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26日

量看看海的尺寸

量看看海的尺寸有多大

這星期我聽了在英國的第一場gig,由於是第一次,於是我完全把它當作正事在辦,早在二星期前,我就已經到過這家名叫King Tut's的Bar勘查地形,所以它所在的St.Vincent Street還是我在格拉斯哥所認識的第一條路哩。

( King Tut's門口)

在寒冷的週二晚上,我手腳很快地從車站走到King Tut's,好像在格拉斯哥住了幾百年一樣熟門熟路,勘查地形的工作真是沒有白做。進場之前,我試著稍微回想一下聽gig是沙咪滋味,但是我根本都已經忘了我上一次看gig是什麼時候。售票演唱會跟"野台"那種大型場子不算的話.......,見鬼了,我想可能是到金山南路的vibe看"董事長"吧,vibe耶,我不敢拿出手指算那是幾年前的事,但願手指的數量還夠。總之那時董事長、五月天都還沒發片,而我也還不到出門必須化妝來粉飾太平的年紀,馬的。不想了。

這場演唱我為了來自曼徹斯特的Oceansize而來,其實我不是他們的忠實fans。嚴格來說,我連fans都稱不上,他們沒有一首歌是我能哼出兩小節的,而且在我喜歡的團裡面他們可能也排不上名次吧,不過就我聽過他們的幾首歌的判斷,Oceansize應該是一個值得看現場演唱的團!

就像買電視廣告一樣,當你買熱門節目檔次時,電視台可能也會規定你要搭配1、2個冷門節目,像有氧運動教學那一類的。想要看Oceansize,你得先看二個小團的表演,反正看跟不看票價都一樣,像我們這種怕吃虧的女性一定要擠進去看。

我覺得一個爛搖滾樂團的要件包含:1.團員留著八天沒洗的長髮,而且已經二年半沒有上理髮廳,完全沒有髮型可言。2.自以為是放浪不羈的浪子,每表演完一首歌就要表演喝啤酒給台下花錢進來看唱歌的凱子看。3.唱了8首歌但是聽起來像是同一首,而且那一首並不怎麼樣。4.團員沒一個長得像樣的。這天表演的第一個樂團同時擁有以上要件,而且仔細一想的話還可以讓我繼續列出更多。總之是一個乏善可陳的團,屬於metal那一掛的,團名可能是類似什麼革命的,反正很幼稚,我連團名都不想記,當時只想叫他們下台,不要浪費我的時間,我還要趕最後一班火車哩。(連照片我都懶得拍)

幸好第二個團一上場就安定了我的耐性,在黑摸摸的pub,好像把我帶到外太空泅遊,由於加了一些mix好的電子聲,聽起來特別有層次、有空間感,這個團的音樂就跟他們投射在背板,與音樂的節奏相合的圖案一樣,有時是星河一樣浮動、有時是很強的放射光。然而,整個團最讓我傻眼的是鍵盤手,他相當地忙碌,首先我看到他好好地彈著琴,但是一回神卻突然看他轉身背上吉他開始彈,過沒一下,他竟然跟女貝斯手交換,貝斯手彈鍵盤,鍵盤手彈貝斯,是有這麼多才多藝喔!?事情還沒完,最後,鍵盤手竟然還搬出小提琴來拉!不可否認我還蠻愛搖滾樂中加一點弦樂,像The Verve的Bitter Sweet Symphony就是個經典,但是同一人又鍵盤又吉他又貝斯又小提琴也未免五花八門,不搞一人樂隊當街頭藝人真的很可惜。第二個團名字很長,我好像忘了。

(第二個上場的團,聲光效果讓人"看"得見聲音)

聽完二個連名字都記不起來的小團,終於,我的主角Oceansize來了。順道一提,這裡的習慣是,上一團撤下樂器、下一團setting樂器的中場,setting好樂器,一切準備就緒,即將表演的團會先退到台下,燈暗了再亮,團員們再上台,表示正式上場,像是一個有禮貌的開始。

看到Oceansize,對比於前二個團,你就知道怎樣才能出頭天,能發專輯果然不同。首先,大家的髮型都很好,應該常上理髮廳,衣服也很適當,尤其主唱穿淺色短袖襯衫,加上細緻又不帥過頭的長相,真是令人心曠神怡,而且表演當中沒看到他們在喝啤酒(對!我很討厭喝酒!),不止如此,我還看到其中一個吉他手喝的是礦泉水,good!好孩子!

(聲音聽來相當重感情的Oceansize)

聽到鼓手的打擊,覺得我的腳好像不能動,因為從鼓聲放出來的力量很強,好像有一台鐵殼鋼彈戰車轟隆隆開過來,你根本無法動彈,而後決定投降,比聽家裡的player播出來的強上八百倍吧,貨真價實!我決定把他列為年度最佳鼓手候選人之一。而雖然Oceansize有點metal又有點post hardcore的味道,大部份的節奏口味都很重,但由於主唱Mike的聲音不是那種粗魯厚重或是狂呼亂喊,而是偏細薄而神經質的,相溶之下反而激出一種很舒適的重量感,當主唱唱到副歌而提高聲調時,會覺得他是在表達感情而不是在亂吼,像是一種比較成熟的表達方式。

我特別偏愛前段低吟迂迴、後段放肆宣洩的歌曲,Oceansize有幾首歌就符合這種特質,但是當我還在期待再多來幾首這種歌時,我就要去趕最後一班火車了,聽不到最後一曲跟安可曲有點遺憾,進行中的事卻要草草結束......。為什麼要安排第一個爛團來浪費我的時間啊,我在回宿舍的火車上不斷吶喊...........

Oceansize,size of an ocean,團名像是他們的野心,海有多大,無限大。

不正菁搖滾現場 次回予告-- The Secret Machines 29/03/06

2006年3月22日

不正菁 見世面[1]

輪椅先生小姐歡迎光臨

昨天搭火車去Glasgow,碰到二個坐輪椅的伯父伯母也在買票要搭車,我買票後先出票房等車,過沒一下子,輪椅伯父伯母從票房出來,後面還跟著剛在賣票的小姐,提著一個像是施工工具的東西,我以為她又要去打掃或做什麼例行的公事了,結果火車來了我上車後才發現,原來賣票小姐手上扛的東西一攤開,就變成是一個斜坡道,架在火車與月台高低落差很大的間隙,讓伯父伯母的輪椅上得了火車,他們上車後,賣票小姐再把斜坡扛回去。

原來是這樣!(而且我還在回神當中,忘記拿相機拍了。)

那你會想,他們上得了車,下車怎麼辦?我就是這樣想。

後來,到了他們要下車的那一站,還沒到站,我已經看到月台上有另一個賣票小姐提著一樣的摺疊斜坡,早就等在那裡,可見要服務輪椅伯父伯母的事早就被通報到他們要抵達的這一站了,哇也太Sweet了呀!我還聽到他們下車時,跟這一站的賣票小姐說他們到這裡要去幹嘛幹嘛的,小姐還說”Enjoy it!”,貼心成這樣啦!真是美麗世界,至少在台灣我就沒想過一個坐輪椅的人在沒有人的陪伴下是要怎麼上下火車。若說搭捷運是還ok,月台與車子在同一個平面,間隙也很小,但是火車通常與月台有高度落差,月台間隙又大,最重要的是,自強號莒光號的門小成這樣,胖子進去都很辛苦了,坐輪椅的人想搭車,連門都沒有!

2006年3月13日

這個冬天最後一場驚喜

              GREENOCK SNOWING
                         
這應該是這個冬天最後一場雪,我趕上了,Lucky!

幸好我一大早跑出去照相,可以拍到乾淨的雪,因為中午雪停以後,宿舍裡所有的死小孩都跑出來玩,把前面廣場的雪景弄得慘兮兮,好像整個地面被翻過來一樣。

Greenock 好地方但沒搞頭

說是說Glasgow,但其實我的學校和宿舍並不在Glasgow,而是在一個叫Greenock的小鎮,離Glasgow大概30-40分鐘火車時刻,在英國,火車交通十分便利,大部份的人到Glasgow都是搭火車,如果Glasgow是台北的話,Greenock就像是淡水,離台北很近,比較靠海,又有同一條大河(克萊德河River Clyde)流經,我好像住在淡水河邊,隔著寬廣的河岸可以看到對岸的八里(還沒去過對岸,所以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Greenock看起來很悠閒、乾淨,也有Bar、Shopping Mall之類的,以生活品質來說,這裡的人過的是很像樣的一種生活,但事實上也相當沒搞頭,七點以後街上沒什麼人,而我最大的休閒是去逛24小時營業的TESCO!

這裡的人則是好得沒話說,老師們一個個親切地都像慈濟的師姐師兄,把我當幼稚園的學生一樣細心呵護,從來不會削你做得很爛或罵你為什麼把事情搞砸之類的;在路上有人不小心碰到你或擋到你,一定會說抱歉;沒有紅綠燈時,80%的司機會讓你,好吧沒有80%的話,50%一定跑不掉,而且有的司機還會對你笑;下雪的時候我跑去火車站閒逛拍照,聽到我從台灣來,正在鏟雪的售票員還會祝我enjoy it!是有沒有這麼sweet呀!

不過這裡的人很愛邊走邊抽煙,抽完的煙都亂丟,街道與學校空地都是煙蒂,也不弄個煙灰缸,像我這麼不愛乾淨的人都看不太下去,邊走邊抽不是台客的專利嗎,我還是覺得抽煙這種事好好坐下來比較有得談。

2006年3月8日

旅行的音樂


旅行時聽什麼音樂?

有的音樂會在你的腦中描出一個畫面,也許是一片藍天,也許是一列火車駛離依依不捨的月台(是張秀卿的"車站"嗎),也許是都會霓虹閃爍的光景,也或許是某一回合失戀的場景。而有的音樂則沒有這種見山是山見水是水的真實場景。它是一團模糊沒有具體形狀的色塊,隨著音符不斷地變形,有時不斷由中間向四方擴散,有時不斷向前移動,My Bloody Valentine對我來說就是屬於這一掛的,大部份的時候,我都覺得,聽MBV像是坐在一列行進中的火車(設備新穎,燈光明亮的那一種),路邊的風景….樹、燈、人、所有….全都被往前拉的時間連成一線,然後往後移去,火車上的我,看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但就是很清楚我正在不斷往前,往前…

MBV是我這一趟旅程的背景音樂,尤其最強專輯"Loveless"簡直是旅行極品,連歌詞都輕軟地虛無縹渺,幾乎沒有人能默寫出來,好像懸在無重力狀態,飄浮地無邊無際。從台灣到香港到倫敦到格拉斯哥,包含等待轉機時間,我花了24小時才到達學校宿舍,一直在飄浮、移動,不斷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