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5日

為了麥斯威爾不值得啊

Hostel的沙發區,那是妮妮的哭哭包,不是我的。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2012

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 aka海蔘崴)的Hostel選擇很少,訂到一個男女混宿12床,算是我住過最擁擠,也最臭的。妮妮好雖,她隔壁床的男人應該一年沒洗澡了,味道比榴槤還可怕,我也沒有很幸運,因為他的味道飄整個房間,我也無法倖免。

那Hostel的住客也跟其他Hostel不太一樣,一般都是看到背包客(廢話),我是說看起來都會是背著哭哭包來旅行,吃飯或遇到時會討論去哪玩、你從哪裡來、你往哪裡去,之類的,但那家好龍蛇雜處,刺龍刺鳳的龐克、滿臉橫肉看起來像黑道的、長髮黏黏的過氣ROCKER、一直躺在床上睡覺的LOSER(我有什麼資格這樣說人家XD)、拿一個碗公到車站前坐著也無違和的、不知從哪裡來但我絕不敢問他要往哪裡去的……,而不管是哪一款,個個好像都在那Hostel落地生根一樣,總之是一家氣氛很奧妙的旅館。

但因為我對環境的感知能力很低,而妮妮很隨和又見多識廣,因此我們在那也是相當地自在。

通常Hostel就算沒有供早餐,廚房/客廳裡的用品、咖啡、茶包也都是可以用的,那天早上我們梳洗完畢,到廚房沙發區去巡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吃的,(還是房裡實在太臭了不想待,我也忘了),我進去時裡面已經有幾個ROCKER跟LOSER了,他們好沉默,只有偶爾低聲地講一兩句話。沒有食物,也沒有煮好的咖啡,只有沙發前的桌子有瓶麥斯威爾即溶咖啡,超市賣的那種很大的玻璃瓶有沒有。妮妮說她想喝,就自己拿起那麥斯威爾,去櫃子找馬克杯,泡好再把麥斯威爾放回桌上原位。

就在她在享受那杯咖啡時,我旁邊那位長髮黏黏的過氣ROCKER(或黑道,其實很難分)站起來,因為他很高壯,所以他就算只是很溫柔地站起來,我也覺得他氣勢好強。

他氣勢很強地把那缶麥斯威爾抱在懷中像小寶貝一樣,開門走出廚房.....

我跟妮妮不敢講話,瞪大眼睛看著彼此,用氣音……

辣是他的!
辣是他的!
辣是他的!

辣不是Hostel的啊!!

妮妮竟然在黑道面前偷喝他的咖啡!她發抖把那杯喝完,我們就趕快躲回房間,然後拿哭哭包check out,好怕被過氣ROCKER(或黑道)扭斷脖子,為了麥斯威爾真的不值得啊(而且是即溶的)~

2016年4月22日

第一次和屁孩打架就上手

哈巴羅夫斯克(Khabarovsk, 俄羅斯, 2012


前面是阿穆爾河(Амur, aka黑龍江),那屁孩和他的同黨翻過欄杆後,開啟老少女在國外械鬥的序曲,哈。

在哈巴羅夫斯克(Khabarovsk;aka伯力)原本要搭船渡阿穆爾河到中國撫遠,為此俄簽還辦二次簽,結果竟然因為起太晚又堅持吃完旅館小妹做的焦土司早餐(怕她傷心,哈),到港口已錯過船班,只好在河邊瞎拍照,惆悵滑手機。

剛開始屁孩發現我拿相機好像在拍他們,就過來哈啦,幾個屁孩一付不學好的樣子,嘖。看我跟妮妮在滑手機,好奇湊好近,還指FB的字,問是中文嗎?
對,是中文。
我問,這時間為什麼不在學校?
屁孩們支支唔唔,沒答。
其實我有點害怕他會搶我手機,所以拿得好緊,哈哈哈。
但他們切入正題,不是要手機,是問我有沒有菸。
我沒有啊。
那有錢可以買菸嗎?
姐姐沒有俄幣(攤手)。

妮妮覺得情況不妙,拖著我走。結果屁孩們一直跟,開始挑釁,圍住我們不讓走。
這裡是圍堵戰(笑到哭)。
那是一條好長的階梯,而且階梯上去是很大的廣場,人煙稀少,上去對我們來說是死路一條,所以我們換方向走。現在說得好平靜,但我那時好氣。
我說來來來哩來,去找警察。(我俄文真的沒有好成這樣,這句我是說英文,警察的俄文發音很像,屁孩就算沒聽懂,看我們生氣的樣子和聽到類似警察的音也有懂。)
他們說不要。(這我有聽懂,而且誰會要啊?)
這裡就是追逐戰了(笑到哭)。

不但在後面、側面跟,還對我和妮妮丟石頭,我要氣死了,拿石頭回丟,最壞的那個還助跑然後搥我,我一轉身來不及反擊(哎唷姐姐真的老了,扶腰)。但我有扳回一城,因為他挺出下半身,做一個疑似想展現男性雄風的姿態,卻沒想到姐姐見多識廣,我只拿出右手,用大拇指比小指的第一指節,再加一個輕蔑的表情,他竟然就露出大受打擊的表情,哈哈哈,我不知道這手勢是國際語言耶勸大家不要亂用!

差不多到這裡,警察亭就到了(一段好長的路啊),屁孩們不敢過來,像小喇呀一樣四散。
傻傻的,怕報警嗎?姐姐也很怕好不好,誰會用俄文報警啊,萬不離警察誤會我跟妮妮欺負小孩,把我們抓去關,就名揚四海了(笑到哭)。

2015年5月25日

沒有哪裡怪怪的嗎?

好久沒寫,不如瑣事三連發。

【之1】

最近我捨棄自由業,回復上班族人生。聽到這消息的前老闆特地打給我,我看到來電顯示是他時就有不祥預感,果然,幾百年也不來關心一下,一打來就是故意落井下石,酸我江郎才盡,嗆我「說好的那個呢」(那個是馬賽克),好像我欠他一般,一付看好戲的樣子。

怎樣,我熱愛上班不行!(瞪)

幸好我就是一個很能忍辱負重的人,不但挺過他的尖酸刻薄,而且還很不要臉地叫他請我吃飯,就這樣我得到一頓大餐,雖然要跟他一起吃素,但反正吃素我很OK。免費的我都OK,被酸又不會少塊肉。(社會把我磨練得好堅強)

但事情還沒完,隔兩天我在公司遇到前同事某英雄,一個陰鬱鬼,竟然爽朗地、雀躍地跟我說:「欸!老板說你江郎才盡要請你吃飯!」
「對。」白眼
某英雄繼續爽朗:「而且我們也可以去!」我們指的是他和另一前同事KB。
可是KB出國,所以要等她回來。

沒有哪裡怪怪的嗎?
所以,我因為江郎才盡,老闆要請我吃飯,而且,大家都可以去,去慶祝我江郎才盡,然後,還要等有人出國回來!搞清楚,江郎才盡的是我好不好,重點是我好嗎!

社會黑暗,老闆無情,同事無義,我一定要找一家最貴的素食餐廳吃垮前老闆,怒吃!

【之2】

某三八G有天給我亂開支票,我好不甘心。
我:我要告死你,告到你叫不敢。
他:妳瘋了喔?我家打官司又不用錢。
我:你仗勢欺人霸凌我。
他:這就是社會啊!

你爸律師了不起,賤。

【之3】

前幾天因為很不爽群組裡某人的發言,嗆了他一頓還不夠,我還私訊給同群組的一鄉間男子,跟他抱怨那某人(嗯哼我就這麼小人),逼鄉間男子回應我為什麼那某人那麼令人不爽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唸一堆但鄉間男子只說:「可以了。」
就是「你這瘋女人瘋夠了可以了」的意思。
我竟然沒有生氣耶我覺得鄉間男子說 「可以了」好man好有男子氣慨,本來也很常在背後說他壞話 (我真的很小人)今天開始又為他加分。

而且他說「可以了」,我還回「我不可以。」
他冷靜地說「回宜蘭我請你吃飯」。
我還斷然回「不要」。

我到底要瘋到何時……

瘋女人 (蓋章)

2014年12月26日

那天清晨我坐上了中環開往長洲的渡輪

標題來自某期飲食男女,它的句型則取樣電影「那夜凌晨 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國中時我有個很好的異性朋友,一起鬼混,辦聯誼,互相幫忙傳情書。有次我們還在假日把教室佈置得昏暗暗(其實也只是把窗戶用報紙貼起來),把他們班男生跟我們班女生找來開舞會,現在看起來很土,但在20年前的鄉下,既歡樂又前衛。

我們住同村,有次我去他家(當時他暫住在親戚家,所以嚴格來說那也不是他家(不是重點))。在他房間聽音樂,我記得他當時問我:「你喜歡聽快歌還慢歌?」
「快歌。」
他聽了答案後,好像少年維持一樣,語重心長眉微皺,看著牆壁沒焦距,一臉心事:「我喜歡慢歌。」好像要喜歡憂鬱的抒情歌曲才懂世事,那是一種成熟的象徵,不是我這種無腦幼稚班懂的。(白眼)。

鄉間諜影重重 我們都當不了壞蛋

隔天,我媽無預警把我叫去罵一頓,說我們怎麼可以在房間獨處,就算她不在乎,可村裡的人都知道了,我這樣還有形象可言嗎不拉不拉(大概是這樣,細節我當耳邊風)。我心裡覺得震驚,我媽眼線好多,大福村諜影重重,但也覺得村裡的新聞傳得太快了吧,一定是那朋友家裡的姑嫂姨嬸那類的婦人傳出去的,大嘴巴我撕爛妳的嘴!!

真相根本不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是抹黑,真是太訐詐了。(我好年輕就承受過抹黑了,我才是最懂世事的人!聽慢歌懂屁)那天我去他房間沒錯,但房門是開的,而且姑嫂姨嬸生的一拖拉庫屁孩全在我們身邊爬來走去,吵吵鬧鬧的,姨嬸經過房門還可以看到我們在幹嘛,完全透明化。社會不公,我冤枉。現在想起來都還覺得很賽!

(前面小標雖然那樣寫,但我想想我們村裡的壞蛋也不少啦,吃毒的賭博的神智不清的都有,連那個異性朋友也跑路過,哈哈哈哈)

好事個個知,醜事傳千里

長洲很容易令人想起這類小時候的事,雖然船一入港,滿是賣紀念品的商家和觀光客,但離開港邊第一排的觀光區,進到後巷,就是雞犬相聞的日常風景,也就是——鄉下,哈。

島很小,小到沒有馬路,所以也沒有車,當地人的代步工具是單車與改裝的迷你貨車。它就像台灣的任一小村落。我看飲食男女的長洲專題,裡面當地居民說,在長洲,好事個個知,醜事也是很快傳千里,有人讀國中時偷抽菸,還沒到家已經傳到媽媽耳裡,一入家門就先跪祖先、等藤條伺候了;還有一人說兒子在學校被老師罰站,都還沒放學,去買菜時就聽到風聲,手機還收到他被罰站的照片,因為鄰居正好經過學校,順便拍了下來。除了手機的部份,是不是很像我們小時候?我猜他們如果打小孩應該街坊都會出來求情吧,像我們小時候被吊起來打時鄰居會來救我們一樣。

當地人過著自己的閒適生活,都市的種種好像都被海隔開了。不像港島或九龍可以用國語(?)溝通,問路時十之八九不講國語,但又很熱心要幫你找路,超可愛。我們進到一家餐廳想吃午餐,裡面的人不知道怎麼張羅我們,一付欲言又止,說了幾個字,看我們一臉茫然,就又退縮,後來是看起來像高中生的店員一臉尷尬地說著混合了國語跟廣東話的外星語言解釋。雖然聽不懂,但我有意會,他是要說還沒開始營業,我們問「幾點」,他看牆壁上時鐘指針,又是一陣不知道怎麼說,最後指著時鐘說廣東話11、6,哈哈哈,你懂了嗎?是11點30分開始營業。

是懷(別人的)舊之旅

那本飲食男女是M送我的生日禮物,超大心,免費禮物我最愛。知道我要去長洲他好高興,一頓飯的時間都在簡報,我覺得這地方對香港人來說很懷舊吧,至少對M來說是的,而且他懷的是小旅行的舊,長洲就是他的大里天公廟或武荖坑,就是那種遠足必去之地,心裡深處一座遊玩的堡壘。他們的遠足或畢旅經典行程就是去長洲,白天去東灣沙灘,晚上去長洲戲院看夜場,半夜在長堤小築講鬼故事……。他說到這時好激動,彷彿是昨天,可長洲戲院早在1990年代初期歇業,就知昨日夢已遠……(覺得悲傷)。

長洲戲院好像我的宜蘭戲院,同樣的只剩幾片牆,稀落圍著幾十年前的回憶。

話說長堤小築很驚人,當地業者拒收單身旅客。有興趣請估狗「長洲 東堤小築」(抖)。

長洲長得很像啞鈴,住宅集中在中間,手握住的那一部份,為了看全景,我爬上了制高點北眺亭,8月的太陽好猛烈,我還正午爬山,戰鬥力好旺盛,鼻血差點奔出來,我整個就是被熱血籠罩的女子,去香港不去SHOPPING,跑去爬山,還正午。可北眺亭蠻厲害的喔,雖然不高,但不只可以眺望全島,還可看到從港島開出來的船,風景佳,微風拂,海水泱泱,波瀾壯闊唷。

長洲有許多埋在巷弄裡的神秘小吃,當然還有海鮮熱炒,不過8月實在太熱了,除了喝水吃冰完全沒食慾,想到就遺憾,下次去我一定要橫掃千軍;另,長洲有名的是農曆四月的傳統活動太平清醮與搶包山,搶包山有點像頭城搶孤,參加的人爬上掛滿平安包的竹棚,如果成功搶到包山上的包子,好運會旺旺來。所以平安包變成長洲的標記,海景第一排都有賣,Fyi這樣!

寫到這裡覺得很煩躁,因為接近尾聲要傳照片了,我恨傳照片,blogspot很逼人,而且我剛其實忘記存檔,有2,3段是重寫的,現在情緒很不穩(折筷子)~

單車是長洲主要交通工具,港邊停滿滿。

聞到海味。

那船很像追夢人或天地有情或任何一部港片裡有人要偷渡時搭的船。吳倩蓮在等劉德華還是郭富城時還被殺死了,在海裡面。

右邊那是碼頭,上岸後是整排商店街。(很明顯,我只是硬要寫圖說)


長洲戲院於1931年開業,1990年代初結業,荒廢多年。

還看得到電影院裡的座椅……

從北眺亭看長洲。它以前是兩個小島,後來中間形成連島沙洲,漸漸變成一個大島。

很繁忙的海域,紅色那台要去澳門 (裝懂。但也是事實啦)

東灣沙灘。

請勿晾曬……

我覺得香港的傳統小餅店或咖啡店都好好吃喔~

電髮

市場


這篇送給M~



2014年9月17日

讚美老夫老妻。但趴灑我早晚要電你

上次載趴灑到隔壁村巡別人家的田水,本來一切都很順利,趴灑很像得到健達出奇蛋,他最愛坐車車及在路上奔跑全都達成,二個願望一次滿足,整個笑不攏嘴。我也跟我媽優哉欣賞隔壁村的水田景觀,從大片水田往海邊望去還可看到龜山島,鄉間暖色系好美,而且那裡是水鳥區,不時有(我看不懂的)鳥在附近走來走去,突然好羨慕我朋友吳美美,因為她家就在那片水田前面。平平是鄉下人為什麼我家旁邊只有雜草和廢棄的蝦池。
幸好我們村子裡有7,吳美美回家要去買咖啡還要經過我家向我繳過路費一杯中杯熱拿鐵。
到底寫那麼detail要幹嘛?



好啦重點是,逍遙灑有一種輸不得的個性,每次散步他一定在我們之前回到停車的地方,那天散完步他回到車旁,看我跟我媽還沒走到,又發現旁邊是還沒插秧的田,也就是一池爛泥,明知道下去一定會被罵但是他就是那麼瀟灑,很帥氣的踩下去跑2圈,無視我跟我媽在200公尺外尖聲吼叫:「不~~~~行!!!!!!」

是沒有不行啦,但他二天前才洗過澡,我媽真的很懶得再洗!(撇清,我完全沒想要洗的意思)
逍遙灑踩了兩圈爛泥,穿著黑馬靴,被我們吼上岸。可是穿馬靴要怎麼坐車車啦。(瞪)
所以我們叫他過來,先在旁邊的水圳把泥巴洗掉。結果他不但不依,還故意再下田去踩得更髒,馬靴整個延伸到肚子跟嘴巴,雖然很想把他丟進水溝遺棄他,但他真的太好笑了,你看他一身黑泥巴,又很臭,還一臉無所謂不時張口大笑,我真的覺得沒有羞恥心的人過得很快活!




我沒有遺棄他啦,馬上打電話給我爸,騎車來接他回去。
我指著筆直的小路盡頭一個小點點,跟逍遙灑說:是爸爸。
他專注地看那方向,超雀躍的啊,小點點越騎越近,他確定是我爸之後,馬上開心地奔向我爸,然後一臉快意地上車,瀟灑地揚長而去……
我有種再度被趴灑陰了的感覺。

好的,但是本篇重點也不是要說趴灑的壞話(其實好像根本也沒有重點,不好意思)。
這種地方,田與農路交錯,沒有路名,沒有密集的住家,完全沒有地標,我打電話叫我爸來的時候突然發現不知道怎麼簡報當前位置,隔壁村說大不大但是要誤會起來也確實會找到天黑,我問我媽,怎麼跟爸說這裡是哪裡?
我媽好理智:「跟你爸說在阿粒仔他們家的田旁邊,堤防下。」
我如是說,然後我爸對這句話完全沒有疑問,5分鐘內就出現,載走臭咪摸的趴灑。
我嘖嘖稱奇,如果有人這麼跟我簡報位置我可能要問半天,阿雀?田埂?堤防?叨位啦?問到發脾氣!
又如果我沒問我媽的話我可能會說,要去時潮那條路右轉以後再一直走,經過廟,再到地上有畫自行車圖案的小路左轉,然後一直走……(到底誰知道在哪,天黑也載不到趴灑)
老夫老妻的生活默契好可怕,讚美老夫老妻。

有時候明明人家說得很明確,可你還是會被鬼拖去!
昨天我跟阿寶要去看航海王展,對於展覽地點我們一點也沒有疑問,畢竟沒有人會在去松菸的路上迷路啊,我們只討論了應該搭到市府站還是國父紀念館站比較近,到了松菸,更毫無懸念地在尋找東二四連棟,展覽所在,還一直想像門口會有魯夫張開雙手歡迎我們,看了場區地圖,覺得怪怪的,是有東西南北廠區,但沒有東二四連棟,於是我們問了路過的保安先生,保安先生還幫我們打電話問同事:「『喬巴展』在哪一棟?」。
結果。
在華山。
在華山。
它在華山!
保安先生跟我們一起大笑!
票上面明明寫了是在華山,我們就只在那邊東二東二的,也不仔細看,太丟臉了我向來自詡人體GPS的,我大當機惹。(可真的不能怪我們,誰叫兩個園區都用東西南北廠區命名)

於是我們將錯就錯先在松菸看了超好看的「LIFE看見生活-經典人生攝影展」,再去華山看魯夫,一天看兩個很厲害的展,好精實,走錯路也沒有不好啊(奇怪怎麼寫來這裡)。

最後送一句LIFE裡面的卓別林照片旁的語錄給大家,好勵志。卓別林說:人生從特寫鏡頭來看是悲劇,但從遠鏡頭來看則是喜劇。(Life is a tragedy when seen in close-up, but a comedy in long-shot. )
趴灑混身爛泥遠看比較好笑,走近的話會聞到他一身臭水溝味,而且還把臭泥巴甩我身上,賤。

喔!我想到一件事有回來我原本要寫的約定地點的事。
有個朋友跟爸媽家人約在好市多門口。
朋友到了都還沒看到家人,就打給媽媽:「我們到了,你們在哪裡啊?」
朋友媽:「我們也到了啊!你在哪裡?」
朋友:「入口旁啊。」
朋友媽:「我沒看到你們啊!」
朋友:「就入口嘛!」
講好久,快火大了,才發現,他在內湖好市多,爸媽在中和好市多。
看得到才有鬼。

2014年5月20日

烤黑豬肉,濟州島就值得了

上月因為工作的關係去了濟州島,由於是觀光主題,吃了好多當地美食,天啊,韓食從不曾讓我失望,來介紹一下好了。(我弄圖弄好久,氣到,以後本Blog不會再出現圖了!)

警語:本篇有1600張圖,慎入。

嗚的啦,我們的黑豬肉

我最想念的是烤黑豬肉,那肉又Q又彈,有點像我們的山豬肉,但又不像山豬肉那麼強韌,總之是種恰到好處的Q,肚子餓時絕不能想到他,不然心裡好荒涼......。我不愛豬肉的肉腥味,吃豬肉的訴求就是一定要醃。不醃怎麼吃?去濟州島吃了黑毛豬肉才知道豬肉也可以沒有腥味,它直接白肉下去烤,烤好要沾醬、不沾醬、包生菜吃都可以,不沾醬吃原味也是天堂美味,連烤豬皮我都吃了(為麼聽起來好野蠻),害我曾經滄海難為水,誰要吃排骨便當、蒜泥白肉啊(吶喊)。

上標沒有在供生糗,「嗚的啦 我們的黑豬肉」是烤豬肉的店名,韓語直譯有時好莫名。

濟州市有所謂「黑豬肉一條街」,都是黑豬肉餐廳,但我覺得島上的豬肉都好好吃,不必堅持一定要去那條街,這家店在新濟州的鬧區,下面我有附地址,copy-paste去google map就可以找到(吧)。

▲等桌子的時候先看阿姨們吃,邊烤肉邊真露邊與老姐妹閒扯(我有必要加老嗎),看起來好開心。

▲豬的各部位,直接烤,不用醃。中間兩條白的是豬皮。

▲那個吸煙的好好用,好想買回家。

▲看他長這樣就有好吃的預感。
▲可以沾那個在加溫的醬,可是你有看到左邊邊上有個洋蔥的,那是洋蔥加一點點醬油,沾那個也好好吃。

▲反正亂包一通也很好吃。
▲好Q喔!

▲想吃這家的話可以認明門口有這些豬。(同行人誤以為拜拜,或什麼神秘宗教儀式,但,有人用蚊香拜拜嗎。)

店家資訊:
嗚的啦 我們的黑豬
웃뜨르 우리돼지에서
제주시 제원길 15 (연동)
濟州市 JAEWONG路 15 (蓮洞)


濟州古早味 大麥拌飯

早期濟州沒有產米也沒有進口,當時的人在吃拌飯時,用的其實是大麥。大麥的形狀比稻米稍大,吃起來口感較有韌性,接近薏仁,與蔬菜搭配,一Q一脆,與白米的拌飯滋味略有不同。不過,如果不先說的話,我吃不出來。(笑到哭)


▲我點的是蔬菜大麥拌飯。

▲看起來像米那個是大麥。


▲制服托盤什麼的也都很古早味。

▲「大樹下的休息站」店外觀,以防你要去的話,可以認一下店門,哈。

店家資訊:
大樹下的休息站  / 낭뜰에쉼팡
제주시 조천읍 와흘리 125
濟州市 朝天邑 臥屹里 125


用餐時間一位難求的家庭餐館

這家大概就是那種全家會一起去吃的人氣飯館,我在韓劇「一起吃飯吧」裡面看到的紅紅的那種煮青花魚,在這裡巧合的吃到了,而且它看起來很紅,實際卻不辣,青花魚這樣煮好像肉都嫩起來了,我一直覺得青花魚是種很澀的東西,誤會他好久。

就說是人氣餐館啊,哈哈哈,人超多。

▲其實我忘了這道菜的正確名稱,只記得青花魚,你們要去的話就拿照片點餐好了。

▲主菜還沒上就這樣了。韓國小菜都是無限量供應的喔儘量吃。

看不出來雨下很大而且排隊的人很多。


店家資訊: 
운정이네 /운정家的食堂
서귀포시 안덕면 감산리 359-4
西歸浦市 安德面 柑山里 359-4


以前只有結婚時才吃得到的「馬尾藻湯」

濃郁的豬骨湯熬煮後,再加入濟州方言稱為「Mom」的馬尾藻,在以前,這是只有結婚時才吃得到的美食。馬尾藻人如其名,形狀像馬尾,咬下去有種繃繃的快感,裡面白白的是麵疙瘩。

▲如果不是這碗馬尾藻湯,我不知世上有馬尾藻的存在,他長得很迷你,頭圓圓的尾巴小小的,是有點像馬尾。我有點忘記這湯的味道,只記得是清淡的。不過記得藻的口感,他圓圓那個部份咬起來有點像魚蛋一樣繃繃的。然後麵疙瘩太小了,我是粗魯人。

▲這家店就在龍淵橋旁,「爸爸去哪兒」有去過,往前再走下去是龍淵海邊。
店家資訊:
용연다리(龍淵橋)
김희선 제주 몸국
제주시 흥운길 73


韓版拉麵 豬肉湯麵

就有點像日式拉麵,但湯頭比較甘甜,比起日式拉麵,我會投這個一票喔。右上角那是芝麻。這家是連鎖店「三代」,不要因為他是連鎖店就看輕他,我覺得我如果再去的話應該會每天晚上都吃這個吧!

我吃到一半再把中間的辣椒撥開變紅湯,完全是不同層次啊我真是老饕,只是很不會寫美食文而已,哈哈哈。

▲同行人點乾的,讚不絕口,看這Layout大概知道有多好吃啦。

▲韓式水餃,內容物差不多(其實是我也沒吃出來裡面是什麼,可能是人肉吧),沾上面的汁、蔥末(還是蒜末)、香油(嗎)就夠味了,反正懂韓國食物的人很多,你們再去問他(誰)好了。

▲黑豬肉切盤,這一直讓我想到萬巒豬腳,一樣的嫩,一樣的好吃,只不過萬巒的是魯得黑黑的。


▲三代是連鎖店,這家是新濟州店。


店家資訊:
삼대국수회관(신제주점)  / 三代麵條會館(新濟州店)
제주시 신대로20길 32
濟州市 新大路20街 32

要寫結語嗎?總之如開頭講的,韓國食物都好好吃,濟州的還加入當地特色,以上都是如果去到那裡不吃會後悔的喔沒有開玩笑(笑到哭)。不過如果有什麼旅遊資訊上面的問題,請不要問我,畢竟我雖然是個大好人,但是並不是熱心的那種唷,你可以打去濟州駐台觀光推廣辦事處。資訊在下面。

濟州駐台觀光推廣辦事處 02-2752-6219
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JEJUEZGO