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31日

最紅的柏林市民 Berlin(2)

誰是柏林最有名的人,絕對是紅綠燈上這兩個一紅一綠的胖先生。在柏林的街頭會發現二款不同的行人紅綠燈,一款是這一組身材微胖、具有喜感、名叫Ampelmann的綠衣小胖與紅衣小胖(我覺得她是女的),另一款比較平凡,長得就是一付正常身材的乾巴巴好國民。小胖人是原東德的紅綠燈,也就是說原本在東柏林才會看到,西柏林則是乾巴巴好國民,東西德金剛合體之後由於小胖太討喜,於是被保留下來,而且開始出現在西柏林。

(Hackeschene Hofe裡的Ampelmann專賣店)
現在小胖已經變成名人,被做成各種紀念品,鑰匙圈、明信片、原子筆、踢恤、購物袋、貼紙……,每一樣都好可愛,在Hackeschene Hofe藝術中庭市集有一家專賣店,從門前的庭院到店裡所有看得到的東西都有這二個小胖,我買了明信片跟貼紙,當店員把它們裝進專用塑膠袋給我時,哇另一個驚喜,塑膠袋太正了!

(上面三張明信片都讓我愛不釋手,捨不得有一咪咪的折到或刮掉,猿人進化篇顯而易見,另一張則是世界各地的紅綠燈圖案。二張圓形的是貼紙,如果有一天你在飛機場的行李輸送帶上看到貼著小綠或小紅的黑色行李箱,不要拿錯行李,那是我的!! )

(連購物塑膠袋都這麼討喜,我很後悔沒有跟店員多要一個!)

2006年5月30日

第一眼柏林 Berlin(1)

當我們看到"禁止隨地吐痰"的標誌,表示這裡有人吐痰,當我們看到"禁倒垃圾"的標誌,表示這裡有很多人在亂倒垃圾,當我看到蘇格蘭的火車車廂裡掛著"請勿把腳放到座椅上",代表很多懶散的英國人都愛把腳架到椅子上。這就是我為什麼要放這張照片做為描述柏林的開始。這是進入柏林電視塔的入口,也是我第一個到訪的景點。

禁止抽煙。柏林人愛抽煙(整個歐洲就是個大煙灰缸,但柏林人沒英國人那麼愛抽到要死)。
禁止吃冰淇淋。柏林人都在吃冰淇淋(也是我下了東火車站Ostbahnhof做的第一件事)。
禁止小狗進入。柏林人愛狗,百貨公司、捷運、公園、餐廳…都看得到人牽狗。
禁止輪鞋進入。柏林有許多的輪鞋族(我還看到輪鞋遊行),有輪子的都算的話,還有更多的單車達人在underground牽著腳踏車。
如果這扇門上再加上"禁止塗鴉"就更完整了,柏林沒有一處地方是無趣空白的,它是塗鴉者的天堂!

To be continued...

→柏林照片

2006年5月22日

貴婦生涯原是夢

已經從柏林回來一星期,卻還沒有整理照片放上來,因為回來沒多久,我就進入一種手筋被挑斷的狀態,生活在殘廢無法自理的脫序當中。

唸美容系(之類的)的flatmate--蘇格蘭女生小胖蘇西,最近正忙著做水晶指甲,上週某天的美甲課,老師要做assessment,在學期進行過一半的此時,來個學習評估。那天正好在上課的路上碰到,於是我就變成小胖蘇西的model,被她帶去上課,然後花了二個半小時幫我美甲、裝甲(到底要怎麼形容把假的水晶指甲裝到真的指甲上),讓老師打分數。於是此後開始我的斷筋生活。

我問小胖蘇西這指甲能維持多久,她說二週,希望如此。我說嗯哼,甜美的表情好像在說哇我有二週的時間可以擁有一付好美的指甲呀,但其實心裡在想,買尬的二週,該怎麼撐過去啊?

假指甲太長了,原本生來要吃黑手那一行飯的我的粗手,開始在戴隱形眼鏡時手指刺到眼睛、穿牛仔褲時拉不起拉鍊、吃早餐時不會拿抹刀、寫字時拿不起一張紙、開門時拿不出鑰匙、結帳時挑不出皮包,無止盡的折磨,更不用提打字了,哪裡有賣黑玉斷續膏,此刻我很需要。我變成一個失智遲緩的老人,然後每天都因為行動失靈而對自己發脾氣,要遲到了..眼鏡還是戴不上、餓死了..菜卻還沒切好,都想用菜刀把手砍斷。

我的痛苦人生其實是自己造成的,我應該可以叫小胖蘇西把它們拆掉,但是我沒有。我什麼都不怕,就是怕讓別人傷心,怕小胖蘇西以為我不喜歡它或我覺得她做得不好,於是只好一直忍耐忍耐。而且那東西自己也沒辦法太早拆,強來的話可能會把指甲也一起拆掉。直到今天,幸福如神般降臨,指甲自已鬆動了,終於可以一個個把它們拿掉,也終於可以好好地打字了,我出獄了,感謝!

其實我也痴心妄想當一名貴婦。原本以為水晶指甲是第一步,接下來我要好好練習用那精雕細琢的美甲指著一整櫃的衣服叫來人呀通通給我包下,但是我在第一步就兵敗,我想我還是繼續當農婦比較實在。

2006年5月9日

趕進度!

有觀眾好友發現這二週的瑞士、慕尼黑旅遊報告寫得相當快。當然!因為我在趕進度!德國之旅還沒有完成呢,明天我要去柏林!「再見列寧」的柏林,東西德金剛合體的柏林,被二次大戰轟得不像樣的柏林,旅遊書上印著一棟棟摩登建築ex.Sony Center、戴姆勒克萊斯勒(賓士)大樓的柏林,讓李安得到柏林影展金熊獎的柏林……
另外,
有鄉親反映Blog裡的照片全然沒有我,相當無聊。那我有什麼辦法,我就是一個人來來來去去去,沒人拍我啊,不然你想怎樣??
自拍嗎?誰想看一個年過30的女人搞自拍?不怕眼睛閃到或眉頭抽筋之類的嗎!?

2006年5月8日

旅遊不宜 三種人


我三者都是

一.老年人 不宜
搭火車是遊歐洲最棒的方式,Eurail網站就是這麼講的,事實上我也證明是這樣沒錯!用火車通行證(Eurail Pass)搭火車遊德國與瑞士真是方便、經濟又美妙!
但是,Eurail Pass只針對26歲以下的年青人有折扣優惠,像我們這種熟女想要克勤克儉遊歐洲障礙很多。而且,以德國-瑞士火車通行證(Eurail Germany - Switzerland Pass)來說,成年人還只能買頭等艙 (1st class),沒有次等艙(2nd class)的選擇,只有26歲以下的年青人才可以買2nd class,意思是年紀超過26的我,想簡約過生活都不行。我買的二個月內任選8天的通行證是458美金(1st class),年青人卻只要321美金(2nd class)。
誰來評評理,我們老人是犯了什麼錯,我們吃的苦還不夠嗎?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

二.沒遠見者 不宜
不能打折就算了。到英國前,我只知道要去瑞士、德國,還不清楚學校課業安排的情況與放假日的確切日期,無法確定到底要買幾天的通行證,所以沒先在台灣買,直到在這邊真正要訂Eurail Pass,才發現台灣賣得最便宜,由於時間緊迫只好在國外網站上訂,於是我多花了3~4000台幣,只因為當初沒在台灣先買,對我這種走小氣旅遊路線的人來說,殘念,飲恨,吶喊!

三.怕醜者 不宜 (最要命!)
撿便宜訂了RyanAir的廉價機票到法蘭克福(雖然我的第一站是要到瑞士蘇黎士,但是RyanAir沒飛蘇黎士,於是我飛到法蘭克福,再搭火車進瑞士)。便宜一定有代價啊,其一,到達法蘭克福的時間是晚上11點,時間很尷尬,其二,RyanAir都是降落在偏遠的小機場,從鳥不拉屎的Frankfurt-Hahn機場到法蘭克福市中心還要搭接駁巴士(有點像我要到台北,但飛機卻只飛到苗栗),我到達法蘭克福火車站已是半夜1點多,然後從法蘭克福再搭半夜2點多的夜車到Basel(就是舉辦世界最大錶展的那個Basel)換車到蘇黎士,到達蘇黎士已是早上6點!
所有的舟車勞頓對我這種吃苦耐勞的妙齡農家子弟來說都不算什麼,但是,再嬌美的花朵也敵不過睡眠不足,一整夜的長途跋涉,我的皮膚乾到快爆炸,希望外國人沒有對可愛的台灣少女留下壞印象。

2006年5月2日

訪啤酒之都必備行程 Munich(2)


到了啤酒之都慕尼黑卻不喝啤酒,等於來蘇格蘭卻沒喝威士忌!正好也走累了,我走進慕尼黑瑪麗安廣場附近的一家餐廳Augustiner,雖然沒有旅遊書上介紹的皇家啤酒屋Hofbrauhaus那麼有名,不過看上去華麗古典的裝潢、煞有其事的服務人員,我想這店的歷史應該也是相當可觀,而且裡面的客人也不少。

我點了慕尼黑傳統白香腸(有英文菜單)同時還亂點了某一款淡色的啤酒(我怎麼分得清楚什麼是什麼?!),桌上還有Brezel可以自己拿。慕尼黑的傳統白香腸軟軟Q彈,切的時候一直覺得刀被香腸彈起來,讓我很怕它飛到別桌去,畢竟一條幾百塊,我並不想浪費。白香腸配上特製酸酸甜甜的沾醬,就像女侍者身上穿的巴伐利亞式圓裙,感覺很鄉村。我當然不會因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就說慕尼黑的白香腸比較好吃,比起香腸的美味程度,還是台灣夜市裡的最讚!慕尼黑白香腸比已經不太優的英國香腸還遜一點,台灣香腸10顆星,英國香腸3顆,慕尼黑只有2顆。不過當侍者老伯送上香腸時,我內心有激起一點驚喜,因為白香腸被放在白色的盅,打開盅蓋看到滑溜溜、赤裸裸的香腸浮在溫水上,優雅與滑稽交雜,但滑稽以些微差距勝出。

啤酒則是超順口,我不得不承認台灣啤酒只能”險勝”於德國啤酒(我很愛國吧!),但還沒喝幾口,我的臉已經紅得跟煮熟的蝦子一樣,不只臉紅,我隱隱地覺得我的眼睛也很紅,實不相暪我是酒國遜咖。可愛的東方妙齡美少女一個人在餐廳裡喝到臉紅痴呆,我抱歉我失態了,後來女侍忍不住來問我還好吧,我提高音量再加上一個誇張到不行的笑容告訴她我好得不得了,後來想想,酒鬼說我沒醉我沒醉時不都是這個音量嗎,我怎麼了?

想必是沒在喝啤酒的時候邊吃炒海瓜子、烤魚下巴,邊看朋友喊台灣拳講髒話,才水土不服地臉紅害羞頭暈的!

只有啤酒是黑的 慕尼黑Munich(1)


紅色屋頂、聖母教堂頂上的大洋蔥頭、金黃啤酒一杯接一杯、密密麻麻的地鐵網,構成慕尼黑的城市風景。

在慕尼黑的hostel裡,同房間的墨西哥女生問我今天去了哪裡、逛了哪些博物館? 什麼?博物館?入海關的時候官員沒有跟我說他們規定外國人到德國一定要到博物館啊!幸好我去了BMW的博物館,勉強可以搭上博物館的線啊是不是,不過從墨西哥女生禮貌性的微笑及用哽住的喉嚨說:喔嗯,那很好啊。我知道她對我的答案並不滿意,那我也沒辦法。

我很少把時間花在博物館裡面,一方面因為我也不過就是一個出身農家的草包,另一方面,街上比博物館有趣多了。我在慕尼黑的街道上進行我最愛的地毯式行軍,逛到市場(沒開)、逛進工地裡(自以為在抄近路,結果迷路)、逛到腿酸亂搭公車(順利搭到市中心)、逛進老餐廳裡點啤酒喝(喝醉,我很臉紅害羞)、滲透進慕尼黑的華納威秀(名字當然不是華納威秀)看他們買什麼進電影院(其實跟台灣一樣可樂薯條爆米花ABC套餐之類的)、爬上11世紀始建的Alter Peter老彼得教堂鐘樓看慕尼黑的紅色屋頂風景(考驗老人的耐力,我很喘).......,世界這麼大,逛都逛不完,怎麼輪得到博物館!

(傳說中的德國豬腳,櫥窗邊有一堆跟我一樣沒有進去吃,卻看到流口水的人)
(地鐵月台告示板,中間顯示下班列車路線,不同路線在同一個月台上車)
(每家店前都有獅子,我最愛這家服飾店前穿涼鞋、擦指甲油的獅子)

(地鐵車廂裡)
(爬老彼得教堂的木板樓梯上到鐘樓,看下面的瑪莉恩廣場 ,在此同時我很心驚,因為很高。我去的時候還很早,人不多,後來廣場上都是人)

→更多慕尼黑的照片
PS.看照片的時候建議選右上方的 view as slideshow,播放時在照片上click後圖會變小,圖說會跑出來,在照片上再click一下,就會繼續播放slide!

2006年5月1日

喬裝童話美少女 在琉森Luzern


如果有人跟我以前一樣,對瑞士無法產生嚮往之心,我會建議先到Luzern琉森,那天早晨從法蘭克福前往瑞士時,在火車上看到剛放亮的天空下,山坡上一間間巧克力色房子上披著昨夜留下的淡淡白雪,而屋頂上的煙囪正飄出白色的煙,從此開始我就覺得我是童話裡的美少女了。

環著山與湖的Luzern具有一種童話的美感,加上現代的節奏。在中古世紀曾是瑞士首都的Luzern保有了一區建築很密集的老街,歷史雖久卻不顯老,因為街上商店賣的是誘人的現代時尚!而且每一個櫥窗的陳列都讓我想把它們偷回家!

       (除了櫥窗裡的項鍊戒指外,這隻阿哥哥牛我也想偷回家)
初到Luzern的那一天日光和煦、湖光澄澈,湖畔坐滿了人,猛一看像是一堆在湖裡游膩的鴨子躲在岸邊曬翅膀休息。幸好這一天出大太陽,讓我見識到Luzern的湖光山色,因為接下來的幾天就在下雨與下雪交替下渡過,導致別人拍的Luzern照片都美得像天堂一樣,而我的卻瞎得跟什麼一樣不時灰濛濛的,同時食人魔還一直指責我把英國又霧又雨又風的爛天氣傳染給瑞士。

                          (琉森湖畔)
Luzern的耀人就在於即使籠罩著濕答答的氣氛,但當我走過著名的卡貝爾橋(Chapel Bridge)到舊 街,在狹小的街道上仍覺得心情舒爽。在Luzern住了幾天,大部份的時間食人魔照常去飯店做牛做馬,我則一個人不分晴雨雪的在街上閒晃,幾天下來,我已經變成Luzern通,還可以告訴食人魔哪裡有新奇的東西哩!(好啦其實Luzern很小,每個人待半天就是個達人,輪不到我喬裝什麼通)

待在Lucern的幾天,最期待的事就是食人魔下班時,從飯店”順手帶”一些飯店好吃的麵包和起司,搭配香濃的巧克力(當然也是食人魔的飯店熱情提供),二個人在她老舊的公寓各據一方,聽著樓上女人踩著高跟鞋在幾十年的木質地板上卡卡卡又嘰乖嘰乖的聲音,邊聊天邊吃東西。

(食人魔家隔壁的小孩,用水桶、垃圾桶練打鼓,邊打邊唱,而且是亂打亂唱,我探頭一看,他還穿著登台裝!發現有我跟食人魔這二個聽眾,表演地更賣力,而且我相機開關都還沒開,他已經自己擺好姿勢了!他不知道我是幼兒終結者,專吃小孩的,竟然在我喝午茶的時間吵我,國外的小孩真是不怕死)

→更多琉森的照片
PS.看照片的時候建議選右上方的 view as slideshow,播放時在照片上click後圖會變小,圖說會跑出來,在照片上再click一下,就會繼續播放sl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