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6日

到都柏林,不讀文學

提到都柏林,你會想到王爾德(Oscar Wilde)、喬伊斯(James Joyce)、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這些知名大文豪就像這座城市的招牌,卻也讓它給人神秘不可觸摸的印象。其實現代的都柏林,沒有文學家筆下的灰暗與陰鬱,是座明朗而可愛的小城市,即使你沒有文學魂,也會深深愛上!

雙層觀光巴士、像根針的Spire尖塔構成都柏林的城市風景,熱情迎接旅人。

在都柏林你會遇到喬伊斯瀟灑地站在人來人往的街上,在公園裡看到王爾德笑你無知,在牆上看到葉慈(William Butler Yeats)、歐凱西(Sean O’Casey),一個轉身,抬頭可能就瞥見作家博物館,這確實是一座少見的文學城市。然而都柏林的魅力不止如此,聖殿酒吧區(Temple Bar)的奔放氣氛讓人流連忘返,只要在都柏林的一天,就會像被貼符般往那兒去;聖三一學院的陽光草地,即使你已經畢業多年,也會被校園裡的青春氣息感染;不可不去的還有都柏林的驕傲——健力士啤酒廠,在18世紀的酒廠喝杯黑啤酒,好像能稍微懂了點這城市的靈魂。沒讀過《尤里西斯》、沒看過《賣花女》,不是文青有什麼關係?

愛爾蘭人超愛雕像,都柏林隨處可見名人雕塑,這是站在伯爵北街(North Earl Street)的喬伊斯。

說都柏林是小城市並不是看不起它,而是它面積不大,又有小巧可愛的氣質,幾乎所有景點都可以靠走路到達,最好的遊玩方式就是步行。從機場搭巴士進到巿區,有一根刺向天空的針高得讓人無法忽視,在城市裡遊走會一直看到它,它是都柏林尖塔(Spire of Dublin),高度121.2公尺。尖塔所在的地方原本有一座尼爾森紀念柱(Nelson's Pillar),但是它在1966年被炸彈炸毀,一直到2003年才由這個新塔取代。遠遠望向尖塔,好像直入雲霄,陽光照在它不銹鋼的材質上閃閃發光,印證了當初設計師的理念:以典雅的簡潔感,串連起藝術與科學。

從尖塔往南走就是利菲河(River Liffey),利菲河之於都柏林,就像塞納河之於巴黎,泰晤士河之於倫敦,淡水河之於台北,是城市的精華中心,也把都柏林的核心一分為二,南北相望,以多座橋相連。

利菲河河面不寬,沒有泰晤士河的氣勢、塞納河的浪漫,但有自己的質樸之美。

利菲河上的橋一共有十幾座,每一座都有著不同風格,成為許多文創商品的主題,這麼多橋中,你走來走去不會錯過最有名的兩座:歐康納橋(O'Connell Bridge)和半分橋(Ha'penny Bridge)。

歐康納橋為了紀念爭取天主教徒解放的丹尼爾.歐康納(Daniel O’Connell)命名,現在的歐康納橋是2.0版,最早beta版名為卡萊爾橋(Carlisle Bridge),1794年完工,後來進行拓寬,在1882年改名。這橋特別之處在它的橋寬50公尺,大於45公尺的橋長,公車站牌直接就設在橋上,可見它寬成什麼樣子。(第一張圖就是站在歐康納橋上拍的)

半分橋原名威靈頓橋,1816年開通,原為是為紀念威靈頓公爵在1815年於滑鐵盧戰役中擊敗拿破崙的軍隊而命名。不過一般民眾都稱它做半分橋,因為在古早年代它是唯一一座橫跨利菲河的人行橋,而通過這橋需要繳半分錢(half penny)的過路費。

以前過橋要留下半分錢買路財的「半分橋」。

不是一間Bar的Temple Bar

無論走歐康納橋或半分橋,跨過利菲河,就會來到都柏林夜生活的心臟地帶聖殿酒吧,Temple Bar不是一間酒吧的名字,而是一整個區,一整個都是酒吧的區,不過這裡也真的有一間酒吧叫Temple Bar就是了。

聖殿酒吧是都柏林的音樂中心,U2還沒成名前就常在這裡演唱,順道一提,主唱BONO和吉他手The Edge經營的克拉倫斯飯店(The Clarence Hotel)也在這區附近的利菲河岸邊。

不分平日假日,每到黃昏,聖殿酒吧的人潮絡繹不絕,準備狂歡的人,加上老建築牆面的繽紛裝飾,和從室內放送到外的音樂,讓這座城市有種率性自在的歡樂氛圍。晚上8、9點以後,所有的酒吧都會傳出現場演奏音樂,有的是愛爾蘭傳統樂曲,有的是搖滾樂,人們手舉健力士黑啤酒,隨時音樂歡唱起舞。人氣酒吧的人潮常常都從裡面爆到外頭,連音樂一起溢到街上,酒吧也很大方,敞開大門分享歡樂,所以即便擠不進去也沒有關係,買份fish & chips在門外找個地方坐下,吃著美食,欣賞音樂,也是享受這區的方式之一。

聖殿酒吧區一到晚上就像個磁鐵把人吸來,熱鬧的氣氛讓人捨不得離開。

都柏林最知名的路邊攤

離開聖殿酒吧,再往南走,在索福克街(Suffolk St.)的旅遊資訊中心前,有個女人雕像,她穿著17世紀的服裝,推著推車賣魚,半個胸部幾乎彈出來。穿這麼性感賣魚,內情肯定不單純,原來是暗示她白天賣魚,晚上賣身,好淒苦的女人,不過她並不是真人實事。這位叫莫莉瑪儂(Molly Malone)的女子是愛爾蘭民謠裡的人物,最後不幸染病高燒而死。

莫莉瑪儂的歌曲一直在民間傳唱,幾乎算是非正式版的國歌,愛爾蘭知名女歌手辛妮歐康諾(Sinead O'Connor)也曾經唱過。這個雕像則是為了慶祝都柏林建城一千年,在1988年揭幕的,現在已經成為知名地標。都柏林街上已經沒有人推著推車賣魚,在莫莉瑪儂的身影中,好像可以看見幾百年前都柏林的美麗與哀愁,說不定就像歌詞裡唱到的,她的鬼魂還推著攤車,在大街小巷裡遊盪!

走到莫莉瑪儂雕像,都柏林最繁華的商業區格拉夫頓街(Grafton street)就在咫尺之遙,和各城市的購物鬧區一樣,集結各種品牌,滿是一格又一格勸敗的美麗櫥窗,不同的是,在這裡走幾步就有一個彈著吉他或班卓琴(banjo)的街頭藝人,為城市點綴美妙的音符,等你不吝在他的樂器袋上投下幾歐。如果你有看過以都柏林為背景的電影《曾經,愛是唯一》(Once),男孩賣唱的地方就是格拉夫頓街。

莫莉瑪儂推著推車賣魚:「來唷!新鮮的蛤蜊和淡菜,快來買唷!」("Cockles and mussels, alive, alive, oh!")

一生必訪的圖書館

聖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是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一世在西元1592年所創立,也是英國和愛爾蘭最古老的七所大學之一,王爾德和《格列佛遊記》的作者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都從這裡畢業。

和所有的知名大學一樣,有綠地、有青春無敵的學生、有人行道座椅前打鬧的情侶,然而來到這裡,除了走逛美麗校園,它的圖書館更吸引遊客,在售票口(是的,進去圖書館要買票)總是有長長的人龍等待入內,一探藏有20萬冊古老書籍的「長廳」(Long Room)。2層樓的長廳陳列滿滿書冊,散發古老氣味,有超級魔幻的感覺,不過如果你想親手觸摸古書的話是不可能的,書被繩子隔絕保護,只能看看,不可褻玩。單是站在長廊,感受壯觀的二層樓,人生已經足夠。

遊客排隊入內為的還有一個目的——《凱爾經》(Book of Kells)。這是世界上最久遠的聖經福音手抄本,大約在西元800年左右由蘇格蘭僧侶凱爾特修士繪製,每篇短文的開頭都有一幅插圖,一筆一畫精細慢慢畫成,人類、動物、神獸、凱爾特結圖案與鮮艷的色彩交錯,整部華麗而有活力,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珍藏,被視為愛爾蘭的國寶。

聖三一學院的長廳超有魔幻感,但這些人都不是去看書的……,書不能碰。

軍營改成的博物館

如果你不愛文學、不喜歡讀書,會不會連博物館都不想看呢?等等,這個博物館非常不一樣!

愛爾蘭國家博物館在都柏林有三個分館,其中這個「裝飾藝術和歷史分館」(National Museum of Ireland - Decorative Arts and History)展出家具,銀器,陶瓷,玻璃器皿,錢幣和武器,最特別的地方是,這個博物館的前身是個軍營(Collins Barracks),在進去看文物之前,可能已先被建築迷倒,整齊劃一的窗格、門廊留著軍中的紀律精神,口字型建築中央的操練場更是大到用廣角鏡頭也拍不盡!

INFO/National Museum of Ireland - Decorative Arts and History
|開放時間:週二~週六10am-5pm;週日2pm- 5pm;週一休館
|門票:免費
|地址:Collins Barracks, Benburb St, Dublin 7
|網址:http://www.museum.ie/Decorative-Arts-History

愛爾蘭國家博物館裝飾藝術和歷史分館的前身是軍營。

沒喝過健力士等於沒來過愛爾蘭

都柏林到處可見健力士啤酒(Guinness)招牌,好像已經是流竄在這個城市的血液了,到處都是它的影子,健力士啤酒廠(Guinness Storehouse)也是到都柏林一定要參觀的地方,它就像是啤酒控的迪士尼樂園一般的存在。

說迪士尼也不太通,因為它整個內裝其實更有夜店風,在八層的建築裡,霓虹、燈光、摩登的設計,讓人一層一層往上循動線參觀,了解健力士的歷史和製酒過程。如果你有興趣,還可以自己動手體驗黑啤酒的生產和製作,以及學習如何倒出一杯泡沫完美的健力士。頂樓的Gravity Bar,透過大面窗設計,擁有270度視野可以鳥瞰城市,憑酒廠門票可以換1品脫的健力士黑啤酒,邊欣賞都柏林市景,邊品味黑啤酒細膩的泡沫和苦中帶香的味道。

酒廠週遭還維持二百多年前的石板路,高調暗示著有關它的故事,這座酒廠在1759年就已經在都柏林發跡,當年,健力士的創辦人(Arthur Guinness)超有遠見,以每年45英鎊與當時的政府簽下了一份有效期為9000年的租約,可能在海平面上升3000公尺、外星人入侵、地球毀滅後……,這份租約都還沒到期。

INFO/Guinness Storehouse
|開放時間:9:30am - 7pm,全年開放,除了耶穌受難日和聖誕節假期
|門票:€20(憑門票可以在頂樓換一杯黑啤酒)
|地址:St.James's Gate
|網址:https://www.guinness-storehouse.com

健力士啤酒廠從1759年就矗立在利菲河南岸。

一天沒喝過健力士就不算是真正醒來。

【喬治亞的門】

都柏林的喬治風格大門是城市特色之一,明亮色彩的木質大門,由兩側的古典門柱扶著,上方有縷空扇形楣窗,有些還有華麗的扣門環。

喬治指的是西元1760~1820年在位的大不列顛及愛爾蘭國王喬治三世,這種古典建築風格流行在他在位期間,所以人們慣稱這種建築為喬治風格。都柏林北部的亨麗埃塔街(Henrietta Street)是最早的喬治風格街道,沿街有許多非常大的喬治風格的紅磚建築。另外,菲茨威廉廣場(Fitzwilliam Square)和梅瑞恩廣場(Merrion Square)週邊也都環繞著喬治風格紅磚房屋。

喬治風格最吸睛的是鮮豔的大門顏色,據說很早以前並非如此,而是白色的,可是為什麼會變成彩色的,有兩個版本說法,一是當時有兩位作家鄰居,喬治摩爾(George Moore)和聖約翰戈加帝(Oliver St. John Gogarty),為了不讓經常爛醉回家的戈加帝走錯門,摩爾就把自家的門塗成綠色,戈加帝惱羞成怒,於是把自家門塗成紅色。另一個版本是因為愛爾蘭人大多愛喝酒,為了不讓醉後大丈夫走錯門,妻子們就把自家門塗上顏色,跟隔壁做區別,以免男人進錯家門上錯床。




【都柏林的交通】

機場到市區
從都柏林機場到市區最方便的是機場巴士,班次最多、最常見的是Airlink Express。出機場,跟著人群,照著巴士的指標走,會在外面看到站牌,上面清楚標示出所有站名。單程€6,來回€10,在站牌的自動售票機可以買票,也可上車跟司機買。

市區交通
都柏林是個適合步行的城市,除非要去巿郊,否則,靠你的雙腳,是探索這個城市最棒的方法。當然,嘗試交通工具也很新鮮!

|公車
在都柏林搭公車頗方便,用GOOGLE MAP查好你需要的公車路線,上車時向司機說你要去的站名,司機會告訴你要多少錢。公車依區段(Stage)有€2,0、€2.7、€3.3三種車費,上車投現不找零。

|自行車(Dublin Bike)
Dublin Bike全名是Coca-Cola Zero Dublinbike,租借有兩種選擇,三天卡€5,一年卡€20,這只是買卡的錢,租借是前30分鐘免費,1小時€0.5,2小時€1.5,3小時€3.5……,租借從5點到午夜12點半,但24小時都可以歸還。

|路面電車(LUAS)
路面電車Luas有紅線及綠線兩條,到的景點不多,適合搭個趣味。搭車前在月台上的自動售票機買票即可。

|Leap Card
Leap Card是都柏林的悠遊卡,旅客可以選擇Leap Visitor Card,一日卡€10.00,3日卡€19.50,7日卡€40.00,在都柏林機場和市中心的巴士站、旅遊中心有賣。網址:http://about.leapcard.ie/


《2017.04 FHM》

2016年4月25日

為了麥斯威爾不值得啊

Hostel的沙發區,那是妮妮的哭哭包,不是我的。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2012

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 aka海蔘崴)的Hostel選擇很少,訂到一個男女混宿12床,算是我住過最擁擠,也最臭的。妮妮好雖,她隔壁床的男人應該一年沒洗澡了,味道比榴槤還可怕,我也沒有很幸運,因為他的味道飄整個房間,我也無法倖免。

那Hostel的住客也跟其他Hostel不太一樣,一般都是看到背包客(廢話),我是說看起來都會是背著哭哭包來旅行,吃飯或遇到時會討論去哪玩、你從哪裡來、你往哪裡去,之類的,但那家好龍蛇雜處,刺龍刺鳳的龐克、滿臉橫肉看起來像黑道的、長髮黏黏的過氣ROCKER、一直躺在床上睡覺的LOSER(我有什麼資格這樣說人家XD)、拿一個碗公到車站前坐著也無違和的、不知從哪裡來但我絕不敢問他要往哪裡去的……,而不管是哪一款,個個好像都在那Hostel落地生根一樣,總之是一家氣氛很奧妙的旅館。

但因為我對環境的感知能力很低,而妮妮很隨和又見多識廣,因此我們在那也是相當地自在。

通常Hostel就算沒有供早餐,廚房/客廳裡的用品、咖啡、茶包也都是可以用的,那天早上我們梳洗完畢,到廚房沙發區去巡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吃的,(還是房裡實在太臭了不想待,我也忘了),我進去時裡面已經有幾個ROCKER跟LOSER了,他們好沉默,只有偶爾低聲地講一兩句話。沒有食物,也沒有煮好的咖啡,只有沙發前的桌子有瓶麥斯威爾即溶咖啡,超市賣的那種很大的玻璃瓶有沒有。妮妮說她想喝,就自己拿起那麥斯威爾,去櫃子找馬克杯,泡好再把麥斯威爾放回桌上原位。

就在她在享受那杯咖啡時,我旁邊那位長髮黏黏的過氣ROCKER(或黑道,其實很難分)站起來,因為他很高壯,所以他就算只是很溫柔地站起來,我也覺得他氣勢好強。

他氣勢很強地把那缶麥斯威爾抱在懷中像小寶貝一樣,開門走出廚房.....

我跟妮妮不敢講話,瞪大眼睛看著彼此,用氣音……

辣是他的!
辣是他的!
辣是他的!

辣不是Hostel的啊!!

妮妮竟然在黑道面前偷喝他的咖啡!她發抖把那杯喝完,我們就趕快躲回房間,然後拿哭哭包check out,好怕被過氣ROCKER(或黑道)扭斷脖子,為了麥斯威爾真的不值得啊(而且是即溶的)~

2016年4月22日

第一次和屁孩打架就上手

哈巴羅夫斯克(Khabarovsk, 俄羅斯, 2012


前面是阿穆爾河(Амur, aka黑龍江),那屁孩和他的同黨翻過欄杆後,開啟老少女在國外械鬥的序曲,哈。

在哈巴羅夫斯克(Khabarovsk;aka伯力)原本要搭船渡阿穆爾河到中國撫遠,為此俄簽還辦二次簽,結果竟然因為起太晚又堅持吃完旅館小妹做的焦土司早餐(怕她傷心,哈),到港口已錯過船班,只好在河邊瞎拍照,惆悵滑手機。

剛開始屁孩發現我拿相機好像在拍他們,就過來哈啦,幾個屁孩一付不學好的樣子,嘖。看我跟妮妮在滑手機,好奇湊好近,還指FB的字,問是中文嗎?
對,是中文。
我問,這時間為什麼不在學校?
屁孩們支支唔唔,沒答。
其實我有點害怕他會搶我手機,所以拿得好緊,哈哈哈。
但他們切入正題,不是要手機,是問我有沒有菸。
我沒有啊。
那有錢可以買菸嗎?
姐姐沒有俄幣(攤手)。

妮妮覺得情況不妙,拖著我走。結果屁孩們一直跟,開始挑釁,圍住我們不讓走。
這裡是圍堵戰(笑到哭)。
那是一條好長的階梯,而且階梯上去是很大的廣場,人煙稀少,上去對我們來說是死路一條,所以我們換方向走。現在說得好平靜,但我那時好氣。
我說來來來哩來,去找警察。(我俄文真的沒有好成這樣,這句我是說英文,警察的俄文發音很像,屁孩就算沒聽懂,看我們生氣的樣子和聽到類似警察的音也有懂。)
他們說不要。(這我有聽懂,而且誰會要啊?)
這裡就是追逐戰了(笑到哭)。

不但在後面、側面跟,還對我和妮妮丟石頭,我要氣死了,拿石頭回丟,最壞的那個還助跑然後搥我,我一轉身來不及反擊(哎唷姐姐真的老了,扶腰)。但我有扳回一城,因為他挺出下半身,做一個疑似想展現男性雄風的姿態,卻沒想到姐姐見多識廣,我只拿出右手,用大拇指比小指的第一指節,再加一個輕蔑的表情,他竟然就露出大受打擊的表情,哈哈哈,我不知道這手勢是國際語言耶勸大家不要亂用!

差不多到這裡,警察亭就到了(一段好長的路啊),屁孩們不敢過來,像小喇呀一樣四散。
傻傻的,怕報警嗎?姐姐也很怕好不好,誰會用俄文報警啊,萬不離警察誤會我跟妮妮欺負小孩,把我們抓去關,就名揚四海了(笑到哭)。

2015年5月25日

沒有哪裡怪怪的嗎?

好久沒寫,不如瑣事三連發。

【之1】

最近我捨棄自由業,回復上班族人生。聽到這消息的前老闆特地打給我,我看到來電顯示是他時就有不祥預感,果然,幾百年也不來關心一下,一打來就是故意落井下石,酸我江郎才盡,嗆我「說好的那個呢」(那個是馬賽克),好像我欠他一般,一付看好戲的樣子。

怎樣,我熱愛上班不行!(瞪)

幸好我就是一個很能忍辱負重的人,不但挺過他的尖酸刻薄,而且還很不要臉地叫他請我吃飯,就這樣我得到一頓大餐,雖然要跟他一起吃素,但反正吃素我很OK。免費的我都OK,被酸又不會少塊肉。(社會把我磨練得好堅強)

但事情還沒完,隔兩天我在公司遇到前同事某英雄,一個陰鬱鬼,竟然爽朗地、雀躍地跟我說:「欸!老板說你江郎才盡要請你吃飯!」
「對。」白眼
某英雄繼續爽朗:「而且我們也可以去!」我們指的是他和另一前同事KB。
可是KB出國,所以要等她回來。

沒有哪裡怪怪的嗎?
所以,我因為江郎才盡,老闆要請我吃飯,而且,大家都可以去,去慶祝我江郎才盡,然後,還要等有人出國回來!搞清楚,江郎才盡的是我好不好,重點是我好嗎!

社會黑暗,老闆無情,同事無義,我一定要找一家最貴的素食餐廳吃垮前老闆,怒吃!

【之2】

某三八G有天給我亂開支票,我好不甘心。
我:我要告死你,告到你叫不敢。
他:妳瘋了喔?我家打官司又不用錢。
我:你仗勢欺人霸凌我。
他:這就是社會啊!

你爸律師了不起,賤。

【之3】

前幾天因為很不爽群組裡某人的發言,嗆了他一頓還不夠,我還私訊給同群組的一鄉間男子,跟他抱怨那某人(嗯哼我就這麼小人),逼鄉間男子回應我為什麼那某人那麼令人不爽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唸一堆但鄉間男子只說:「可以了。」
就是「你這瘋女人瘋夠了可以了」的意思。
我竟然沒有生氣耶我覺得鄉間男子說 「可以了」好man好有男子氣慨,本來也很常在背後說他壞話 (我真的很小人)今天開始又為他加分。

而且他說「可以了」,我還回「我不可以。」
他冷靜地說「回宜蘭我請你吃飯」。
我還斷然回「不要」。

我到底要瘋到何時……

瘋女人 (蓋章)

2014年12月26日

那天清晨我坐上了中環開往長洲的渡輪

標題來自某期飲食男女,它的句型則取樣電影「那夜凌晨 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國中時我有個很好的異性朋友,一起鬼混,辦聯誼,互相幫忙傳情書。有次我們還在假日把教室佈置得昏暗暗(其實也只是把窗戶用報紙貼起來),把他們班男生跟我們班女生找來開舞會,現在看起來很土,但在20年前的鄉下,既歡樂又前衛。

我們住同村,有次我去他家(當時他暫住在親戚家,所以嚴格來說那也不是他家(不是重點))。在他房間聽音樂,我記得他當時問我:「你喜歡聽快歌還慢歌?」
「快歌。」
他聽了答案後,好像少年維持一樣,語重心長眉微皺,看著牆壁沒焦距,一臉心事:「我喜歡慢歌。」好像要喜歡憂鬱的抒情歌曲才懂世事,那是一種成熟的象徵,不是我這種無腦幼稚班懂的。(白眼)。

鄉間諜影重重 我們都當不了壞蛋

隔天,我媽無預警把我叫去罵一頓,說我們怎麼可以在房間獨處,就算她不在乎,可村裡的人都知道了,我這樣還有形象可言嗎不拉不拉(大概是這樣,細節我當耳邊風)。我心裡覺得震驚,我媽眼線好多,大福村諜影重重,但也覺得村裡的新聞傳得太快了吧,一定是那朋友家裡的姑嫂姨嬸那類的婦人傳出去的,大嘴巴我撕爛妳的嘴!!

真相根本不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是抹黑,真是太訐詐了。(我好年輕就承受過抹黑了,我才是最懂世事的人!聽慢歌懂屁)那天我去他房間沒錯,但房門是開的,而且姑嫂姨嬸生的一拖拉庫屁孩全在我們身邊爬來走去,吵吵鬧鬧的,姨嬸經過房門還可以看到我們在幹嘛,完全透明化。社會不公,我冤枉。現在想起來都還覺得很賽!

(前面小標雖然那樣寫,但我想想我們村裡的壞蛋也不少啦,吃毒的賭博的神智不清的都有,連那個異性朋友也跑路過,哈哈哈哈)

好事個個知,醜事傳千里

長洲很容易令人想起這類小時候的事,雖然船一入港,滿是賣紀念品的商家和觀光客,但離開港邊第一排的觀光區,進到後巷,就是雞犬相聞的日常風景,也就是——鄉下,哈。

島很小,小到沒有馬路,所以也沒有車,當地人的代步工具是單車與改裝的迷你貨車。它就像台灣的任一小村落。我看飲食男女的長洲專題,裡面當地居民說,在長洲,好事個個知,醜事也是很快傳千里,有人讀國中時偷抽菸,還沒到家已經傳到媽媽耳裡,一入家門就先跪祖先、等藤條伺候了;還有一人說兒子在學校被老師罰站,都還沒放學,去買菜時就聽到風聲,手機還收到他被罰站的照片,因為鄰居正好經過學校,順便拍了下來。除了手機的部份,是不是很像我們小時候?我猜他們如果打小孩應該街坊都會出來求情吧,像我們小時候被吊起來打時鄰居會來救我們一樣。

當地人過著自己的閒適生活,都市的種種好像都被海隔開了。不像港島或九龍可以用國語(?)溝通,問路時十之八九不講國語,但又很熱心要幫你找路,超可愛。我們進到一家餐廳想吃午餐,裡面的人不知道怎麼張羅我們,一付欲言又止,說了幾個字,看我們一臉茫然,就又退縮,後來是看起來像高中生的店員一臉尷尬地說著混合了國語跟廣東話的外星語言解釋。雖然聽不懂,但我有意會,他是要說還沒開始營業,我們問「幾點」,他看牆壁上時鐘指針,又是一陣不知道怎麼說,最後指著時鐘說廣東話11、6,哈哈哈,你懂了嗎?是11點30分開始營業。

是懷(別人的)舊之旅

那本飲食男女是M送我的生日禮物,超大心,免費禮物我最愛。知道我要去長洲他好高興,一頓飯的時間都在簡報,我覺得這地方對香港人來說很懷舊吧,至少對M來說是的,而且他懷的是小旅行的舊,長洲就是他的大里天公廟或武荖坑,就是那種遠足必去之地,心裡深處一座遊玩的堡壘。他們的遠足或畢旅經典行程就是去長洲,白天去東灣沙灘,晚上去長洲戲院看夜場,半夜在長堤小築講鬼故事……。他說到這時好激動,彷彿是昨天,可長洲戲院早在1990年代初期歇業,就知昨日夢已遠……(覺得悲傷)。

長洲戲院好像我的宜蘭戲院,同樣的只剩幾片牆,稀落圍著幾十年前的回憶。

話說長堤小築很驚人,當地業者拒收單身旅客。有興趣請估狗「長洲 東堤小築」(抖)。

長洲長得很像啞鈴,住宅集中在中間,手握住的那一部份,為了看全景,我爬上了制高點北眺亭,8月的太陽好猛烈,我還正午爬山,戰鬥力好旺盛,鼻血差點奔出來,我整個就是被熱血籠罩的女子,去香港不去SHOPPING,跑去爬山,還正午。可北眺亭蠻厲害的喔,雖然不高,但不只可以眺望全島,還可看到從港島開出來的船,風景佳,微風拂,海水泱泱,波瀾壯闊唷。

長洲有許多埋在巷弄裡的神秘小吃,當然還有海鮮熱炒,不過8月實在太熱了,除了喝水吃冰完全沒食慾,想到就遺憾,下次去我一定要橫掃千軍;另,長洲有名的是農曆四月的傳統活動太平清醮與搶包山,搶包山有點像頭城搶孤,參加的人爬上掛滿平安包的竹棚,如果成功搶到包山上的包子,好運會旺旺來。所以平安包變成長洲的標記,海景第一排都有賣,Fyi這樣!

寫到這裡覺得很煩躁,因為接近尾聲要傳照片了,我恨傳照片,blogspot很逼人,而且我剛其實忘記存檔,有2,3段是重寫的,現在情緒很不穩(折筷子)~

單車是長洲主要交通工具,港邊停滿滿。

聞到海味。

那船很像追夢人或天地有情或任何一部港片裡有人要偷渡時搭的船。吳倩蓮在等劉德華還是郭富城時還被殺死了,在海裡面。

右邊那是碼頭,上岸後是整排商店街。(很明顯,我只是硬要寫圖說)


長洲戲院於1931年開業,1990年代初結業,荒廢多年。

還看得到電影院裡的座椅……

從北眺亭看長洲。它以前是兩個小島,後來中間形成連島沙洲,漸漸變成一個大島。

很繁忙的海域,紅色那台要去澳門 (裝懂。但也是事實啦)

東灣沙灘。

請勿晾曬……

我覺得香港的傳統小餅店或咖啡店都好好吃喔~

電髮

市場


這篇送給M~



2014年9月17日

讚美老夫老妻。但趴灑我早晚要電你

上次載趴灑到隔壁村巡別人家的田水,本來一切都很順利,趴灑很像得到健達出奇蛋,他最愛坐車車及在路上奔跑全都達成,二個願望一次滿足,整個笑不攏嘴。我也跟我媽優哉欣賞隔壁村的水田景觀,從大片水田往海邊望去還可看到龜山島,鄉間暖色系好美,而且那裡是水鳥區,不時有(我看不懂的)鳥在附近走來走去,突然好羨慕我朋友吳美美,因為她家就在那片水田前面。平平是鄉下人為什麼我家旁邊只有雜草和廢棄的蝦池。
幸好我們村子裡有7,吳美美回家要去買咖啡還要經過我家向我繳過路費一杯中杯熱拿鐵。
到底寫那麼detail要幹嘛?



好啦重點是,逍遙灑有一種輸不得的個性,每次散步他一定在我們之前回到停車的地方,那天散完步他回到車旁,看我跟我媽還沒走到,又發現旁邊是還沒插秧的田,也就是一池爛泥,明知道下去一定會被罵但是他就是那麼瀟灑,很帥氣的踩下去跑2圈,無視我跟我媽在200公尺外尖聲吼叫:「不~~~~行!!!!!!」

是沒有不行啦,但他二天前才洗過澡,我媽真的很懶得再洗!(撇清,我完全沒想要洗的意思)
逍遙灑踩了兩圈爛泥,穿著黑馬靴,被我們吼上岸。可是穿馬靴要怎麼坐車車啦。(瞪)
所以我們叫他過來,先在旁邊的水圳把泥巴洗掉。結果他不但不依,還故意再下田去踩得更髒,馬靴整個延伸到肚子跟嘴巴,雖然很想把他丟進水溝遺棄他,但他真的太好笑了,你看他一身黑泥巴,又很臭,還一臉無所謂不時張口大笑,我真的覺得沒有羞恥心的人過得很快活!




我沒有遺棄他啦,馬上打電話給我爸,騎車來接他回去。
我指著筆直的小路盡頭一個小點點,跟逍遙灑說:是爸爸。
他專注地看那方向,超雀躍的啊,小點點越騎越近,他確定是我爸之後,馬上開心地奔向我爸,然後一臉快意地上車,瀟灑地揚長而去……
我有種再度被趴灑陰了的感覺。

好的,但是本篇重點也不是要說趴灑的壞話(其實好像根本也沒有重點,不好意思)。
這種地方,田與農路交錯,沒有路名,沒有密集的住家,完全沒有地標,我打電話叫我爸來的時候突然發現不知道怎麼簡報當前位置,隔壁村說大不大但是要誤會起來也確實會找到天黑,我問我媽,怎麼跟爸說這裡是哪裡?
我媽好理智:「跟你爸說在阿粒仔他們家的田旁邊,堤防下。」
我如是說,然後我爸對這句話完全沒有疑問,5分鐘內就出現,載走臭咪摸的趴灑。
我嘖嘖稱奇,如果有人這麼跟我簡報位置我可能要問半天,阿雀?田埂?堤防?叨位啦?問到發脾氣!
又如果我沒問我媽的話我可能會說,要去時潮那條路右轉以後再一直走,經過廟,再到地上有畫自行車圖案的小路左轉,然後一直走……(到底誰知道在哪,天黑也載不到趴灑)
老夫老妻的生活默契好可怕,讚美老夫老妻。

有時候明明人家說得很明確,可你還是會被鬼拖去!
昨天我跟阿寶要去看航海王展,對於展覽地點我們一點也沒有疑問,畢竟沒有人會在去松菸的路上迷路啊,我們只討論了應該搭到市府站還是國父紀念館站比較近,到了松菸,更毫無懸念地在尋找東二四連棟,展覽所在,還一直想像門口會有魯夫張開雙手歡迎我們,看了場區地圖,覺得怪怪的,是有東西南北廠區,但沒有東二四連棟,於是我們問了路過的保安先生,保安先生還幫我們打電話問同事:「『喬巴展』在哪一棟?」。
結果。
在華山。
在華山。
它在華山!
保安先生跟我們一起大笑!
票上面明明寫了是在華山,我們就只在那邊東二東二的,也不仔細看,太丟臉了我向來自詡人體GPS的,我大當機惹。(可真的不能怪我們,誰叫兩個園區都用東西南北廠區命名)

於是我們將錯就錯先在松菸看了超好看的「LIFE看見生活-經典人生攝影展」,再去華山看魯夫,一天看兩個很厲害的展,好精實,走錯路也沒有不好啊(奇怪怎麼寫來這裡)。

最後送一句LIFE裡面的卓別林照片旁的語錄給大家,好勵志。卓別林說:人生從特寫鏡頭來看是悲劇,但從遠鏡頭來看則是喜劇。(Life is a tragedy when seen in close-up, but a comedy in long-shot. )
趴灑混身爛泥遠看比較好笑,走近的話會聞到他一身臭水溝味,而且還把臭泥巴甩我身上,賤。

喔!我想到一件事有回來我原本要寫的約定地點的事。
有個朋友跟爸媽家人約在好市多門口。
朋友到了都還沒看到家人,就打給媽媽:「我們到了,你們在哪裡啊?」
朋友媽:「我們也到了啊!你在哪裡?」
朋友:「入口旁啊。」
朋友媽:「我沒看到你們啊!」
朋友:「就入口嘛!」
講好久,快火大了,才發現,他在內湖好市多,爸媽在中和好市多。
看得到才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