來人生都成功了一半。

實不相暪我曾經想過要改名,什麼都好,最好青春陽光可愛,最好叫Lucy,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字面上露西在鑽石天空,有鑽石有天空就會有光亮,光亮不是我們最愛的嗎?那個心理測驗裡我們同時看到亮亮的東西就想戴在身上,我們不當明星還能是誰,你說是不是,哈!傳說約翰藍儂寫這首歌其實在歌頌讓他神馳的LSD,迷幻藥不在我們的世界,但是聽起來也high。 (Lucy聽起來也像綁著二條辮子在田裡工作的良家婦女,咦那不是農婦我嗎?哈!)

直到我看到這個廣告,她叫Lucy,我想我不適合這個名字了,原來叫Lucy的要有大胸部,你看看,性感比拼這一回合算我輸。

我不改了,麻煩死了。即使我們的人生一直在re-re-re,但我們也不算不快樂,而且我找到re的真義了,我堅決一定得找到,否則今晚我睡不著覺。那是recover,我們可以不斷重新獲得、重新找到,我們總是可以recover from everything。

因為recover,我們不怕restart。

我愛你的restar,明星你當,反正我的re排名在前面,身為一名大牌,我比較計較排名。

link

2006年6月12日

我的旅途沿路分叉 Berlin(4)



在柏林心情相當忐忑,不是怕搭錯車或遭遇不測,而是柏林那麼巨大而我時間只短短三天,不但太趕且勢必要放棄許多景點。而且我為自己的個性感到相當困擾,原本訂好的路線圖總是在十字路口輕易被我以不同的原因改變,於是一套完整的行路計劃被我自己弄得支離破碎,要去由火車站改建的漢堡車站博物館,卻因為在電車上看到什麼廣告,就搭到天高皇帝遠的奧林匹克運動場,足球賽當時還沒開始,我不懂我去到那邊要野餐嗎;又原本要去電影博物館,但是博物館旁正好有我最愛的Donkin’ Donuts,我在Donkin’ Donuts裡發呆留連忘返,等回神走到電影博物館時已經休館了。

於是我的路途在沿路的叉路之下越來越荒腔走板,我突然明白為何每次面試工作時對方問起我的生涯規劃時,我總是答不出來的原因。我一直以為是我自己的腦袋有問題,現在我發現問我問題的人才大大需要檢討,人生像路一樣橫生枝節,規個什麼劃,哪裡好玩哪裡湊就是個美妙的規劃。

所幸在這樣橫生枝節的旅途中(其實枝節並不自己橫生,是我自己忍不住走叉),我並沒忘記在意料中與意料外的路上,打開我的Time Out-Berlin尋找附近好吃的餐廳及好喝的咖啡,每逢一家我就越相信Time Out的眼光,不知道是我太好養了還是每家咖啡廳確實都這麼棒,有的氣氛自在,有的氣味誘人,再不然也會有個善良的服務生,於是我的每一杯咖啡都喝得愉快而享受。

要特別提出來講的是這家名叫Henne的餐廳,走進位於庭院中的用餐區,完全不用擔心不知道要點什麼,也不須假裝很有禮貌地問服務生是否有什麼招牌菜可以推薦,服務生會被你問倒,因為店內就只有一種主菜-雞。Henne把稚雞(像是韓國人參雞的那種尺寸,一人吃一隻剛剛好)用牛奶泡過再拿去炸,炸得外酥內軟,被稱為是柏林最好吃的雞料理,吃起來確實不賴,隱隱地有一股香味卻沒有牛奶的味道,不沾醬不灑胡椒即有自然的風味。



但是以我吃了台灣雞排幾十年的經歷,我是覺得雞炸太久了以致於外頭酥到發硬,內裡則是太乾,在德國可能算是數一數二的好吃,但是柏林人如果吃過台灣的香雞排就知道在炸雞界他們只能排第二。

暫時吃不到全世界最優的台灣香雞排,在柏林吃雞料理卻也足夠讓我感到滿足,「吃頓好的,人生(觀)都能改變哪!」(來自電影「面子」),錯失的車站、博物館等等遺憾全在美食上面填回來,因而感覺上,我一面叉題,一面又好好地走回圓滿的路上!

2006年6月3日

熱血青年柏林 Berlin(3)

因為是個年輕的首都嗎?整個柏林的空氣充滿無時限的躍動感。白天,街道旁、樹蔭下的咖啡座座無虛席,大片的公園綠地則或坐或躺著正在看書、聊天、野餐或什麼都不做的男女老少,我抬頭看著陽光下的電視塔,穿上足球外衣的圓球好像要被誰踢過來,幾乎忘了那是共產東德時代的產物。午夜近一點,地鐵內還是人聲鼎沸,而且個個看起來精力十足,不像是剛從一個狂歡的場合離開,反而像是剛開啟一整晚的活力準備去clubbing,那種氣氛是柏林最吸引我的地方,感覺一個城市的脈搏正噗通噗通地跳!

柏林是一個熱血方剛青年,隨時準備、也隨時可以開踢,最能感覺到這種骨子裡的能量的,則是這城市裡滿滿的塗鴉……




2006年6月2日

我們即將降落約翰.藍儂機場

【不正經很久沒報導】

「各位旅客,我們即將降落約翰.藍儂機場!」
聽起來真夠大氣。我沒去過利物浦(Liverpool),所以也沒去過以約翰.藍儂為名的利物浦機場,但光想像飛機降落前的機長廣播就想把音樂放大聲一點。

不過。 29日的泰晤士報報導,英國的航管人員認為,以名人當作機場名可能會危及飛安。民航局說,利物浦的機場名叫約翰.藍儂,但是這可能讓外籍飛機駕駛員感到困擾。雖然披頭四全球知名,但是如果指示一名來自塞爾維亞(Serbia)的飛機駕駛員飛往約翰.藍儂機場,他可能不知道目的地是利物浦。於是他們覺得機場的名稱最好簡單,並且配合地理位置,雖然機場的名字可以讓當地的商機無限,不過更重要的是必須確保安全。

以名人為機場命名的風潮來自美國:
甘迺迪機場-紐約
雷根機場-華府
老布希機場-休士頓

除了約翰.藍儂,藝術類人士還有:
莫札特機場-奧地利薩爾斯堡
蕭邦機場-波蘭華沙
達文西機場-羅馬
路易斯.阿姆斯壯機場-紐奧良
約翰.韋恩機場-加州橘郡

另外蒙古機場也在最近改名「成吉思汗國際機場」,聽起來是不是很有即將擁抱世界的豪情壯志!

「各位旅客,我們即將降落蔣介石國際機場!」,腳軟。廖添丁國際機場,如何,又敏捷又派頭又有正義感,每個要回國的人一看到機場都high了起來,如果帶外國友人來玩,還可以順便解釋一下廖添丁當年是如何劫富濟貧,正好藉此讓外國人知道台灣不只有死愛錢的政治人物和他們的親朋好友,不要讓外國人笑我們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