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0日

Jim Noir給我笑一個

(圖片來源/jimnoir.com)

許多人對Jim Noir (從他特殊的姓氏猜到了吧,Jim Noir是法裔,Noir音近於Nwarr)的評語都是:一個旋律天才。用自己家裡的簡陋器材隨便唱唱錄錄就是動聽的神來之韻,不過年初我剛聽他的專輯時只是一直很納悶,一個看起來這麼雖又蒼白且憂鬱的臉,怎麼可能寫出那些可愛又調皮的歌曲,「我就是喜歡C key呀,彈起來輕鬆簡單,就是B key下一個的那個C啊 ,不管怎麼彈,我就是愛C……」(The Key Of C)、「如果你不把我的足球還給我,我就叫我爸來對付你...」(Eanie meany,adidas今年世足賽期間的廣告曲),有沒有這麼迷人童趣的歌詞,聽著聽著我總是以為在唱兒歌,不由自主的會搖頭晃動、嘴角揚起微笑。

有關他的外型vs.音樂之間的矛盾衝突疑問,直到5月底,去了他的gig看了本人,才真相大白,一切都是攝影師的錯!Jim Noir長得甜美可愛,乾淨白晰,比照片年輕稚氣,還有點天生優雅的貴族感,跟照片裡瘦削憂鬱的青年相去十萬里,如果站在山丘上的大樹旁,簡直就是安東尼,可愛款的安東尼!

(Keyboard上是一隻像聖誕老公公的矮人喔!)

Jim Noir的可愛風從曲、詞、MV到現場演唱的舞台貫徹始終,舞台上站滿了在Eanie meany的MV裡擔任配角的小矮人玩偶,大大小小都有,整個是一座遊樂園,keyboard手的keyboard上站著一個小檯燈,像在自己的房間表演。因為整個過程太心花怒放,我連一些小梗都還記得很清楚,比如gig進行到一半,位置在最前面的keyboard手說他有不舒服的感覺,他不能在沒有看到矮人玩偶的情況下彈琴,就順手抓了一隻矮人放在keyboard上,「yeah~that's better!」。

(帽子拿掉的Jim Noir)

那一場gig,從Jim戴著招牌的帽子、穿著紅色可愛禮服(與他有關的任何東西都讓我想加”可愛”二字!)站上舞台say hello,到唱出我熟悉的Eanie meany、The Key Of C、My Patch……、還有與台下觀眾如朋友般一來一往嘻笑對話,一直到最後他展開雙臂說謝謝,我全程都開心微笑收不起來,Jim與他的band的默契十足,我強烈懷疑他們一定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或上一代是世交之類的,使得現場表演比聽cd還豐富動人!

後來,我才發現NME對他的評價是”it’s sure to bring a smile to your face”,有人跟我一樣邊聽Jim邊微笑呢!


(現場發的小DM做成了Jim Noir的招牌帽子形狀,不拿回家收藏怎麼行!)


************
番外篇


這場Jim Noir的gig在Glasgow一家名叫Arch的pub進行,看到上方的拱型天花板就知道它為什麼叫Arch。Arch的位置很妙,就在Glasgow中央車站後半段的鐵軌正下方,像一個廠房倉庫,火車高高架起行駛在二樓,位於鐵道正下方的演唱會場不時可以感覺到火車行進的隱隱低鳴聲,過了這一小段高架鐵道後,鐵路接著會跨過克萊德河往西邊走,油漬的Glasgow、磚造的Arch、陰暗的鐵路倉庫廠房,Arch很適合走工業搖滾或噪音搖滾的tone。

2006年10月11日

Smoking Chills!

像我這麼一個俗辣,當然不會在這種公共場合鼓勵抽煙行為。抽煙有礙健康!真的!(一般人在講話時會補上"真的!",通常不是心虛就是怕別人不相信……)

即使煙盒上都會印上Smoking Kills來嚇人,同時政府也會藉著課健康捐來讓抽煙者知道他們有多對不起國家社會,但許多人仍然對吞雲吐霧樂此不疲,其中還有貼心人士把一些鼓舞的話語做成貼紙,讓抽煙者可以隨著心情將它們貼在煙盒上取代官方的Smoking Kills。"來根事後煙吧"、"抽煙可以紓壓!","戒煙會讓你變胖!"…….對抽煙者來說句句珠璣啊!不過對反煙者來說應該句句是鬼話吧!

喂,那個誰誰誰,不要再一天到晚說要戒煙了,Nobody likes a quitter;那個誰誰誰,不要老是抽別人的,Buy your own pack!

※抽煙有礙健康

2006年9月24日

高跟鞋女孩之東區情緣

重新開始工作之後,我就做了二個即使是有人拿刀架著我都不會使我改變心意的重大決定,為我往後的職場生涯、甚至我不凡(很愛說謊)的一生立下一個全新的里程碑。二個決定,其一是,如果老闆要我加班,我就殺了他!!目前我已經在新公司一個月,老闆還活得好好的,別為她擔心。

其二真正是人生的重大轉捩:我要成為高跟鞋女孩(又說謊,其實是女人)!年過30,只有高跟鞋可以襯脫出我的傲人姿態,與我美得相得益彰。

其實這一件事我開始實行的第一天就後悔了,但是我都放話出去了,使得我低不下頭承認高跟鞋路線實在不適合我,我怕朋友同事抓到機會笑我,所以即使好幾次的天雨路滑讓我差點摔死,當中還出一些高跟鬼都會出的糗例如鞋跟卡在人行道之類的,都沒有打擊到我堅強的意志!

即使這麼辛苦,但是高跟鞋讓我加倍的美也是不爭的事實,而且因為高跟鞋,我還有了一個忘年之交,美麗的邂逅,哈,這是這一篇blog的重點。

上星期高跟鞋跟上的墊子壞掉,我上網找到忠孝東路巷子裡有一家修鞋攤,連去二個假日都沒開,我以為此生無緣了,第三天非假日我再去碰一次運氣,賓果!老闆終於開門了!由於是第一次去,不了解老闆的底細,在我跟老闆生動的Brief鞋子的情況之後,才發現老闆阿伯是聾啞人士,而且不讀唇語,之後,我們的溝通除了比來比去,就是阿伯隨備在右的紙筆。要走的時候,我在紙上寫"謝謝",阿伯竟然害羞了起來,一邊撇過頭,一直搖手,好像在說沒啦沒啦,不知道在不好意思什麼咧,難道都沒人跟阿伯謝謝的嗎,他看起來很激動!

第二天我去拿修好的鞋子,雖然時間很趕,但阿伯要我試穿,我盛情難卻,試穿時阿伯還一直比讚的手勢,我想除了滿意自己修得好,應該也在稱讚我的腳吧,哈哈哈!

再隔幾天,我又拿另一雙鞋去修(找藉口去找阿伯,哈),我問阿伯開關店時間以決定幾點取鞋(當然是用寫的),阿伯寫"平常9點,明天11點,因為我要看醫生",看醫生?"肝",我心想大事不妙,阿伯會不會生重病,才在心裡想,然後我瞪大眼睛看他,他接著寫"我沒病"(真直接,看到這三個字我都要笑出來了),"例行檢查",那我就放心了,阿伯還拍我的肩膀手臂,有點像謝謝也有點像不用擔心。

美麗的邂逅還沒完啊,昨天我去拿鞋,阿伯看到我,就舉手敬禮跟我打招呼,真的很隆重耶,而且我才去修第二次他就記得我,是一見鍾情嗎?

這一張紙條就是這次的談話內容 。

我:肝檢查ok嗎?
阿伯:你很漂亮!
我:(害羞)
我:檢查,ok嗎?
阿伯:下週五看報告
阿伯:定期六個月一次,去四次,都是正常
我:保重!

漂亮耶!我驚喜地臉都紅了啦!然後阿伯就又拍拍我的肩跟手臂好像很熟一樣,接著我們不斷跟對方道謝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真是緣份,離開後走沒幾步,我想想,又折回去,指著紙條可不可以給我,阿伯不懂,我就自己撕下來,阿伯才了解我的意思,阿伯的老婆還是女朋友,看到我怎麼又回來,跟阿伯在比來比去比什麼,要上前看紙條到底寫什麼,阿伯竟然還擋住她,可能怕被老婆發現他在把妹,哈哈。原來我是東區老伯殺手。

走出修鞋的那條巷子,整個嘴巴合不起來,害我開心地一直笑,阿伯真的很識貨,"你很漂亮"四個字整個烙在我的心裡我的眼裡,救命啊把我一直在笑的嘴巴閤起來吧,怎麼這麼開心啊,從小到大除了我爸媽不吝稱讚我,而且也只是說我可愛,根本沒人讚美過我漂亮,我要飛起來了,阿伯真的很有Sense!

2006年8月29日

一封寫給你的信 原來

這是一封寫給的信。

就在你忙著生病而我忙著掩飾自己的病情的這段時間,地球好像繞了八圈。問題是就算繞了八百圈,問題還會是一樣。旋轉木馬繞得那麼慢我卻坐得頭都暈了。

我告訴過你最愛的二個英文單字,悲劇王子almost,和好奇心超重的whereabouts,而這幾天我對一個中文詞的憎惡越來越深,我想告訴你,是"原來",原來你什麼都不想要的那個原來。

原來很殘忍,把你從鼓裡硬拉出來的無情,當你以為事情就是這樣了,原來是那樣。就要製造一種與賓果相反的結局。為什麼要拉我出來,我編了一個這麼美的鼓,製造完美的鼓聲與迴音,把自己矇在鼓裡活地好好地幹嘛要拉我出來。

原來的句前與句後總必會有落差,甚至,有時是反差。我以為我是人道救援者,讓我來好好關懷你讓我照顧你吧,但原來我是難民。

2006年8月27日

嘻嘻地 在你背影守候

為什麼不拍正面而要拍背影,大部份是沒種,小部份是因為這樣比較容易喬裝濃厚的藝術氣息 。



△瑞士琉森湖遊輪的老船長,像是從卡通裡走出來的。


△瑞士伯恩的市場街,愛因斯坦正在買芹菜。因為只敢遠遠地拍,以致於很模糊。 


△瑞士洛桑的小道上,清潔工人正在洗廣告看板。原來還有這樣的工作。


△柏林圍牆紀念館前。目的是要拍右邊那位女生的頭髮,下面剃成三分頭的部份染成豹紋(但是拍得不清楚),我也想要那豹紋頭。


△倫敦泰晤士河胖,阿伯看起來相當憂鬱,但極少看到肚子大,身材矮的阿伯,可以擺出如此高雅的姿勢。


△倫敦的某一個公園旁,騎單車巡邏的警察們正在納涼。

2006年7月27日

蘇格蘭強迫症


韓國人的愛國心與向心力舉世皆知,不過蘇格蘭人的愛鄉情結更是不惶多讓,在蘇格蘭,除了陰情不定的鬼天氣你可以批評(連蘇格蘭人自己都受不了)之外,最好不要白目地亂說蘇格蘭的壞話,每個蘇格蘭人愛鄉愛家的那種氣勢都逼得你不得不說出它的好話。

蘇格蘭人都和善好相處,尤其是老先生或老太太。連逛街時都有不認識的人會跟你小聊一下,有次在格拉斯哥逛街,走累了就在mall裡的椅子上休息,隔壁的寂寞老太太看我也是一個人,就跟我聊了起來,聽到我來自離中國很近的台灣,她狂問我跟大陸有關的問題,外國人根本搞不清楚台灣跟中國的關係,她對中國的社會現況超有興趣的,問我現在大陸還是一胎化政策,只能生一個嗎?!我管他娘生幾個,不過基於國際禮儀與台灣形象,還有我們長期受到的敬老尊賢教育,我還是好好地回答了她。為了加強她對台灣的印象,我機靈地轉移話題說我快回台灣了,然後當然馬上接著一直說蘇格蘭的好話,強調我有多捨不得離開這個可人的地方,人多好啊有禮貌,風景多美啊只差天氣不好,我特別愛格拉斯哥(這是真心的)等等之類的,老太太聽了多開心!搞了幾個月,蘇格蘭人就愛聽這個,我了的。

接著她問我有沒有去過倫敦,我心頭一驚,我知道這一題有很大的陷阱,"我上星期才去啊,不過我實在不喜歡倫敦!",聽到這句話,老太太笑得嘴巴要開到耳朵吧,一邊點頭一邊把隔在我們中間的購物紙袋拿開,把屁股移過來,往我旁邊再坐過來,一付等著我說倫敦的壞話一樣,這時候我感覺到我絕不能說錯話,於是往後的一分鐘,我把倫敦的好處全忘掉,把它的缺點全拿出來講,然後以"我愛格拉斯哥甚於倫敦"作結,老太太簡直要擁抱我吧!

第二天一早,我搭第一班火車要到愛丁堡去開始三天二夜的蘇格蘭高地之旅,還沒走到月台,遠遠就只看到一個裝扮得體端莊的老太太獨自在月台,好像要去參加什麼重要的聚會,她看到我,好像終於找到同伴,先是跟我確定第一班車的時間,然後就開始自己說要去愛丁堡參加女兒的什麼典禮,老太太真的都很愛分享。知道我要去高地跟Isle of Skye,她表示她去過,真是個好地方,眼神悠悠地望向遠方,不知道有多陶醉,去天堂應該也只有這樣。

這二個老太太都只是一般的蘇格蘭強迫症,最嚴重的是我參加的高地之旅的司機兼導遊柯林。

那天在愛丁堡一坐上柯林的小巴,我就覺得我上了賊船,從出發的那一刻,柯林就開始解說蘇格蘭的歷史,如何跟英格蘭人打戰之類的,我根本聽不懂,你想想,用英語說三國演義是有人聽得懂嗎?又何況是我不懂的外國歷史跟英文!不說歷史故事的時候,柯林會播蘇格蘭的民謠讓大家更進入狀況,我雖然很愛蘇格蘭,但是我更想跳車,到達每個景點前都必須聽一段關於它的故事,在Wallace Monument前要聽柯林說梅爾吉布遜演的英雄本色都是牛屎、蘇格蘭歷史不是這樣的,在高地要聽他說達文西密碼是屁,我雖然也很討厭老梅,但是誰受得了這種強迫症,我強烈懷念獨自旅行時的清靜。

這張照片是在小巴上拍的,所有的蘇格蘭人就像貼紙上面寫的,非常Proud of Scotland,每個人說起蘇格蘭高地,都像柯林一樣,發自心裡覺得那是全世界最美的地方,且希望全世界的人都了解他們的歷史、他們的美景、他們獨特的文化。真的有那麼美嗎?美是很美,但是墾丁比蘇格蘭更驚豔,太魯閣比蘇格蘭更壯麗,蘇格蘭應該是美在所有的蘇格蘭人都用他們心理的榮耀為它念力加持。而大部份的台灣人,尤其是政治人物,卻只是花時間用怨念跟屁話在詛咒台灣吧。下車之前,柯林說,他深深地覺得,不管是住在什麼地方,身為什麼人,處於什麼樣的立場,人都應該要有honour,榮耀會給你方向,你會知道你該怎麼做……

Are you proud of Taiwan?

2006年7月14日

學習成果大公開

從我回來以後,朋友除了問我有沒有豔遇之外,最多的問題就是問我有什麼學習的成果。對我的要求也未免太高了,雖然我是個衣錦還鄉的歸國菁英,但我才去4個月,應該要什麼成果?ok啊,我可以說十句我最常說的英語給你們大家聽,像是"可以用旅行支票付帳嗎","到格拉斯哥來回票一張"之類的,以饗關心我的人。當然,要我學一些蘇格蘭腔也ok。

另外,既然有一半以上的課都是在畫一些543,不如讓我公開我的畫作。

我承認我實在無法掌握細節,畫畫與個人性格與個人生活就是這麼像,但是,不要小看它,我要離開的時候,人體素描老師以一種惋惜天才的眼神對我說,可愛的女孩,以從未學過畫的背景,妳的素描真是讓我驚豔,要是妳可以在這裡留久一點,一定大有可為.....
好,可愛是我自己加的,但是他稱讚我的話是真的!

曾經看過我以前畫作的人,現在應該要感動地流淚,像是看到一個失語症小孩終於開口叫媽媽。



這個媽豆是另一堂勞作課(我現在還是搞不清楚那堂課在幹嘛,每次同學忙著剪剪貼貼,老師都只拿靴子瓶子等等無聊的東西叫我畫,把我當自閉症或學習障礙生處理就是了)的同學,叫馬克。馬克長得人模人樣,算是全班最帥的前幾名,但是說話漏風,美中不足。馬克來當過二次人體媽豆,第一次時我花了三分鐘才適應整個情況,畢竟畫一個每個星期都會看到的同學的裸體,第一分鐘會不知道怎麼下筆哩。

2006年7月1日

載譽歸國!

我恨英國的網路!我在回台灣的前幾天,宿舍的網路掛點,網路服務公司說他們沒輒你叫再大聲也沒用They can’t do anything,於是我與世隔絕,連公佈回來的時間都沒辦法,想到機場堵我的人,讓你們失望了,等我下次開世界巡迴演唱會回國時,一定發通告請你們到機場!

回台前除了網路問題,我還被迫換宿舍房間,到一個沒有套房、flatmate又全不認識的Block,讓我不高興了好幾天,心裡一直有一把火要冒上來,但是又沒地方發脾氣,我想告訴他們我舅舅是民意代表,我乾哥是警察,我同學混黑幫,我麻吉他爸是將軍、他媽來頭更不小,你們個個給我小心一點,誰也別想叫我搬,否則我找人砍你。但是我不在台灣我在蘇格蘭,我連屁都不是,只好乖乖地說搬就搬。得到通知的隔天我就要去蘇格蘭高地玩,沒時間慢慢來,於是我只花了一個晚上就打包好,然後火速搬到另一棟宿舍。你們這些英國人給我記住。

換到新房間的前二天我每天都倒數,巴不得時間快轉讓我火速回家,而且蘇格蘭的六月冷到讓我生氣,宿舍暖氣又不開,他們根本不懂我們熱情的亞洲學生有多需要高溫烘焙!於是我更希望25日趕快到來,讓我趕快上飛機好嗎。

但,那只是搬來的前二天,哈哈,後來我就跟新flatmates變成朋友了。尤其是大陸人沾姆斯,因為可憐我不會做菜,每次做了什麼好吃的東西都會叫我一起吃,他煮的義大利麵在業餘界來說應該有十顆星!除了聊天、吃東西,他還拿了他寫的詩-是古詩,月落烏啼霜滿天的那一種-來給我欣賞,幸虧國字我還認得幾個,數字週刊雖然八卦,但是我們個個國文造諳都不差哩!沾姆斯是討喜的大陸人,他寫的詩多半用繁體中文,Good Boy!

那天世足賽阿根廷:墨西哥我還贏了他一包洋芋片,同胞們!我有反攻大陸的勝利感!於是,在適應新宿舍以後,我又開始有點依依不捨了。

依依不捨。工業氣質建築、人人有禮貌、時時可以看gig的格拉斯哥;打開電視可以看到樂團的演唱會或Festival;隨便一個賣家具的廣告背景音樂是Suede;看gig的路上遇到正準備去表演的樂手(ya!是the feeling的貝斯手跟鼓手);進去服飾店聽到的是Primal Scream而不是偶像唱的兒歌或舞曲大帝國…..這些不經意的享受我全要說再~見~再~見~

但是,麻辣鍋、鹹酥雞、燒烤、炒海瓜子、大腸麵線、新光三越、饒河街、狀元香魯味、錢櫃、216巷有阿伯站吧台的甜不辣、明曜百貨後面第三條巷子裡我跟阿花去了幾百次卻永遠記不起店名的咖啡廳,族繁不及備載的你們……我回來囉,我愛你們!

「This train’s calling for Glasgow Central……」我可能會很想念,但是,「本列車終點站是昆陽站….」我覺得很親切…..

2006年6月13日

第一號回信 有!

這是一封回給的信



我的編號沒你那麼美,我彈奏不出一曲交響樂或是你其實比較像的華爾滋,答~答答,答~答答,踩著節奏字就跳出來。我的編號只是個點點名,點到一號於是一號舉手說有!也沒辦法,好像也是我自己規定要點名的,自做自受。

我們談到re這個代表重覆的字根,我重覆宿命般的名字字首,讓我跟我的好朋友你一直在重新開始著什麼,然後再半途而廢,互相取笑對方,接著再另起爐灶re-re-re重新開始第188個夢想,(我因為太害羞了實在無法在公開場合說出我們開始過什麼,登台裝的事只能偷偷做,中年婦女真的很容易臉紅),該不會只是自己為自己下的詛咒。這是個深奧的命名學。其實我很後悔,為什麼找了一個這麼雖的名字,一用十幾年,別人永遠不回頭地一直走而我還在re-re-re個什麼鬼。我多想如妳一樣名字裡又nice又有cool的,看起來人生都成功了一半。

實不相暪我曾經想過要改名,什麼都好,最好青春陽光可愛,最好叫Lucy,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字面上露西在鑽石天空,有鑽石有天空就會有光亮,光亮不是我們最愛的嗎?那個心理測驗裡我們同時看到亮亮的東西就想戴在身上,我們不當明星還能是誰,你說是不是,哈!傳說約翰藍儂寫這首歌其實在歌頌讓他神馳的LSD,迷幻藥不在我們的世界,但是聽起來也high。 (Lucy聽起來也像綁著二條辮子在田裡工作的良家婦女,咦那不是農婦我嗎?哈!)

直到我看到這個廣告,她叫Lucy,我想我不適合這個名字了,原來叫Lucy的要有大胸部,你看看,性感比拼這一回合算我輸。

我不改了,麻煩死了。即使我們的人生一直在re-re-re,但我們也不算不快樂,而且我找到re的真義了,我堅決一定得找到,否則今晚我睡不著覺。那是recover,我們可以不斷重新獲得、重新找到,我們總是可以recover from everything。

因為recover,我們不怕restart。

我愛你的restar,明星你當,反正我的re排名在前面,身為一名大牌,我比較計較排名。

link

2006年6月12日

我的旅途沿路分叉 Berlin(4)



在柏林心情相當忐忑,不是怕搭錯車或遭遇不測,而是柏林那麼巨大而我時間只短短三天,不但太趕且勢必要放棄許多景點。而且我為自己的個性感到相當困擾,原本訂好的路線圖總是在十字路口輕易被我以不同的原因改變,於是一套完整的行路計劃被我自己弄得支離破碎,要去由火車站改建的漢堡車站博物館,卻因為在電車上看到什麼廣告,就搭到天高皇帝遠的奧林匹克運動場,足球賽當時還沒開始,我不懂我去到那邊要野餐嗎;又原本要去電影博物館,但是博物館旁正好有我最愛的Donkin’ Donuts,我在Donkin’ Donuts裡發呆留連忘返,等回神走到電影博物館時已經休館了。

於是我的路途在沿路的叉路之下越來越荒腔走板,我突然明白為何每次面試工作時對方問起我的生涯規劃時,我總是答不出來的原因。我一直以為是我自己的腦袋有問題,現在我發現問我問題的人才大大需要檢討,人生像路一樣橫生枝節,規個什麼劃,哪裡好玩哪裡湊就是個美妙的規劃。

所幸在這樣橫生枝節的旅途中(其實枝節並不自己橫生,是我自己忍不住走叉),我並沒忘記在意料中與意料外的路上,打開我的Time Out-Berlin尋找附近好吃的餐廳及好喝的咖啡,每逢一家我就越相信Time Out的眼光,不知道是我太好養了還是每家咖啡廳確實都這麼棒,有的氣氛自在,有的氣味誘人,再不然也會有個善良的服務生,於是我的每一杯咖啡都喝得愉快而享受。

要特別提出來講的是這家名叫Henne的餐廳,走進位於庭院中的用餐區,完全不用擔心不知道要點什麼,也不須假裝很有禮貌地問服務生是否有什麼招牌菜可以推薦,服務生會被你問倒,因為店內就只有一種主菜-雞。Henne把稚雞(像是韓國人參雞的那種尺寸,一人吃一隻剛剛好)用牛奶泡過再拿去炸,炸得外酥內軟,被稱為是柏林最好吃的雞料理,吃起來確實不賴,隱隱地有一股香味卻沒有牛奶的味道,不沾醬不灑胡椒即有自然的風味。



但是以我吃了台灣雞排幾十年的經歷,我是覺得雞炸太久了以致於外頭酥到發硬,內裡則是太乾,在德國可能算是數一數二的好吃,但是柏林人如果吃過台灣的香雞排就知道在炸雞界他們只能排第二。

暫時吃不到全世界最優的台灣香雞排,在柏林吃雞料理卻也足夠讓我感到滿足,「吃頓好的,人生(觀)都能改變哪!」(來自電影「面子」),錯失的車站、博物館等等遺憾全在美食上面填回來,因而感覺上,我一面叉題,一面又好好地走回圓滿的路上!

2006年6月3日

熱血青年柏林 Berlin(3)

因為是個年輕的首都嗎?整個柏林的空氣充滿無時限的躍動感。白天,街道旁、樹蔭下的咖啡座座無虛席,大片的公園綠地則或坐或躺著正在看書、聊天、野餐或什麼都不做的男女老少,我抬頭看著陽光下的電視塔,穿上足球外衣的圓球好像要被誰踢過來,幾乎忘了那是共產東德時代的產物。午夜近一點,地鐵內還是人聲鼎沸,而且個個看起來精力十足,不像是剛從一個狂歡的場合離開,反而像是剛開啟一整晚的活力準備去clubbing,那種氣氛是柏林最吸引我的地方,感覺一個城市的脈搏正噗通噗通地跳!

柏林是一個熱血方剛青年,隨時準備、也隨時可以開踢,最能感覺到這種骨子裡的能量的,則是這城市裡滿滿的塗鴉……




2006年6月2日

我們即將降落約翰.藍儂機場

【不正經很久沒報導】

「各位旅客,我們即將降落約翰.藍儂機場!」
聽起來真夠大氣。我沒去過利物浦(Liverpool),所以也沒去過以約翰.藍儂為名的利物浦機場,但光想像飛機降落前的機長廣播就想把音樂放大聲一點。

不過。 29日的泰晤士報報導,英國的航管人員認為,以名人當作機場名可能會危及飛安。民航局說,利物浦的機場名叫約翰.藍儂,但是這可能讓外籍飛機駕駛員感到困擾。雖然披頭四全球知名,但是如果指示一名來自塞爾維亞(Serbia)的飛機駕駛員飛往約翰.藍儂機場,他可能不知道目的地是利物浦。於是他們覺得機場的名稱最好簡單,並且配合地理位置,雖然機場的名字可以讓當地的商機無限,不過更重要的是必須確保安全。

以名人為機場命名的風潮來自美國:
甘迺迪機場-紐約
雷根機場-華府
老布希機場-休士頓

除了約翰.藍儂,藝術類人士還有:
莫札特機場-奧地利薩爾斯堡
蕭邦機場-波蘭華沙
達文西機場-羅馬
路易斯.阿姆斯壯機場-紐奧良
約翰.韋恩機場-加州橘郡

另外蒙古機場也在最近改名「成吉思汗國際機場」,聽起來是不是很有即將擁抱世界的豪情壯志!

「各位旅客,我們即將降落蔣介石國際機場!」,腳軟。廖添丁國際機場,如何,又敏捷又派頭又有正義感,每個要回國的人一看到機場都high了起來,如果帶外國友人來玩,還可以順便解釋一下廖添丁當年是如何劫富濟貧,正好藉此讓外國人知道台灣不只有死愛錢的政治人物和他們的親朋好友,不要讓外國人笑我們髒!

2006年5月31日

最紅的柏林市民 Berlin(2)

誰是柏林最有名的人,絕對是紅綠燈上這兩個一紅一綠的胖先生。在柏林的街頭會發現二款不同的行人紅綠燈,一款是這一組身材微胖、具有喜感、名叫Ampelmann的綠衣小胖與紅衣小胖(我覺得她是女的),另一款比較平凡,長得就是一付正常身材的乾巴巴好國民。小胖人是原東德的紅綠燈,也就是說原本在東柏林才會看到,西柏林則是乾巴巴好國民,東西德金剛合體之後由於小胖太討喜,於是被保留下來,而且開始出現在西柏林。

(Hackeschene Hofe裡的Ampelmann專賣店)
現在小胖已經變成名人,被做成各種紀念品,鑰匙圈、明信片、原子筆、踢恤、購物袋、貼紙……,每一樣都好可愛,在Hackeschene Hofe藝術中庭市集有一家專賣店,從門前的庭院到店裡所有看得到的東西都有這二個小胖,我買了明信片跟貼紙,當店員把它們裝進專用塑膠袋給我時,哇另一個驚喜,塑膠袋太正了!

(上面三張明信片都讓我愛不釋手,捨不得有一咪咪的折到或刮掉,猿人進化篇顯而易見,另一張則是世界各地的紅綠燈圖案。二張圓形的是貼紙,如果有一天你在飛機場的行李輸送帶上看到貼著小綠或小紅的黑色行李箱,不要拿錯行李,那是我的!! )

(連購物塑膠袋都這麼討喜,我很後悔沒有跟店員多要一個!)

2006年5月30日

第一眼柏林 Berlin(1)

當我們看到"禁止隨地吐痰"的標誌,表示這裡有人吐痰,當我們看到"禁倒垃圾"的標誌,表示這裡有很多人在亂倒垃圾,當我看到蘇格蘭的火車車廂裡掛著"請勿把腳放到座椅上",代表很多懶散的英國人都愛把腳架到椅子上。這就是我為什麼要放這張照片做為描述柏林的開始。這是進入柏林電視塔的入口,也是我第一個到訪的景點。

禁止抽煙。柏林人愛抽煙(整個歐洲就是個大煙灰缸,但柏林人沒英國人那麼愛抽到要死)。
禁止吃冰淇淋。柏林人都在吃冰淇淋(也是我下了東火車站Ostbahnhof做的第一件事)。
禁止小狗進入。柏林人愛狗,百貨公司、捷運、公園、餐廳…都看得到人牽狗。
禁止輪鞋進入。柏林有許多的輪鞋族(我還看到輪鞋遊行),有輪子的都算的話,還有更多的單車達人在underground牽著腳踏車。
如果這扇門上再加上"禁止塗鴉"就更完整了,柏林沒有一處地方是無趣空白的,它是塗鴉者的天堂!

To be continued...

→柏林照片

2006年5月22日

貴婦生涯原是夢

已經從柏林回來一星期,卻還沒有整理照片放上來,因為回來沒多久,我就進入一種手筋被挑斷的狀態,生活在殘廢無法自理的脫序當中。

唸美容系(之類的)的flatmate--蘇格蘭女生小胖蘇西,最近正忙著做水晶指甲,上週某天的美甲課,老師要做assessment,在學期進行過一半的此時,來個學習評估。那天正好在上課的路上碰到,於是我就變成小胖蘇西的model,被她帶去上課,然後花了二個半小時幫我美甲、裝甲(到底要怎麼形容把假的水晶指甲裝到真的指甲上),讓老師打分數。於是此後開始我的斷筋生活。

我問小胖蘇西這指甲能維持多久,她說二週,希望如此。我說嗯哼,甜美的表情好像在說哇我有二週的時間可以擁有一付好美的指甲呀,但其實心裡在想,買尬的二週,該怎麼撐過去啊?

假指甲太長了,原本生來要吃黑手那一行飯的我的粗手,開始在戴隱形眼鏡時手指刺到眼睛、穿牛仔褲時拉不起拉鍊、吃早餐時不會拿抹刀、寫字時拿不起一張紙、開門時拿不出鑰匙、結帳時挑不出皮包,無止盡的折磨,更不用提打字了,哪裡有賣黑玉斷續膏,此刻我很需要。我變成一個失智遲緩的老人,然後每天都因為行動失靈而對自己發脾氣,要遲到了..眼鏡還是戴不上、餓死了..菜卻還沒切好,都想用菜刀把手砍斷。

我的痛苦人生其實是自己造成的,我應該可以叫小胖蘇西把它們拆掉,但是我沒有。我什麼都不怕,就是怕讓別人傷心,怕小胖蘇西以為我不喜歡它或我覺得她做得不好,於是只好一直忍耐忍耐。而且那東西自己也沒辦法太早拆,強來的話可能會把指甲也一起拆掉。直到今天,幸福如神般降臨,指甲自已鬆動了,終於可以一個個把它們拿掉,也終於可以好好地打字了,我出獄了,感謝!

其實我也痴心妄想當一名貴婦。原本以為水晶指甲是第一步,接下來我要好好練習用那精雕細琢的美甲指著一整櫃的衣服叫來人呀通通給我包下,但是我在第一步就兵敗,我想我還是繼續當農婦比較實在。

2006年5月9日

趕進度!

有觀眾好友發現這二週的瑞士、慕尼黑旅遊報告寫得相當快。當然!因為我在趕進度!德國之旅還沒有完成呢,明天我要去柏林!「再見列寧」的柏林,東西德金剛合體的柏林,被二次大戰轟得不像樣的柏林,旅遊書上印著一棟棟摩登建築ex.Sony Center、戴姆勒克萊斯勒(賓士)大樓的柏林,讓李安得到柏林影展金熊獎的柏林……
另外,
有鄉親反映Blog裡的照片全然沒有我,相當無聊。那我有什麼辦法,我就是一個人來來來去去去,沒人拍我啊,不然你想怎樣??
自拍嗎?誰想看一個年過30的女人搞自拍?不怕眼睛閃到或眉頭抽筋之類的嗎!?

2006年5月8日

旅遊不宜 三種人


我三者都是

一.老年人 不宜
搭火車是遊歐洲最棒的方式,Eurail網站就是這麼講的,事實上我也證明是這樣沒錯!用火車通行證(Eurail Pass)搭火車遊德國與瑞士真是方便、經濟又美妙!
但是,Eurail Pass只針對26歲以下的年青人有折扣優惠,像我們這種熟女想要克勤克儉遊歐洲障礙很多。而且,以德國-瑞士火車通行證(Eurail Germany - Switzerland Pass)來說,成年人還只能買頭等艙 (1st class),沒有次等艙(2nd class)的選擇,只有26歲以下的年青人才可以買2nd class,意思是年紀超過26的我,想簡約過生活都不行。我買的二個月內任選8天的通行證是458美金(1st class),年青人卻只要321美金(2nd class)。
誰來評評理,我們老人是犯了什麼錯,我們吃的苦還不夠嗎?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

二.沒遠見者 不宜
不能打折就算了。到英國前,我只知道要去瑞士、德國,還不清楚學校課業安排的情況與放假日的確切日期,無法確定到底要買幾天的通行證,所以沒先在台灣買,直到在這邊真正要訂Eurail Pass,才發現台灣賣得最便宜,由於時間緊迫只好在國外網站上訂,於是我多花了3~4000台幣,只因為當初沒在台灣先買,對我這種走小氣旅遊路線的人來說,殘念,飲恨,吶喊!

三.怕醜者 不宜 (最要命!)
撿便宜訂了RyanAir的廉價機票到法蘭克福(雖然我的第一站是要到瑞士蘇黎士,但是RyanAir沒飛蘇黎士,於是我飛到法蘭克福,再搭火車進瑞士)。便宜一定有代價啊,其一,到達法蘭克福的時間是晚上11點,時間很尷尬,其二,RyanAir都是降落在偏遠的小機場,從鳥不拉屎的Frankfurt-Hahn機場到法蘭克福市中心還要搭接駁巴士(有點像我要到台北,但飛機卻只飛到苗栗),我到達法蘭克福火車站已是半夜1點多,然後從法蘭克福再搭半夜2點多的夜車到Basel(就是舉辦世界最大錶展的那個Basel)換車到蘇黎士,到達蘇黎士已是早上6點!
所有的舟車勞頓對我這種吃苦耐勞的妙齡農家子弟來說都不算什麼,但是,再嬌美的花朵也敵不過睡眠不足,一整夜的長途跋涉,我的皮膚乾到快爆炸,希望外國人沒有對可愛的台灣少女留下壞印象。

2006年5月2日

訪啤酒之都必備行程 Munich(2)


到了啤酒之都慕尼黑卻不喝啤酒,等於來蘇格蘭卻沒喝威士忌!正好也走累了,我走進慕尼黑瑪麗安廣場附近的一家餐廳Augustiner,雖然沒有旅遊書上介紹的皇家啤酒屋Hofbrauhaus那麼有名,不過看上去華麗古典的裝潢、煞有其事的服務人員,我想這店的歷史應該也是相當可觀,而且裡面的客人也不少。

我點了慕尼黑傳統白香腸(有英文菜單)同時還亂點了某一款淡色的啤酒(我怎麼分得清楚什麼是什麼?!),桌上還有Brezel可以自己拿。慕尼黑的傳統白香腸軟軟Q彈,切的時候一直覺得刀被香腸彈起來,讓我很怕它飛到別桌去,畢竟一條幾百塊,我並不想浪費。白香腸配上特製酸酸甜甜的沾醬,就像女侍者身上穿的巴伐利亞式圓裙,感覺很鄉村。我當然不會因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就說慕尼黑的白香腸比較好吃,比起香腸的美味程度,還是台灣夜市裡的最讚!慕尼黑白香腸比已經不太優的英國香腸還遜一點,台灣香腸10顆星,英國香腸3顆,慕尼黑只有2顆。不過當侍者老伯送上香腸時,我內心有激起一點驚喜,因為白香腸被放在白色的盅,打開盅蓋看到滑溜溜、赤裸裸的香腸浮在溫水上,優雅與滑稽交雜,但滑稽以些微差距勝出。

啤酒則是超順口,我不得不承認台灣啤酒只能”險勝”於德國啤酒(我很愛國吧!),但還沒喝幾口,我的臉已經紅得跟煮熟的蝦子一樣,不只臉紅,我隱隱地覺得我的眼睛也很紅,實不相暪我是酒國遜咖。可愛的東方妙齡美少女一個人在餐廳裡喝到臉紅痴呆,我抱歉我失態了,後來女侍忍不住來問我還好吧,我提高音量再加上一個誇張到不行的笑容告訴她我好得不得了,後來想想,酒鬼說我沒醉我沒醉時不都是這個音量嗎,我怎麼了?

想必是沒在喝啤酒的時候邊吃炒海瓜子、烤魚下巴,邊看朋友喊台灣拳講髒話,才水土不服地臉紅害羞頭暈的!

只有啤酒是黑的 慕尼黑Munich(1)


紅色屋頂、聖母教堂頂上的大洋蔥頭、金黃啤酒一杯接一杯、密密麻麻的地鐵網,構成慕尼黑的城市風景。

在慕尼黑的hostel裡,同房間的墨西哥女生問我今天去了哪裡、逛了哪些博物館? 什麼?博物館?入海關的時候官員沒有跟我說他們規定外國人到德國一定要到博物館啊!幸好我去了BMW的博物館,勉強可以搭上博物館的線啊是不是,不過從墨西哥女生禮貌性的微笑及用哽住的喉嚨說:喔嗯,那很好啊。我知道她對我的答案並不滿意,那我也沒辦法。

我很少把時間花在博物館裡面,一方面因為我也不過就是一個出身農家的草包,另一方面,街上比博物館有趣多了。我在慕尼黑的街道上進行我最愛的地毯式行軍,逛到市場(沒開)、逛進工地裡(自以為在抄近路,結果迷路)、逛到腿酸亂搭公車(順利搭到市中心)、逛進老餐廳裡點啤酒喝(喝醉,我很臉紅害羞)、滲透進慕尼黑的華納威秀(名字當然不是華納威秀)看他們買什麼進電影院(其實跟台灣一樣可樂薯條爆米花ABC套餐之類的)、爬上11世紀始建的Alter Peter老彼得教堂鐘樓看慕尼黑的紅色屋頂風景(考驗老人的耐力,我很喘).......,世界這麼大,逛都逛不完,怎麼輪得到博物館!

(傳說中的德國豬腳,櫥窗邊有一堆跟我一樣沒有進去吃,卻看到流口水的人)
(地鐵月台告示板,中間顯示下班列車路線,不同路線在同一個月台上車)
(每家店前都有獅子,我最愛這家服飾店前穿涼鞋、擦指甲油的獅子)

(地鐵車廂裡)
(爬老彼得教堂的木板樓梯上到鐘樓,看下面的瑪莉恩廣場 ,在此同時我很心驚,因為很高。我去的時候還很早,人不多,後來廣場上都是人)

→更多慕尼黑的照片
PS.看照片的時候建議選右上方的 view as slideshow,播放時在照片上click後圖會變小,圖說會跑出來,在照片上再click一下,就會繼續播放slide!

2006年5月1日

喬裝童話美少女 在琉森Luzern


如果有人跟我以前一樣,對瑞士無法產生嚮往之心,我會建議先到Luzern琉森,那天早晨從法蘭克福前往瑞士時,在火車上看到剛放亮的天空下,山坡上一間間巧克力色房子上披著昨夜留下的淡淡白雪,而屋頂上的煙囪正飄出白色的煙,從此開始我就覺得我是童話裡的美少女了。

環著山與湖的Luzern具有一種童話的美感,加上現代的節奏。在中古世紀曾是瑞士首都的Luzern保有了一區建築很密集的老街,歷史雖久卻不顯老,因為街上商店賣的是誘人的現代時尚!而且每一個櫥窗的陳列都讓我想把它們偷回家!

       (除了櫥窗裡的項鍊戒指外,這隻阿哥哥牛我也想偷回家)
初到Luzern的那一天日光和煦、湖光澄澈,湖畔坐滿了人,猛一看像是一堆在湖裡游膩的鴨子躲在岸邊曬翅膀休息。幸好這一天出大太陽,讓我見識到Luzern的湖光山色,因為接下來的幾天就在下雨與下雪交替下渡過,導致別人拍的Luzern照片都美得像天堂一樣,而我的卻瞎得跟什麼一樣不時灰濛濛的,同時食人魔還一直指責我把英國又霧又雨又風的爛天氣傳染給瑞士。

                          (琉森湖畔)
Luzern的耀人就在於即使籠罩著濕答答的氣氛,但當我走過著名的卡貝爾橋(Chapel Bridge)到舊 街,在狹小的街道上仍覺得心情舒爽。在Luzern住了幾天,大部份的時間食人魔照常去飯店做牛做馬,我則一個人不分晴雨雪的在街上閒晃,幾天下來,我已經變成Luzern通,還可以告訴食人魔哪裡有新奇的東西哩!(好啦其實Luzern很小,每個人待半天就是個達人,輪不到我喬裝什麼通)

待在Lucern的幾天,最期待的事就是食人魔下班時,從飯店”順手帶”一些飯店好吃的麵包和起司,搭配香濃的巧克力(當然也是食人魔的飯店熱情提供),二個人在她老舊的公寓各據一方,聽著樓上女人踩著高跟鞋在幾十年的木質地板上卡卡卡又嘰乖嘰乖的聲音,邊聊天邊吃東西。

(食人魔家隔壁的小孩,用水桶、垃圾桶練打鼓,邊打邊唱,而且是亂打亂唱,我探頭一看,他還穿著登台裝!發現有我跟食人魔這二個聽眾,表演地更賣力,而且我相機開關都還沒開,他已經自己擺好姿勢了!他不知道我是幼兒終結者,專吃小孩的,竟然在我喝午茶的時間吵我,國外的小孩真是不怕死)

→更多琉森的照片
PS.看照片的時候建議選右上方的 view as slideshow,播放時在照片上click後圖會變小,圖說會跑出來,在照片上再click一下,就會繼續播放slide!

2006年4月27日

小巧可愛的首都-伯恩Bern

在往伯恩的火車上,遇到一位日本來的歐內槳,因為誤以為我是日本人,開啟了我們談話的大門,我們各自聊各自的行程,一起欣賞窗外的風景。下車的時候我問她要不要跟我一起在伯恩逛逛,但她二週內要玩完5個(或更多)國家,在伯恩換車後馬上要趕去日內瓦,然後再拼去法國,沒時間在伯恩停留(我覺得一路趕時間真不是旅遊的好方法),除了趕時間這個原因之外,她說她的旅遊導覽上說伯恩沒什麼。去過伯恩後我覺得那本書真是害人不淺!

(伯恩Bern)
旅遊書上提到的伯恩都是噴泉、鐘塔、歐洲少有的走廊、一座跟熊有關的城市,看著書上別人拍的照片,我沒有什麼感覺,但是真正到了伯恩,踏進中世紀石板路上,親眼看到照片無法描述的靈動,察覺這個城市帶來的小小驚喜,沒走幾步我就喜歡上可愛的伯恩,而且把它列為最愛的瑞士城市!

下火車後我走進站內的旅遊中心,問服務小姐說我只有一個小時時間,該怎麼逛最好?其實鬼才知道我有多少時間,我只是想得到一個濃縮精裝版的答案,以短短的一小時為單位,鐵定可以得到一個黃金嚴選路線,小姐很親切又很熟練地告訴我沿著舊街到熊公園繞一圈的city walk是最好的選擇 ,但是這樣走下來要花二個小時以上,於是她建議我可以搭電車回來。這個專為觀光客規劃的city walk串連了伯恩大部份的菁華,噴泉、市集、鐘塔、國會大樓、電車路線、River Aare、大教堂等等,處處興味盎然,我晃了不只二個小時!

伯恩Bern的名字與熊有關,傳說12世紀建城的時候,某一位公爵決定用第一個獵到的動物為城市命名,他獵了一頭熊回來,於是這個城市開始叫伯恩,以熊為市徽,成為一座熊城市,真是單純可愛的命名學。

古老的伯恩不但是大學城、是首都、是愛因斯坦發表相對論的地方,也是一座文化城市,早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在舊市區每走幾步就有一個噴泉,建於16世紀前後的11座噴泉,每個都有不同的氣質,其中我最愛這個”吃小孩噴泉” ,有大口吃肉的豪氣!
(吃小孩噴泉Kindlifresserbrunnen)
鐘塔也是不可不提的瑞士國寶,已經有幾百年歷史的天文鐘,可以看出季節、月份、日期、星期….(我看不懂),整點還會有玩偶出來跳舞報時。
(鐘塔Zeitglockenturm)
鐘塔旁是活力四射的市集,大部份是水果、花草、飾品、點心、雜貨….,市集的外圍,阿伯們正在下巨大的西洋棋,氣氛就像是廟口的阿伯在下車馬炮,我湊上去看很久,一點點也沒看懂,哈!
(Marktgasse市集)

一個城市的街道上有走廊,對已經習慣在騎樓下逛街的台灣人來說實在一點也不特別,但是從歐洲大多數沒有走廊的城市走來,再看伯恩舊城的拱形走廊,就是有讓人想一探究竟的新鮮感!
(拱廊古街與射擊手噴泉Schtuzenbrunnen)

→更多伯恩的照片

2006年4月20日

瑞士沒有自己

所有人對瑞士的想像都是世界第一的好風景,綠山、白雪、像童話般的房子…,但我是個無法受風景煽動的人,對我來說,宇宙最美的風景是我家後門看出去的那片破魚塭與遠方北宜公路上的閃爍車燈。 要不是因為有食人魔,瑞士應該在我環遊世界名單裡的一百名之外,我幾乎沒想過有一天會到瑞士,而且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每個地方都應該有些象徵性的活人,台灣有周杰倫、英國有Radiohead、韓國有Rain、美國有瑪丹娜好了,但我想不起來瑞士有誰誰誰。歷史人物呢?法國有拿破崙、德國有希特勒、台灣有廖添丁,而瑞士什麼也沒有,只有在阿爾卑斯山上跟爺爺過刻苦生活的小蓮(但是我到瑞士以後發現在這裡叫海蒂的小蓮跟台灣長得不一樣,我很生氣,這裡的小蓮很不討喜),總之我的印象中,瑞士除了有全世界都愛的美景與我不愛的巧克力之外,一無所有。

小小的瑞士,區分為德語區、法語區與義語區,每個語區各自好像一個國家,德語區嚴謹有序像德國,法語區有Relay、Fnac,不是法國是什麼?義語區我沒去,但聽說就是一個浪漫慵懶的義大利,瑞士裡有德國、法國、義大利,但沒有瑞士,怪國家。

也不是整個一無是處,在白雪紛飛的時刻,搭火車行走在半山腰,火車破著雪前進,雪花飛濺到車二旁,啪叉啪叉地是一種寧靜致遠的力與美。望著週遭被雪白覆蓋的一切,聽著雪降下的微弱聲音,在淡季空空的車廂中,感覺整個世界被孤獨的白包圍….獨自搭黃金列車從Lucern到少女峰山腳下的Interlaken,是一生難得的體驗。

2006年4月19日

不正菁尋找食人魔

食人魔是我在數字週刊時的同事,不吃人,但是除了人什麼都吃,看名字就知道她胃口大得不得了。吃東西時姿態看起來相當優雅,但速度與量卻都相當驚人,跟她一起吃東西都覺得壓力很大,速度一放慢一晃神,或是接個電話而已,東西就會被她吃光,不過也由於這種競爭的快感,跟她一起吃東西時總是特別美味。

我佩服的人不算多,食人魔是其中之一,不但是大胃王電視冠軍,還是法語通,而且跟我們主管還有所有的老女人一樣,吵架一把罩,吵什麼都一定吵贏,她們二個如果吵架,我都不知道該幫誰加油,二個都是重量級選手,我都很看好。食人魔最令我佩服的是,在學校唸設計的她,原本是個美編,後來發現了自己的文案天份,變成一個所有老闆都會捨不得她走的文案,然後,都已經卅幾了,卻突然決定再轉行,重新開始。

她比我早約半年離開數字週刊,還是同事時,有一次下班同搭小黃,我忘了為什麼我們突然說了心事,她說她要去瑞士唸旅館管理,面試過了,要去辦細節,也準備要提辭呈了,而我說我其實也計劃半年後要到格拉斯哥唸短期,她說她去過這城市,很喜歡。我記得那晚我們很high地在我家附近的公車站牌站很久,講得超興奮的捨不得回家,還說我們可以在歐洲相見。以後每天上班我們都在倒數,數到她去瑞士,然後我自己繼續數到我到蘇格蘭。

食人魔現在在瑞士渡假勝地Luzern(琉森)的一家飯店實習,趁著學校的Easter假期我去找她,我們終於真的在歐洲相見了!

Lucern在瑞士靠近德國的德語區,於是我順便去了德國南邊,電影慕尼黑上檔後我就來英國了,雖然還沒看過電影,但我到慕尼黑,勝啦!

2006年4月6日

假日去死去死

歐洲一直不是逛街的好地方,在亞洲,大家精神這麼旺盛,百貨公司當然是越晚打烊越好啊,最好每個店都有24小時,愛怎麼逛就怎麼逛。可是這裡的店卻早在5、6點就關門,假日還更早,只有星期四晚一點,8點打烊,什麼跟什麼,如果在台灣,大家都還沒下班,商店就打烊了,是要賣給誰?

假日不只商店提早打烊,連火車都給你找麻煩,火車減班就算了,有時乾脆不開。你會有車坐,但是不一定可以搭到你的目的地,而且也不一定是火車,有一半都會變成替代公車。然後火車票房也沒開,要到火車上再買。

我上星期日要去看the Organ的gig,到了火車才聽到廣播,原本時刻表上明明有寫著是到格拉斯哥的火車,卻只開到格拉斯哥的前二站,然後會有公車再載我們到格拉斯哥,老娘花的是火車票錢,卻只搭到比較便宜的公車。

那天的表演是晚上8:30開始,在the Organ之前還有三個小團的表演,什麼鬼啊不是只有二個嗎?為了等the Organ我還要再忍耐三個幼稚小團,我很想砸店,廢話我最好是敢!

8:30才開始,每個團的setting都爆慢,時間一直delay,我猜想他們一定是眷戀舞台生活捨不得下台才在那裡摸半天,我一直看手錶,因為最晚的一班車是11:20(當然又是替代公車),扣掉走到火車站的時間,我至晚11:05就要閃人,就算聽不完the Organ至少也讓我聽一半好不好,結果,第三個團唱完已經10:55,老娘只聽the Organ"唱一首歌"就趕去搭火車,外面還下雨,是在嘲笑我嗎?也太壯烈了吧,一整晚等到一首歌。

事情還沒完,11:20才開的公車究竟要搭多久才到得了宿舍?由於是火車的替代公車,每一個火車站都要停,而且有的火車站在小路裡面,有的沒有路可以出來,要一直巴庫,一整個晚上公車就一直在小巷子扭來扭去開過八百個站,原本搭火車只要30分鐘的車程,我卻一直到半夜1點多才到家,晚上冷爆了,公車上也是,我覺得我是白吃。

Glasgow格拉斯哥(2) 逛市場

要怎麼親近一個城市咧?逛博物館?呿!最好是有這麼假仙!泡pub?最好是有朋友可以一起去!Shopping?最好是有人給我錢!

要怎麼親近一個城市,當然是去逛市場啊!
這是格拉斯哥最大、最有歷史的一塊市場區,在19世紀末、廿世紀初就是很熱鬧的市場,現在每個星期六、日白天開放。整個市場很大,由好幾棟不同的市場組成。其中最大的是Barras Market,Barra是Barrow的意思,早期的攤販都是用手推車在賣東西,所以以此為名。

來逛這個周末廉價物品市場的都是家庭主婦或叔叔伯伯,像我這種妙齡少女一眼望去只有我一個。市場裡面賣的東西五花八門,什麼都有,舊收音機、舊衣服(不是很有型的那一種)、舊皮箱、舊書、舊碗盤……,總之除了水果、蛋糕、肉類、熱狗之類絕對不能舊的東西之外,一半以上的東西都要加上"舊"。很適合花時間來好好逛一下,不過我不確定可不可以挖到寶,因為我逛了一下午,什麼也沒買,這時還是吃最好啊,我買了一個蘋果派,好吃地要讓我在地上打滾呀!

→看照片逛市場

Glasgow格拉斯哥(1) 逛大街

格拉斯哥印象,除了有讚到不行的搖滾樂,還有工業的氣味、暗黑色調的建築、世界前三大古老的地鐵、蘇格蘭最大的城市、很大的港口….

事情不止這樣,格拉斯哥不只是個老工頭,還是個藝術小王子。在1990就入選歐洲文化之都(這件事看在隔壁的蘇格蘭文化古城愛丁堡的眼裡,應該覺得很悶吧),免費的博物館、Gallery多到讓你忙死,一整年也有很多藝術節慶輪番上演。在建築上,因為有了建築大師麥金塔這個格拉斯哥之光,於是整個城市又再加分了幾顆星啊。


除此之外,跟所有的大城市一樣,格拉斯哥也是個shopping的好地方,而且逛起來也蠻爽快的,因為主要的逛街區都集中在中央車站附近。同樣的幾條街,到了晚上,又搖身一變成活力四射的PUB街,每家都讓人想進去坐一下咧,現在蘇格蘭的禁煙條款開始實施,BAR裡都不准抽煙,空氣清新呀。附帶一提,幾乎每家店都有自己的Security,再不然街上也都還有很多警察,所以算是相當安全哩。

不過,在這裡最尷尬的晚上6-8點,因為所有的商店都打烊,BAR卻還沒開,連咖啡廳也都在6點打烊,在街上根本沒地方去,會覺得自己像流浪漢一樣。

看照片逛大街

幾個可以看到格拉斯哥街景的webcam
George Square
Buchanan Street
Renfield / Union Stre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