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31日

乾淨的芬蘭搖滾公路


【北歐影展-搖滾公路】17歲的PETE夢想成為一名搖滾樂手,卻在第一次正式登台表演時就暈眩昏倒,接著馬上被診斷得了癌症,住進醫院治療,在醫院裡認識另一個更嚴重的癌症病人JUSA。JUSA整天播放一首描述非洲蒙芭莎Monbassan肉香四溢的美女與懊熱黏膩沙灘的歌(曲調大概有點像我們的綠島小夜曲吧),幻想要到蒙芭莎Monbassan見識非洲沙灘上的種種,於是二個沒有明天的青年,一個拿著收音機,一個背著吉他,開始一搭一唱的旅程,要尋找陽光普照、海水正藍、美女如林的夢幻蒙芭莎。


北國居民似乎特別想望熱帶地區的生活,這不是我看的北歐電影中,第一次表達青年們對陽光、沙灘、熱帶的渴望,冰島電影「航向熱帶島嶼的冰山」主角也是一天到晚在冰天雪地裡拿著有椰子樹圖片的萬花筒,幻想要離開酷寒到熱帶夏威夷。我想一定有許多住在瑞典、芬蘭、挪威極地的女生希望脫掉脫掉脫掉,把身上的厚重外套通通脫掉,換上嬈嬌的比基尼!去馬來西亞時我還發現街上竟然在賣很厚的毛帽,在四季如春、根本每天都可以穿比基尼的大馬,鐵定是用不到那種東西,熱帶地區的人應該對靄靄白雪也有很大的憧憬!否則合歡山也不會一下雪就猛爆性地大塞車。

搖滾公路跟其他以搖滾為主題的電影相當不同,最大的不同只能用「乾淨」來形容,在每一吋鏡頭裡都看不到一點垃圾,每個景都乾乾淨淨,白牆就是白,綠樹就是綠,紅車就是紅,一點多餘的障礙物都沒有,連餐廳都看不到一粒掉下來的菜屑,難怪大家都想到北歐去住,除了社會福利很好之外,乾淨一定也是原因!

芬蘭的乾淨情況,連搖滾樂手和PUB也都清爽地不得了,每個到PUB看表演的人好像都是才剛洗完澡出門,幾乎要聞到肥皂的香味,就算身上披披掛掛,有釘洞也有穿環,仍然不油不垢,台上的樂手也是啊,雖然免不了也是有一些ROCK版造型,穿黑色皮衣又披頭散髮,但是別想騙我,我相信那一團遮住眼睛的頭髮一定每天都有洗!

大部份搖滾電影裡描寫的樂手,不管是傳記式真有其人,或虛擬出來的人,總不離酒、色、肉、性,反正就是憤怒,憤怒引發共鳴就會爆紅,人紅了就迷失,迷失之後就自殺,不然就縱慾,「絲絨金礦」、「伏特加藍調」、「24小時狂歡派對」、「成名在望」大概都不離這種調調,根植於反叛思想的搖滾樂,或許就是要演一齣狂放之後墬落的戲碼,才能名符其實。但是看了搖滾公路之後,我更喜歡這種爽朗的搖滾氛圍,雖然最後PETE和JUSA並沒有真的到達蒙芭莎,而且JUSA掛了,我還是覺得北國充滿陽光。

2005年10月30日

Fucking!你住這兒啊!

【不正經報導】

在奧地利靠近德國巴伐利亞州(Bavaria)邊界附近,有個小村莊名叫「Fucking」!村子的入口處寫著Fucking村名的路標,是全奧地利失竊率最高的路標,村子裡有很大的預算就是花在重做這個路標上!

Fucking村裡的人口大約只有150人,這個 村名最晚可以追溯到1070年,命名由來則是因為6世紀時有個叫Focko的先生搬到當地定居,ing 是後來加上去的,在古日耳曼字尾裡代表的是people的意思,所以Fucking其實就是「place of Focko's people」,一點隱晦不雅的意思都沒有,發音則是/fukin/,也不像三字經,但是會一點英語的人看起來就嘖嘖稱奇,忍不住要把路標當紀念品帶回家!

當地居民則是一直到1945年,有大批英、美士兵奉派駐守該區後,才逐漸知道這個英文字在英語中是什麼意思。據說當地居民都是很保守的人,大部份人能說英語,但如果被問到他們是哪裡人,他們說出來時會有一點點害羞!不過2004年Fucking村民曾經為了要不要換個名字而進行投票,最後決定保留。

2005年8月開始,Fucking村民開始把路標用最堅不可摧的鋼來焊接,然後再把它用水泥埋到地面,不過這樣也不能百分之百保住這個人氣最高的路標,頂多就是讓它難偷一點(據說現在偷走路標需要花一整晚的時間),讓英語系小偷在偷路標時多花一點功夫!

奧地利還有個叫做「放屁」(windpassing)的小鎮,居民也有類似的困擾。

2005年10月19日

失物招領處


失物招領處 by齊格飛?藍茨

失物與遺忘有關,什麼東西不會被遺忘?答案是什麼都會被遺忘。

24歲的亨利,祖父在市區裡開了一家高級瓷器店,叔叔是鐵路局某一個部門的主管,但亨利卻很不才地只想當一個平凡到讓所有人看不下去的小職員,在適合養老的鐵路局“失物招物處”,每天幫那些失物找回它的主人,遇到升遷機會,還大方地讓給別人。不管在哪一個時代或哪一個國家來看,亨利大概都會被用一點點鼻音發出代表鄙視的氣音說“呿,沒出息!”。故事中還夾帶德國新納綷機車幫的社會問題,和一個從俄羅斯巴什喀爾地區來的數學博士所遇到的異族歧視問題。但是我覺得小說並沒有想像中的精采,我甚至覺得有點虎頭蛇尾,找到答案卻忘了問題。

以失物招領為主題,我以為會看到千奇百樣光怪陸離的東西被遺忘,至少也要有媽媽掉小孩、阿公掉假牙、瞎子丟了可魯之類的故事,不過都沒有,裡面最精采的失物劇情算是雜耍技團藝人丟了表演飛刀吧,為了證明飛刀是他的,亨利讓自己當靶,身體貼在門邊,讓雜耍藝人用刀擲向他…

雖然內容不是我想像的具有大量的煽情的怪異的失物招領過程,但失物招領處也讓我想到許多關於遺忘的事。小時候,我的記性很差,我媽媽最常罵我的一句話就是“幸好妳的頭有用脖子黏在身上,不然妳連頭都會不見”,大人真的都很愛小題大作,當時我可能智商還沒開始發展還是什麼問題我也搞不清楚,忘東忘西,帶雨傘出門卻空手回家、把便當忘在公車上、上課沒帶課本、拿錢去買醬酒卻丟了錢而且有時會忘記媽媽到底要買醬油還是醋….等等,都是一些小失誤,小朋友也沒什麼大錯可以犯。

不過現在想想,我媽媽也未免太沒有見過世面了,因為我後來看到別人發生的遺忘事件,比我的不值原諒幾百倍,像是大學聯考時忘了帶准考證、過了一個暑假竟然就忘了學校要怎麼走…我覺得都很扯,其中最好笑,而且儘管已經過了十幾年,我還記得很清楚的,是國中時代的同學蕭陸(瘋女)的遺忘事件,我發現那天有五堂課的時間,蕭陸都跟隔壁座位同學一起看課本,忘了帶一本課本就算了,忘了五本就很誇張了,就問她為什麼一直要跟別人一起坐,她說她忘了帶書包,我覺得很奇怪,中午的時候她還吃著自己的便當,她說,她帶了便當,但是忘記帶書包,「忘記帶書包?!卻帶了便當?!」到底來學校幹嘛的啊,她出門的時候本來是書包跟便當二樣都忘記,一想起,就急匆匆地跑回家拿,卻還是漏了一樣,竟然有人只記得帶便當卻忘了書包,我到現在不當學生很久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而且一直覺得蕭陸真的很不認真,很對不起國家社會栽培我們!

回到書上,列車上撿到一隻鳥時,亨利難以理解怎麼會有人把一隻鳥,忘記在牠的籠子裡,「現在的人會丟失、遺忘什麼,即使是攸關自己命運的東西,也會忘在火車裡」

「我已經習慣不為遺失的東西難過太久,畢竟大多數的東西都是可以替代的,不是嗎?」不是這樣的,有些人用一生的時間,都無法遺忘一個人,或甚至無法遺忘30年前丟掉的一把傘….,但也或許是這樣的吧,有些人離開人去愛別人,只要幾個時辰。遺忘、放棄、重獲,在人生裡巡迴演出,有的人失而復得,有的人和失物緣份已盡,有的人永遠不會發現他是不是丟了什麼東西……

而我有時也覺得自己像件失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