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30日

憂鬱粉紅!真希望你在這裡

Wish You Were Here是1975年Pink Floyd 獻給前團長兼主奏吉他手 Syd Barrett的作品。Syd Barrett原本是Pink Floyd的主導人物,卻因為神經有問題及愛嗑LSD(傳說幫他煮咖啡時一定要加一點)而經常出入精神病院和煙毒勒戒所,搞到後來還精神崩潰,遭受團員的排除,他們遺棄Syd的過程也很好笑,是這樣的,他們在某次演出前,"忘了"去接他! 後來他們也不再去接他了。

之後,在團員錄製Wish You Were Here時,Syd曾悄悄地出現在錄音室,但已從一個美少年變成一個發福的大光頭,真的很慘,後來沒有再出現在大眾面前。不只錯過了我最喜愛的Wish You Were Here、Dark Side Of The Moon,還錯過了Pink Floyd日後的搖滾高峰,更錯過使用落健跟諾美婷、羅氏鮮的時機。

有一個說法是,Syd聽了Wish You Were Here,說了“it’s too old“才悠悠地走了。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曲調很 old fashion嗎?情感表達不夠新法嗎?不懂。然而佛洛依德是最耐人尋味的粉紅色!每隔一段時間再聽他們的歌,就會有不同的感覺,尤其是Wish You Were Here,每次的感受會與前次的感覺互相層疊、漸次累積,積累成一種無法排除的嗆涼悲感,把濃烈的情感處理地似有若無,年歲漸長後更覺暗潮洶湧。

與其說這是粉紅們獻給Syd的歌,我更覺得他是一首適合自己與自己對話的歌。挫敗跟驕傲說,快樂對悲傷說,失落對幸福說,灰色對紅色說,微笑對啜泣說,放棄對好強說
So, so you think you can tell
Heaven from Hell
Blue skies from pain
Can you tell a green field from a cold steel rail?
A smile from a veil?
Do you think you can tell?

所以,
所以你覺得你可以分辨地獄與天堂之別
分辨痛楚與憂藍
你能不能分辨冰冷的鐵軌,與翠綠的田園?
從面紗中辨認出微笑?
你可以嗎?.

How I wish, how I wish you were here
We're just two lost souls swimming in a fish bowl
Year after year
Running over the same old ground
What have we found?
the same old fears
Wish you were here

我多希望,
多希望你就在這裡
我們只是兩個在魚缸中裡漫游的遊魂
年復一年
在原地打轉
我們找到了什麼?
只是同樣的恐懼

Wish you were here

我常想到村上"迴轉木馬的終端",迴轉木馬只在固定的地方,以固定的速度在固定的軌道上聽著音樂轉動。表面上在進行著什麼,卻什麼地方也去不了,既下不來,也不能轉車。既不能超過別人,也不會被別人超越。 就這樣一直在迴轉木馬上,與前一匹馬保持萬年不變的距離,朝著自以為是前方的前方,其實只不過一直一圈一圈地繞....

2005年9月24日

搖滾吧!老女孩 之 再搖滾我吧!小艾


Alanis Morissette要過氣了吧,至少很久沒聽人提到她了。近來的專輯裡寫的歌雖然還是有關於愛情的雞毛蒜皮與芝麻綠豆,但是變得柔順好摸,少了最早以前那種橫衝直撞的血氣方剛,那種一付背上的毛長逆了一樣,怎麼摸都摸不順,好像被甩了八百次。大概人在戀情順利的時候,智商變低,靈感得來不易,沒有猜忌、沒有第三者、沒有被劈、沒有為了要吃肯德雞或賣當勞吵架,自然也比較忿怒不起來。

身為一個樂迷,心裡就會有出現天人交戰的場面,天使希望小艾結婚生子子孫滿堂不要再吃錯愛情的小藥丸,但是魔鬼又希望她不要過得太幸福美妙(也是因為魔鬼本人的愛情運也並不是太好),竊自妄想重回You Oughta Know那一類“老是在發火狀態”的美好暴躁年代。天使與魔鬼的對手戲很無聊,What will be,will be.

小艾的Ironic是我最喜歡她的一首歌,有時人生讓人哭笑不得,就是個Ironic啊,我總在打開一包煙的時候想到它..


A no smoking sign, on your cigarette break
It's like ten thousand spoons, when all you need is a knife
It's meeting the man of my dreams, and then meeting his beautiful wife
And isn't it ironic?Don't you think?

大大的「Smoking kills」,嚇不了我的,千軍萬馬也阻止不了我快樂地一心求死啊!但,如果真的會致人於死,為什麼還要不斷製造製造製造呢?

Ironic
當你在等公車306時,來的永遠是307,某一天急猴猴地要搭307,來的卻是你不要的306,於是每次在等306的時候,我總是假裝要等307,什麼跟什麼到底在騙誰啊!
當你今天想猛爆地大吃特吃時,卻發現牙齒開始痛!
當你覺得表演慾無法按捺,一定要衝到錢櫃去拿著賣克風大吼的時候,卻訂不到包廂!
當你想當一個節約的良家婦女時,卻收到百貨公司週年慶的DM,催你快去買東西!
當你更堅定的愛那個人的時候,他卻堅定地要離開妳!
Ironic的意思就是,神啊!別再整我了!

Well life has a funny way of sneaking up on you
When you think everything's okay and everything's going right
And life has a funny way of helping you out
When you think everything's gone wrong and everything blows up in your 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